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木马上:军人教官肉H

坐在木马上 第一章

任绮对此毫不讳言,微微提高了声音说道:“正是。一个个相看,实在是麻烦至极。我辈修士,不拘小节。快刀斩乱麻,留下更多时间用于修炼,岂不更好?”

任绮决定一次性把那些修士聚齐了,直接解决此事。

这也是为了和那几个家族说清楚,免得将来拿着任家有意攀亲之事,牵扯不清。

虽是任家长辈背着她勾搭的,但既然是以她为借口,而且连城主夫人都对此有所耳闻,她自然要把这隐患清除干净。

陈素素觉得这么做似乎有些不合适,却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理由拒绝。

那几个修真家族可不只有西南州的小家族,更有其他州的,甚至有两家还是“修真界七十二家”中的两个大家族。

这大家族少主也算是天之骄子,他们被随意与小家族的少主凑在一起,伤了面子可如何是好?

陈素素忍不住又抬手揉了揉额角,一时间不知该不该答应。

正在此时,城主府的管家便派了人来通报,说是天雷门五雷峰弟子到访。

陈素素忙不迭吩咐道:“快请过来。”

天雷门五雷峰弟子,若是能劝说几句,想必可以打消任绮这异想天开的主意吧?

林玄真到得城主府,通报了自己的来历,便被请进了城主府内。

简单见礼后,林玄真直接问道:“城主夫人,任师妹,招收弟子所需的发布告示和借用演武场之事可还顺利?”

任绮点了点头,说道:“自然,林师姐放心。”

陈素素三言两语将任绮所求之事告知林玄真,又将她听说的那几家的实力差距稍微提了提。

说完,陈素素才征询道:“林道友,此事依你看,这样处置妥当否?”

林玄真听完,忍不住看了任绮一眼,原来任家张罗着要给任绮相看的事是真的。

任家这手伸得还挺长,任绮的师父魏谷都还没说什么呢!

不过话说回来,任绮是怎么想到要把所有相亲的男修约在一桌吃饭的?

这不就是修罗场吗?

这瓜,想吃。

林玄真略一思索,便果断道:“那便麻烦城主夫人代为相邀了。”

陈素素错愕了片刻,才勉为其难地应下。

真搞不懂天雷门女修一个个都是怎么回事。

明明有按照家族势力大小,一个个约见再拒绝,这样完全不伤大家族面子的办法啊!

陈素素虽然想不明白,但既然已经跟应承此事,便干脆地吩咐下去,以云菏城城主府的名义,向那十家的少主发出了邀请函。

邀请函中言明,是天雷门药堂堂主的高徒,也是西南州第一美人任绮,想要与诸位把酒论道,切磋一番。

任绮之名,早在论剑会后,便已经被各大家族注意到了。

年不过五十,已结成元婴,眼看着就要突破至化神期,如此天资加上西南州第一美人的名头,足以叫那七十二大家都放下身段来。

按照修真界几万年下来的惯例,修真家族中至少有一个大乘期修士,才能成为“大家”。

自从三千年前雷繁开了飞升的先河,七十二大家中的大乘期也陆续渡劫。

如今七十二大家名存实亡,其中竟有大半,没有大乘期修士坐镇。

坐在木马上 第二章

发现异常的不只有亚登一人,伽勒尔宣传部门有人在统计赛事上出现的趣味数据时发现了一件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

丹帝在今天一天内进行了十九个大场的比赛,小场全胜。

奇巴纳,卡芜,聂梓分别进行了,十八,十七,十五个大场的比赛,小场也是全胜。

伽勒尔的知名训练师没有利用主场便利与对战训练师协商折中,他们的身份也不允许这么做,因此他们总是在不断的赶场。

在这样的奔跑赶场下,丹帝依旧能打完了十九场比赛,并且精灵没有疲惫,殊为难得。

也证明了丹帝强大的实力,对战任何对手都是一下秒杀,根本没有浪费一点多余的时间,赢得干净利索。

原以为丹帝就是今天开赛以来比赛场次最多的训练师,然而系统数据筛选之后,夜班岗位上的宣传部门成员看着大屏幕顶端稳压丹帝一头的那个名字,张大了嘴。

路德,一个连续进行了三十七个大场比赛

文学

,共计一百一十一个小场比赛全败的人傲视群雄。

他在一天时间内创造了锦标赛赛制下的大场连败记录,小场连败记录。

在把路德的比赛数据细化之后,所有值夜的人手里的咖啡突然不香了,甜腻的蛋糕也没了味道。

“开玩笑吧…”看到系统排列出来的数据,有人甚至把手指塞进了自己嘴里。

最快落败记录由路德的毽子棉创造。

在进入对战后两秒遭到对手铁甲贝冰冻光线命中,瞬间失去战斗能力。

最长交战时间记录由路德的提布莉姆创造。

在与玛狃拉的对战当中,提布莉姆一共与玛狃拉进行了长达十五分钟的拉锯战,是目前为止最焦灼的一场比赛。

这场比赛同样也是开赛以来技能释放次数最多的一场。

输掉大场比赛最快记录。

路德在二十秒内失去了自己的三只精灵。

“这…这是什么情况,屡败屡战?”

