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床上活好是啥样的,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女人床上活好是啥样的 第一章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秋战国,“战国”好理解,为什么之前年代叫“秋”?

“秋战国”是我国历史上是重要的一个年代,甚至可以说,那一时代奠定了我国整个封建时期的基础。

东周时期的后半部“战国时代”很容易理解,七个强国以战争的模式霸占了那时的舞台,但是,东周的前半段为何叫“秋”?

用“秋”来表达这个时代,最早起源于“秋”这个词代表的一个意义。

“写史”是东周时期各国特别注重的,但在具体实施细节上,又各有小差别。

鲁国在命名上就和其它诸侯国略有不同,是按、夏、秋、冬来记事。

所以,鲁国的史书上经常出现的字眼是。

某某年,齐国来打我。

某某年秋,齐王某某死了。

某某年冬,齐王某某继位了。

这是因为,受季节影响,在古代社会,天和秋天是最容易出事儿的季节,国与国之前的征伐都是选在、秋进行的。

天攻打敌国,可以干扰敌国播种粮食的进程,所以,粮食已经储备好的国家通常在天发动对敌战争。

那么粮食不多的国家呢,秋天正好是抢粮食的季节,于是,秋天打人家。

至于夏天和冬天,一个太、一个太冷,两边都遭罪,除非特殊况,两家都心照不宣,极少用兵。

除了战争,所有的重要仪式,比如祭祀、新王继位、国与国会盟、谈判等,都选在、秋两季。

因为“秋教以《礼》《乐》,冬夏教以《诗》《书》。”

礼、乐都需要大型户外场所,大天和大冷天自然不适宜,所以,冬天和夏天都窝在家里读书,秋则要演习礼、乐,祭祀和继位等都是礼、乐的延伸,自然都发生在或秋。

所以,读古代史书,就会发现,不管哪个国家,夏天和冬天发生的大事都少。

这种况,就突显出“”和“秋”的重要,于是,鲁国史官就用《秋》来给自己国家史书命名。

但这个并不是让“秋”成为东周前半部历史的特称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孔子。

孔子是鲁国人嘛,自然对自己国家的历史很在意,就重新整理了鲁国的历史。

一个《秋V2.0》面世了,这部秋随后成了儒家经书其一。

孔子作为儒家圣人,是后世所有文人的“神”,而给历史时代命名又恰好是文人们的任务,信徒什么事儿都喜欢往自己的神上揽。

其中有一个文人发现,《秋》记载的时间段是“鲁隐公元年到鲁哀公十四年”,,恰好与“平王东迁”和“三家分晋”的时间段较为吻合。

这个文人眼神一亮,就把这一时代起了个名“秋”,这个命名规则迅速在文人朋友圈中传播,得到其他文人的认可,“秋战国”这个表达时代的极具经典的名称就流传了下来。

古有云:“积金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尽守”,所谓物极必反,这里说的是富不过三代,用在秋战国时代亦可,纵观秋战国,所谓霸主之国,往往强也不过三代。

纵观秋战国,上至天子帝王,再到诸侯列国,难以迈过“强不过三代”这道坎。改天换地的周武王,建立周王国后,三代而后是周康王,虽史书中有成康之治,但实际上朝中掌握权力的是周公,召公等人。周天子四方征伐,消耗较大,其实已有衰落之相,再到周昭王时,竟然还有败亡于楚国的惨剧。诸侯列国,创业多艰,对子孙之教育更是较为疏忽,二代而后,大多为守成或享乐之主,似乎“强不过三代”成了一条更改不了的铁律。创业不易,守业更难!

孟子也说过类似的话,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也就是说的强不过三代,这在秋战国时代可谓比比皆是。齐桓公九合诸侯,尊王攘夷,《史记》载:“管仲死,而桓公不用管仲言,卒近用三子,三子专权。”齐桓公可谓是一世而衰,晚年昏庸,纵声色,导致国政为易牙、竖刁等所控,儿子争位,齐国霸业衰退,再难兴盛。

