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帮福利网站首页:大炕上各弄各的

夜色帮福利网站首页 第一章

无论如何,腊月比其他时候也要忙碌一些、热闹一些。

腊月二十三,祭灶王爷。

王七麟自己熬了糖。

按理说这糖是要粘住灶王爷的嘴巴,让他不能去天庭述职时候告状的。

文学

结果他们家的糖熬的够黏,有没有粘住灶王爷的嘴巴不好说,反正把黑豆嘴巴给粘住了。

黑豆带了好几个小伙伴来一起吃糖,除了他的铁子、老刘头的孙子小锁柱,还有叫肉丁、刘光腚的。

这俩人乃是他们学塾的卧龙凤雏,王七麟记得上次绥绥娘子带黑豆去找他探亲的时候黑豆介绍过他们俩,说他们俩牢牢把持着他们学塾倒数第一、倒数第二的交椅。

黑豆则把持着倒数第三。

他们三个联起手来垄断了学塾内最后头的三个位子。

几个孩子在院子里奔跑跳跃、在厨房门口含着手指看糖汁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从他们平日的言谈举止就能看出四人在学塾成绩的概况:

锁柱安静而好学,特别有眼力劲,在本来帮王七麟烧火的徐大离开之后,他很自觉的去捡起干柴帮王七麟烧火。

刘光腚上蹿下跳,没个老实时候。

肉丁则自始至终的趴在窗口盯着那一锅糖看。

王七麟挺奇怪的,他问黑豆说道:“猪谷里豆,你在学塾中除了锁柱,不是跟其他同窗关系不太好吗?怎么还主动邀请这两个同窗来家里吃糖?”

黑豆讪笑一声跑了。

王七麟觉得很古怪,他看向锁柱。

锁柱安静的笑了笑说道:“肉丁和刘光腚的课业是学塾里最差的两个人,小黑哥要交好他们两个,防止他们两个被其他人拉拢过去,然后每到课考的时候便请假不考。”

王七麟明白了,上次因为肉丁和刘光腚不参加课业考试,导致黑豆拿了个倒数第一。

黑豆因此而长教训了——他没有努力的去提升自己基本功,而是想办法稳住了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

他现在对黑豆的学习算是死了心。

看来他们老王家就没有出秀才的命!

他忍不住怀疑是不是祖坟风水有问题,私下里他还去找谢蛤蟆聊了聊,他想让谢蛤蟆给他们家祖坟换个能出文曲星的地方。

谢蛤蟆说要是有这样的地方,他早把自己祖宗给挪过去了……

黑豆估计意识到了带同学来吃糖是一记昏招这回事,因为这事等于是在提醒王七麟注意他在学塾的事,而他在学塾里最大的事是什么?

课业成绩!

于是他晚上特别勤快的去表现。

给爷爷奶奶捏肩捶腿,给舅舅娘亲捏肩捶腿,给观风卫的大爷叔叔们捏肩捶腿。

到了睡觉时候,他还去给爷爷奶奶倒洗脚水,给舅舅娘亲

文学

倒洗脚水,给观风卫的——他给徐大倒洗脚水的时候流着泪跑了出来。

然后他拿起一本《唐诗集》努力的诵读起来。

腊月二十四,扫房屋。

他们现在在平阳府住的是一座大宅子,是绥绥娘子买来的。

本来武氏给他们也准备了房屋,但绥绥娘子没有让他们接受,而是自己买了一座宅子交给王六五一家人居住。

这宅子面积大、房屋多,要打扫的地方多。

观风卫上下人多,一个个身手高超,打扫个房屋肯定是轻而易举。

但王六五没有让他们动手,说大扫除这种事是他们粗人干的活,官老爷们不能染手。

然后王七麟被征调了,原因是他在家里是他王六五的崽子,不是官老爷……

绥绥娘子很主动的加入大扫除的队列中,她包上纱巾、换上粗布衣裳摆出厨娘的姿态。

王七麟脉脉含情的看,这是世上最美的厨娘了。

黑豆肯定也得干活,然后他把锁柱、肉丁、刘光腚等人都给拉了过来当小牲口。

他像胖企鹅一样看着小伙伴们露出得意的笑容:“你们以为昨天的糖,那么好吃吗?你们以为我钟大豆的东西,那么容易吃吗?”

