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男操一女,大团结全文阅读目录

多男操一女 第一章

于正海和虞上戎并肩飞行,从闻香谷出发,到了雒阳西都。

西都似乎没有受到大战的影响似的,一切看起来很正常。

“按照老四的说法,师父与高手在西都北城与太虚交手,那么师父会去哪儿呢?”于正海说道。

“问问便知。”

虞上戎朝着西都修行者最容易汇聚的驿站中而去。

于正海只得跟了上去。

驿站中。

“哎,自从金莲的修行者来到我们这边,就没有安生日子。”有修行者抱怨。

“神明降临,我们怎么可能独善其身。这一场战斗,除了造成了很大的破坏,也没为难我们这帮凡人。”

一些目睹那两大法身的修行者,干脆将自己定义成了凡人。

只有达到那个境界,才配称得上神。

“听说这两位神明,从大翰打到了未知之地,又打到了敦牂天启,把那里的天启之柱给轰断了,也不知道真假。”

“敦牂天启平时都没人敢靠近,有一个变态大圣人守着,更别说现在了。”

“总有胆子大的。”

虞上戎轻车熟路,来到了其中一桌子对面,坐下问道:“兄台刚才所言属实?”

那人看了一眼虞上戎说道:“基本属实。”

“那两大法身是何种模样?”虞上戎问道。

“兄弟,你可真是没眼缘,那天看到的人那么多。”那人话匣子一打开,来了劲头,滔滔不绝地描述道,“其中一座法身是蓝色的……不用这么惊讶,我们也都没见过,更是第一次见到万流至尊的法身,以前只在书上提到过;另外一座法身是黑色的,嗯,应该是来自黑莲。两座法身都是至尊级的。无法判断两者的大小,高度入云端,看不见……”

虞上戎微微蹙眉。

于正海来到旁边,问道:“你确定他们去了敦牂天启?”

“这种级别的战斗,只有未知之地能容纳他们。是与不是我没看到过,但这个你们可以去看看,留下的痕迹一定会非常惨烈。北城宫殿早就成了平地了。”

于正海和虞上戎相互看了一眼。

那人又道:“不过……我奉劝你们别没事找刺激,敦牂天启有一个变态大圣人。”

“变态?”于正海疑惑。

“这人喜欢劝人离开,不走的人就拉到他的院子里说个半天的人生大道理。要是再不走,就杀了埋在他院子旁边。你说这是不是变态?”

“……”

于正海说道:“反正不是我祖宗,随你怎么说。”

“什么?”那人愣了一下。

虞上戎起身,朝着那人抱拳道:“告辞。”

二人离开了驿站,朝着符文通道的方向掠去。

于正海说道:“真要去未知之地?”

“别无他法。”

“好。”

于正海和虞上戎经过一个时辰的飞行,由于不知道并蒂莲直达未知之地的通道,二人便先从符文通道返回魔天阁,又从魔天阁的符文通道传送进入敦牂天启。

当二人在通道中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了内部传来的剧烈颠簸感,通道有轰塌的感觉。

好在过程还算顺利,二人抵达了敦牂天启。

看到眼前的一幕之时,二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除了符文通道这一小片区域还算完好,目光所及之处,皆满目疮痍。

于正海皱眉道:“看来,战斗异常惨烈。”

虞上戎点头道:

“若不是赵姑娘加强了对符文通道的保护,只怕我们过不来。”

于正海看了看脚下的符文区域,说道:“找机会让她修复一下。”

二人踏地掠起,飞到了空中。

“大师兄……”虞上戎悬浮高空,看着敦牂天启的方向,露出了惊讶之色。

于正海也看了过去,被这一幕惊到了。

“天启之柱,真的塌了?”

他们都是被天启认可的人,也是九莲世界中最了解天启之柱的一批人,知道天启之柱的强大和坚韧。

于正海轻声自语:“至尊比我想象中的要可怕得多。”

虞上戎疑惑道:“我很奇怪,若是师父他老人家早已到了至尊,为何要在闻香谷中躲躲藏藏?”

