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

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第一章

七日后,午后,申时初。

阳光正好,风儿吹过山林,林木也很舒适。

清平城外,随着一阵清风,孔捕的身影出现。

望着城门,他手压在胸膛。

心脏带着些迫切愉悦,在有力跳动。

这几日来,孔捕并没有着急赶路回郡城。

他宁愿绕一些路,也要特意从附近的城镇经过。

每至一座城镇,孔捕就会大肆购买各类补药吃掉,将之化作营养能量。

这些营养能量多数用以供给心脏进化,部分则是用来辅助他修习银像功。

银像功修习的困难在于难以忍受的痛苦,十人中有九人都倒在了这上面,而孔捕已是克服了这一点。

加之又有迅速恢复身体的营养能量辅助,他修习起来没有一点障碍,进度飞快,此刻已是小有所成。

而银像功也确实不愧是铜像功之上的法门。

小成银像功在防御力上已是远远超越了大成铜像功,对力量的加成效果也是让人惊喜。

自融合饕餮之胃之后,孔捕食下的药材已超过了两千支。

虽然这些药材的年份药效不一,但是它们加起来所提供的营养能量是巨大的。

心脏已是积蓄了许多能量,距离二次进化也越来越近了。

孔捕轻呼口气,随着车马人群走入城池。

清平城这座城市的规模不小,希望可以在这里收获更多的营养能量。

入城。

孔捕拿了银子雇了一名引路人,让其带着他去往城里的那些药馆、医馆。

他是去扫荡的。

不过他的扫荡是去送银子、送金子的,没人会不喜欢。

而孔捕这般大肆的、毫不遮掩的举动,自然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任谁也没见过这样的,拿着金子银

文学

子一个店一个店的扫荡各种名贵药材,这根本不是正常人会做的事。

有道是金银财帛动人心。

不少看到这一幕的武人眼都红了,恶意涌现出来,想要把孔捕抢个干净。

事实上还真有人这么干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当街就动手了。

其中甚至还有两个修出内力的武人出手,真的是穷疯了。

孔捕连内力都没有动用,几拳就把他们全部砸晕,交给了寻街的捕快。

接下来他仍在继续,还有几个暗处窥觎的武人却都连忙远离了。

孔捕简单几拳展露出来的实力已是把他们都给镇住了。

武人的护体内力相当于一副带刺的乌龟壳。

武人的体魄虽强,但是不用内力,单靠血肉拳头去砸这样的乌龟壳肯定是要受伤的。

而孔捕这样做了。

而且他不仅砸破了那两名武人的护体内力,自己也丝毫没有受伤。

懂的都懂。

看到这一幕的武人们被吓了一跳。

那是什么样的强大体魄才能做到这种地步啊?

怪不得人家敢闹市露财,是真有实力。

其实,这就是孔捕炼体的成果。

炼体的修行要忍受巨大的磨难。

孔捕承载七缕铜性,八缕银性,远超常人想象。

他炼体所要遭受的磨难,更是远超过其他修行相同炼体武学的武人。

但是事情是相对的,孔捕在炼体成功后,收获也是远远超过他人。

他的肉身力量在通过炼体增长,肉身的防御力同样在增长,而且更为夸张。

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第二章

一线阳光照穿地平线。

白潇、东方云喜、鹿灵声、荀真、陈放、明河、阿木尔众人骑着快马在官道上溅起尘埃。

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严肃到压抑。

天镶原一战,天下目光本都聚焦在突然入侵的异族之上,没人想到面对不知来历的异界魔类还有人敢于掀起神州内战。

但是……南宫麒敢。

骁国告急,诸国皆拿出畏缩不前的逡巡态度,特别是玄国、稷国两地武林与朝廷多有牵扯,就连江湖人物也来得不多。

白泽国因为降魔司的缘故,整个武林正道超过一半的精锐都响应舒滕予、艾略萨的号召赶来骁国与格日乐图的草原大军对峙。

有昔年天下十宗师之一的东方家主,加上诸多正道名宿的震慑,没人想到青魂组织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这么快颠覆整个白泽武林。

但世事往往就在人所不能预料之处,正道宗师惨死、偌大武林遭到血洗。

白潇众人一路赶回白泽,一路看见逃难的黎民百姓。

从那些平民口中,众人得知如今整个白泽武林已经是一片混乱,南宫麒的异魔大军围攻皇城帝京十数日,俨然是要将白泽皇室赶尽杀绝。

“驾!”

东方云喜一骑当先,驾着骏马狂奔疾驰,背后背着神剑湛卢,目光直视前方。

白潇跟在他身旁,目光也是焦虑,但是却比东方云喜多了两份冷静。

“云喜,冷静!骑得这么快太耗费精神了,到时候就算赶到了帝京也没气力与青魂的妖人作战。”

“你说得我都明白,道理我也都晓得”东方云喜说话间骑乘的速度半分未减,“但是此刻的我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我现在只想见到南宫麒这个狗贼,然后斩下他的头颅!”