腊月二十五,做豆腐。

腊月二十六,割年肉。

这一天发生了许多事,徐大他们逗黑豆,要从他养的好好猪身上割肉做年肉。

黑豆伤心坏了,他不惜将好好猪身上抹满了猪屎以此来表示‘猪已经臭了不好吃了’。

在得到了徐大的回复‘就喜欢吃臭猪肉’后,他又牵着好好猪从早到晚的狂奔。

他要给好好猪减肥,因为锁柱告诉他,人怕出名猪怕壮,出头的椽子先烂、长肥的大猪先宰。

这换成了王巧娘的一顿打。

她打黑豆不是因为黑豆往猪身上抹猪屎、骑着猪乱跑,而是因为她受到了黑豆的欺骗。

在王巧娘眼里,这头猪本来就是养来吃的,为此她平时下了许多苦功夫,还厚着脸皮去街上一个饭馆子讨要人家泔水喂猪,然后把好好猪喂得肥肥胖胖——

一年时间,好好猪长到了三百斤!

这可是她的功劳。

结果到了年底她准备享受劳动成果了,黑豆竟然护着好好猪说这猪不能吃。

“猪不能吃那养着干嘛?”她生气的说道。

沉一听过这话后愣住了,他问徐大道:“阿弥陀佛,二喷子,猪能干吗?”

徐大也愣住了,然后问:“你它酿为啥问大爷这么变态的问题?”

沉一理直气壮的说道:“也只有更变态的你,才能回答这样的问题啊。”

徐大一听这话勃然大怒,撸袖子叫道:“大爷拼着耗费请神金豆今天的使用机会,也要揍你一顿!”

沉一将袈裟下摆塞进裤腰单手托伏魔杖摆开了架势:“阿弥陀佛,放马过来,喷僧今天要干了你!”

院子里鸡飞狗跳,王七麟赶紧去挨个拉架:“行了行了,沉一徐爷你俩可安静点吧,猪能干能干,徐爷有个朋友,江湖匪号就叫‘我干过猪’……”

他又去抱走黑豆:“行了大姐,别骂他了,这猪养出感情来了,他肯定不许咱们宰了吃肉呀。”

王巧娘不悦的说道:“这熊孩子整天哪来那么多感情?他懂感情?”

王七麟说道:“这说明咱家猪谷里豆重感情,你想想他对一头养了一年的猪都有这样的感情,那对于养了四五年的你这个亲娘,岂不是感情更重?”

王巧娘听过这话后忍不住笑了。

黑豆很会审时度势,立马叫道:“豆第一爱的是娘亲!豆以后要孝顺娘亲!”

肥猪好好不知道自己在阎罗殿前绕了一圈,它蹲在院子角落里哼唧哼唧:

八喵带着九六将它堵在了院墙一角,八喵亮出爪子在它胯下比划了两下子。

王七麟又赶紧来救猪:“八喵你这是要干什么?一边去!”

徐大看到后嘿嘿笑:“七爷你这还用问?它这是要杀鸡取卵呢。”

他又对左右说:“这八喵就是孝顺,知道他爹缺什么,早早就去给他爹做准备了!”

胖五一赞叹道:“这绝对的孝顺,爆孝如雷!”

腊月二十七,剔头剔机灵。

绥绥娘子再次施展她剃头娘子的手艺,给黑豆剃了个光头。

沉一看了黑豆的光头后大为艳羡,摸着自己已经长出短毛的脑袋瓜子来问绥绥娘子能不能给自己剔一个干净头。

绥绥娘子问什么样的头叫干净头,沉一说:“阿弥陀佛,就是一点三千烦恼丝都没有的,最好以后也长不出来的。”

绥绥娘子恍然大悟:“噢,那奴家给你揭掉头皮好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大年三十转瞬即至。

又到了杀年猪吃杀猪饭的好时节。

黑豆一大清早就领着他的好好猪跑步,他给好好猪减肥,同时也给自己开胃。

王七麟觉得今年人多,一个个又是大肚汉,一头猪不够吃,索性去买了一头牛准备宰杀。

夜色帮福利网站首页 第二章

战争已经持续了两年多,运输车队里能坚持到现在的,除了新人,就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一听就明白上面是什么意思了,于是车载频道里,顿时鸦雀无声。

好半天才有人叹口气,幽幽地发话,“他们……真的行吗?”

这一声很轻,但是真的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想法。

如果没有这个指望,多数人还是跑得掉的,就算虫子发现运送的是能量石,又能怎么样?

无非就是增加攻击力度,左京市能坚守到现在,是因为虫族攻击的力度不够吗?

说到底,是因为大家有足够的决心坚守,不惜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不是虫子们手下留情。

不过命令已经下了,大家也只能默默地执行,这种场合有异议没事,抗命是要吃枪子的。

然而紧接着,几个观察哨都发出了惊呼,“咦?”“我去,什么情况?”“虫子呢?”