于正海看了他一眼说道:“可能……都喜欢像姜文虚那样吧。”

二人敦牂天启的废墟上飞了两圈,被两大至尊留下的战斗痕迹彻底折服。

于正海突然道:

“糟了,端木大圣人岂不是……”

这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了。

虞上戎说道:

“天启崩塌,只怕他难逃此劫。”

于正海叹息道:“哎,三师弟孤苦无依,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相认亲人。”

虞上戎道:

“这件事暂时不要跟三师弟提起,以免他伤心。”

于正海点了下头。

二人在敦牂天启也没找到师父的影子,便指了指深渊的方向说道:“那边有一个裂口,应该是战斗后所致。”

他们都来过敦牂天启,即使这里树木繁多,植被茂盛,也不至于会有一个这么大的深渊而不知道,显然这个深渊是新形成的。

不多时。

二人飞到了深渊的上方。

看着那巨大的深渊缺口,二人面色凝重。

深渊下方,繁星点点,反而像是浩瀚的宇宙星河。

“这是战斗造成的?”于正海疑惑道。

“应该是。”

于正海叹息道:“如果真像之前说的那样,师父可真是演得好啊……”

“实力才是自信的砝码。师父他老人家或许早就是至尊了。”虞上戎说道。

“当务之急,是找到师父的下落。”于正海说道。

虞上戎环视四方,轻叹一声:“未知之地这么大,若师父不肯回来,我们到哪里才能找到他?”

这样找下去,无异于大海捞针。

“师父没理由不回来,可能是真遇到了强敌,受了伤,又碍于面子,想要先恢复伤势再回来吧。”于正海推断道。

“我下去看看。”

“一起。”

二人朝着深渊下方掠去。

当他们下降五百米左右的时候,便看到了夹在深渊中的樊笼印,不由一怔。

二人掠了过去。

落在了樊笼印上。

“师父的樊笼印?”于正海惊讶道。

“以师父的脾气,不会轻易丢掉自己的物品。此物好歹是合级,就算不用了,也会赠予魔天阁其他人。”虞上戎说道。

这话一出,意思很明确。

于正海却皱着眉头道:“你是想说,师父归天了?”

“……”

虞上戎没有说话。

这只是一种推断而已。

即便是没有归天,师父的状况也恐怕没那么乐观。

于正海严肃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掌心一压,试图收起樊笼印。

轰!

樊笼印纹丝不动!

于正海皱眉道:“奇怪。”

他不服地再次出掌:“大玄天掌!”

连续轰出数十掌,每一道掌印落在上面的时候,都会被深渊中特殊的力量汲取。

虞上戎说道:“是大地的力量。”

于正海观察了下四周的环境,以及下面的神秘力量,说道:“你说,师父有没有可能掉下去?”

多男操一女 第二章

王牌特训营基地,主控室。

“叩叩。”

“进来。”

王直打开门。

布满监控的大房间里,主教官洪恩,副教官杨心冉和艾孜买提都在,另外还有一个熟悉身影。

见到王直,四人目光聚首。

“你来了。”

王宁似乎猜到了王直会过来。

杨心冉也是一笑:“我们刚还在说,王直你一定会出现。”

“谁都有好奇心嘛。”

王直拿了把椅子,坐了下来,“打从扑克塔一役后,你们一直神神秘秘的,地下室抓到的那些原能者,连一点讯息都不透露。”

“他们中……”

“是不是有些特别身份?”

主控室陷入了短暂的沉静。

杨心冉和艾孜买提都没有说话,王宁则把目光投向主教官洪恩。

许久。

“对。”

洪恩终于点头:“十五个原能者中,已经查清楚其中十个身份,除去南越各大势力及官员之外,还有两个特殊身份的原能者。”

“曰国?”

洪恩点头:“没错,其中一个‘上井田冲’来自曰国最大的地下势力——山吉会。”

“和安井社有关系吗?”

“不知道,还在查。”

王直想了想:“假设山吉会和安井社是合作甚至从属关系,上井田冲出现在邪恶扑克领地,意味着邪恶扑克和安井社很可能是同盟关系。”

“如果不是……”

“邪恶扑克的靠山,很可能就是曰国的山吉会,对华夏的图谋和一系列动作也就能说得通了。”

王宁道:“邪恶扑克的一系列行动,培养间谍,渗透敌国,都很像曰国的作风。”

“另一个呢?”王直问。

“自由冒险者‘寒鬣’,高等进化云顶原能者,实力比邪恶扑克的大王要强十倍。”洪恩道。

自由冒险者!

王直眉头一深。

只有在大海上磨砺的原能者,才被称之为自由冒险者,而能达至高等进化云顶原能者实力的,虽然数量不能说少,但要按比例来看,绝对是凤毛麟角。

足可在其中一片海域称王称霸。

“他来自太平洋海域的‘苍’。”艾孜买提道。

苍!

王直和王宁心同时咯噔一下。

“南国七大元老势力中的苍?”王宁有些诧异。

洪恩点头:“但目前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苍和邪恶扑克有其它联系,两者之间有点风马牛不相及。”

“寒鬣自己怎么说?”王直问。

他倒是认为,越不可能的恰恰越有可能!

