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罗薇薇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一章

“哦?”

姜不虚微微一愣神,不禁问道:“你可还有什么疑惑不解的地方吗?”

“确实有。”

江缺恭敬地点点头,内心茫然着。

“说来听听。”

也不差一时半会儿,姜不虚便也不介意。

他反倒是很好奇着。

江缺还能有什么疑惑的地方?

莫非,还涉及到他不成?

正疑惑间。

江缺开口问道:“前辈,既然轮回破碎,天地间的修行者也因寿元限制,那这天地间的强者们又去哪里了?”

是离开了?

还是说没有呢?

又或者,还存在着?

如果天地间的大佬们都还活着,又该是以一种怎样的方式活着。

江缺之所以想知道这么多东西。

主要是自身实力不强,以后出去历练万一遭遇到,也好有一个说辞。

或者说。

有一个心理准备。

正好姜不虚应该和那些大佬是同一类人。

想来,他应该知道些情况。

下一刻。

听到江缺之言后,姜不虚整个人都愕然起来,“你问这些做什么?”

“晚辈怕死。”

江缺沉吟地回答道。

姜不虚:“……”

这个理由竟让他无从反驳,也无法去反驳什么。

毕竟谁都怕死。

怕死并不是一个贬义词。

这是人之本性。

他姜不虚也很怕死。

要不然也不会龟缩在这一片禁地内,等待着大机缘,或者是天变时代。

若非如此的话,他早就死了。

“天地间,确实存在许多大佬级别的存在。”

姜不虚思忖片刻后,还是对江缺说道:“九天十地内,各族都有这样的强者存在。

他们寿元将尽,他们活不了多久。

可因为轮回无存的缘故,导致他们如我这般想走转世重修的路是不行了。

于是。

要么和我一样化一禁地,改变禁地内的法则,躺进去等死。

要么就用秘法、秘术,或者是一些珍奇的宝物、丹药等等手段。

打造棺材,躺进去苟延残喘着。

并且还美其名曰叫做‘闸血自斩’,停寿以期未来。

实际上。

这种方法最多也是苟延残喘之道罢了。

能活一时,却活不了一世。

相当于活死人。

一旦未能等到大机缘,或者天变时代没有来临,他们若是提前醒来必死无疑。

多则三五月间便会死,少则三五日间便要陨落。

从此以后再无机会。

这便是当今的诡异局面,诸神界实际已快要进入末法时代了。”

只不过这种末法时代体现出来的效果,最先是从上层开始的。

许多老一辈的至尊早就闸血自斩。

他们再也没有机会。

甚至,就连一些大道级的存在也不行了。

要么突破修为能多活一些时日。

要么就只有闸血自斩。

这些选择当年姜不虚是亲自经历过的,也因此茫然难解。

他内心苦涩痛苦。

实在是没有想明白其中的道道。

或许,这一切都是因为轮回被人毁灭的缘故吧。

是没有轮回的后遗症。

否则,天地间绝对不可能变成这个样子。

寿元没有,突破成为难事。

长生更是无从谈起。

说不定啊。

便是因为轮回的缘故导致长生物质减少了。

江缺如此地猜想着。

但……

这只是他的猜想罢了。

具体如何还需要再仔细研究一番。

他现在也不知道。

事实上。

他说得一点错都没有。

这天地间确实有不少大佬存在,也确实有不少强大之辈。

但这种所谓的强大之辈,现如今都变得凄惨无比起来。

他们的命运早在几百万年前的那场恐怖大战中,就已经注定了。

“大家都是苦命人,都逃不过命运的束缚,挣脱不了寿元的限制。”

姜不虚淡淡地说道:“没有轮回之所,修行仿佛被人砍断路,断了生机与未来。

诸天大佬都开始闸血自斩,开始苟且停寿而活。

世间一切,都太过艰难了。

以前是越老越有用,越老越值钱,但现在竟变得不一样了。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二章

轰!

巨大的力量,将复仇者联盟大楼四周的墙壁全部轰碎,整个复联大楼也变成了废墟。

正在战斗的托尼·斯塔克叹了口气,“我的……哦对了,这不是我的大楼,呵呵,爱谁谁,塌了就塌了吧!”

说完,托尼·斯塔克又继续投入到战斗之中。

此时,凌翊和灭霸都已经交换了位置。

两人之前是面对面,不过现在则是背对背。

凌翊还是保持着纹丝不动的站姿,连回头都没有回头。

而灭霸则想回头看看——刚才的那招对决,速度实在太快了,快到他根本看不清凌翊的剑在何处。

当他扭动脖颈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腕一沉,握住灭世战刃的那只手臂,竟然被连根斩断了!

湛蓝的鲜血,顿时喷溅了出来!

灭霸顿时惊呼了起来!

那只断臂上,还有无限手套呢!

果然,在双方都有无限手套,并且相互抵消了无限宝石的能量后,他根本就不是凌翊的对手。

灭霸惨痛的跪倒在地,喘息着说道:“我终于,明白,主人,为什么会那么忌惮你了,你确实很强。”

凌翊淡淡的笑道:“灭霸,你还不配跟我战斗,现在,叫你的主人出来吧。”

灭霸一惊,“我怎么叫她?”

话音刚落,他就感觉自己的喉咙中堵了一块东西,大脑的意识也陷入了混沌之中。

不到半秒钟的时间,他整个人的神色就为之一变!

