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12)  中药益母草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床笫之欢 第一章

虽然这位张航师兄明显有敌意,开出来一个让王元无法接受的价格,但是伍师兄很快就给出了对策。

王元默默点了点头。

找元婴期的炼器师,那就很麻烦了。

元婴期的炼器师,寻常时候炼制的都是法宝。

那价格,自然不是普通修士可以比拟的。

但是总比这张师兄要好上很多。

王元走后,金丹后期的张航才是露出一丝冷笑,手中拿出一个传音符,说了几声之后,扔了出去。

床笫之欢|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

“哼,年级轻轻哪来的那么大傲气,杀了任生,害得我之前和人家的交易都没了,不给我赔偿一些,也想让我给你炼制宝物。”

张航气不打一处来。

一方面是气。

王元年级轻轻,就运气极好,掌管水云峰。

水云峰一年的产出,足够数位金丹期修炼了,这收入张航可没有。

张航自认为也是天才。

从散修出身,加入天河仙宗,而后以炼器闻名,一路修炼,根基深厚,稳扎稳打,修炼到了金丹后期。

这一路走来无穷的困难。

相比之下,王元就太走运了。

直接掌控一峰,什么修炼资源都有了。

张航很嫉妒。

另一方面,王元杀了任生,坏了张航的好事,和任家的交易,突然就断了,这么下来,一年下来就少近千万灵石。

这对张航是一种伤害。

所以张航才会这么开口。

“张师兄,冤家宜解不宜结,王师弟毕竟是水云峰之主,前途远大,你又何必……”负责分配地火室的金丹后期修士开口劝说着。

张航听闻此言,嘿嘿一笑,面带不屑之色:

“师兄此言差矣,修炼之事,一步先,步步先,我不争,不抢,何时才能出头,五百万灵石而已,王师弟若是不肯就算了,反正浪费几年时间而已,不会耽搁他修炼。”

张航说出来这话,心底畅快无比。

金丹后期修士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

……

遁光前行。

由伍师兄带着很快来到一处山脉之中。

这山脉很特别。

其他的山脉,在各自山脉附近,分属一峰,但是这山脉却单独存在,四周近千里内都是一片荒芜,似乎被火焰灼烧过一样。

而到了山脉四周的时候,王元更是脸色凝重无比。

千目眼下,王元可以清楚的看到这山脉四周磅礴无比火属性灵脉。

这火属性灵脉之中蕴含着奇特的阵法。

似乎从四周虚空之中接引天地之力,不断的改变着此地的地面。

“好生霸道的手段”

王元低声赞叹着。

伍师兄点了点头,低声说道:

“王师弟等下且恭敬一些,这位师叔脾气不太好,修炼的乃是火属性的功法,一身实力极为厉害,乃是宗门元婴期师叔之中,数位有机会渡劫之人。”

王元神色更加凝重。

这就是说,距离渡劫都不远

床笫之欢|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

了?

了不得。

王元跟着伍师兄,到了山脉之前停了下来。

拿出传音符,扔到阵法之中,伍师兄安静的等待着。

两人等了八日之久,面前阵法才是让出一条道路。

迈步向前,两人进入到阵法深处。

走了半个时辰之后,两人来到这遍布火焰的地方。

床笫之欢 第二章

鱼长歌目光冰冷的看着涂风。

忽然道:“你这妖怪,或许还不知道我和前辈的关系。”

“我和前辈相识许久,向来都是忠心耿耿,揣摩上意,深得前辈器重。”

“你要是知道好歹,就不要再试图与我竞争前辈芳心,否则下场……哼。你若主动认输,我鱼长歌也不介意让前辈分你一些赏赐,毕竟你也是前辈选中的棋子。”

鱼长歌冷哼一声。

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但。

涂风却对鱼长歌的威胁置若罔闻,乐呵呵的看着鱼长歌,不紧不慢道:“那你知道我和前辈是什么关系吗?”

鱼长歌一愣,哈哈笑道:“你不就是前辈的新的舔狗吗?”

“额。这也对。”涂风一愣,点点头。

但随即。

涂风深呼口气,缓缓踏前一步。

一身妖气纵横而出,神色严肃的一字一顿道:“前辈上了我家女儿。”

说着,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语气中是满满的骄傲。

鱼长歌的笑容瞬间僵硬在脸上,整个人瞪大双眼,愣在原地。

“什么!”

“不,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涂风冷笑一声,“你难道没看见前辈怀里抱着的小狐狸么?”

“难道你以为,前辈会平白无故的送给我涂山一族如此至宝吗?”

“那是聘礼啊!”

鱼长歌一愣。

回想起来,前辈方才的确怀里抱着一个小红狐狸。

而且还格外亲昵的抚摸着。

鱼长歌原本以为,那是前辈养的宠物。

却没想到……

竟然是前辈的女人?

前辈竟然好这一口?

“前辈,您怎么这么糊涂啊!”

“你要是真想要女人,什么绝世女子怕是都要抢着往上贴,跟我说一声,老夫把女儿双手奉上都没问题啊!”

“为何要搞什么人妖之恋,这生下来的后代,岂不是连是人是妖都分不清的人妖?”

鱼长歌内心极度复杂。

“但你女儿被人上了,为何还一脸骄傲的模样?”鱼长歌忽然一愣,但随即自己回答道:“对了,那毕竟是前辈……若是能有如此女婿,非但不是他占了我家便宜,反而还真是值得骄傲……”

“那是。”涂风冷笑一声。

鱼长歌脸色难看,忽然憋出一句:“那又如何,你有女儿,老夫也有女儿!”

“等老夫回去……”

鱼长歌还没说完。

涂风冷笑一声:“呵呵,我家妖神是前辈的儿子。”

此话一出。

鱼长歌彻底傻了。

妖神?

妖界的三面妖神?

那种存在,是前辈的儿子?

不可能吧……等等,方才那个孩童……

鱼长歌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他见到那个孩童的时候,只感觉平平无奇。

但现在想来,那孩童的平平无奇显然和前辈压抑气息的时候如出一辙,只怕压抑着恐怖的气息!

但就是这种存在。

还是前辈的儿子?

“真不愧是前辈啊。”鱼长歌深呼口气,内心敬畏。

但敬畏的同时,心中却愈发难受。

看看,人家连这个关系都扯上了。

血脉相连。

自己还拿什么跟人斗?

床笫之欢 第三章

@@@@

整理电脑的时候,看见了本书躺在角落里的大纲,心情有些复杂。

原本这本书打算写七卷的,前面的两卷,全都是铺垫,第三卷,才真正开始。不过写得不好没人看,于是我向着自己挥了一刀……

(本章完)@@@@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益母草颗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mcjd.com/yimucao/149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