白潇听见东方云喜的回答,还想说些什么,却在此刻突然听见一道破风声!

两道箭矢模样的黑色气劲破空而来,瞄准了白潇与东方云喜的眉心位置。

“快躲开!!”

白潇一边大喊,一边伸手去拉东方云喜。

却见东方云喜此刻也在伸手来拉自己。

两个人彼此握着对方的手腕,同时后仰,腾空从马背上一跃而下,随后落地。

白潇瞬间拔出腰间宝剑,而东方云喜则运转《乾坤大挪移》流转周身,戒备地看向四周。

后方阿木尔、鹿灵声、辜明河、陈放、荀真也都遇上了诡异黑气的袭击,纷纷下马躲避。

这些黑气一道接着一道,散发着令人感到恶心的恶劣气味,密密麻麻像是蝗虫般袭来。

众人运转武学,施展刀兵,一番呼喝之下也算应下了这波攻势。

不过众人的马匹却遭了罪,刚刚还在呼哧带喘地奔行,突然被这性质诡谲的黑气击中,登时一齐倒地,不一会儿就没了声息。

东方云喜见状,立时对着四周朗声喊起来:“何方高手欲置我等于死地,何不现身一见。”

就在东方云喜话音未落之际,道路两边灌木之中走出数十道身影,光天白日身着邪异黑衣,周身散发狂放魔气,赫然是南宫麒麾下青魂组织的魔人杀手。

为首之人,脸上生有遮挡了一半面孔的青黑色鳞片,双眼好似蛇瞳,紧盯住东方云喜的咽喉位置,咧嘴一笑:“东方世家嫡传东方云喜,果然是气质绝伦,根骨惊奇啊,青魂药君坐下御魔刺客魔骨丹这厢见过了。”

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第三章

春风楼一层像是时空暂停了一般,所有的声音在一瞬间戛然而止。

而后这些人仿佛排练好了,齐齐将目光移至其中一张桌子上。

那张酒桌和这里的酒桌并没有任何不同,只是围坐在酒桌旁的人里多了一个道士。

这道士俨然成为了全场最靓……受瞩目之人。

这里吊诡的气氛似乎也感染到了二层,楼梯口处有一小厮探出头看着这一幕,随即又赶紧将头缩了回去。

“啪啪啪……”

陡然间,一层楼里先后响起了三声脆响,却是酒杯碎裂在地上,酒水四溅。

接着春风楼一层又仿佛解除了限制一般。

“淦!佛子破戒了?这仿佛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这……这怎么可能,佛子这般得道圣僧怎么会破戒?”

“怎么不可能,这帮子秃驴就是做做表面功夫,也就是你这般脑壳子有坑的才会被蒙骗,不过我倒是挺好奇这和尚破的是什么戒?”

“你……你竟然敢污蔑佛子,真……真该下地狱。”

“……”

无数嘈杂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有人质疑,有人赞同,有人……且比之前还要激烈,仿佛要将之前沉默的积蓄一起倾泻出来。

“喂,是那道士说的佛子破戒吧!”

“那道士佛子破的是什么戒?”

此刻,不知何人问出了这么一句,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始作俑者还在那里喝酒吃肉,好不痛快。

一时间,原本还在争吵的众人纷纷停了下来,想要看看这道士准备怎么说。

酒楼里,有佛子的簇拥者目光恶狠狠盯着这道士,说道:“道士,若是让吾现你不过在造谣生事,吾定会将你剁了喂猪。”

说完,那人不知从哪里拿了把杀猪刀挥动了几下,煞气尽出。

周围人看到这般情景,赶紧与这两人拉开了些许距离,生怕被波及到。

道士瞥了眼只剩下他一人的酒桌,摇头笑了笑,说道:“贫道自然是句句属实,毕竟我们做道士的从来不骗人。”

“想屁吃呢?老子的娇妻就是被道士骗走的。”二层里有人怒斥道。

文学

……”

那道士不动声色朝着头顶看了眼,此时二楼栏杆处站满了人,人人皆探头朝着一层看去,活脱脱像一只只伸长脖子待宰的鸭子。

“那人一定是个假道士,朋友可否说出那人道号,待贫道下次遇见他,定会出手好好惩戒一番,顺便将朋友的娇妻带回来。”道士一脸正色的说道。

“不必了,他就在这里。”

二层那人说完一把搂住身边的白袍男子。

道士见此,顿时额头布满黑线。

“呼——”

杀猪刀挥过空气,佛子的簇拥者有些安耐不住呵道:“别打岔,道士你继续说下去。”

道士点了点头,手指轻敲了几下椅把手,说道:“据贫道所知,佛子破的戒乃是五戒之首的邪婬。”

“什么!!!”

话音一落,春风楼内顿时响起一片惊呼之声,与无数酒杯啪啪落地的声音。

“不可能!”

佛子簇拥者顿时气急,双眸通红直接提着杀猪刀朝着道士冲了过来,大喝道:“贼道士,死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