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十八禁啪漫动漫在线看

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 第一章

时间己经到了早晨8点30分,但徐汇分行的大门还是没有打开,也似乎没有开门的迹像。而在银行门口聚集的人己有近千余,见银行即不开门,又没有人出来说明一下,有几个人上前拍打银行的大门,或者是大叫“开门”,但都无人回应,于是众人的情绪也渐渐激化起来。

有几个性子急燥的人一边用脚猛踹,用身体猛撞银行的大门,只撞得大打“咣咣”作响,一边大叫道:“开门、开门,里面的人都死绝了吗!怎么还不开门,老子还要兑银元呢!”

“对,开门,快开门,我昨天等了半天,结果都没排到号,今天起了个大早赶来,结果现在还不开门,是什么意思啊。”

“我都等了两天了,今天非把钱兑了不可。”

“唉!我看啊,大家都消停一下吧,今天银行只怕是不会开门了,大家趁早都回去洗洗睡吧。”

“啥,不开门了,为什么不开门了。”

“这不是明摆着吗!银行不是政*府开的吗!现在政*府要收铸币税,就是要大家都用纸币,把我们老百姓手里的银元都收上去,结果现在大家都要把纸币兑成银元,政*府那能干呢!所以今天银行肯定是不会开门的。”

“是啊!就算是等一会开了门,也不会兑银元了。”

“对,我昨天就听一个在银行做事的朋友说了,今天银行就说,银元全部都兑完了,实际上他们正在把银元全都装箱,过几天就运走了。可是有好几十箱银元啊!”

“那怎么行,我还有60多元纸币没有兑呢!”

“呵呵!认命吧!过几天就等着变成废纸了。”

“这年头啊,大清也好,华东政*府也好,都是坑咱们老百姓啊!”

“要我说,大清的时候还是要好些,起码大清没有用一堆废纸骗咱们的银子啊!这还不如大清呢!”

“不行,这些都是我的血汗钱啊,一家老小6口人,都指望着这些钱过日子呢!怎么能就这么没有了。”

“不然怎么办!自古民不官斗,认命吧!”

“不行,咱们把银行的门砸开,看他们还兑不兑。”

“还兑个啥,砸开门以后,直接就抢吧。”

“对,对,砸门,砸门。”

本来民众的情绪就己经焦燥不安了,再被有心人这样一带节奏,顿时有不少人都失去了理智,一边怒吼狂叫,一边涌到门前,疯狂的踢撞大门,有的还拾来石块,向大门猛砸。

虽然银行的大门十分坚固,但这样撞砸下去,早晚还是会被砸开。

就在这时,只听“嘟——嘟——嘟——嘟——”一阵尖锐刺耳的呼哨声音传来,绝大部份人都十分熟悉这是警哨的声音。不过这时少说也有数十只警哨一起吹响。

本来警哨的声音就十分尖锐刺耳,数十只警哨一起吹响,自然更是令人耳膜生疼,因此许多人都禁不住用双手捂住耳朵。

而这时只听马蹄脚步声响,只见两队警察,为首的几人骑着高头大马,其他人各执长短警棍、警用叉,警盾等防暴器械,看人数绝对超过了百人,分从左右向银行的方向奔跑过来,大声叫道:“让开,让开。”

一则是警队到来时,先声夺人,二则是现在民众依然还是习惯性的对这种“官府差人”还是有相当的畏惧心里,因此众人见了这个架式,也都不由自主的向两边让开,即使有人在人群中煽动“别怕”“别让”但也阻止不了大部份人的退让。

其实华东政*府的警察要远比原来清廷的差役、租界的警察好的多,绝不会无故的乱打人抓人,更不用说是敲诈勒索、吃拿卡要,对普通民众的态度也非常客气,有时在街面上看到有困难的人,还会出手帮忙。

但华东政*府的警察所管的事情也要比原来清廷的差役、租界的警察多了许多,清廷的差役一向都是民不举官不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不管的尽量不管;而租界的警察管的事情虽然多一些,但也只限于维持秩序、治安,而华东政*府的警察连什么乱扔垃圾、随地大小便、吐痰、路边摆摊,甚致是走路都要管,上海的道路有明确的划分,汽车、马车、行人都有专用道路,横过马路也画有人行横道线。

而且尽管警察的态度客气,但管起来的时候却也是毫不留情的,虽然处罚并不算严格,最多的就是清扫马路,或者是罚敖,情节严重的也只关一天,毕竞都不是什么大事,但却是丢人现眼,因此现在上海的民众对警察的畏惧性并不比清廷的差役差,走到大街上都提心吊胆,不知道自己会做错什么事情,被警察抓住。