洪恩道:“他说在海域呆累了,回来享受享受,朋友介绍过来玩的,过阵子就走了。”

“以寒鬣的实力,当时真要走,我们未必拦得住他。”艾孜买提道。

“但就算我们捉住他,也不可能将他定罪。”

众人再一次陷入沉默。

相比山吉会的上井田冲,寒鬣的身份更敏感。

曰国对于华夏的图谋,不是一天两天,就算人前毕恭毕敬,也只是表明功夫,骨子里怎么样大家都心知肚明。

这不是什么秘密。

但如果寒鬣身份坐实,给邪恶扑克撑腰的后台是‘苍’,那就可怕了。

可怕的不是一个苍。

而是在次元时代崛起,掌握大量资源和强者的南国!

威胁的,也不只是一个华夏。

多男操一女 第三章

苏昼说这话的意思,其实很简单。

他想要知道,那些昔日打碎了宇宙,令终寰镇印,天神刻度和银河之星等封印碎片陨落世间的超级文明,为何没有在祂们最鼎盛强大,并且察觉到自己对宇宙破坏的时候,将这三大碎片收集齐全,复原封印。

要知道,那可是现在许多超级文明都还是原始生物,甚至就连母星都还是熔岩星球的超远古年代,只要祂们想,就绝对能找到。

先不谈银河之星根本就没有掩饰,大大咧咧地就在瑟诺斯提亚人那边释放自己的能量,哪怕是后来隐匿的天神刻度,也在地球那边制造了极其可怖,可以在很远星域就观测到的时空扭曲。

概率科学联合体,能制造出银河网道AI,还有其他河系的诸多网道智能,足以证明这一文明的力量已经纵横宇宙,而昔日和祂们交战的文明肯定也有相近的实力。

这些超级强者,超级文明,为何会在明明知晓宇宙已经破损,也知晓破损碎片跌落的情况下,离开封印宇宙,前往多元虚空?

“祂们可不像是我们地球神系那边,没有‘∞’级的强者,所以为了整个文明整体,所以才要迁移离开——∞级的灵能者,根本无惧灵气断绝,祂们本身就是近乎无限的灵能源点,可以制造出一个小宇宙令文明繁衍生息!”

“所以,畏惧第二次灵能断绝,所以才离开封印宇宙这点,根本就不成立?”

如此说道,苏昼带着疑惑询问银河网道AI:“祂们是遭遇了什么?亦或是发现了什么吗?”

“终耀之门,根本就不像是单纯的出入口,反而更像是一种特殊的……封印抑制装置啊!”

网道AI沉默了一会,祂似乎正在索引资料。

这位本体乃是诸多恒星之间,释放出的‘星间波段网络’的超级智能,有着几近于无限的计算力,但是涉及到有关于造物主的这等高级权限资讯时,仍然和一般人一样,会显露出‘迟疑’。

但最后,祂还是道出事实。

【创造者,并非不想修复宇宙】

祂的语调依然沉稳:【宇宙碎片崩落,封印破碎,祂们的确都知晓,但是那时的确还有更加紧迫的事情发生】

【苏昼尊主,我们的宇宙,是活着的】

苏昼抬起眉头,他有些惊讶,但却并不是特别惊讶:“果然?”

宇宙是活的这点,对于超凡者而言,根本不算是什么大新闻——别的不说,神龙世界那一整个世界,不都是始祖之龙孵化出来的?

而完美世界,更是整个世界的物质能量,都是辟始凤凰和始源真龙构成,假如祂们愿意,恐怕随时可以身化两个活世界。

至于神木就更不用说了,人家九界木再长大一点,真的长出九个宇宙有什么可奇怪的?

既然如此,宇宙是活的,只能算是稀疏平常。

苏昼只是有一点疑惑:“你的意思是,我们所在的封印宇宙……有着自我意识?”

