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公车,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白领公车 第一章

水西城,以前安氏用来招待头人的宅子里,坐满了此次参与水西之战的吕梁镇军官和反抗军军头们。

谭良栋站在堂前,扫视了一眼坐满人的大堂。站在身侧的刘羽走出来,正对着朝谭良栋行了一个吕梁镇特有的军礼,高声道:“请将军训话!”

随后,吕梁镇的军官们紧随其上,高声道:“请将军训话!”

紧接着,接受过吕梁镇训练的反抗军也行军礼,剩下的军头们看到刘羽和其余反抗军的行动,心里有些明白过来,也跟着行起军礼,高声道:“请将军训话!”

谭良栋很有耐心,等所有的人都喊过之后,才道:“诸位请坐!”

不管下面的人心里怎么想,刘羽的行礼,都给在座的反抗军军头释放了一个信号,反抗军敌对的是以安氏为首的土司奴隶主,而不是大明朝廷。

“诸位,现在安氏已亡,督宪大人已禀报朝廷,在黔地实行编户齐民、按户均田之制。”

谭良栋说完,随行的翻译立刻把官话翻作当地土语。话音一落,下面的人立刻骚动起来,有的人甚至当场哭泣,想起自己当奴隶时的悲惨生活。

天启年间的明朝廷,威信仍在,特别是安氏被剿灭的当下,更别提,若是没有明朝廷和安氏的开战,反抗军就不会出现,没有吕梁镇的大力支持,反抗军就不会壮大。

因此,对反抗军来说,能得到明朝廷的认可,是很重要的。

过了一会,众人的情绪稳定下来,刚刚谭良栋所说的,是朝廷对如今大量土司被消灭的黔地的基本方略,是覆盖大众群体的。在座的都是反抗军的队正或是营官,是这场安氏之乱崛起的新秀,在确认朝廷不会把反抗军定性为叛军以后,大家的心思就都活络起来。

谭良栋看着众人的表现,想起自己和卢象升商讨的方案。反抗军虽说是军,但只有少部分经过吕梁镇训练的和营官们的核心部队可以称为真正意义上的军队,其他都是由被解救的奴隶临时凑起的。

针对这个现状,谭良栋和卢象升商讨过后,决定“保留骨干精锐、抽取身强体壮、余众散回原籍”。这个方案,在报请朱燮元,得到同意后,谭良栋就决定在灭掉安氏后,直接实施。

有很多事情,早一步去做,遇到的阻力会小得多。

对反抗军的方案,在进城的时候谭良栋就透露给刘羽。刘羽听完谭良栋的方案,很是沉默了一会。

谭良栋也不逼迫刘羽,他相信刘羽会做出正确的决定。土司被灭了,奴隶制度被废除了,凝聚反抗军的纽带已经没了,只要明朝廷官方承认现状,给予奴隶们自由民的身份,黔地就不会再有大的动荡。

在大堂里,刘羽率先给谭良栋行军礼,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谭良栋在宣布了朱燮元定下的基本方略后,示意刘羽说明朝廷对反抗军的措施。

相比较谭良栋的身份,刘羽的身份更加合适。

刘羽站起身来,缓声道:“诸位弟兄,安氏已经没了,压在我们头上的土司们也被咱们消灭了,朝廷也承认了大家以后的身份。”

反抗军的军头们静静的听着。

“编户齐民、按户均田,跟着我们卖命的奴隶兄弟们也能有个好结果。”

白领公车 第二章

李承乾为了对付高句丽,可是费尽了心思的。所以他到了王灿的府上后,一见到王灿,便行礼道:“先生。”

王灿摆手示意李承乾落座,便道:“有什么事?”

李承乾道:“先生,父皇把攻打高句丽的事情,交给我来全权统筹安排调度。父皇说了,要钱给钱要人给人,总之我的一应请求,父皇都准许了。只是,我需要一个对付高句丽的计划,而眼下,我拟定了一个计划,也不知道自己的调整,是否有不妥当的地方,所以恳请先生斧正。”

说到这里时,李承乾一脸期待。

王灿是真正的高人。

不论是绸缪,亦或是武艺,还是神通,那都是极为厉害的。如果王灿愿意给他斧正调整一番,那么对付高句丽的事情,肯定就稳妥了,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王灿听到后道:“拿来看看吧。”

李承乾喜滋滋的把自己的折子递给了王灿,一脸期待。

王灿接过来,仔细的查看着。

因为李承乾的这一道奏折,涉及到方方面面,甚至于连攻打高句丽的大方向计划,以及怎么挑起事端,都是提及到的,所以洋洋洒洒数千字,内容很多。王灿也是看了好一会儿后,才全部看完。

李承乾见王灿搁下了手中的奏折,问道:“先生,怎么样?”