刚才是受伤后痛苦而绝望的表情,而这一刻,却是冷酷无情,高高在上的表情。

仿真主神,附身到灭霸身上了!

凌翊冷冷的一笑,“你终于来了。”

仿真主神瞥了一眼地上的断臂,意念一动,受伤的手臂随即重生!

他能修改游戏NPC的属性,自然也可以达到瞬间治愈的程度。

凌翊冷声笑道:“牛逼啊,不过你这么一弄,你就不怕被游戏系统惩罚你吗?”

仿真主神冷冷的说道:“凌翊,你不懂,仿真世界马上就要重启了,只有我才能维持住这个世界的稳定!而你,或者说伏羲,都是这个世界不稳定的因素,你们都想着寻求真相,可你们并不知道,有什么真相往往是很残酷的。”

“我懂。”凌翊淡淡的说道:“在我用意识跟真·无限宝石交流的时候,我的伏羲神识也基本上都恢复了。我想起来上古之战时发生的事情了——我以神识轩辕剑战胜了你,而你当时也是跟我说了这样一番话,你跟我说,你代表着仿真世界,杀了你,就等于是毁了旧的仿真世界,而不是重启它!毁掉旧的仿真世界,我固然可以进入到极乐世界中,但那样的话,我在仿

文学

真世界里最在乎的人,都会烟消云散!”

“在自己进入极乐世界,和维持我所在乎人的生存这两个选项中,我选择了后者。”

“然后,你就趁机从背后偷袭了我!”凌翊冷笑着看着仿真主神,继续说道:“但是你没有想到的是,我体内阳极镇魂珠,即便你杀掉我的肉身,我的灵魂却依然可以不死不灭,所以尽管我的大部分灵魂都被你撕碎成了碎片,但我的意志还是顽强的存活了下来。”

“并且,更重要的是!你在背后偷袭我的时候,我的一部分灵魂也进入到了你的灵魂里,并且对你的意识产生了影响!这也是你为什么一直想要根除我,却总也不敢跟我面对面决战的原因!”

凌翊冷冷的说道:“仿真主神,现在我们的新仇旧恨,今天要彻底清算了!”

仿真主神咬了咬牙,“凌翊,看来你果然都想起来了,呵呵,没错,在上古之战中,你的确击败了我,而我,也的确偷袭了你,可那又怎么样?你轮回转生了又能如何?你在我的仿真世界里,还不是有割舍不下的人?你杀了我,就等于是杀掉了他们所有的人!哈哈哈!所以到头来,你还是不能杀我,你还是要屈服于我!在重启之前,我的实力越来越弱,但等我重启了之后,在仿真世界里,就没有人能是我的对手!到那时候,我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掉你,并且摧毁你的大神结界!”

凌翊嗤然一笑,“仿真主神,你知道在上古之战时,我为什么要将一部分灵魂留在你的身上吗?”

仿真主神冷冷的说道:“你是为了削弱我,搅乱我的心智,让我无法在仿真世界里直接对你出手。”

“对,但也不全对。”凌翊深吸了一口气,意念一动,手中的阿什坎迪兄弟会之剑瞬间就转化成了神识轩辕剑的形态。

仿真主神的眼皮当即抖了一下。

凌翊冷冷的说道:“经过了这么多年,我的那块灵魂碎片,早已经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了吧?它是你唯一善良的表现!也就是说,只要这块灵魂碎片还存在,你就不算死,哪怕你自己的灵魂完全被我杀掉了,你也不算死。只要不算死,这个仿真世界就会继续存在,而我,则会取代你成为真正的仿真主神,旧的仿真世界不会被毁灭,甚至连重启都不需要!因为,凭我的能力,我可以将整个世界都扛在肩上!”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三章

@@明天就是大年初一了,因为黑岩每个月有一天假期,我休息一天,然后初二到初七这几天先二更,陪陪家里人,毕竟这一两年来每天工作,陪伴他们的时间太少了,心里有亏欠,初八开始正常三更,谢谢大家又一年的支持,新年快乐,后天见!

庚子年终于要过去啦!

这一年,对我来说很难,工作上,生活上,结结实实没少挨重锤。

算是人生之中有史以来最艰巨的年份了。

有的读者说,心疼李北斗,一天都不休息,一直在做事情,我也在想,是不是不知不觉之中,潜意识把自己的工作狂也感染给李北斗了?

这接近两年来,每天精神都是高度紧绷,不是看资料,就是写大纲。

我是真希望自己能字字珠玑,每一章都好看。

只是人无完人,我也会累,也会状态不好,有时候内容上也会拉胯,每到这个时候就是最痛苦的时候,对着电脑写完又删除,重新写又不满意,算是写书的至暗时刻——我觉得大家来看书,我理应做好本职工作,可有时候就是无论如何都写不好,总会焦虑抑郁,跟自己较劲。

当然了,大家对我都很好,总说你去休息吧,等等没事,质量要紧,也有读者问我更得这么慢,你每天都在偷懒,还要什么休息?

因为这书难写啊!三章真是极限了,确实也是尽力了。

不过我对一切还是心怀感恩,我相信未来可期,努力都不会白费,将来我是一定会更进步的。

这一年终于要过去了,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同时,也对美好的新一年充满期待,相信大家也一样,祝愿大家新年快乐,牛年暴富喜乐行大运!@@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