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白酱甜味弥漫JK学生装制服、校宿玩小雪

萌白酱甜味弥漫JK学生装制服 第一章

“这一刀,是为了叶家村,还有那些被你害死的无辜的人,替你赎罪!!!”

噗嗤。

小美把青铜匕首缓缓的从叶胡的胸膛里,拔了出来。

她把青铜匕首递给了我。

似乎是想让我亲手报仇。

我接过了匕首,看着叶胡胸口鲜血如柱,不要钱的往外狂涌。

我并没有对他造成二次伤害。

事已至此,他已必死。

我也没有必要如此!

人已死,一切的生杀大仇,都已结束。

叶胡不甘心。

但却别无他法。身体挣扎了几下,便跪倒在地。

脑袋垂挂了下去,一动不动了。

死了!

叶胡这个人渣终于死了!

我也终于报了仇!

替爷爷报了仇。

替叶家村的人报了仇。

替之前被他害死的那么多人都报了仇!

原本报了大仇,我内心里应该会很高兴才对。

只是这一刻,我心里并没有丝毫复仇的快感。

特别是叶胡临死之前说的那些话。

他并没有害小美,也没有害他们的孩子。

还有叶家村的事情也不是他干的。

难道这背后另有隐情???

我只感觉,事情貌似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最为令我心情压抑的,还是叶瑶。

如今,她又被我给连累了。

现在还不知是死是活。

这一刻,我感觉自己的身躯都被掏空了一般!

叶瑶在的时候,并不知觉。

在她离开的时候,却是这么的难过。

曾经的那个人,不知不觉已经占据了我的心房!

代替了所有。

也许,这就是爱吧。

爱到深处自然深!

小美随后,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件鲜红如血的衣裳,披在了叶胡的身上。

这!

我大惊失色。

原本叶胡就因为受伤,身上血迹斑斑,染红了一大片衣服。

现在,小美又给他红上加红,

这是要让叶胡死后变成一只凶残厉鬼的节奏啊!!

这一幕,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

她为何要这么做?

厉鬼和鬼灵不同。

厉鬼非常凶残,会吃人的。

而且红上加红,必定更加凶残。

我有些愣神。

杀了叶胡即可,人死仇灭,何必

连他的阴魂都不放过。

我十分不解

文学

的寻问道:“你想要让他死后变成一只怨气深重的厉鬼?”

不用说,红衣加身,鲜血满身,死后必成厉鬼。

她的目的显而易见了!

就是让他变成一只厉鬼。

我也不知道小美到底如何打算的。

小美看着叶胡的尸体,神色复杂。

眼睛迷离,谁也不知她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她貌似心情比我还早要压抑。

悲痛,想哭。

这种感觉,我能够理解。

当初我被她抛弃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如此?

如今,她却被叶胡背叛,心里自然难以承受。

当年,你不做我的女王,非要去做他的舔狗。

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微笑,心甘情愿坐在劳斯莱斯里被日.的披头散发。

现在,结果如何?

看着小美的模样,心中也忍不住的有些心疼。

她情绪复杂。没有说话。

沉默了大概吃一根香肠的时间,她转过头来,看了看我,

声音低沉,反问道:“你说,他死后变成了一只凶残的厉鬼之后,他是会来找你报仇呢,还是会来找我报仇呢?”

额……

我着实没有料到小美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叶胡变成厉鬼。

恐怕实力不弱于那诡术妖僧。

这等厉害的阴鬼,我根本不是对手。

不过,我也不是软柿子,任由别人拿捏。

我拥有金印。

召唤金印,结合阴阳术,我未必杀不了他。

他若是不识相,敢前来找我麻烦。

我也不介意,用我那四十米大刀给他削苹果。

我冰冷的冷哼了一声,道:“哼,他要是敢来找我麻烦,我就用高压电线给他弹奏一曲东风破。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灵魂歌手。”

小美:“……”

小美脸上明显有了一丝情绪波动。

看着那绣眉轻弯的程度,貌似是在无语中。

无语当中还夹杂着鄙视。

还是大写加粗的那种!!!

叶胡是谁。

牛逼哄哄的三香阴阳师。

实力强大的一塌糊涂。

刚才若不是他因为通通失神,亦有轻敌的成分存在,所以,他才被我斩杀。

若是真要作战,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更不可能杀得了他。

叶胡死后,那实力更是不可小觑,不是我等大闸蟹可以应付的。

小美竟是撇了撇小嘴,无情的鄙视道:“宅男之谜之自信?”

