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媚沉h:年轻漂亮的老师7

快穿之媚沉h 第一章

揽月楼顶,目望着罗烟的李轩,右手正紧紧按着腰间的怀义刀,思绪一时间挣扎不定。

他在想自己要不要喝穿紫蝶妖女的身份,将之擒拿?

李轩感觉心中一只魔鬼正在诱惑自己,他想只需紫蝶妖女的身份暴露,自己蒙受的所有冤屈都可得到洗刷,社会性死亡的结果也将逆转。

可李轩的右手纹丝不动,始终都没能够拔出怀义刀。

他是想到了这些天来,罗烟对他的帮助。尤其是今日,这紫蝶可说是不惜冒着身份暴露的风险,帮助他除去这只比翼魔。

李轩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都没法对她拔刀相向的,他这样的厚道君子,做不出过河拆桥,拔DIAO无情的事。

“接着!”

此时罗烟忽然将一个东西抛了过来,李轩接在手中,

文学

眼中就现出了惑然之色:“这是什么?”

他手中是一块仿佛琥珀般质地的东西,不过颜色却是红蓝二色,各据一半。整体则是呈磨盘形状,虽然里面晶莹剔透,可如果仔细看,会发现内中有两个影影绰绰的身影,相互环抱在一起。

“那是比翼魔碎散魂魄凝结的魂晶,可以在短时间内,使任意两个不同的生灵个体,做到心意相通,协调如一。日后如果再遇到类似的情况,你用这块魂晶就可以解决问题,就不需要我啦。”

罗烟有些女性化的挽了挽额前的发丝,竟显出了几分绰约之态:“这比翼双魔虽然祸害了不知多少人,可他们生前其实也挺可怜的。明明彼此相爱至深,却因长辈的逼迫,还有一些误会,走到了相互谋害的地步。所以临死之前,怨情天已老,霜冷残裘,愿天下眷侣,不成其好。”

随后她就看着李轩握刀的手,笑眯眯的问:“都尉大人还不动手吗?等到大家都走了,你即便揭穿我的身份也没多大用了。提前说一句,我今天可没穿戴胶板。”

李轩眼神一凝,心想怪不得自己那天会抓了一个空。随后他却哼了一声,转头看向了别处:“你在说什么胡话,我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罗烟此时看李轩的神色,却有些痴怔。

直到几个呼吸之后,一位伏魔游徼登上了揽月楼顶:“罗游徼,副堂尊有事相招,请你尽快过去一趟。”

李轩闻言神色一凛,而罗烟则在稍稍迟疑之后,就笑着回应:“我这就过去!”

她蓦然一跃,从楼顶上坠落地面,然后就神色自若的,径自往大报恩寺的方向行去。

李轩则心中暗道了一声果然,既然他都能够察觉到罗烟的身份,在近处观战的伏魔总管与仇千秋等人,又怎会认不出这紫蝶妖女?

他又转而为紫蝶担心起来,这个女孩,不会真傻呼呼的去大报恩寺吧?快点跑路啊!

还有伏魔总管与仇千秋,他们想要对罗烟做什么?是要将这个罗烟也镇入镇妖塔么?就不知她还有没有化身之法逃脱此劫。

李轩就这么心事重重的,配合那些赶来的术师一起处理后续之事。

他们主要是处理比翼双魔留下的煞力与恶孽。

尤其是那黑茧当中,被比翼双魔汇聚过来的血煞——别看它们都融入到了地层河道,暂时消失不见,可在高明的修道人眼中,它们一直都存在着,弥漫在这片土地的每一个角落。

如果放任不管,这里最多一两天,就会诞生无数恶灵。

这些东西还会污染人的神魄,使人无缘由的产生种种平时不会有的恶念,由此产生各种样的凶案。

只有尽快将之净化,才能确保没有遗毒后患。

李轩则充当工具人的作用,按照那些术师的指使,到各个地方走动。

这是因比翼魔对他与罗烟二人显然是恨之如骨的,所以在李轩经过之处,那些怨煞会自然而然汇聚过来,缠绕在他附近。

李轩现在就像是一个吸尘器,而六道司的术师们,则是垃圾处理工。

等到半个时辰之后,李轩这个‘吸尘器’再吸不出什么怨煞出来,那些术师们才将他放过。

随后李轩就第一时间,往大报恩寺的方向看了过去。他想紫蝶妖女现在,到底如何了?

不过在这个时候,大报恩寺那边的六道司人员都已全数撤离。李轩遥遥望了那边一眼就收回视线,转而策马往朱雀堂的方向行去。

可回到朱雀堂之后,却让李轩面皮一阵青紫。只因周围不断有人向他行礼,还偶尔有议论声,传入到他的耳内。

“今日多亏了都尉大人!您与罗游徼的刀剑合璧,真是精彩之至。”

“那确实厉害,眉来眼去剑,情意绵绵刀,那比翼魔被斩得毫无还手之力。我却是头一次知道,男男之情也可如此圣洁无瑕。”

“我也改观了,李都尉与罗游徼之间,确实是琴瑟和鸣,心心相印,似如天作之合。”

快穿之媚沉h 第二章

这个地方,他纵然是天皇,也不能过多干涉!

因为自从他踏入进来的时候,就有人一直盯着他了!

他知道这个地方很特殊!

他知道这个有一些古老的存在和古老的势力!

他能够做的,就是将这个孩子带到这里,让他涅槃,新生!

接着,以后,他们就像是陌生人一样了。

他不会记得自己了,不会记得,他有一个父亲叫做天皇!

不会记得自己会是谁了。

他新生了,是一个全新的生命!

