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15)  中药益母草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睡前一杯奶H阅读 第一章

刘湘这个四川王,出川以后,不是主动把身份放的很低,是真的很不自信。

在山沟里呆久了,生怕自己成了井底之蛙,但凡在民国历史上有些作为的名人,他都很尊敬。

陈果夫,蒋作宾在北伐时候,都是一番作为的实干家,连朱家骅也是满腹学问,对有才学的人,哪怕在四川省内,刘湘对于这种才学满腹的人,也很尊重。

何曾想过,战局发展到今天,这民国治下的三省,自己居然都有机会去抢个省主席来当。

哪怕是沦陷或者即将沦陷的三省主席,重兵在手,跟鬼子回旋余地很大,也绝不是虚衔。

冬日的太阳很早就开始落山,隐藏在太湖西岸的部队陆续开始开拔,二十三集团军以及十五集团军的高级将领们,才陆续赶到长兴西北山区的指挥部。

而这个时候,长兴到吴兴地雷阵,还有一小段没有排除。

怕节外生枝的柳川平助,早早的开拔了部队,下午在飞机掩护下,已经向着吴兴前进。

6万多人,绝大部分轻装步兵,已经在司令官柳川平助的带领下,顺着两边的田野绕过公路,已经抵达了吴兴县城。

大量的辎重,炮兵,一千多辆卡车,像一条长龙,还被地雷阵堵在吴兴城北四公里的地方。

看的三个师团长,揪心摇头。

日军士兵都很忙碌,这是在太湖西岸的最后一个晚上。

跟二十三集团军对战,太危险了。

他们总是会抓住夜晚没有空中支援的时间。

不停的袭扰。

巡逻的士兵,会莫名其妙的死亡。

这让外围警戒,成了一种很恐怖的事情。

日军士兵被派往最外围巡哨,也变得很抵触。

第十军迂回太湖西南,吴兴这里曾经有临时的营地,中岛师团打到这里时候,又做了些加固。

总的部署,还是以吴兴西北那片低矮的群山,作为依托。

不管是指挥部,还是三个师团的炮兵联队,都在哪里布置阵地,哨位。

大口径的重炮都放置在中心。

联队级火炮,拉倒了外围阵地。

这样即便是中国军队炮击,他们也不会产生太大损失。

可是日军的军官,依旧很紧张,不停的指挥士兵,布置火炮阵地,在地势稍高的地方,挖掘战壕,构筑暗堡。

114师团的两个步兵联队,挥舞着锤镐,把吴兴城附近的房屋都拆除了,用驮马拉上木石,用于外围阵地的建设。

甚至还把仅有的发电机和不多的油料利用起来,今天晚上,他们准备给铁丝网通电。

“将军,今夜中国军队应该会来夜袭吧?”

“师团长阁下,我们这种戒备的方式,对中国有用吗?”

“无耻的川军,只会偷袭,小股部队,打了就跑算什么勇士!”

睡前一杯奶H阅读,挺岳双腿之间

中岛今朝吾,完全没有历史上进军冲常州一路杀到南京那样意气风范,几天没怎么睡觉造成的面容是眼眶深凹,满面胡须,让他更难受的是十六师团低落的士气。

他不停的游走在清理干净的雷场附近,安抚着漫长车队的辎重兵。

焦急的等待,会让人烦躁。

三个师团的辎重兵,炮兵,看到巡视的将领,情绪会安定很多,他们需要耐心的等候三个联队工兵,把地雷排除干净。

“大家辛苦了,耐心一些,等我们攻占了南京,一定会让这该死的川军,为今天挑衅我大日本帝国皇军,付出代价!”

睡前一杯奶H阅读 第二章

翌晨宰相会商中书,主要内容当然还是相关都

睡前一杯奶H阅读,挺岳双腿之间

内的谣言,崔琰希望御史台能够把这事儿给抓起来,桓阶和陈群却直摇头。陈群说了:“见怪不怪,其怪自坏,若强导其源,恐人心更乱耳。”

崔琰心说你跟是勋向来政见相左,结果对于他的话(见怪不怪,其怪自坏)倒记得挺熟啊,还拿来就用……正待再劝,忽听门上禀报:“令公至矣。”

众人闻言都不禁惊骇我靠是勋起来了,还能来办公?啥时候的事情,我怎么没听说啊?面面相觑,都忘了该当起身迎接。

随即便见是复搀着是勋,排闼直入,即于主位上坐下。众人一瞧是宏辅,整个儿人都瘦了一大圈,面Se蜡黄如纸,手脚微微战抖,倒果然是大病初愈之相。于是皆来贺喜,钟繇就问了:“宏辅何日得瘳耶?”

是勋朝钟元常拱拱手,沉声答道:“吾本不起,昨夜梦会先帝。先帝云:‘曩者宏辅在蜀,故不得列位辅政也,岂因此而怪朕耶?吾孙冲昧,遂为小人所惑,卿若不救,望之谁耶?且归,且归。’吾泣而省,遂可动矣。”

崔琰心说你装神弄鬼地说的什么瞎话,先帝还能托梦给你,把你的病给治好喽?谁信啊!当即冷笑道:“未识梦中所闻‘小人’者,谁耶?”

