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翁熄系列36章

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 第一章

“说什么?哈哈!!”那人狂笑起来:“我就不如实话告诉你吧,你以为当年你那个老婆真的跟你一夜春宵了吗?哼哼,想的倒美!!她不过是怀上了我的种,又被我甩了,情急之下找了个替死鬼罢了!!”

那人说完,又转向陆晓菲,语调轻浮的:“我们的女儿在哪里呢?快叫她出来见见她亲爹呀!!”

杜远兮踉跄几步,被夏星河及时扶住:“爸,你被她们蒙蔽了太久了!”

“闭嘴,你这个疯子!!你想要干什么?”陆晓菲捂着肚子,神色绝望的怒吼起来:“你疯了吗,你想要害死我们吗?!!”

“死?哼,哪有那么容易?”那人冷下脸来,阴冷的对杜远兮道:“快放开我,只不过一件婚内出轨事件,你们无权这样。再说,是你自己愿意做绿毛龟的,又跟我没关系。”

“你觉得会有那么简单吗?”夏星河冷笑一声:“是,单纯出轨法津也拿你没办法。但是你似乎不知道,身为一国之君,黑暗的事情多了去了,当然,做王子的也是一样,王子争位,牺牲的人还少吗??你呢,做为玄王子的忠实跟班,牺牲一下下也是为了大义,是吗?”

那人蓦的张大了张,害怕起来:“什么玄王子?我可跟他不关系,我可不是他的跟班!!”

“是不是,不是你说了算。你这条命还留不留也不是你说了算。所以呢,嘴巴给我老实一点,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要是多嘴,直接给你割了舌头。”

那人眨眨眼,回头瞧瞧押着自己的那两个黑衣人,个个神色冷峻,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件死物。他不禁浑身哆嗦了一下,老实下来。

“到底怎么回事?”杜远兮的声音在这一会儿的工夫里已经沙哑的不像样子,他眼睛通红,抖着手指着陆晓菲:“二十多年了,原来全是一场骗局?!!千娇她……她到底是……”

后面的话还未说出来,杜千娇突然从房里冲出来,一路跌跌境境的冲进杜远兮怀里,像是才刚刚知晓这件事一样,十分伤心十分绝望的哭起来:“不!!不不,妈,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我不信!!我是爸的孩子,我永远是爸的孩子!!不管你当年做了什么事,我都不可能再认别人了,这是我唯一的爸!!”说着,手里紧紧的抱着杜远兮。

呵,她这是放弃了陆晓菲,只求自保了吗??夏星河嘴角掀起冷笑,好阴狠啊,那可是她的亲爸亲妈啊!!

“千娇,事实终是事实,他不是你爸。你的爸,在那里!”夏星河指着那个被黑衣人押着的男人。

杜千娇满面泪痕,不停的摇头道:“不!不是!!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又不知道,我一直都只认你一个爸!!二十多年了,我只认你一个爸啊!!姐!!姐姐,你帮我说说话呀!”

“你让我说什么??如果你认他是你的亲爸,你就不会下那么狠的手,来害我。”夏星河冷笑:“你不是想要我的眼睛吗?如果你当他是亲爸,当我是姐姐的话,怎么可能会那么狠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眼睛可以配型,但我们确实并没有血缘关系。

杜千娇,你没有机会得到我的眼睛了,你永远都会是个瞎子。”

“不,不不……”杜千娇不停的摇着头,哀求着杜远兮:“爸!!爸!你不会不要我的,是吗?”