第二章

卫璧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

因为夫人被怨灵纠缠,光禄寺专门放了卫璧长假,卫璧最近一段时日不必往衙门里去点卯,所以时间很自由。

外人都只以为卫璧每天都在府里照顾妻子,但只有府里的人知道,老爷近些时日晚上都会出门,究竟去往何处无人知晓,但每天天不亮就会回到府中,而且睡到中午时分才起身。

厨房每天都会准时在中午为卫璧准备饭菜,不需要任何人去叫,卫璧中午都会自然醒来。

但今日卫璧却并非自己醒来,而是被人喊起身。

卫璧自然不是与卫夫人一起同住,实际上最近一些时日,他甚至很少往卫夫人的房里去,专门睡在一处别院。

睡梦中被人惊醒,这让卫璧很是不悦,弃审披了件衣衫,打开门,心里正想着将喊醒自己的家谱逐出卫府,也好让其他下人涨涨规矩,等看到门前的仆从一脸慌乱之色,不由皱起眉头:“怎么回事?”

“老爷,大…..大理寺.

文学

…..!”仆从抬手指向前院方向,结结巴巴道:“大理寺的官差跑到府上来,要…..要大人去见!”

“大理寺?”卫璧脸色一沉,心底竟是有些发虚,问道:“他们来了多少人?”

“人不多,就五六个人。”仆从道:“大理寺的费…..费大人亲自带人过来,让小人赶紧让大人去见。”

卫璧听说是费辛,脸色略有一丝和缓,问道:“卫诚在哪里?让他先去招呼费大人,赶紧上茶。”

“早上卫管家说是出门采购一些东西。”仆从道:“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卫璧皱起眉头,但也没有多说,吩咐道:“那赶紧让其他人上茶,我收拾一下就过去。”转身回屋。

费辛坐在卫府正堂,脸色略有些凝重。

秦逍接了卫诚的诉状之后,似乎是和费辛商议要不要审理此案,但终究是乾坤独断,在没有知会大理寺堂官苏瑜的情况下,直接签了传讯令,而且让费辛亲自带人过来将卫璧传去大理寺。

通常而言,大理寺要传人,派一名主薄便可,如果传讯的人官阶过高,最多也就派一名推丞,此番让费辛这位寺正前来传讯,自然也表示秦逍对此事十分重视。

费辛年纪虽然比秦逍大,但官阶却比秦逍少一级,官大一级压死人,秦逍的吩咐,他却也不敢不从。

“费兄!”卫璧一身锦衣从后堂出来,面上带笑,拱手道:“久等了!”

他说话之时,目光已经向正堂外瞧了一眼,只见到几名大理寺的差役正站在院子里,或许是长久的习惯,都显得无精打采,十分散漫。

费辛站起身来,拱手含笑道:“卫兄这是刚起来?”

“费兄知道,内子身体不适,最近日夜照顾,不敢怠慢,所以有些疲倦。”卫璧微笑道:“费兄请坐!”

“不坐了。”费辛从袖中取出一份公函递过去,“卫大人,你先看看,这是大理寺的传讯令。”

卫璧脸上笑容敛去,结果公函,打开来扫了一眼,这才递还回去,皱眉道:“大理寺要传讯小弟?费兄,这话从何说起?小弟莫非牵扯到什么案子不成?”

“卫大人多虑了。”费辛收起传讯令,含笑道:“不过是点小事,大理寺那边有些小问题要向卫大人问几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事情。”

卫璧知道费辛这话言不由衷,如果不是牵涉到案件,大理寺也不可能让费辛亲自上门来传讯自己,犹豫了一下,才凑近两步,低声道:“费兄,你我是知交,到底发生何事,你给我提个醒,免得我到了大理寺不明情况。”

“真的没什么事。”费辛依然带笑道:“咱们是知交,难道还会骗你不成?”抬手道:“卫大人,走吧!”

卫璧见费辛笑容和蔼,心下骂了一句,却还是吩咐家仆套车。

他自然知道,大理寺的人既然登门传讯,自己还真不能抗拒不从,心中固然忐忑,却也不教大理寺抓住自己的把柄。

卫璧乘坐马车到了大理寺,费辛径自引着卫璧到了大理寺的西边一处院子。

院内冷清一片,院内那栋灰色的房舍倒有几分肃穆气息,大门敞开着,门头的黑色匾额刻着“左卿署”三个烫金大字,卫璧虽然是头一遭来到大理寺,却也知道大理寺有左右卿署,乃是大理寺左右少卿办差的地方。

他亦知道,刚刚上任的大理寺左少卿正是秦逍,想到前两日秦逍还曾混到自己的府中,今日自己被带进大理寺,直接来到秦逍的地盘,一股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站在门前,却不敢再往里面走一步。

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 第三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3-03 16:21:02


Fikker/Webcache/3.8.1
</bo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