是勋转过头去,朝崔琰微微一笑,笑意中似乎蕴含着无穷深意,不禁使崔季珪毛骨悚然。随即是勋就从袖内抽出一卷纸来,朝案上一掷:“太皇太后诏下,崔琰擅变先帝之政,惑主乱国,着即捕拿。”

他的话音并不响亮,但是促发雷霆之变,崔琰当场就傻了,还想分辩什么,早被是复喝令卫士拿下。直投御史狱中。其余各相虽然也都惊愕,但看是勋突然活蹦乱跳地出现了,也都多少有点儿心理准备,皆不甚怪桓阶、郑浑等不禁精神大振。钟繇、陈群却相视轻叹,鲍勋茫然无措,杨修垂着头,浑身战抖。

随即是勋就转向杨修:“欲使德祖审断此案,可否?”

杨修闻言大喜。赶紧拱手:“敢不从命。”

是勋淡淡一笑:“及其党羽,凡有五族。”杨修大惊,双眼瞪得象铜铃一般大……

所谓曹操托梦,当然是扯淡,是勋这回的病来得莫名其妙,就连张仲景也未能寻出病根儿来,只能日夕用针、药调理。其实是勋的身体机能是在逐渐恢复中的,但因为心情实在沮丧他觉得自己快死啦,而且政亡人息,一切努力都将泡汤在心理作用影响下。连续半个多月都基本上处于半瘫痪状态。

是复不欲诸吏将朝中事禀报是勋,恐怕老爹受不了刺激,直接就翻白眼儿了,但是勋本能地瞧出来有点儿不对……这孩子心里一定存着事儿呢,他曾经瞒了我那么多年,在老爹面前都装傻充愣,如今我已经有了免疫力啦,要还瞧不出来,干脆直接闭眼得了。于是某晚即密召桓范来问,桓元则不敢隐瞒。把朝中局势和是复的谋划逐一道出。

是勋当场就惊了我靠儿子真想学司马懿!不对,“司马懿”如今还躺在榻上动弹不得呢,他没有父亲的遗产,就敢愣充司马师、司马昭。这混蛋再继续这么搞下去。国家非大乱不可啊,倒时候不管谁输谁赢,靠曹德、钟繇等辈全都制不住。我一心避免“五胡乱华”的危局出现,就算现在咽气,崔琰掌权,只要国家平稳发展。起码能将灾祸延后,这要是由得儿子瞎搞,说不定还会提前!

什么天命,竟然煽忽起了那小兔崽子如此大的野心!不行,老子还不能死!

求生的**一强烈,竟然全身都能动弹了,便待召唤是复来训斥。但是桓范劝他,说公子此计虽然混乱朝纲,只要主公你不死,必能重新稳定,而且正好趁机采摘果实,又何必急于一时呢?是勋沉吟良久,干脆我继续装病得了,看那小家伙还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一直等到是复发动在即,是勋才终于不再装了,抽出两页纸来给是复瞧,一张纸上写的是“庆父虽病,鲁难未已”,一张纸上写的是“牝鸡司晨,惟家之索”。

既然是勋清醒了,自可寻找各种机会暂时支开儿子,而与旁人密议,其中就包括了他的老朋友董昭董公仁。是勋请董昭重为冯妇,再帮忙写几封假信,模仿崔琰的笔迹,把他妄图离间天家骨肉的罪名给坐实喽。董公仁也鬼,对是勋说:“崔季珪亦非庸才也,即实有心,安肯作书?”

于是最终只写了十六个字,假装是崔琰愤懑之下,随手写来撒气的,结果被咱们给捡着了。“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出于《左传》,改“不死”为“虽病”,明摆着怨恨是勋嘛。至于“牝鸡司晨,惟家之索”,语出《尚书·牧誓》,意思是母鸡打鸣,预示家族破败此为怨怼卞氏无疑也。

是勋拿出这两张纸来,安排是复去暗中串联:官僚方面有董昭,功臣方面有夏侯惇、夏侯充父子,国戚方面通过曹安民去游说曹德,经学家方面自然是郗虑。原本希望曹德入宫去游说卞氏的,但曹去疾只是摇头,不肯参与,因此最终求到了郗虑头上。

郗鸿豫恨崔琰切齿,当即勇挑重担,一大早地报名求见,往谒卞氏,拿出群臣联署的书信,请求卞氏下诏惩处崔琰。卞氏一开始还犹豫,说我不应当插手国事啊,你可以直接把这联名信递给皇帝嘛。但随即郗虑取出那两张伪造的信纸来,卞氏当场就怒了:“竖儒焉敢骂吾!”

无论是复暗中串联,还是郗虑往谒卞氏,都没提是勋大病初愈之事,只是说令公尚在,威名可用,此刻若不动手,倘若是勋真死了,便恐无人可制崔琰也。于是卞氏便在郗虑拟好的诏书上用印,下令逮捕崔琰。

睡前一杯奶H阅读 第三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2-15 15:42:28


Fikker/Webcache/3.8.1
</bo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益母草颗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mcjd.com/yimucao/155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