宣传部门的人懵了,他们死活也看不懂路德的数据为什么这么奇怪。

路德的足迹遍布伽勒尔的知名城镇,而且转战速度极快,往往是刚输上一场没多久,就火速赶到了下一个场地,开始输掉另一场比赛。

宣传部门的人拿出地图,把路德的轨迹画了上去,发现他竟然在一天之内辗转了大半个伽勒尔!

所有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消化这些信息。

“上报吗?”有人犹豫着开口。

种种数据都表明这个叫做路德的训练师透着一股诡异,他们甚至能嗅到这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不祥气息。

“还是暂时压下来吧,且看一两天再说。”

一个显然是能说得上话的中层开口了。

“暂且不排除他人菜瘾大的可能,有些训练师会专精一些精灵,路德能赶场这么快,也许和他让精灵专精速度有关。”

“这些都不能说明什么,需要接着观察。”

“明天稍微分出一个人,专门观察这个人的数据,如果有异常再汇报过来。”

“锦标赛刚刚举办,不能因为一些小事就大惊小怪,小题大做,这样对大局不利,所有人都需要稳重些行事。”

宣布这些的时候,亚登已经带着满腹的疑惑来到了食堂里,享受自己的夜宵了。

如果他晚走十分钟必然能参与到对路德这个奇怪的训练师讨论当中,也能把自己知道的消息传达出去。

然而他和那位宣传部门的中层都有着差不多的幻想,觉得路德是人菜瘾大,自己多心了。

底层训练师第一次有了舞台能够展示自己,输了比赛之后红了眼,疯狂想要证明自己,导致越输越多,也是解释得通的。

宣传部门很快就发现,自己美好的幻想是多么的愚蠢。

第二天深夜,再次换班之后,整理数据的夜班人员再次审视路德第二天的图谱时,已经瘫坐到椅子上了。

“见鬼了吧。”

“我草…抱歉,我不是想说脏话,但是这真的…”

“他是怎么做到的,谁来给我解释一下?”

数据图谱上,路德在第二天连输了五十三个大场,合计一百五十九个小场的比赛。

如果加上第一天的“战果”,路德两天之内输了共计九十个大场,二百七十个小场。

路德,一场未赢。

在比赛次数的榜单上,路德以九十场比赛的数据傲视群雄,正好超过了四十三场的丹帝一倍。

路德又打破了两项记录,而这两项记录也是第一天的他创造的。

他把单天比赛场次刷新到了五十三个大场。

最快落败速度也更新为,一点四五秒。

坐在木马上 第三章

“关于你母亲的事,等你以后接触古武世家的时候,自然会知晓。我就不多说了!”

“不过

文学

,你要得到古武世家的认可,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因为黄金家族在数十年前的建国战争中,牺牲不少,如今古武世家的实力,还要在黄金三族之上,武力裁决会的十大元老,黄金三族占两席,就是纳兰家和马家的老祖。而其他八位,都是出自古武家族!”

“所以日后你要小心了!”佘梅眼神闪烁的开口道。

江北辰和武力裁决会对上的消息,她已经知道了。

不过她不是武力裁决会的人,相比于十大元老,她还是晚辈,而且以她现在的状况,也的确是爱莫能助。

“没关系!”江北辰微微一笑,“你当年救过我,还有我生母的性命,我已经欠你够多了!”

如今,他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心里踏实了很多。

“你教给我的功法很奇特。”

佘梅眼神忽然变得深邃起来,“看来你自身也有不小的机遇,我倒是希望你有朝一日能够成长起来,成为你父亲那样的人!”

“我会的!”江北辰一脸坚定的开口道。

“佘梅阿姨,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

“不过玄清决这门功法,是我最大的秘密,还希望你帮我保密!”

若非此人是自己和生母的救命恩人,他绝对不会把玄清决传给对方。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只是传了第一重。

玄清决有九重,这是自己最大的秘密,自然不会倾囊相授。

“放心吧,如此逆天功法,我自然不会说出去,否则我自己也要惹来杀身之祸!”佘梅淡淡说道。

江北辰点了点头,“那佘阿姨,你先休息,我先走了!”

在佘梅的注视中,江北辰离开了病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