天皇带着伤感。

如果这个孩子忘记了关于自己的一切,他还是自己的孩子吗?

又或者说,他还是他吗?

到底人生灵活着,什么才是我?

记忆?

意识?

天皇也迷茫了!

因为他无情,但是也有情!

最后,天皇子嗣那个地方只有一个婴儿了。

一个白嫩的婴儿,他不再丑陋了!

只是他身上的气息带着一丝域外天魔的气息。

而且这个天地,依旧在排斥他!

那个婴儿脸上粉嘟嘟的,白嫩嫩的!

他露出笑容,眼中干净的像是碧蓝的天空,干净无暇!

但是,天地却在这一刻,有一股巨大的雷霆而至!

天皇不能够与之一战。

因为天皇有求于它!

在这个一刻,在雪地之中!

仙界赫赫威名的天皇,那个站在巅峰的男子,那个无敌的男子!

他双腿一屈!

他在这颗星球上一个好不起眼的角落里,在雪地上!

他!

跪下了!

只求一线生机!

只求别排斥他的孩子!

只求这方天地,给他孩子,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世界那么大,他又天皇!

但是终究没有一地方,可以让他的孩子安生!

世界那么大!

活在这个世界很难!

天地的排斥之力停止了。

因为那个人很强大,但是那个人却没有敌意!

没有任何的敌意,只是抱起了孩子,跪在雪地上!

将孩子举在手中!

去另外一个时空吧。

忘了爹,忘了一切!

你会像是新年一样,重新开始!

开始你的人生,希望有人守护你,你会有朋友,会有亲人,会有人喜欢你!天皇呢喃道!

最后,小孩蜕化了,成为了一颗魔种!

天地撕裂了一角!

我的孩子,永别了!天皇难舍的将魔种送进了那个撕裂的时空之中。

华光一闪!

魔种消失了,留下了原地的天皇!

这一刻,天皇似乎老了!

他似乎老了很多,他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雪地上,不知该去哪里。

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了。

他是天皇!

但是如果说起来,他是最接近普通人的一个仙界统治者!

没有仙皇的寰宇天下,没有天王的霸气外露!

因为此刻他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彷徨,迷茫!

他也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没有滔天的霸气,没有盛气凌人的一切。

他是因为得到了那门功法崛起的。

但是本质上,他是一个不善言辞,十分安静的人。

这一点,在他身上,从未改变过!

他,孤独的站在雪地上,不知所措。

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

快穿之媚沉h 第三章

但灵帝却不这样认为,天灾最多会减少税收,但没有最大的军费开支,朝廷怎么可能还没有钱,他认为是门阀士族的官员吞噬国库。

好吧!灵帝这样想其中也没有错。

为了对付这些不听话的门阀士族,灵帝决定培养一批自己的心腹。

光和元年,灵帝诏命在洛阳皇宫鸿都门内设立学校,以诸臣通文艺者待诏其间,学内置孔子及七十二弟子画像。

学生灵帝让地方州郡长官和朝中三公推荐,善作尺牍辞赋及工书鸟篆的士子入学,灵帝打算在培养出这些学生来缓慢取代朝廷上的门阀士族。

但灵帝的这一举动却被门阀士族看穿,他们根本不派老师和学生过去,这引起了灵帝不满。但宦官却大喜鸿都门设立,以王浦为首的宦官势力认为,门

文学

阀士族有太学可以提供后备人才,这也是门阀士族在朝堂上屡次被宦官势力打击却可以快速回复,而他们却没有这样培养人才的地方,从太学出来的学生天生和他们宦官势力不对付。

王浦为首的宦官势力决定以鸿都门培养拥护自己的士人,与士族势力占据地盘的太学相抗衡。现在门阀士族根本不来鸿都门更好,宦官势力把他们的子侄,投靠宦官的寒门弟子,地方豪强全部安插进鸿都门,地方上的豪强甚至要花大量的金钱才能进这鸿都门,这让宦官势力大发横财。

但鸿都门的学生如此乌烟瘴气,自然不被门阀士族看的起了,因此被清议目“鸿都群小”、“士君皆耻与为列。”鸿都门天生被太学生瞧不起。

鸿都门虽然是灵帝敲打门阀士族的工具,但真要鸿都门学生出力,没有几年时间是不可能的,而府库马上就充盈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宦官势力知道灵帝的想法,他们给灵帝提议卖官鬻爵敛资财。

灵帝大喜,于林苑设开置邸舍卖爵位,有捐资百万者,可封末等爵位。

灵帝诏令一下,举国震动,天下豪族富户争相出资购官,不出一日,三十名爵位尽皆售尽,灵帝及一众宦官为之一惊。

初尝甜头的灵帝欣喜不已,他没有想到大汉的爵位如此值钱,让他一日可以得几千万钱,但这点钱对一般人来说足够过一生,但对灵帝而已,连修建一个西园都不够。更不要说满足他花天酒地了。

同年,冬末,灵帝下诏,于上林苑设立官署,明码标价,卖官鬻爵,各有等差,官位价格以官吏年俸计算,依照官阶高低,收钱不等,如年俸二千石的官位,定价二千万钱;年俸四百石的官位,标价四百万钱,说白了,官位的定价乃是官员年俸的万倍。

此令方出,又是引得天下震惊,无论何种人物,无论贫富尊卑,但凡有钱可买官,便可平地升官。更有一些蝇营狗苟之辈,见朝廷如此明目张胆卖官,喜不胜收,因家资不足,遂于他人集资买官,为取偿厚利,自是于百姓身上压榨盘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