杜远兮对于这么多无法消化的消息,一时怔愣着,不知该如何回应。

陪伴了二十多年的枕边人,竟然一直都在对他撒谎,养育疼爱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子,也不是亲生的。痛恨了二十多年的那个女儿,却又是被她们所陷害。这一切真是……

“爸,我知道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你一时接受不了。不急,这件事情暂且只有我们知道,你想要怎么处理她们,慢慢的想就行了。”说着,挥了挥手,示意家中的女佣将陆晓菲和杜千娇送进房间里,看禁起来。

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 第二章

为了给自己多些时间陪他的管家婆,墨廷朝早早就退下来,为的是他的管家婆去国外巡演他能陪同。

可是这次,他的管家婆却横竖都不让他陪,还美其名曰,距离产生美,两个人相处时间长了会审美疲劳……

所以,他被丢在家里,一个人孤零零的。

让墨云一回墨家他私心里也怕管家婆回来会动怒,结果,管家婆回来后看见墨云一还真没气也没恼,直接拉着自己的行李包,走人。

任他怎么一声声的唤着,小棠,小棠,你听我解释……

那管家婆扬着下巴挺着腰杆拉着行李箱头都没回的走出家门。

墨廷朝真是拿这个管家婆一点办法都没有。

本想着珍惜以后的时光,把以前荒芜和亏欠的爱都补回来,可是人家似乎不太领情。

墨廷朝只能眼看着那高傲的女人,扬着天鹅的颈子拉着行李离家出走也不敢阻拦,他怕把她惹急了她再玩个失踪什么的,他已经五十几岁近六十岁的人了,再也承受不起她一失踪就是近二十年。

………………

梓琪刚推开办公室的门便看见一位“贵客”靠在她办公桌后的大班椅里一边看报纸一边悠闲的喝着咖啡。

“妈,你怎么在这。”而且还这么早。

昨天她和彦琛特意的去机场接巡演归来的母亲,怎么这一大清早的就跑到自己办公室了。

“琪琪,你来了。”

坐在大班椅里的女人放下手里的咖啡笑着向女儿招手,“快过来,妈给你看好东西。”

“什么啊?”梓琪疑惑的走过去,绕过办公桌凑在母亲身旁。

“琪琪,你看!”初棠指着报纸,“马尔代夫的海滩多美,陪妈妈去旅行吧。”

“妈,你是不是和爸爸吵架了。”

一看这情形就知道,一定是又要离家出走了。

初棠不接女儿的话,自顾自的翻着手里的报纸,边看边指指点点的,“琪琪,你看这里!加拿大的风景也不错,要不你陪妈妈去加拿大?”

“妈!”梓琪真是没辙了,从母亲手里抢下报纸,“你知道的,我有两个宝宝。”

就公司的事情不说,她还有宝宝呢,怎么舍得扔下孩子不管。

初棠把报纸往办公桌上一丢,嫌弃道。

“现在想起宝宝了,当年是谁把宝宝一丢下就是三年!”

梓琪,“!!!”

“妈,我那是不得已!”当年她伤了人被判了刑,所以那三年不敢在T市出现,可是她的母亲呢,借着

文学

车祸假死,然后跑去国外一去就是二十年……一提起这个梓琪就觉得委屈。

那时候她才七岁,母亲也真狠得下心。

难怪外公经常去国外疗养,原来去看自己的女儿,一想起这个,梓琪就更委屈的不行。

要不是现在自己有了两个宝宝,她非要在外公和母亲面前大哭大闹的嚷着让他们赔偿她这么多年失去的母爱!

一开始梓琪躲去国外进修小提琴的时候,她的恩师就是面前这个女人。

因为母亲车祸时毁了容,而且在梓琪心中母亲已经离世,所以她也没想到对自己悉心照顾的恩师会是自己的母亲。

一想起这个,梓琪就更郁闷。

她很想问母亲,是不是董雪云不离开墨家你就不回来和我相认!

可是,一想起当年躺在病牀上,满脸缠着纱布只露着眼睛靠呼吸机呼吸的母亲,她就问不出口。

其实梓琪不知道的是,用父亲墨廷朝的话说,女儿绝对是遗传了她母亲的基因,母女俩都是狠心的女人,一个失踪三年,一个失踪近二十年,抛夫弃子!

