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小短文故事,涂磊二任老婆照片

污污小短文故事 第一章

“我只是想看看加奈夫人和真之介先生的儿子成长到了什么程度,又能不能解开照片里的谜题,就趁这个机会也让你尝试一下,不过担心你不放在心上,想着只要把你牵扯进去,你就能认真应对了,”大贺妙无语瞥着池非迟,“谁知道你想到会有人对你不利,选择直接报警。”

“您真能折腾。”池非迟平静道。

一把年纪还这么皮,他的刀差一点就收不住了。

大贺妙被池非迟这冷脸评价的模样噎了片刻,她是没想过池非迟之前算计着那么多,感慨道,“我也没想到菲尔德集团的事让你那么紧张,以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加奈夫人回收股份的事应该很顺利才对。”

“正因为回收太顺利,才要防着有人狗急跳墙。”池非迟道。

大贺妙突然叹了口气,大概是遗传原因,她觉得这孩子跟池真之介那家伙真是越来越像了,身上有股稳劲,但相比起来,她还是觉得自家孙子的性格最好,温和宽厚,就是不够成熟。

想着,大贺妙又看向两个警察。

“两位警官,给你们添麻烦了。”

“哪里,既然只是误会,我们也能放心了,”中年警察站起身道,“那我们就先告辞了,至于那枚戒指,我希望您还是尽快收回来,要是被路过的游客拿走那就不好了。”

“我一会儿就去取回来,”大贺妙跟着起身,再次致歉,“麻烦你们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池非迟和灰原哀陪大贺妙起身送客。

送警方到门外后,大贺妙又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看池非迟和灰原哀,转身回屋,“这出闹剧也该结束了,等真哉把小茜找回来,我就把真相告诉他们,让他们顺顺利利把婚结了。”

老太太这个Flag立得很正,那么Flag倒了也是理所当然的。

下午两点,大贺家的人和池非迟等人再次齐聚休息室。

香取茜失踪了,铃木园子等人只找到了香取茜之前穿的鞋子。

铃木园子看着桌上的一只白色高跟鞋,解释道,“鞋子我们只找到了一只,这是从风车的木屋掉下来的。”

“怎么会?”大贺美华皱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实说,我刚才也想过了,”铃木园子正色道,“小茜姐很有可能是被什么人用蛮力给带走了。”

持田英男脸色一变,“你的意思是她被绑架了吗?”

“简直胡说八道!”大贺美华嗤笑一声,“我看她一定是待不下去,所以就自己先跑了。”

毛利兰上前一步,神色坚定道,“可是我们到豪斯登堡的大门那里去查过,小茜姐好像还没离开这里。”

“就我所知,那个小茜以前就有一个父母帮她讲定的结婚对象,我想她现在跟那个男的应该还有继续来往才对吧?”大贺妙老太太冷着脸出声,“所以说,这次的事也许是她从一开始就想让真哉脸上蒙羞所设计的戏码。”

“不可能!”还穿着结婚白西服的大贺真哉又激动了起来,“小茜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我也认为奶奶说得有道理,”大贺美华笑着符合,又看向大贺真哉,“真哉啊,其实你根本就是被那个女人骗了,人家不是都说爱情是盲目的吗?”

“不,奶奶说的应该是指小茜她父亲的那个徒弟,对吧?”大贺真哉握紧拳头,恼怒道,“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自从那个男人十年前离开之后,就从此渺无音讯,再也没有跟小茜联络过!”

持田英男双手扶着椅背,从椅子上站起来,抬手理了理西服衣领,“总之,现在既然没有了新娘,婚礼是无法照常举行了,你们两个已经订婚了,现在又不能照计划如期结婚,这已经影响到我们大贺财团的信用,如果这个婚约真的就这样取消的话,真哉这次升任副董事长的提案……”

说着,持田英男转头瞥大贺真哉和大贺辰也,似笑非笑道,“我想会长要重新考虑一下比较好哦。”

气氛沉凝了一瞬,大贺雅代伸手放到大贺辰也腿上,担忧道,“老公……”

大贺辰也点头,‘嗯’了一声,表示同意持田英男的提议。

大贺妙从椅子上起身,朝池非迟和铃木园子的方向微微鞠躬,“真是抱歉,让各位来参加婚礼,却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啊,不……”铃木园子顿住,转头对毛利兰和池非迟挥了挥拳头,目光坚毅道,“我们继续去找小茜姐的线索吧!”