王灿说道:“你整体

文学

的计划其实不错,在高句丽境内挑起争端,倒是我大唐的百姓被不公平对待,然后百姓到官府申诉。最终,大唐便出面解决这一事情。然后便借故挑起事端,让高句丽方面给予赔偿。这狮子大开口的条件,以及对方答应或者是不答应,这区分后的结果,都是有所不同的且你也有了应对。你的这一计划,其实是不错了。”

李承乾闻言,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费了好几天。

总算是得了王灿的赞许,算是一个不错的开头。

李承乾说道:“先生,这里面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王灿说道:“要说不妥的地方,自然也是有的。”

李承乾道:“请先生斧正。”

这一刻,李承乾反倒是期待。

因为王灿谋划事情,肯定是比他更为周全的,尤其通过王灿的指点,李承乾也能发现自己的不足,这是李承乾最为欣喜的。

王灿说道:“第一点,便是你缺少了内应。既然这一次,是铁了心要攻打高句丽,那就不能仅仅是堂堂正正的进攻。”

“用兵之道,奇正相间。”

“你堂堂正正的进攻是一方面,可是内应却是一个关键。高句丽境内,虽说是高句丽的区域,但是仰慕大唐的人多了去,尤其在高句丽经商的商人也不在少数。”

“甚至于高句丽的权贵,许多也惧怕大唐。甚至于,也愿意归附大唐。所以这一方面,只要是威逼利诱,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

“只要是肯用心,只要是敢用心,没有办不到的。”

白领公车 第三章

1849年的夏天不知不觉就已经过去了一大半,这一年相对于过去来说并没有太多不同,哪怕是1848年发生了震惊欧洲的革命运动,差一点颠覆了欧洲的传统秩序。但是随着匈牙利革命烈火的熄灭,一切

文学

似乎又恢复到了最初的状态,贵族们又开始了醉生梦死的日子,贫民们又要累死累活看不到一丁点希望,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依然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回顾这一年,李骁倒是颇多感慨,他从一个一穷二白身无余财的穷光蛋杂种大公变成了腰缠万贯坐拥五万农奴的大财主。现在就算他躺下来混吃等死什么都不做,混完这辈子都是舒舒服服,甚至他的儿子孙子都不用他操心,他名下的财产三代之内是绝对挥霍不完的。

如果是以前那个小富即安的他,恐怕就真的开始混吃等死了,但经历过这跌宕起伏的一年之后,他已经不甘于平淡,甚至对这个时代所谓的牛人产生了一丝鄙视情绪。

其实大家都是一样的,都是一个脑袋两只手两只脚,不同的是大家的起点不一样。以前的他不说处于社会最底层那也是社畜一类,累死累活也是为人作嫁。

而现在他一跃登上了金字塔的顶层,有能力规划一条完全不一样的人生了,不客气地说他也具备了执掌他人生死的能力。这样的能力让他觉得很爽,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权力这东西确实会上瘾,当你习惯了一呼百应之后,你就永远回不到过去了。

当然让李骁回到过去他也不想回去了,如果说刚穿越在冬宫门口站岗的那会儿他还有想法回到穿越前,他怀念电脑游戏怀念汽车高铁,而现在请他回去他都不想回去了。

这个时代固然很糟,但他在这个时代更重要,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显得更重要,哪怕是在一个很糟糕的时代也无所谓。

站在多瑙河边,看着这条一点都不蓝,一点儿都不波澜壮阔的小河,李骁满脑子想的都是今后的路将怎么走。

亚历山大公爵已经向他透底了,尼古拉一世并不希望他这个讨厌的侄儿这么快回到国内,对他尼古拉一世的态度已经是眼不见心不烦,那位过分自信而且已经充分膨胀的沙皇真不希望有个糟心的人在面前晃荡。

不能返回圣彼得堡对李骁来说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本来他就不太想回去,固然圣彼得堡比布加勒斯特繁华,但那些繁华并不属于他,在那座城市他更像个格格不入的陌生人。他讨厌冬天圣彼得堡的长夜讨厌夏天圣彼得堡的漫漫白昼,这座城市的节奏总跟他相差甚远,双方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相反纬度更低的布加勒斯特四季分明更像他熟悉的地方,在这里有无人管辖的自由,有巨额的石油财富,还有更高人一等的地位,他吃撑了才怀念圣彼得堡!

不光是李骁不想走,维什尼亚克、鲍里斯也不想走,后者喜欢布加勒斯特的理由跟他相似,在这里他们确实更加重要更加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