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多夫同时上h、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一女多夫同时上h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一女多夫同时上h 第二章

神九黎:雪陌,你似乎不开心?

宁雪陌:关于你我的故事就要真正谢幕了,心里有些不舍……“

神九黎揽着她的腰:无论什么故事总有曲终的一刻,只要你我永远在一起也就是了。

宁雪陌:可是我们的亲热恩爱戏还没有多少……

神九黎黑线:“你我恩爱无需别人围观!”

宁雪陌:“可雪衣澜……”

神九黎立即紧张,面上还是不动声色:“他怎么了?”

宁雪陌:“他还生死不明着……”

神九黎沉吟:“你想让木木为他加戏?”

宁雪陌叹气:“我只想知道他活的好不好……”

神九黎这会沉吟的时间更久,片刻点了点头:“他也不容易,确实应该给他加戏的,让他也有个好归宿……”

宁雪陌感动地抱着他的腰:“大神,你真好,原来你也这么想。”

神九黎微笑,用手指抚她的头发:“当然,雪陌,我不想让你留遗憾。”也不给自己留隐患,那小子只有找到其他真爱才不会再来惦记他的雪陌……

不过,那家伙被他一脚不知道给踢到哪个外太空去了,他就算想要成全对方也找不到对方的影子……

“大神,不知道我们要成全的第三对会是谁,但愿也是熟人。”宁雪陌眸中露出向往,这种成全别人做月老的感觉其实也挺爽的。尤其是看到自己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找到好归宿那成就感更爆棚。

“大神,你说我们要成全的第三对会不会是雪衣澜?”宁雪陌忽然福至心灵。

神九黎身子微微一僵!

千万别是他,要不然他和雪陌岂不是也要进那黑漩涡一遭?!

他不动声色将她的身子向怀中一搂,绕开话题:“你想不想念陌?”

宁雪陌回答的毫不犹豫:“想啊!”她做梦都在想儿子!小家伙还那么小就被他们抛在那大陆上,也不知道混的怎么样?有没有被人欺负……

“那我们先回天赐大陆找到天道石,看看第三对的任务是什么。”

“好!”

……

再回到天赐大陆逍遥岛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后。

再重回这里宁雪陌恍惚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这里的容月天澜的地盘,是他苦心经营了数千年的家,但现在他回了他的故乡梵音大陆,在那里有了他的心上人,注定会扎根在那里,不会再回来。

而她和大神也只把这里当成临时的住处,还是要回神魔大陆的,也不会在这里久待,日后这个地方注定会成为其他修仙人士的地盘,在这里演绎其他人的喜怒哀乐……

一女多夫同时上h 第三章

季阁老府上的季大姑娘,陛下在心底默念着,季阁老,吴贤妃不会无缘无故的随便给鲁王挑选鲁王妃。

杨德妃的父亲乃是当朝杨首辅,陛下给豫王赐婚的是成国公府的嫡长女。

吴贤妃接着便来找寻他为鲁王赐婚,她看中的鲁王妃是季阁老的嫡长孙女。

内阁有五位阁老:杨首辅、林次辅、季阁老、吴阁老和王阁老。

吴贤妃抬眸,风情万种的看着陛下,等待着他的发话。

蓦的,陛下勾唇笑道:“爱妃果然好眼光,既如此,朕便为他们二人赐婚。”

心下一喜,吴贤妃跪下谢恩,感谢陛下的恩德。眼底划过一丝冷意,这下看鲁王还敢怎么闹腾。

五月初六,陛下连着给两位皇子赐婚,加上昨日的殿试出来三甲,一时间,京城热闹极了,百姓们茶余饭后免不了谈论起来。

吴贤妃并没有亲自去见鲁王,杨公公去送圣旨,就足够了,他若是连这点儿轻重都分不清的话,也不值得吴贤妃如此为他筹谋。

鲁王诧异的瞪着杨公公,父皇给他和季阁老府上的嫡长孙女赐婚,这怎么可能?他根本就不了解这季大姑娘,怎么就赐婚了?莫不是母妃,是她动了手脚,去找了父皇,眼下杨公公正等着鲁王接下赐婚圣旨,不得已,他只能勉强的挤出一抹笑容,接过了赐婚圣旨。

在之后,他便去找吴贤妃,却被告知吴贤妃今日身子不爽,不见任何人,让鲁王回去。

气的鲁王咬牙切齿,狠狠道:“母妃,太可恶了。”

赐婚的圣旨肯定传遍了京城,永和郡主必定得知了,这可如何是好?鲁王恨不得此刻能插上翅膀飞奔出宫去向永和郡主解释一番。

晋阳长公主斜躺在踏上,嬷嬷正在给她捶背,这时,永和郡主撇着嘴闯进来,脸上还挂着泪珠。

见状,晋阳长公主赶忙坐直了身子,朝嬷嬷看了一眼:“你们都退下吧!”

