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19)  中药益母草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第一章

怀明十年,岁在庚寅,暮春三月,正是早稻插秧之时。

大江北岸,荆湖之地,这几日的天气异常地炎热起来,仿佛六月里一般,太阳晒得人们头上冒烟。然而大伙儿仍然要顶着日头在水田里忙碌,村寨的场院之中,也不见人影,只有进了屋子,才能感觉到些许凉意。

这是监利县新沟镇附近的一处村落,村正程老汉家的屋子都在村北。靠东面的一幢三间的屋子,便是长子程铸久的家。次子程铸实却是与父母同住一块,位于村北正中的五间大屋。村中大部分民居都是土砖垒就,茅草覆顶,程村正家的两幢房子却是木墙黑瓦,很是高大气派。

程铸久家的厨房,原本是紧挨着正屋的一处土砖小屋。如今日子好过了些,夫妻两个便将土屋扒掉,重新以红砖垒筑,看起来比从前漂亮了许多。

郭继恩如今便在程铸久家的厨房里,与夫妇两个闲话。先前在场院里被晒得浑身冒汗,如今在屋子里,颇觉凉爽,他瞧着屋子里泥土夯实的地面,与忙弄早饭的夫妇两个闲话。

从燕京至汉口的京汉大铁路,前后耗时五年,已经在怀明八年全线贯通。为了这条全长两千多里的铁路,户部先后一共拔银四千余万缗。它的建成,令燕州、中州、两湖的民生格局,都为之大变。尤其是武昌、汉口两城,大江横流向东,铁路纵贯南北,一时之间,汉口城以天下通衢之地,河南河北之工农产品,以铁路运来,湖南之出产,则经湘、沅水路而至,令这座新建的城市,迅速壮大繁盛起来。

年节之后,燕京城照例是举行议政院集议。因为燕京至沈阳、江宁、盛乐等处的铁路陆续贯通,各行台各道之议政卿,赶赴京城都感觉便捷了许多,于是集议之时,建造更多的铁路,便成了最为瞩目的议题。

数十盏电灯将集议会堂照得十分明亮,有人慷慨陈词,有人窃窃私语。会堂之内,除各处议政卿外,还有许多报社之访事,除了京城,还有沈阳、海津、常山、郑州、济南、江宁、徐州等处所赶来,人头攒动,皆在小本上落笔记录。

来自庭州和卫藏等偏远之地的几位议政卿,态度尤为激烈。北庭都护艾尔肯,碧眼高鼻之回鹘大汉,操着并不熟练的汉话:“先到兰州,这就花了某一个多月,从兰州到西京,某日夜赶路,又是十余日。从西京到郑州,也是十余日。然后,某坐了火车,到京城只用了十四个时辰,才十四个时辰!为国家计,请督政和列位宰相,务必要修一条通庭州的铁路才好。”

“兰州至西京,西京至海州,这几条铁路都在筹划,有的路段已经开造,都护不必心焦。”议政左仆射朱斌荣熟知实务,耐心解释道,“十年,十年之内,必定贯通。”

艾尔肯不依不饶:“那么,兰州到轮台呢,就不修铁路了么?”

“都护,饭要一口一口地吃,事情也只能一桩一桩地做嘛。”

霍启明站起身来,很大气地摆手道:“以二十年为期,中枢可以给诸位立下令状,教各道,俱有一条铁路。如何?”

他的声音迅速被淹没在一片嘈杂的吵闹声中,直到中书令兼兵部尚书杨运鹏起身,教大家挨个发言,他都会一一作答,会堂之内才稍稍安静了些。

郭继恩没有参与议论,只与周恒、谢文谦等低声交谈。

他打算以周恒接替枢密院都统,副都统之职,谢文谦推荐陆军都督粟清海,郭继恩却属意刘清廓:“论调兵遣将,行军布阵,粟将军确胜一筹。可是说到治军治将,刘都督就要高出一截了。你看他们两个的文章,粟都督多为战力分析,刘都督多为教导总结,这也是他们不同之处。当然,其实这两位都很合适,但我还是推荐刘将军。”

谢文谦笑了起来:“既如此,就按都帅的意思来办。”

周恒却瞅着郭继恩,意味难明:“督政兼领枢密院,此将为成例。都帅遽然辞任,不会是有急流勇退之意罢?”

谢文谦也吃了一惊:“离十年之限,这还隔着三年呐,你就不打算做了?”

郭继恩神色淡然,轻轻点头:“嗯,民政之事,过于费神,如今的确有力不从心之感。”

“你老兄要是连督政也辞了,可千万别打算推举卑职。”周恒连连摆手,“某做不来。”

“你如今年才三十五,是早了些。”郭继恩望向谢文谦。谢文谦也急忙摆手拒绝:“某是什么料子,哪里做得督政之位?万万不可。”

“如今各司其责,按部就班,其实谁来做这个督政,都没有什么关系。”郭继恩说着转头望向几位中书令,韩煦、杨运鹏、唐颂良、楚信章等人。

“唐公已是年近古稀,岁数未免大了些。”谢文谦揣测着郭继恩心中念头,“韩、楚两位,又无掌兵之才。难道督帅打算以运鹏兄接替之?”

“唐公忠厚长者,其实未尝不可,可惜他身体颇不如前了。”郭继恩也觉得遗憾,“咱们再瞧瞧罢。”

议政集议结束之后不久,郭继恩便携妻女,一块出京,往中州楚州等处巡视。

女儿郭雨笙如今已近四岁,生得粉妆玉琢,十分逗人喜爱。许云萝性情沉静,对待女儿也很是耐烦,绝不骄纵,把个小娃娃教养得如同小大人一般,安静沉稳。白吟霜每次接她来霍公馆小住,都忍不住叹息道:“简直跟你娘亲一模一样。”

“阿娘比我生得好看。”小雨笙奶声奶气回答道。

“你也好看的,”白吟霜眨眨眼,“想不想跟姨姨学跳舞。”

雨笙很是干脆地点头:“好的呀。”

跟着父母出行,雨笙对沿途所见,很是惊喜,但她依然安静地坐着,并不吵闹,也不四处乱跑。郭继恩会见官员之时,也总是将她抱在怀里,许云萝见此情形,便轻手轻脚过来,将女儿带走。

梅文进如今在燕都军械公司任事,已经不在郭继恩身旁,梅文秀也已经嫁人,却还是在玲珑院里服侍着督政一家三口。这回出行,她也跟着一道来了武昌。

郭继恩与熊康、唐富等一直有书信往来,如今到了武昌,他便抽空往监利去瞧瞧故友。途经新河,遂于程家村打尖歇息。

程村正年已六旬,古铜面庞,粗手大脚,显是做惯农活。他不善言辞,陪着郭继恩说了会话就小心告退了。程铸久也是身形高大,却很是活络,一边忙碌,一边与郭继恩说笑,并无拘束之意。

他的两个儿子,程辉武、程辉文都从地里赶了回来,准备吃饭。程辉武已经十四岁年纪,身体壮实,穿着打补丁的蓝色粗布衣衫,憨笑着回答郭继恩道:“学堂里先生给了农假,这几日俺兄弟两个,都会在家中帮着做活。”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第二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2-19 14:46:20


Fikker/Webcache/3.8.1
</bo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第三章

ad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被老外干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被老外干

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2-19 14:46:21


Fikker/Webcache/3.8.1
</bo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益母草颗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mcjd.com/yimucao/158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