【准确的说,应该说是源自封印,失控的自我防卫意识】

倘若是一般人,恐怕会惊讶苏昼见多识广的太多,但银河网道AI却仍然语气如常:【苏昼尊主,生命受损,会有应激反应,宇宙也同样如此】

【创造者和祂们的盟友敌人击碎了宇宙的裂隙,这不仅破坏了封印的完整,也造成宇宙的缺失,我们的宇宙中多出了许多时空无法自愈的裂隙,进而导致了大量虚空魔物,外界邪神眷属入侵,就像是病菌进入身体】

【倘若宇宙是一个封闭系统,那祂不可能有自我意识,自然无所谓这点,但多元宇宙却并不是一个封闭系统,每一个宇宙,都有着拥有‘生命’的可能——我们封印宇宙,因为封印破碎,宇宙缺失,反而把握住了这机会,出现了一个意识】

【一个过激的防卫意识】

苏昼沉默地聆听网道AI的所言所语,这是祂没有对其他银河上国说出的‘高等机密资讯’。

而且,他也逐渐明白,为何银河网道AI对自己如此特殊,愿意对自己诉说真相。

网道AI还在继续:【宇宙防卫意识对于创造者等破坏了祂躯体的文明和个体,有着极大的敌意,】

【宇宙防卫意识的存在本身并不强大——但那是对于整个宇宙而言,单独地去针对一个文明,一个个体,无论是谁都难以承受,故而我的创造者,还有其他先祖文明都选择离开宇宙】

【而在离开前,祂们以终寰镇印的力量,制造了终耀之门,限制住了宇宙防卫意识的本能,与此同时,祂们尽可能低剿灭我们宇宙周边的虚空魔物,避免‘再感染’现象,导致防卫意识的复苏】

【终耀之门……并不仅仅是堵住大裂隙的封印,它的本体是同时存在于百万个以上时空节点中的,先祖文明对你口中‘伟大封印’的仿制,通向我们这宇宙的内侧,限制我们宇宙防卫意识的同时,也代替了防卫意识,保护我们宇宙不受侵害】

【只是,自创造者们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存在,可以将其完全启动】

在网道AI话毕后,苏昼感应到了,某种‘凝视’的目光。

这最为强大的人工智能,正在‘端详’苏昼。

所以,青年轻笑一声,缓缓道:“因为,如果想要操控终耀之门,就必须要有接近先祖文明,也即是∞级的实力。”

“不然的话,哪怕是凭借手段,得到了操控权,能够掌控终寰镇印,却也未必能维持对宇宙防卫意识的封印镇压,导致不可预料的危险发展。”

网道AI默认了这一点,但还是补充了一句:【而且,必须是防卫意识诞生之后,才出现的全新∞级灵能者】

【创造者祂们已经进入了宇宙黑名单,即便是不回归,仅仅是靠近封印宇宙,都会导致沉寂的防卫意识苏醒】

防卫意识苏醒,究竟会造成什么后果,没有人知道。

但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所有人都不敢去赌——没有任何人还有任何文明,可以拿自己亦或是其他宇宙众生的生命去赌。

除非……

“除非,实力能够胜过整个宇宙。”

“网道AI对我之所以如此特殊,恐怕是觉得我可以成就‘∞’,抵达祂们昔日造物主的境地,掌控终耀之门,安定宇宙吧。”

想到这里,苏昼不禁哑然失笑。

即便是∞级的强者,最多也不过是创造一个小宇宙,小世界,面对真正的无限大宇宙,那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胜得过的,最多也就像是概率科学联合体那样,凭借种种手段,封印初生的宇宙意识。

恐怕,非要抵达辟始凤凰和始源真龙那样的境界,乃至于更进一步,才能办成这样的伟业吧。

自己现在,还差得远呢。

真相,清晰了。

防卫意识并不特殊,某种情况上来说,说是天道,大道,亦或是宇宙盖亚意识,总而言之,就是宇宙受创之后的自我保护本能,不是什么稀奇的存在。

此刻,苏昼大概也知晓,为何虚无教首一直都对终耀之门念念不忘的原因。

不谈凭借大裂隙摧毁宇宙这种实际上有些夸张的计划,哪怕仅仅是唤醒防卫意识,让对方将所有生命都视作‘危害’,就足以达成‘毁灭宇宙中一切生命’这种对于众生来说,和摧毁宇宙差不多的事情了。

而且,后者成功的可能性意外的高。

至于呼唤异宇宙援军,还有驱使虚空魔物,恐怕都是为了尽可能地刺激宇宙防卫意识,让它苏醒时彻底过激话。

“果然深谋远虑。”

吐出一口气,苏昼睁开眼,他抬起头,看向星尘路标指引的方向:“所以,也是时候该阻止祂了。”

没有犹豫,他化作一道流光,跃迁引擎启动,便打开一道光之长路,顺着网道AI指引的路径飞驰而去。

虚无教首的行进路线非常奇特,祂在亚空间和现实宇宙进行来回穿梭,尽可能地混淆自己的前进轨迹,如果不是网道AI本身就是这方面最大的行家,单靠苏昼自己,早八百年前就被甩飞了,根本找不到对方的踪迹。