女人床上活好是啥样的 第二章

小丁率领水师部队“威扬舰队”历经一个月时间,终于横跨东海,找到罗刹岛,与罗刹岛上的黑胡子海盗,两军对阵。

在军队数量和军队器械全都占据优势的情况下,黑胡子的海盗被打得狼狈不堪,落花流水。

后来,见到小丁舰队抛石机太过厉害,黑胡子手下有个头领,便向黑胡子建议,让手下们快速散开,这样对方的石块就不容易打中目标了。

黑胡子听了这位头领的话,让手下的海盗们快速驾船分散开来。小丁舰队的抛石机果然打中的概率越来越低。

小丁一见,便又立即想起下雨那天对阵琉求岛南部那些西方海盗的情景。于是立即下令部队前进,准备用连珠弩再射一波。

果然不出所料,等到达连弩车的射程之后,威扬舰队这边的连弩连续射出,又把海盗们给射得如同缩头乌龟一般,全都缩在了大船的船帮后面,不敢露头。

此时,小丁以他多次战场上的经验,已经判断出,对方的海盗可不止是两千人,应该是足有三四千人之多的。

因为,他明明看到,经过石头雨和弩箭雨的两轮攻击之后,对方的海盗已经死伤了过半,可是他居高临下,依然可以看到,对方现存的海盗依然还有两千人左右呢,这就说明,最开始时,海盗的数量肯定不止这些的。

见到海盗们又都缩在了船帮之后不敢出来,现在就只能冲到近前去肉搏拼杀了。小丁正要下令进攻,忽然发现,海盗那边的船只已经在开始慢慢撤退,欲要逃走。

原来,黑胡子见到自己手下的海盗已经死伤过半了,心里十分着急,自己这边一弓一箭都没

文学

有发出去呢,就被人家给打死打伤了一半的人,这仗打的得有多憋屈吧。正在心中郁闷不已,刚刚给他出主意的那位头领,又来到了黑胡子的跟前,磕磕巴巴地说道:“老,老大,我,我看,我,我们,还,还是,快,快逃,逃,逃走吧!”

黑胡子一想,手下这位头领说的也很有道理啊,现在自己这边只有被挨打的份,根本没有还击之力,与其这样耗下去,到最后肯定会全军覆没,还不如趁现在还剩下差不多一半的人,抓紧逃走,以后自己依然还可以安稳地做这些人的老大。

于是他立即传令,立即撤退!

小丁这边刚看出黑胡子经在悄悄撤退了,在他身旁的狄万军此时也已经看出了端倪,他连忙对小丁说道:“田侯爷,海盗们要撤退了,我们需要快速进攻,来阻止他们逃跑。”

小丁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们放他们走。”

狄万军又开始疑惑了,他搞不明白小丁是怎样想的,于是开口问道:“田侯爷,我们为什么要放他们走啊?”

小丁嘿嘿一笑,说道:“我们这次要是把他们给一网打尽了的话,以后谁还去抢劫那些富商们的财物啊?我们以后的财源不就断了吗?”

“啊?”狄万军心里一惊,他没想到小丁会打这样的主意,这也太阴损了吧,于是他不确定地问道:“田侯爷,你是说,我们留着海盗,让他们继续抢夺商人的船只,然后我们以后还来攻打海盗?”

小丁笑嘻嘻地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们以后就继续这样干。留着他们为我们抢钱花!”

狄万军这下子是确定小丁的想法了,他疑惑地说道:“田侯爷,您这个主意,是不是有些不太厚道啊,这样岂不是把那些商人给坑了吗?”

小丁却是满不在乎地说道:“什么不厚道!那些大扶桑国的商船,不抢白不抢,我都想去亲自抢呢。我们大宋国的商人,也同样是富得流油,但是朝廷从他们的手上却是只能征到很少的税,都没有他们手指头缝漏掉的多呢。你要是明目张胆地向他们要点钱花,他们总是联合起来百般的不乐意,所以,还不如利用这些海盗们,去直接抢他们来的实在。”

狄万军听完小丁的讲述,觉得小丁说得确实是很有道理的样子,可是心底里总会感觉哪里好像有些不对,但他一时还想不明白。他总感觉自己已经被小丁的话,给带到沟里去了。

小丁却并不在意狄万军如何想,反正他是眼看着海盗们的船只一艘艘地朝着北面的方向逃了过去。他却没有下令追赶。只是告诉士兵们大声擂鼓呐喊,吓唬那些海盗们。

等海盗们全都逃之夭夭了,小丁这才命令士兵们爬上被留下来的那些海盗船,这些船里,大部分都是死人,偶尔会有那么一两个还有气息的人,反正即便是有气息,也都是重伤或者行动不便的人,已经被黑胡子给抛弃在了这里。