“抱歉,园子,”池非迟戏精附体,脸上流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疲惫,那点疲惫似乎想努力掩饰却还是免不了显露出来,“我昨晚没怎么休息好,就不陪你们去了。”

不管大贺妙是出于什么意图想试探他,他都不会让大贺妙得逞的。

虽然有的时候,表现能力是能够得到好处,比如在燕秋夫被绑架那一次,他的表现让燕氏财团的主事人燕健三看好池家,决定将燕氏并入安布雷拉,为未来的安布雷拉添了一批份量很足的薪柴,但大贺家和燕家不同。

污污小短文故事 第二章

神社是好几段楼梯,零星有游客祈福过后到后面散步,就在这种情况下,案件发生了。

高成注定没法继续排队祈福,很快便被一声尖叫引到现场。

两旁都是雪林的台阶底下仰躺着一位粗眉毛的中年大叔,脑后流了一滩血,看状况似乎是在楼梯上面遭到殴打,从而摔了下去。

额头还残留着殴打的痕迹,血迹已经在低温下凝结。

“死了……”

面具服部紧跟着开始检查尸体。

“失足的话一般会伸手保护身体,可是手上几乎没有擦伤,也就是说,是有人让他昏迷后从楼梯上推下来……

这是一起杀人事件,凶器大概就是……被扔在楼梯中间的那面沾血的旗子,”

服部四处查看道,

“犯人在楼梯上用旗杆把被害人打昏,推下楼梯杀了他,因为带着旗帜会很引人注目,所以犯人逃的时候只把旗杆拔出来带走了……”

高成看了眼振振有词分析的服部,打断道:“我倒觉得不是这样。”

“哈?”服部惊愕回头看向高成。

这是诚心跟他过不去……咦?不对,现在他的身份只有柯南知道。

城户这家伙就是喜欢出风头。

服部面具下眉头跳动。

“你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啊,”高成平静分析道,“准确的情况应该是犯人在上面殴打被害人直接让他摔了下来。”

“这不是都差不多吗?”服部郁闷地哼了一声。

城户这个贱人……

“不对,差别大了,”高成视线转向平台旁边的一支旗帜,“楼梯底下两边分别摆放着旗帜,现在只剩下右边这支,按照你的说法就是犯人拿过左边旗帜打昏被害人,然后再搬到上面去推下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下面也有一段台阶,犯人为什么不直接从这里推下去?被害人体重看着也不轻。”

服部傻眼:“啊这……”

“还有,”高成继续说道,“被害人其实是追着什么人过来,所以可能只是犯人被追到楼梯上时,仓促之下随手拿了什么东西攻击,而不是蓄意袭击……”

高成视线扫过楼梯上方,又转向周围。

楼梯上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露天水龙头。

楼梯下面这里倒是有不少东西,除了两边的旗帜外,旁边还堆着两个雪人,其中一个雪人头顶戴着水桶。

然后雪人前面有一个打开的木箱,里面有很多还没有组装的旗帜与旗杆。

“原来如此,楼梯上面唯一有可能被犯人随手利用的就只有这个水桶了。”

“诶?”服部愣道,“这个水桶不是……”

“用来装饰雪人?那为什么其他雪人都没有?”

高成从雪人头顶取下雪人,顿时哐当一声,水桶底部凝结的冰块突然掉了出来,在地上摔得粉碎。

“这个水桶原本应该放在水龙头那里吧?找工作人员问一问就清楚了。”

“也就是说,

文学

”服部舌头打结道,“凶手是故意拿旁边的旗帜沾上血迹……”

“没错,抽出来的旗杆恐怕被放回这个箱子里了,因为这里的旗杆都没有血迹,就会让人以为凶手带着旗杆逃跑了。”

高成肯定判断道。

“这就是细节,哪怕一点差别都可以得出不同的结论。”

楼梯中间这个平台一侧的路通往停车场出口,出口外就是派出所,只是里面的警察并不在。

高成几人在停车场里找到了一位被手铐拷在停车场的路灯柱子上的女惯偷。

据说是被遇害的警察抓住拷在这里。

“奇怪,”高成疑惑道,“为什么没直接拷在柱子上,而是拷在自行车防盗钢丝锁上。”

女惯偷先是被手铐铐住双手,然后才被用钢丝锁穿过中间锁在路灯柱子上。

“本来一开始是那样的啊,”女惯偷没好气道,“可是有几个小鬼笑我,那位警官就又用上了钢丝锁,说是这样我就可以抱住双手,装成等人的样子……”

污污小短文故事 第三章

终章升到天上!

“瘟疫扩散了?”菲利克斯看着手中由圣事部收集的情报,神sè一时间有些难明。小^说^无广告的~~网www.26dd.Cn

果然,虽然捣毁了祭坛,但是那些天灾瘟疫还是被人散播了出去。这种瘟疫有着可怕的侵蚀xìng,一时间整个德拉诺世界的人类国度都受到了冲击,许多人感染了瘟疫死去。这些死去的人身上还保留着rou体的活xìng,他们变成了低等的亡灵,攻击附近任何活着的生物。

短短的一两个月的时间,不但是人类国度受到影响,就连兽人和jīng灵也受到了bo及。

一时间在这种可怕的瘟疫威胁下,整个德拉诺的种族都不得不联合在了一起组织瘟疫的扩散。可是即便如此,每天还有大量的生物被感染,这些瘟疫在形成规模后污染了空气和水源,许多人都是因为饮用了被污染的水源而被感染的。教廷组织大量的牧师救治感染者,可是一切就如饮鸩止渴,圣光的力量只能一片一片的净化,根本赶不上瘟疫扩散的度。