额……

凸……

不得不说小美这个评价过于真实。一针见血。

我没有答话。

现在心里烦闷,没有心情跟她打情骂俏。

叶瑶现在陷入昏迷,不知是死是活。

着急难奈,心急如焚。

小美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看着我心情失落,开口道:“虽然我不敢百分之百的肯定,但我知道,叶瑶是一只货真价实的鬼灵!鬼灵可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脆弱,很难被杀死的。不然的话,在那青城山顶,叶胡已经成功的抓住了叶瑶,而没有着急出手,还要处心积虑的诱骗你跟莫雨欣结冥婚。就是因为她是鬼灵。即便当场把她打的魂飞魄散,她依然有可能灵魂重聚。”

萌白酱甜味弥漫JK学生装制服 第二章

“伊甸园文明擅长物理和化学。”陆羽指着那九个人造太阳说:“那玩意就是化学物质组成的,我们九州也研制出来简易版。”

众神沉默了许久,才渐渐消化了陆羽话。

这就是伊甸园文明的过去吗?

光是开场的景象,就让所有人都心神震颤。

那么在过去的悠悠岁月里,强悍如此的伊甸园文明到底经历了什么,才放弃了这个星球。

是战争?是能源?是利益?还是驱逐?

无人知晓,无人能答。

阿努比斯眸光赫赫发光道:“这才是我向往的世界!蓝星那么小的地方,我不甘愿永生待在那里,我要冲出蓝星,踏足星空!”

米迦勒震惊喃喃:“这就是天使国度吗?没有鲜花,没有音乐,只有一望无际的荒凉与浩瀚,只有冷冰冰的文明。”

拉斐尔也是震惊万分:“那狗日的耶和华竟然真的对我们隐瞒了真相,他一直说天使之门里的美丽的伊甸园,可他从未说过,这里面是历史,是真相。”

陆羽比对黄金书卷良久,然后他蹲下身子摸了把地面,看着鲜红色土粒从指尖滑过,在半空化作数据流消逝,而后抬眸说道:“这里不是真实的宇宙,这里只是由某种智能系统控制的实景投屏。”

不是真实的?

马槊点点头说:“那肯定的,我们都在自如呼吸,光这一点就证明不是真实的,更何况,我们咋可能一瞬间就来到三光年以外的外太空?”

不是真实的,但也足够观察了。

一行人向着巨型城市走去,在这一望无际的鲜红色大地上,也只有那个巨型城市看起来有点吸引力,说不准那里有着什么莘秘。

“虽然是投屏,但这也太真实了。”马槊一边走,一边抓了把鲜红土壤感叹道:“光是这触感,味道和声音,就像真的一样,这该不会是伊甸园人搞得虚拟游戏引擎技术吧。”

土壤的触感,周围气体的味道,都极其真实。

陆羽刚刚来到巨型城市的大门口,远看渺小,近看却无比庞大,至少一百米的城门,三十三层楼高!

整座城市呈现灰白色,大门规规矩矩四方形,看起来

文学

极具金属感,摸起来也很光滑平顺,但在最中央却有一个椭圆形凸出物体。

随后该物体投射出一道红外线,直愣愣射在了梵妮的白嫩额头上,与此同时一道冰冷冷的声音响起。

“正在检测血脉……”

“已确定血脉!”

“伊甸园文明血脉,可以通过!”

随后在众人的好奇注视下,巨大城门缓缓抬起,里面的场景渐渐浮现。

规矩有序的井字形街道,每一条街道都有着已经枯萎了的树木,已经还未来得及打扫的落叶。

陆羽随意站在一个房子前,透过窗口能看到里面的房间布置,灰白色的墙壁,有着一张十八翼天使的图片挂在墙上,在那张棱形灰白色桌子上,摆放着几盘落满灰尘的食物。

看模样,好像是玉米和红薯。

“没人了?”陆羽喃喃自语:“看起来像是主人着急走,连饭都没来得及吃,是遭遇了什么不可抵抗的因素吗?”

萌白酱甜味弥漫JK学生装制服 第三章

元界混沌海,三大绝地之一的玄黄山,已经在这个浩瀚的世界屹立了漫长的岁月。

这里虽然充满了足以让天尊陨落的危险之地,却又是一个磨练身体和元神的修炼圣地。

所以,混沌海诸多势力的强者,有很多都在这里潜修。

在这些潜修者中,又以钧天圣地的钺砚天尊为最强,其次就是第一宇宙的邪天尊和第二宇宙的血月天尊。

这三位天尊在这里潜修,一方面是为了提升身体和元神强度,另一方面自然是在寻找炼化玄黄山的方法。

其中钺砚天尊在这里停留的时间最长,已经超过一百万个纪元,但至今都没有成功。

这一日,距离玄黄山最近的钺砚天尊,忽然发觉,玄黄山所散发的那股源源不断的强大至宝气息,好像发生了某种变化。

虽然至宝的气息强度没变,依旧远远超过七阶至宝,但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奇怪。”钺砚天尊轻轻摇头,“最近这几万年,玄黄山出现了几次异动,想必这次也是。”

“或许……这是我炼化玄黄山的契机?”他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旋即,他又开始兴冲冲的尝试炼化玄黄山。

