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掰腿的正确姿势

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第一章

大炮这本书一开始节奏还好,越到后来,就越偏,越写越偏,就有点收不住笔了。

其实在开大炮这本书的时候,我还在写着武侠,结果那本书的数据很不如意,而大炮只是郁闷之下写着玩的,因此一开始的时候,没有想好设定,想到哪写到哪,特别是前面十几万字,在逻辑上有着很大的硬伤。

等到后来再往下写的话,就有点收不住笔了,因此越来越偏,偏离主题十万八千里了。

其实这本书真要是往下写,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添加,可是没什么意思了,再写也没有多大的新意,不如就此完结,索性来个痛快。

我是写武侠写习惯了,总想赋予主角超强的武力,否则总有一种危机感,生怕主角在遭遇什么巨大的威胁时,难以应对,那时候又要花费很大的精力来描写这种应付危机的情节,而对于我这种懒人来说,是很不喜欢写太过复杂的情节与心理描写的,因此我选择了主角一路碾压。

这样就多了很大的快感,在写作时遇到一些暴力情节时,主角的状态足以应对,在矛盾冲突上也可以更容易的进行设定。

现在这本书完结了,我倒没有什么舍不得,只是有一点意犹未尽的感觉,因为我并没有写出我真正想写的东西,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

嗯,这本书完结之后,另一本穿越武侠也到了一百多万字了,有喜欢爽文的同学可以移步前去,去支持一下,希望《武侠世界侠客行》这本书能稳定的过度下去,而不是越写越偏。

希望我的文笔能有一点点的提升,否则太过没趣。

书友们,同学们,咱们新书见!

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第二章

“我和宗门加一起,都留不住你吗?”冷如烟深吸口气,颇为挫败道。

“你我根本就不了解,你想和我结为道侣,也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在火羽宗这个时刻,我给了你少有的依靠感,而且年龄也适合。”

“但感情可以培养,你这些像是借口。”冷如烟不服气道。

“没错,因为我有喜欢的女子了,叫苏婉。我俩真心相爱,所以她未来会是我的道侣,这是绝不容他人更改的,即便条件再高也不行。而且我也不能留在火羽宗,甚至大宇国。”

秦城起身,朝着外面而去。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此事我无法答应。”

冷如烟娇躯一晃,冰雪一般的脸上,有一抹失落掠过。

她生平第一次,对一个男修产生好感,甚至主动表白,最后秦城却拒绝的如此干净利落。

冷如烟不仅

文学

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浓浓的怀疑。

随即一声长叹,响彻在这片宫殿之中。

“啧啧,好歹是掌控千里灵土的一宗掌门,你小子就拒绝的这么干脆,老实说,有没有真的动心。”

走出大殿,符魔不禁啧啧。

“怎么?你这老头子看中人家了?不如我找个机会给你们撮合一下。”秦城无语道。

“别扯淡,老夫当年,也是这大陆天骄一般的存在,一个小小宗主,我根本不正眼看。”符魔哼道。

“你当年这么厉害,是皇朝还是四域的人?”秦城好奇道。

“咳咳,我哪也不是,就是一介散修。”

文学

符魔干咳道。

一个散修,有这样精妙的符箓手段?

秦城心里有些狐疑,但没有去问。

他记得符魔曾说过,他在这一界生活的并不愉快,似乎还因得罪了什么大势力,不得已跑到下界。

看来这家伙身上秘密也不小,估计早晚都会揭开。

“别说这些,还是看看你留下的那神识印记吧。”符魔转移话题道。

秦城也定了定神。

那此前给三长老治病的黑老,在秦城看来极为不寻常,在宗主大殿内,秦城便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些黑火的气息。

这火焰之威,自己此前只有在聂飞路身上感受过,而大长老若是和黑老有关系,又怎么会跑去给三长老治病。

更让秦城心动的,是黑老身上的气息,完全不是聂飞路之前施展的伪至火,而是带着一抹至火味道。

秦城拥有幽蓝冥火,自然也能察觉到其他异火的不同之处。

而且明明拥有至火,却不帮三长老对付鬼魄,而是留下火毒,培养成火煞,要想将三长老最后夺舍。

这黑老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所以,秦城在对方身上,留下了一缕气息,可以随时监视对方。

“他下山了。”

感受着气息所在的方位,秦城神情微动。

自己灭了那火煞,这黑老眼看没有希望,便立刻闪人了?

“怎么办?追不追。”符魔道。

“天地至火难寻,好容易有了得到另一种至火的机会,难道不去把握?”秦城淡淡一笑道。

他打出几道符箓,隐匿住自己身形,随后朝着山下而去。

而且,自己这炎魔体,一旦拥有第二种至火,不但可以进化,还可以施展更强的招数,这也让秦城颇为期待。

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第三章

没跑两步便觉得自己身后的衣领被大力扯住,拎了回去。hina夏雨晴蹬了蹬自己的小短腿,确定没啥用途,方才不情不愿的回头面对妖孽似笑非笑的脸,再次干笑两声……装傻!

“爱妃有什么要事,说出来朕听听,朕给你参谋参谋?”风霆烨狭长的凤眼微微上扬,看似无害,实则满含危险。

亏得他刚一出了慈宁宫,便挂念着刚才那一摔是否吓到了此人,没想到这才走了没几步,便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丫头正风情万种,满脸情意的在御花园中邀约臣子,共度**。哼,奸夫淫妇!

眼见风霆烨眼中燃烧的怒火呈燎原之势越烧越大,夏雨晴吓得脖子往里一缩,内心委屈无比。om呜~总攻大人,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勾搭染指你的小受受的。我这么做可都是为了你着想,我对你和广大小受的心天地可证,日月可鉴,你可千万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

难得看到风霆烨这般情绪外露,燕染不甚在意的吹了个口哨,火上浇油道:“皇上,您的这位娘娘对您好似不太满意,光天化日之下公然邀约外臣进入后宫,这等伤风败俗之事搁在我们这些人身上倒是没什么,若是叫外面那些个老顽固知道了,怕是又要嚼上一阵子的舌根了。”

眼见着风霆烨脸上的笑意因着美人太傅的话越发的危险了起来,夏雨晴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后宫素来是这些个男人的禁地,自古秽乱后宫之事层出不穷,也正因此后宫才会渐渐演变成除了皇帝以外,便只剩下太监这类生物才能自由出入后宫的规矩。

而她,身为后宫妃嫔之一,在承宠之后第二日,竟然就在这御花园中毫不避讳的邀请外臣入宫私会,听上去就像是要……偷人!

夏雨晴头上的呆毛一下子竖了起来,知道自己现在要再不说句话,怕是要被冤死了:“皇……皇上,臣妾没有那个意思,臣妾只是瞧着尚书大人和美人太傅……不,是太傅大人在宫中迷了路,好心想请他们入宫坐坐,待会着人送他们去见皇上,并没有半点其他意思啊。”

“迷路?本太傅在这宫中来来回回晃悠了这么多年,还真不知有朝一日还能在这御花园中迷了路。”燕染笑得一脸无害,“娘娘说对臣没有其他意思,可刚刚一见面臣明明就听到娘娘深情的唤我美人,难不成是臣年纪大了,听岔了?”

“是呢是呢,臣刚才也听这位晴妃娘娘说唤臣小弟弟,还想吃臣的豆腐,这个娘娘难道也想抵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