“是。”众人退下了。

永和郡主一向大大咧咧,今个怎么哭了。晋阳长公主心里存着疑惑,朝她伸手道:“到母亲身边来,告诉母亲,这是怎么了?谁欺负翩翩了,母亲替你出气去。”

哭倒在晋阳长公主怀里的永和郡主许久才回过神来,一双眼睛哭红了,像兔子

文学

的眼睛,让晋阳长公主忍不住笑出声来:“翩翩,多大的事也值得你这般哭泣着,跟母亲说说,到底怎么了?”

“母亲,我喜欢鲁王。”永和郡主垂眸道。

晋阳长公主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起来,松开永和郡主的玉手,沉声道:“抬起头,看着母亲,再说一遍。”莫不是她听错了?

深呼吸一口气,永和郡主抬起头,又说了一遍:“母亲,我喜欢鲁王,鲁王他也喜欢我,我们两情相悦。”

“打住,这些话不可乱说!”晋阳长公主头皮发麻。

永和郡主气急败坏的站起身,不悦道:“母亲,您为何就不相信我,我真的跟鲁王两情相悦,他答应要娶我做王妃。”

从鼻端发出沉重一哼,晋阳长公主道:“那为何如今食言了?”

永和郡主:“······”这是她的母亲吗?为何这般气她,要知道的话,她就不会出现在这里求着晋阳长公主了。

在心底告诉自己,今日她是来求着母亲,而不是气着母亲,母亲说什么话都不要放在心上,更不要当真。

没等永和郡主说话,晋阳长公主徐徐道:“若是他真的喜欢你,想娶你为妃,就应该不接受陛下的赐婚旨意,可据我所知,宫中并没有传出半点儿消息出来,鲁王要拒婚。翩翩,你当真觉得鲁王喜欢你,那为何现下半点儿举动也没有?你要知道,他并非真的喜欢你,而是喜欢你身后的权势罢了。”

别人不知道吴贤妃,长公主很清楚她的为人,万万是不会让翩翩做鲁王妃。只不过长公主有些懊恼,她怎么会不知道,看样子,翩翩屋里的人要置换了,要不然她们不知道府上的主人到底是谁!

永和郡主不敢置信的看着晋阳长公主,不满道:“母亲,您胡说,三表哥他从未这般想过。”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真的看透鲁王的心吗?母亲

文学

是过来人,比你清楚的多。”晋阳长公主轻飘飘道。

“我不,母亲,你胡说,三表哥不是这样的人。”永和郡主怒喊道,突然又一瞬间觉得面前的母亲很陌生,真的是她的母亲吗?为何会这般伤她的心,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母亲,您进宫去求着陛下,让他收回成命,好不好?”永和郡主上前缠着晋阳长公主的手臂,苦苦的哀求道。母亲是陛下的嫡亲妹妹,必定会听她的话,现在她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母亲身上。

谁知晋阳长公主甩开了永和郡主的手臂,冷声道:“这绝对不可能,陛下已经赐婚,岂能儿戏的收回成命。你这是要置陛下的颜面于何地?翩翩,你真是太让母亲失望了,母亲是怎么教导你的,姑娘家要矜持,可是你呢?来人,将郡主关进屋里,不许她出来,也不许任何人去见她。”

倒要看看她的骨头有多硬气,就为了一个鲁王,跟她闹翻了,值得吗?

听着晋阳长公主毫不犹豫的拒绝,永和郡主面如死灰,瘫坐在地上,默默的哭泣起来,她真的要跟鲁王断绝关系吗?一想到这里,她就心如刀绞,她不愿意,她不愿意。

因着豫王和鲁王被陛下赐婚,婚期已经由钦天监和礼部商定,所以陛下便让两位皇子搬出宫,住到宫外的王府,这对两位皇子来说,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对于杨德妃和吴贤妃来说,倒是件头疼的事。

杨德妃觉着豫王的身子还得养伤,另外徐梓娇这个儿媳妇她并不喜欢。

吴贤妃觉着鲁王未必就真的能跟永和郡主了断,这下子他搬出宫,就脱离了她的掌控,万一再私下去找永和郡主,那可就糟糕。在这个关键时刻,可不能将此事闹开,好不容易让陛下赐婚,拉拢季阁老,不能错失良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