钺砚天尊并不觉得有什么枯燥,在这漫长的岁月中,他早已习惯这样的修炼节奏,

睁眼闭眼,可能一个纪元就过去了。

不过,最近这几万年,他苏醒的比较频繁,而且都和一个人族有关。

最初的一次,是天羽族的一位宇级道君向他求救,

他因为曾经欠了天羽族第一圣主的人情,便向那个人族拍了一掌,

却没想到,那个人族在他出手之后,竟然成功击杀了天羽族的宇级道君,并且还成功躲过了他那一掌。

这件事,他只是稍稍有些惊讶,并没有放在心上。

紧接着,八云墟出世,在整个混沌海闹得沸沸杨。

只不过,玄黄山在那个时候,也发生了异常变化,他没有赶过去。

直到最后,他才发现,那个从他手底下逃走的人族道君,居然就是八云传承者,那个山海道君!

为此,最近这几千年,他一直有些后悔。

后悔当初没有多拍一掌,直接击杀了山海道君。

要不然,这八云传承就是他们钧天圣地的了!

因为当时最有希望获得八云传承的两个候选者,除了山海道君,就是他们钧天圣地的琥月真君。

可是,再后悔也没用,事情已经发生了。

……

玄黄山本源空间核心处,那座原本由白色光刃组成的九重山峰,现在几乎通体变成了金色,只剩下主峰最尖端的部分,还残留一点白色。

那是玄黄山之灵在做最后的挣扎。

“可恶的人族,我诅咒你,你必不得好死!”玄黄山之灵怒吼着。

但声音却很细微、很虚弱。

“多谢你的诅咒,我会活得好好的。”江词面带微笑,

然后再次分出九缕灵识,结成玄妙的灵识秘纹,以九灵炼化之法,强行炼化玄黄山。

嗡……

随着这一道灵识秘纹烙印下去,那座九重山峰一阵轻颤,最后的一点白色,也变成了金色。

这一刻,江词就觉得自己和玄黄山产生一种奇妙的联系,仿佛这个高九亿光年的巍峨山峰,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人族,人族……”玄黄山之灵还在疯狂嘶吼,带着深深的绝望。

“再见。”江词心念一动,就抹去了它的存在。

“玄黄,这至宝本源都是你的了,应该说本来就是你的,现在物归原主了。”他又笑道。

“多谢主人!”玄黄山旧灵惊喜不已。

只见江词身上的纹金黑甲浮现出一层虚影,然后这虚影化作一道流光,径直钻入了金色的九重山峰之中。

至此,耗时2600年,他终于炼化了这件在混沌海屹立了无数个量劫时代的强大至宝!

但想要完全驱动这座九阶至宝,他现在还做不到。

“先试一试。”

轰!

江词体内的仙力、元神之力,以及身体力量,瞬间高速运转,

就像是在燃烧,爆发出强大的能量,在这本源空间内漫延,最终完全覆盖了这个空间的每一处角落。

“起!”他一声低喝。

嗡……

这座高九亿光年的庞然大物,略微上浮了万亿公里,然后又缓缓下降了万亿公里。

“很吃力,就像是小孩想要挥舞巨锤一样,以我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完全发挥这件至宝的威力。”江词轻轻摇头。

……

外界,在江词刚才尝试驱动玄黄山的过程中,整个玄黄山发生了剧烈的震颤,

仿佛大半个混沌海都感受到了这种震颤,那无尽的混沌灰雾,就如海水一般,掀起惊涛骇浪,

玄黄山震颤时散发的恐怖能量,在虚空中撕开了一道又一道的深渊裂缝。

“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永恒路降临了?”

“怎么感觉像是天要塌了一样?”

在玄黄山修炼诸多强者,感受的最为明显,他们也最震惊、最惊恐。

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江词悄无声息的从玄黄山本源空间瞬移出来了,没有任何强者注意到他,

他现在是玄黄山的主人,当然可以随意进出本源空间,不会引起什么动静。

而且,此时的江词,已经变幻了容貌和气息。

以他的元神强度,除非是三步天尊亲自探查,否则根本看不出他的真实身份。

然后,江词又就近来到玄黄山的一个大安区,混进了那些潜修强者队伍中。

“收!”他看着这座巍峨的山峰,心中默念道。

轰!

那些潜修强者,变得更加震惊,

“看,玄黄山在变小!”

“是在变小!”

“怎么可能!”

高九亿光年的玄黄山,仿佛遮盖了这片天地,在那些潜修强者的注视下,开始迅速缩小,

仅仅一眨眼,就从九亿光年的高度,变成了一光年,然后又迅速变成了一公里高。

最终,凭空消失不见,是完全消失。

“玄黄山消失了!”

“它被某个强者炼化了?”

“惊天大事件啊!”

此刻,无论是尊贵无比的钺砚天尊、血月天尊、邪天尊,还是那一个个的道君强者,皆是一阵惊恐。

放眼整个混沌海,有谁能炼化这件传说级的至宝?

随后,这个消息以无比疯狂的姿态,迅速传遍了混沌海各大势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