圣皮尔德大教堂,圣尔乌班雕塑前。

菲利克斯注视着面前羽翼残缺的雕塑,闭目久久无言。

从他接管圣事部后,瘟疫就开始爆,这些瘟疫感染了水源,哪怕教廷建立了一片又一片的隔离区,可是依旧无法遏制瘟疫的蔓延。

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整个德拉诺大陆就有大量的人口死亡。

这些死去的人变成亡灵,攻击一切活着的生命。唯一没有受到严重影响的就是jīng灵国度,他们在生命nv神的庇佑下利用生命古树jīng华了这些瘟疫。可是jīng灵族只能净化森林覆盖的范围,对于其他的平原地区却没有丝毫办法。

这段时间在净化瘟疫的过程中,菲利克斯现一个非常特殊的现象,那就是他心脏内的属于瘟疫nv神的破碎神格居然会自动吸收游离在空气之中的瘟疫之力。但是这种吸收的度很难,远远赶不上瘟疫扩散的度。菲利克斯尝试了诸多办法,可是丝毫不能主动掌握瘟疫nv神的破碎神格,就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隔绝着他和神格碎片的联系一样。

瘟疫扩散教廷的声望一时间达到鼎盛,而随之的,菲利克斯声望也拔高到了一个无可媲美的高度。

因为,他是主的使者,主在地上的代言人。

这个世界唯一一个能够大面积净化瘟疫的人,虽然只有他知道自己是将这些瘟疫吸收入了体内。菲利克斯想要尽可能的扩大自己吸纳瘟疫的度,可是进度非常缓慢。

每天都有人死亡,形成规模的亡灵军团为教廷的裁决者们带来了巨大的麻烦。一部分的地区不得不被放弃,人类被迫聚集在城市内,对外封闭,将一切靠近的生物杀死。

“爱尔兰夫人。我需要你的帮助。”菲利克斯缓缓地坐在了圣尔乌班的雕塑前,心中默默道。

“我能够将那些瘟疫之力吸收,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完全地掌控瘟疫nv神的神格。一直以来,就好像有一股力量隔绝着我和神格碎片的联系。如果这样下去,恐怕很快这个位面就会变成亡灵世界,它们扩散的度太快了。根本无法被遏制。爱尔兰夫人,你能够听到我说的吗?”

菲利克斯低声诉说,可是圣尔乌班雕塑依旧没有丝毫动静。

等待了良久,四周依旧一片沉寂。

就在菲利克斯失望准备离去时,圣尔乌班雕塑微微出了光辉,一个柔和的nv声会响在了他的脑海中。

“我的xiao菲利克斯,不要担心。你只是缺少一个种子,一个点燃信仰之力的种子。这个种子正在芽,不要着急,它正在芽。”

柔和的nv声渐渐消去。

菲利克斯突然回身,一切的光辉逐渐消散,他疑huo地看着自己手掌,然后轻轻地放在了自己的心口。

心跳。

心跳逐渐变得缓慢。

心跳逐渐平息,并最终停止。

取而代之的,那颗停留在他体内的属于瘟疫nv神的神格碎片跳动了起来。

这种跳动很微弱,但是却能够感觉到。

随后,神格碎片内隐藏的由灰méngméng天空遮蔽的空间再次在他的脑海中展开。

菲利克斯看到了灵魂,许多许多的灵魂,它们有着灰méngméng的sè彩,几乎和整个天地融合为一体。

它们环绕在菲利克斯的四周,无意识的漫游着。

当一点水晶的光辉出现在菲利克斯身上时,这些死者的灵魂仿佛被某种力量惊醒。它们朝着菲利克斯跪伏了下去。

一个声音回响在灰méngméng的空间中。

“我主菲利克斯”

“瘟疫和死亡的主宰”

“我主菲利克斯”

“地狱的裁决者”

“我主菲利克斯”

“你将你的王座高举”

“我主菲利克斯”

“你的国将升到天上”

“我主菲利克斯”

“你的国将化为星辰”

………………

一个声音最终变成一片海1ang,最终连带整个空间都开始震dang了起来。

大地开裂

岩浆从地下喷涌而出。

可是那些亡者的灵魂仿佛没有丝毫察觉,它们跪伏着,不断重复着这些话,一丝丝灰méngméng的丝线从它们的身上分离,并最终聚集成一道光辉加持在了菲利克斯的身上。

大地开始震动。

一座恢弘大气的古朴神殿缓缓从地下升起,这座仿佛被掩埋了久远岁月的神殿出淡淡的光辉,这些光辉和菲利克斯身上的光芒连成一片。

而立于神殿之上,一位有着独角,牛尾,牛蹄的nv神像缓缓龟裂。

灰méngméng的雾气聚集在了神像上,它们填补着神像的龟裂,当这些瘟疫之力被彻底融合之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