“我也是不得已。”梓琪的话一出口,初棠就知道女儿的潜台词是在指责自己。

所以,虽然她说的算是事实却也有些心虚,毕竟抛下年幼的女儿是她不对。

骄傲如她,她不会允许自己的丈夫背叛自己,更不会看着自己的前夫和别的女人在自己面前秀恩爱。

所以,她选择了远走他乡,既做到了眼不见心不烦又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

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琪琪,要不你陪妈去韩国吧,妈去做个整容手术,再整回原来的模样,这样外人见了也知道你是我女儿。”

梓琪无奈的叹一声,她知道,母亲是生气爸爸把墨云一带回家。

作为一个女人,任谁都不会大方的看着丈夫把迫坏自己家庭的女人的女儿带回家抚养。

虽然她也不赞成,可是,父亲已经把人带回家了,难道还要把人赶出去不成,而且自己现在是彦家的儿媳了。

“妈,你别闹腾了,我知道,你生爸爸的气,可是,有什么事要好好交流,别总是离家出走。”梓琪就想不明白了,母亲和父亲同龄,看父亲稳重老城,可是母亲怎么越来越像老顽童了,长得年轻不说,就这脾气,不高兴就离家出走,这次要是又离家出走了,父亲还不得急出毛病了。

“我和他没什么好交流的。”初棠把办公桌上的一副文件啪的往旁边一丢,端起咖啡轻啜了一口,脸色也由刚才的雀跃变得高冷。

“妈~您别这样嘛。”梓琪知道,和老顽童母亲交流就不能用正常的交流方法,所以她摇着母亲的胳膊撒着娇,“您舍得丢下爸爸和女儿,那您舍得您可爱的外孙,外孙女吗,他们多可爱呀,您舍得吗,宝宝们没有外婆多可怜啊……”

梓琪拉着母亲的胳膊摇啊摇啊,她知道,两个宝宝是爸妈手心里的宝贝,两天见不到妈妈都会想的睡不好。

果不其然,听了女儿的话,初棠也不嚷着要旅行也不说去韩国了。

见母亲态度松动,梓琪赶紧趁热打铁。

拉着母亲的胳膊关心的问,

“妈,您昨晚住在哪,酒店?”

母亲一大早就来到公司,一看就知道昨晚就没住家里。

初棠委屈的点点头。

“妈,这次爸爸真的过分了。”梓琪知道,想要母亲消气这时候绝对不能帮父亲说话。

初棠再次委屈的点头。

“妈,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先从酒店搬出来,住我公寓,和爸爸分居,直到他妥协为止!”

一听到女儿站在自己这边帮自己,初棠当时眼睛一亮,痛快的答应,“好呀。”

要知道,她可不想回去自己父亲那里,父亲都一大把年纪了,她可不想老人为她超心。

现在有了女儿的支持,那她就住在女儿的公寓里和墨廷朝分居!

既然他可怜墨云一,那就让他守着那个“私。生女”过日子吧。

梓琪让自己的司机随母亲去酒店取行李箱,又把母亲送去自己的公寓。

一切安排妥当后,梓琪拿着手机给父亲打了电话。

“爸……妈妈现在住我公寓里……您知道密码吧……嗯,别说我给您报的信……”

别怪梓琪出卖母亲,或许是经过了和丈夫宝宝分离三年的经历让她明白,既然两个人相爱为何还要吵吵闹闹分分合合的,爸妈都不是年轻人了,还有多少岁月可以挥霍,所以趁着还不算太老应该享受生活,而不是一个闹脾气玩失踪,一个急得直挠头。

………………

夜晚,已经过了十点钟,虽然街道上依旧车水马龙,可是梓琪小窝所在的小区可算夜深人静。

公寓电梯门打开,一个高大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

男人来到梓琪小窝门前,熟练的在密码锁上按下一串数字,房门应声而开,男人也悄无声息的进去。

初棠有个好习惯,每晚十点之前会准时入睡。

熟睡中的她只觉得身侧的牀垫向下一塌,然后自己被人丫在身下。

“啊!”初棠不由的惊叫一声,待看清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时真是又怒又气。

“墨廷朝,你个混蛋!滚!”