小丁直接告诉士兵们,上船补刀,那些还有气的人,就全都补上一刀,直接杀死。

其实,这是小丁在有意锻炼士兵们敢于杀人的勇气。他要把这些兵都练出一种狠劲。这样才能够提高部队整体的战斗力。

补完刀后,小丁下令,把这些海盗船,全都推到下风头那边,直接点燃。

接下来海面之上,就燃起了大片的火光。

小丁带领部队直接登陆,搜索黑胡子老巢的山寨。他有神识这个外挂,很快他就发现了海盗们藏宝的地方,找财宝他最擅长。

接着,他又在一些空屋子里面发现了一些被海盗们给捉来的年轻女子。小丁便让士兵们去解救那些女子们,他则是直接奔着山脚下,海盗们藏宝的地方走了过去。

贴着山根底下,海盗们建了一长排的房屋,这些房屋就是海盗的仓库位置,里面装满了抢劫过来的各种货物,他们并没有商人那些买卖渠道,因此,货物对他们来说,经常都会出手很慢,导致积压,无法变成现银。

就在这排仓库最头上的那一间里,小丁的神识已经扫描到了,这间房间就是海盗们用来放金银财宝的地方。于是,他迈着大步,直接奔着最头上的那个房间走去。

仍是使用灵剑砍断门锁。

文学

他推门进入之后,就看到屋内地上堆着十多个装金银财宝的箱子。这些箱子里的财宝,看样子比琉求岛上那南北两家海盗窝点里的财宝加起来都多。这也难怪,黑胡子手下好几千人要养活,钱少了哪能养得起啊?

女人床上活好是啥样的 第三章

悟空和尚望了一眼窗外缓缓后退的风景,笑着问道:“小僧还不知道施主要去向何处呢?”

赵瑛无奈道:“如果你要是想到南旭的话后面的路可就得你自己走了,我们还要先去魏县。”

与陆路一样,从水路一样可以顺流而下,沿途还可以顺带欣赏一下山光水色。而且相较于陆路的车马劳顿,从水路坐船明显要更舒适的多。只不过之所以选择走西亭古道,还是因为古道途中的魏县。

至于这个魏县是不是清岚记忆中的wei县,也只有去了才知道。

和尚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小僧并没有什么目的地,只不过是随心而走。上一个路口选择了左转,所以才到了西亭古道,后来也不过是顺着古道一路南下罢了。说起来,能与两位施主相见,倒也是缘分。”

“所以,听你的意思,你是想一直搭我们的顺风车了?”赵瑛毫不犹豫的拆穿了和尚的心思。

悟空面不改色,正襟危坐的说道:“施主,你我与千万人中相见本是一种缘分,又何必如此见外。”

“你真的是白马寺出来的么?”赵瑛怀疑的问道,“白马寺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奇葩和尚。”

白马寺,自从东汉初年摄摩腾、竺法兰两位印度高僧被请到大汉弘法布教时建立已有近千年的历史,是佛教传入中国的第一座寺庙,亦有汉传佛教祖庭之誉。不同于后世人们经过影视剧的熏陶提到寺庙往往先想到少林寺,此时,白马寺在汉传佛教中的地位无可撼动,是当之无愧的大乾第一佛寺。

而白马寺的僧人,在世人眼里自然也个个都是得道高僧的模样。只是赵瑛看着面前这个脸皮厚的和城墙一样的和尚,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得道高僧。

“出家人不打诳语,小僧自然是如假包换的白马寺僧人。”悟空双目圆睁,信誓旦旦的说道。

赵瑛可不吃和尚这套,摊出手对和尚招了招,说道:“度牒呢?”

和尚俊秀的面庞蕴含着一丝怒意,皱眉道:“施主,你这是在侮辱小僧的人格。小僧既然说了是白马寺的僧人,难道还会说还不成。”

“没有度牒就下车。”赵瑛才不会管这个和尚有没有生气,没有度牒最好,还能找借口直接把对方赶下车。

看到赵瑛不为所动,和尚一改面色,讨好的笑容对赵瑛说道:“施主,小僧真的是白马寺僧人。觉明师父座下弟子,不信你可以让人去白马寺问。”

赵瑛听到‘觉明’二字时有些耳熟,似乎以前在什么地方听到过,认真回想了下后才记起当初在一道御旨上见到过。白马寺确实有个叫觉明的和尚,只不过这个叫觉明的不是一般和尚,而是白马寺现任方丈,觉明大师。

“白马寺方丈觉明大师?”赵瑛不确定的问道。

悟空满脸笑容的点头,“正是,正是。”

赵瑛随手抓过座位旁的一本书砸了过去,“正是你个头,觉明大师是白马寺方丈,如今年逾八十。座下弟子最年轻的都四十多岁,哪有你这么个年轻的弟子。野和尚,今天我心情好,就不去报官了。等到了下个城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下车。不然,等你下了马车,就要做囚车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