4个月前 (02-12)  中药益母草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轮乱小说 第一章

李长安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从小幻想到大的女人,自己心目中的婶子,这个美丽他人的妻子,有一天自己能得到,有机会,现在却在自己的怀中疯狂着。

李长安内心之中有一种霸占心里,因为这女人太好了,仿佛就如同一颗熟透的果子,看着就让人流哈喇子,而且这女人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梦想想得到,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做梦都想将其霸占,成为自己的,恨不得将这女人像一条母狗一样圈养起来,只听自己的话,任由自己摆弄。

村子里面有这种想法的男人多了去了,而且很多男人都千方百计的,想得到这女人将这极品女人霸占,甚至抢走,哪怕碰一下也可以。

这样的女人,无数男人都在幻想着,如果得到这潘水琴,哪怕离婚也在所不惜,得到这么一个极品的尤物,玩一辈子都不会腻的,而且肯定会爽的抽筋。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女人无数男人的幻想甚至好几代人,却被李长安,却被一个全村最穷的,而且还是一个小屁孩穷小子,得到了,把如此的女人给俘获,霸占成为私有,现在还骑着玩。

这个如果让其他的男人知道,不知道有多少人心里面会酸会嫉妒。

两人在房间的地板上,都是木板所做,在那里滚来滚去的实在忍不住了,才撕扯对方,紧接着一件一件的布扔在地上,最后就连那最后一点也扔在了旁边。

人就如同两条蛇一般紧紧的捆在一起。

漆黑的房间里看不清楚什么,潘水琴忽然之间发出了一声如同猫叫的声音,那种声音细而温柔,里面带着一股无穷的韵味,让人听了之后有种想死的感觉。

轮乱小说 第二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轮乱小说 第三章

“你对校园里的传言,有什么看法?”

“什么传言?”

“新版的学习无用论。”

成永兴是新版学习无用论的旗帜人物。他的态度,将会左右舆论的方向。

“我吗?”

成永兴陷入

轮乱小说 高冷教授h

了沉思。

他对工大面临的问题,也是时有耳闻。

很多问题上,他甚至是感同身受。

在工大,前后两次,他在这里度过了8年的时间。

他的第一个四年,是他人生的至暗时刻。

如果他重生在高考前,绝对不会报考工大的!

工大根本

轮乱小说 高冷教授h

就没有给他留下什么好印象!

连续四年跌跌撞撞的学习,反复折磨他的鼻炎,被忽视的地位,使曾经骄傲的他,异常沮丧。

他有段时间甚至认命了,我确实不如别人。

但是工作以后,在设计院的大爆发,使他重新认识到了自己的价值。

这完全不是他的错,而是工大的错!

四年的学习内容,除了英语和机械制图,在工作中算是有了点用,其它的一切都在浪费时间!

那些课程的唯一目的,就是不断打击他的自信心!

他在学校期间就对编程感兴趣,但他把整本的,厚达两百页的C语言手册,背了一遍。居然四年里,一次上机的机会没有轮到!

如果让他敞开说,他能滔滔不绝的抱怨一整天!

什么是遗憾?

这才是遗憾!

他甚至没来由的感到一丝委屈,眼睛里居然有了酸涩的感觉。

他把目光转向桌面,试图控制住情绪,至少不要让眼泪流下来!

成永兴慢慢喘了几口气,舒缓了一下,被突然激活记忆带来的激烈情绪。

他不是一个愤世青年了。

他的利益与兴趣,与工大深深交织在一起。

即使是前世,成永兴对学校怨念再大,但是工大的毕业证,给了他人生的高起点。更不要说,在工大结识的同学,校友。

这些人,现在是他的助手,在不同的领域,实际起着替他执行的作用。

没有这批人,他现在能干些什么呢?

也许他也跟其它的小说主角一样,调戏女孩子罢了!

小人得志。

不当小人,又能做些什么呢?

除了在女孩子的眼光里,得到一些心理满足以外,还能做什么呢?

他需要组织一下语言,另外寻找一下说辞。

很多事情是他的亲身体会,但无法明说。因为这些切身体会,这个时空,并不存在。

“我说一些,我观察到的现象和问题吧。”

————————

李声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刚刚还意气风发的年轻人,突然就换了个语调。

青年人说话前,明显经历了剧烈的感情变化。他低头前,一刹那的表情变化,所有人都看到了。

“你说,我们记一下。”

羊校长拿出了本子,开始记录了。旁边的几个人也都把本子拿了出来。

“第一个问题,是对新生的关心不足。”

“可以说得详细一些吗?”这是主管教学的孙校长在问。

“现在的新生,很多都是从小娇生惯养。很多家里都是两个,甚至只有一个孩子。他们的自立能力很差,来学校前,甚至不知道如何自己穿衣服。

大学里的独立生活,会给他带来巨大的困难。”

“至于吗?十七八岁不会穿衣服?”

有人怀疑。

“相信我,这种情况是有的!”

我自己就是,成永兴差点就把实话说出来。

“理解,回头我们调查一下,你继续。”羊校长插了一句。

“第二,大多数的新生,都是填鸭式教学下培养的学生了。

他们到大学后,根本不知道如何安排学习时间。甚至不知道要学什么,怎么学!”

“明白!”

羊校长继续附和,这些他都记了下来。

“第三,就是学生间比较。

由于人与人之间的对比,竞争失败的学生,会产生非常大的心理落差。

一些学生甚至会自暴自弃,极端情况也许会发生。这些学生的心理健康,值得关注。”

后世大学里,每年总要有几个跳楼的。由于这种情况太多,连新闻都不愿意报了。

“还有呢?”

羊校长没有等来第四,抬头看了一眼。

“还有就是教学内容的设置,还有教学方法也有问题。”

成永兴对这次的座谈,没有心理准备,只能边说,边想。

“首先说教学内容。如果我们做个调查,回访毕业5年内工作的学生。

问他一下,大学里学习的内容到底用上了多少?我相信比例会是非常的低,甚至会低于10%!”

“可是大学里最重要的,不是教书本上的知识,而是教会学生如何学习!”孙校长觉得成永兴的论调,跟新版的学习无用论很接近了。

“既然我们的目的,是教会学生如何学习。为什么没有这门课,去告诉他们如何去学习呢?

而是等着他们自己去碰壁,甚至是放弃学习?”

成永兴的语调,明显升高了。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益母草颗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mcjd.com/yimucao/148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