初棠连推带打的,这混蛋,什么时候钻进来的,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小棠,别闹了,虽然说打是亲骂是爱,都老夫老妻了,总不能每天都这样的亲啊爱啊的,我这一把老骨头哪受得了。”

墨廷朝嘴上说着“正经”的话,一双大手可不像嘴上说得那样正经,迫不急切的扒,着初棠的睡衣。

初棠连躲再挣扎的,墨廷朝知道,这女人,平时看着张牙舞爪的,可是,在自己身下时就会化成一滩水。

只听黑暗中传来“嘶”的一声,初棠的衣服被华丽丽的扯碎了丢在地上,然后,自己的城池也被攻破,墨廷朝胜利的旗帜插上城池。

………………

相较于这一室的旖旎,彦家别墅的一处房间里却是另一番情景。

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 第三章

“这个不是事啊,去考试不过两三天,能要多少费用?”曼卿奇怪了,外公的银票可不少呢,怎么会计较这个?

“那不是没地方住吗?本来去考试就紧张,要是去了客栈那种地方,也太嘈杂了,估计觉都睡不着,哪样的话,很影响答卷呢。”

“外公的意思是啥?”她虽然是领主,可这些事是朝廷官员管理,移动考场也不合规呀。

“咱家的宅子大,花园边那座小院收拾下,给他们住几天,你看可成?”外公知道曼卿不喜生人,这个事他想了几天,才提了出来。

“咱家离贡院不近呢,我叫人在贡院旁边买一所,修成书院的样式,再带上宿舍,以后历届的学子都能住,您看可好。”

当然很好了,外公一拍脑袋,这么简单的事,自己怎么没想到呢?他这是缺银子习惯了啊,压根就没想过买宅子。

书香他们端上了饭菜,曼卿一看,全是自己喜欢吃的,笑着跟她说,

“快歇歇吧,这么热的天,围着灶台半天了,看着都好吃。”有了主子这句话,书香比吃了蜜还甜。

祖孙俩吃着饭,还喝了点小酒,昨日的葡萄酒喝的上了瘾,比前世那些香醇多了。

“我刚才从街上回来,怎么看到苏甲在找人呢,府里有活要干吗?”

“是啊,苏甲自己在清池塘,那些淤泥都得运出去,就府里这几个人,得干到啥时候?外公,池塘底下有乾坤,等清了泥,我带您去看。”

“还有这事?难道是顺王弄的?”

“肯定啊,这里可是他的府邸,我怀疑是秘密通道,可惜,他们父子都没用上。”

曼卿高度怀疑,元标可能不知道,因为顺王也没料到他会兵败,更是没料到会命丧京师。

苏甲找了十来个壮汉子,两天就将池塘的泥清了,曼卿叫他不要注水,跑到了一个角落,几下子撬开了一个大铁盖子,惊得苏甲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们清泥时都没发现啊,主子的眼力可真厉害!

铁盖底下是块石板,再底下又是一块木板,曼卿就纳了闷,要是通道的话,弄那么多板子干啥,掀起来不麻烦啊?

可最后一块木板下,露出了黑黑的洞口,洞壁上竟然有梯子呢。

这里只有她下去最合适,可外公硬是拽着,说啥也不放手,底下这么黑,万一有危险呢?

她只好招出了白娘子,叫他下去看看,府内众人看到白娘子的真身,都吓的变了颜色,

“怕什么,这是我养的小宠,很通人性的,你下去看了,要是没危险只需通个信就好。”其实,就是做个样子给外公看,她是一定要下去的,探险的乐趣就在探索未知呀!

果然,没多久,白娘子便探了头,外公没了拦阻的借口,眼看着孙女从洞口消失了,

“我去看看,外公,帮我守着。”那意思很明显了,这里不宜宣之于众啊。

她拿出了夜明珠,光亮虽然微弱,可四处都能看到,还真是个井,白娘子告诉她,底下有几间仓库,堆满了箱子,这里不是什么通道,而是一个私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