他早已离开了银河系,潜入了宇宙深邃的黑暗中,那位于极深不可测之地的亚空间最内侧。

亚空间内。

一片寂静的黑暗世界。

当然,亚空间并不总是黑暗,这是宇宙的倒影,任何在现实宇宙有着庞大灵能的个体,在亚空间都如同星辰一般闪耀,照耀周围的一片空间。

曾经有学者猜测,亚空间很可能并非是和宇宙一同诞生的,而是随着生命的诞生,由无数智慧心智混杂灵界的力量,在宇宙内侧凝结而成的一面膜。

在这里,即便是星辰都会黯淡,唯有活跃的思想和意志才能璀璨燃烧,制造出可以稳定不安空间的场域,令一切迷蒙未定的混沌化作可以观测的现实。

随着灵气的复苏,原本已经陷入死寂数千年的亚空间也开始重新活跃起来。

万千智慧种族觉醒灵能,就像是在亚空间中点燃了无数颗星,虽然大多都暗淡非常,但如若仔细去观察,还是可以看见那些微微闪动的光点。

但是,如今,在一片绝对寂静漆黑,周边并没有任何心智文明的空洞区域中,突然亮起了一轮明亮到超乎所有人想象,照耀了周围一整个行星系范围的炽热烈阳。

巨龙震荡双翼,青紫色的烈阳环绕在其周身,灵能之火熊熊燃烧,他在亚空间中飞驰,泼洒由光和炎混杂的雨点。

在巨龙双翼展开的领域范围之内,无尽的业火自虚无中生,然后宛如雪花一般在黑暗中飘飞,意图照耀一切善,也烧灼一切恶。

亚空间中,有许多飘散的灵,那是现实世界众生的种种欲念凝集而成的存在,祂们倘若在一些世界,便是恶魔魔鬼,构成深渊地狱,而倘若在另一些世界,祂们就是欲界天魔,十方魍魉。

在封印宇宙,这些灵原本也应该凝结车各式各样的亚空间恶魔,亦或是亚空间之灵,成为诸多原始灵能文明崇拜,祈求恩赐的对象,也即是原始的灵界神。

有过这样的例子,在一个宇宙中,亚空间彻底变成诸神之界,万神协调万物,带着众生向上。

也有反例,亚空间的大魔汇聚成邪神,化作摧毁,污染一切的邪祟源头,为所有生命带来绝望。

但是在封印宇宙,因为两次灵能断绝,以及超级文明的战争,这些原始灵的升华过程一次又一次地被打断。

如今,这些缥缈的星火,只是敬畏地注视着那道青紫色的炽阳在亚空间中隆隆而过,避免被那灼热的焰点燃。

巨龙在黑暗的空间中飞驰,他能看见许多。

回首看向身后的银河,巨龙可以看见,有庞大的舰队将黄昏的光晕压制在银河的角落,在自己离开后,完全筹备完毕的银河上国们齐齐出手,将本就被重创的诸多征讨使逼入角落。

他能看见,在薄暮星域所在的方向,出现了一道耀眼无比的闪光,那是尊主的光辉,瑟诺斯提亚人最终还是唤醒了祂们尊主的力量,用以抗衡自虚空彼端而来的大敌,和熵影一族一同对抗那些虚空魔物中的祖。

这是虚无教团最后的疯狂,如若虚无教首的计划没有成功,那么暴露了自己全部实力的虚无教团恐怕将会由此覆灭。

苏昼可以看见,他还能继续看见更多细节,不过已经毫无必要。

将回首的目光收回,青年看向前方。

他有他的任务,唯独只有他,尊主才能完成的任务。

“就在这片亚空间的深处,对吗?”

灵能光焰的最中心,苏昼站立在自己真身头顶,他凝视着前方,搜寻着虚无教首的气息:“我看见,已经没有指引,这里就是终点?”

【不,祂的踪迹最后在这里消失,我的能力抵达极限】

而网道AI的语气带着歉意:【实在是太过遥远,此地也实在是太过深入亚空间未知远点,即便是以我的力量,也很难继续追踪】

【不过,的确,已经不远了,即便是全盛时期虚无教首,也不可能完全甩脱我的追踪】

“够了。”

而苏昼点了点头,他也从未指望过网道AI能一路顺畅地将自己送到虚无教首身边——只要能靠近的差不多,他自有自己的手段去追踪对方。

此刻,青年从怀中拿出了天神刻度。

青灰黑金,深青和昏黄,六色刻度在银白色的轮盘上闪耀。

而如今,黄昏色的刻度,开始明亮起来,带着阵阵脉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