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戳了我两个多小时、几个老头玩弄我

狗狗戳了我两个多小时 第一章

“城主之言善矣!”李运大赞一声。

纽咕噜一旁说道:“小流兄弟,那俺的病呢?俺服药之后,感觉好多了,补品不用吃也行!”

“将军的病情较轻,只需半年即可痊愈…”

“半年?太好了!俺去找安神医看过,他老是说俺没病,但俺明明就觉得浑身不对劲,肯定是有病嘛,现在好了,俺半年后就可以恢复啦!”纽咕噜激动地说道。

“虽然如此,但将军也不可高兴得太早,因为这种病还会反复发生,稍不注意就会旧病复发,很难根除!”李运叹道。

“什么?!”纽咕噜与冠鑫一听惊叫一声,脸色都不好了!

“贵族咒语中不也说了吗?魑魅魍魉,不绝于世,天地轮回,惩罚不息…只要这世上还有妖邪之物,谁也不敢保证天地惩罚就会停止,所以,贵族这疫情很难根除…”李运说道。

“天哪,那可怎么办?!”冠鑫惊叫道。

“只有一个办法…”李运说道。

“有办法?!什么办法?!!!”冠鑫惊喜道。

“只要你们离开这片天地,那么惩罚自然不会再降落到你们的头上!”李运说道。

“离开这里?你是说…我们离开赤尾城?!”

“非也,赤尾城这片小小的天地,怎么可能影响到整个赤龙族?我所说的天地,乃是这个赤龙星域,只有离开这片星域,才能彻底摆脱这片天地的影响,那么疫情自然也就可以被完全克制!”李运说道。

“这…我们赤龙族世代居住在这里,已经繁衍生息了无数年,怎么可能说走就走?再说,我们能去哪里?宇宙茫茫,深不可测,想要找到一个可以安居乐业的生命星域谈何容易?”冠鑫叹道。

李运点点头,说道:“城主此言甚是,不过,假如不离开这里,疫情的发展会越来越厉害,最终所有人都会被埋葬于此,那还不如趁早离开,宇宙虽然深不可测,但正因如此,只要用心去找,想要找到一个栖身之处并不太难…”

“天哪,你是说…如果我们不离开,最终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冠鑫震惊道。

“不错!”

“但你们不是可以将我们医治好吗?”

“我们能治好此病,但如果你们不离开,迟早还是会被疫情所染,重新生病,因为此病的根源在这片天地,根植于天地万物之中,很难被彻底消除,说到底,还是贵族在发展的过程

文学

当中触怒了天地规则,使得此地的天地规则朝着不利于你们生存的方向发展,而以你们的力量,是不可能改变天地规则的…”李运说道。

“天地规则?不知我们触怒了什么天地规则?本族向来对天地极为尊崇,应该不会触怒它们啊?”冠鑫惊讶道。

“城主所说的尊崇天地是在贵族之人进化为赤龙之后,由于不断地受到咒语应验的惩罚,这才心生敬畏,对天地顶礼膜拜,然而,在贵族之人还没有进化为赤龙之前,由于蒙昧未化,为了求取生存的所作所为确实超过了天地规则允许的范围…”

“竟然如此?!”冠鑫震惊道。

旁边的纽咕噜、巴铁、烧麦和美屏仙子也震惊地看着李运,对李运所讲,他们还从未听说过…

“公子,不知本族以前有什么事触怒了天地?!”巴铁急问。

李运并未回答,而是弹开一道

文学

光幕,开始播放起来…

众人紧紧看着,他们的思绪随着画面很快回到了那个蒙昧未开的古老年代,当时,赤龙族还是发源星上的一个弱小虫族,它们是很多凶猛兽类狞猎的对象,为了求得生存,不得不东躲西藏,四处奔波,苦苦求生,正因如此,这个虫族之人有一股强烈地进化欲望,只要能让它们自身变强的办法,它们都愿意一试,为了让自身得到强化,它们几乎已达到不择手段的地步,这些手段之新奇古怪令巴铁等人看得目瞪口呆,失声大笑!

但渐渐地他们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随着情节的展开,它们的手段变得越来越残忍,越来越不可理喻,许多手段都是在残杀其它种族的基础上使用的,将其它种族强大之处嫁接到自己身上,有时候因为相互排异的问题弄得它们自己也受不了,但为了变强,所有人都是咬牙死死撑着…

直到某个阶段,虫族中开始出现极高智慧之人,它们研究出了一个彻底蜕变之法,可以让虫族一跃成为龙族,从此成为这片天地的最强者,这个方法一出来,立刻得到所有虫族之人的支持,因为它们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狗狗戳了我两个多小时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狗狗戳了我两个多小时 第三章

秦飞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不过这上面的字我却好像从哪里见过。”

卢小天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追问道:“师兄,你是从何处看到的。”

秦飞捏了捏太阳穴,有些不确定的道:“东西就在殿内,不过咱们想要去的话,得等一会出了小世界才行。但我也不确定,因为这上面的字,跟那石板刻的差不多,不过那上面刻的有点多了,我倒是一时不好确定。”

秦飞说着,顿了顿,继续道:“不过那个东西,如果你想要的话,你二师兄他曾研究过,他那有一整套的,没必要去殿里,毕竟殿里那个只是一段而已。”

卢小天听着,不由一惊,道:“师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不是什么稀有物品?”

“嗯!那个东西有石刻版的,主要是为了方便在凡间流通,除了石刻版,就是玉简了,你二师兄那里就是一块玉简。”

卢小天脸上闪过一缕失望,毕竟要是那些东西都烂大街的话,说明自己这玉牌也好不到哪里去。

卢小天落寞的神情,落在了秦飞眼中,秦飞微微一笑,安慰道:“你也别沮丧,我看你这玉牌应该是个稀罕物,不过问题就在于这上面的文字,你可知道那些流通出来的是从哪里来的吗?”

卢小天摇头,毕竟要是知道,他也不会问。

“这个是比咱们清风谷还要牛的一个门派,特意发出来的,听说这个文字的那些记载内容,是从一个大能遗府带出来的,而他们也试着翻译,但这文字压根不是什么古文,也没有任何途径可以找到相关信息,所以他们才决定将其中一些内容复刻成了玉简和石碑,流通于修真界和凡间,二师兄那块,就是他们放出来的完整版。”

“对了,师兄,那二师兄不是研究过吗?他研究的怎样?”

“瞎子摸象,两眼一抹黑,白费力气。”

卢小天听着,眉头一皱,此时的他,心中不由浮起一个念头,只不过一瞬间后,他便将其抛之脑后,毕竟只有拿到了玉简才能确定,自己现在想再多,也只是瞎想而已。

而就在此时,秦飞却拿着一堆法器放到卢小天的跟前。

“来!看一下,你还有没有看得上的,机会难得!”

卢小天望着眼前这堆法器,眼睛一眯,直接问道:“师兄,你的意思这里我随便拿?”

“嗯!随便拿!看上的都可以,毕竟这里都是我们用剩下的一些法器。”

卢小天眉头一皱,心底开始琢磨,这算不算是一个测试,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就算是真的,但自己也不能得寸进尺,否则还败了好感。

微微一笑,卢小天道:“师兄!我拿这么多也没用,兵贵在精,不在多,你见多识广,要不你帮我看一下,有没有什么适合我的。”

“行!你既然拿了竹锋剑,这个青衣甲倒是不错,是四师姐当年替换下来的贴身软甲,来!你闻闻!”

秦飞说着,拿着软甲直接放到卢小天的跟前,贱笑道:“是不是很香!”

卢小天尴尬一笑,道:“师兄,差不多得了。”

秦飞却不以为然,随后对着卢小天道:“这有啥事,师兄也只是实话实说。”

秦飞一边说着,随后灵力涌进青衣甲,只见青衣甲化作一道青芒,朝卢小天身上缠去,没等卢小天反应,这青衣甲便附身在了卢小天的身上。

感受着那冰冰凉凉的触感,卢小天不由想到一个画面,要是以前在地球上,自己大夏天,能穿这么个宝贝在身上,那得多爽,想到这里,他不由嘴角一扬。

等他回神,那秦飞却一脸贱笑的望着自己,又一本正经的道:“师弟啊!我跟你说,等你见了四师姐后,你就会对这青衣甲更加爱恋的,说实话,要不是你师兄我心系你六师姐,我是真的舍不得将四师姐这青衣甲让给你穿,哪怕这青衣甲对师兄我现在没有任何用处,但这不妨碍我感受师姐的余温,你说呢?”

望着口无遮拦的秦飞,卢小天只能点头应付,道:“师兄说的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