差不多用了半分钟,指挥中心就得出了结论,“虫子们飞进雨区不久,生命反应就消失了,看来我们的合作伙伴,还真不是吹牛。”

差不多又过了五分钟,指挥中心发出了命令,“警报解除,各单位继续行动。”

没人知道那些虫子是怎么消失的,在雨区里,军方的监测手段并不多,更别说现在天还没有大亮,只是有点微微发白。

事实上,颐玦和冯君的神念,感知范围远远超出军方的仪器,只不过在此之前,虫族并没有进入雨区,两人虽然也有能力灭杀掉它们,但是没必要表现出这种能力。

严格来说,颐玦使用思甘霖的神通,灵气损耗还要更大一些,但是……手段足够隐蔽。

反正三支虫族队伍进犯,只要进了雨区,来一支灭一支。

灭虫子是颐玦的事,捡尸就是冯君的事了,颐玦为了防止本地人去捡尸,特地提高了降雨密度,同时生出了白雾——你们老实运输,就不要探查我们的战斗力了。

大部分人真没有心思去琢磨,那些虫子是怎么死的——运输任务本身就很重了,一天一夜要运送那么多能量石,不少人甚至都穿上了太空真空吸尘内裤。

这个东西是给太空战士穿的,简单来说,就是战斗中万一想解手了,它能解决这个问题——小号大号都能解决,可以多次使用,使用成本……较高!

这是一个非常了不得的发明,但是用得久了,容易产生依赖性——其实是习惯性,万一哪天没穿这种内衣,却以为自己穿了,那些下意识的行为,会导致不忍直视的后果。

所以哪怕是太空战士,回到地面之后,都不会再穿这种内衣。

但是现在这些运输的司机,直接选择了这样的内衣,可见任务有多重了。

至于说睡觉?想多了,大家已经做好了奋战一日两夜的准备,疲劳驾驶什么的,根本顾不得考虑,大不了偶尔选择一下“无人驾驶辅助模式”,稍微眯一会儿。

当然,司机是这种反应,终究还是有人要探查虫子死因的,比如说……军方某些人。

不过当他们发现,虫子失踪的地方,有浓密的白雾遮蔽的时候,没谁敢贸然进入白雾——这些都是消息灵通的人,知道这白雾有多么诡异。

白雾第一次出现,围攻基地的虫群就不见了去向,白雾第二次出现,海量的物资被运送了过来,现在是白雾第三次出现……

其实有个别人知道,当初围攻基地的虫子里,还有两只帅级,雨云涌动的时候,两只帅级虫子直接升高,飞到了雨云之上。

但就算如此警觉,它们终究也被两团白雾笼罩,不多时就消失不见了。

所以面对这样的白雾,真的不能掉以轻心——个人生死是小,惹恼合作伙伴就不好了。

颐玦的神识何等厉害?不但诛杀那些虫族轻而易举,也能发现这些前来试探的的人,“有两个人进了白雾,该怎么处理?”

冯君皱一皱眉,“这两个是一起的?哦……原来是分开的,杀了吧,我去收尸。”

颐玦有点不解,于是出声发问,“这两人不但是同族,还都是军中的……杀了?”

“杀了吧,”冯君淡淡地表示,“我敬重军人,但他们贸然进入白雾探查,却不肯请示上级,无非是恃勇贪功的弄险之辈……这样的军人,就算是骁勇,也是毒瘤,不如割了。”

军人讲的就是团体和几率,只知道争功不知道配合的,真的是害人害己。

颐玦倒是有点好奇,“如果这不是他们的本意,是上官的意图呢?”

“那就是上官该死,这个咱们可以调查,”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那么他们的死,也是上官让他们送死,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夜色帮福利网站首页 第三章

偌大的虔城中,只见一个个身着僧袍的和尚还有尼姑,从各式建筑中走了出来,有的来到了街道上,有的站在了阁楼顶,还有的则矗立在法场上,具是抬起头,看着半空的同一个位置。

在众人中,还包括从洞府中走出来的东方墨、穆紫雨、姑苏野以及孱离。

现身后,四人也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

这时他们就看到,在头顶虔城的半空,一道道金光从四面八方宛如蝴蝶一般飘飞而至,最终凝聚在了一起。在众人的注视下,化作了一团十余丈高的金光,金光先是的大涨,而后缓缓收敛,这时众人就看到这是一尊盘膝而坐,宛如肉山的佛陀。

这尊佛陀给人一种宏伟巨大的感觉,但是面容却极为朦胧,让人看不清真容。

虽然并非第一次看到这尊佛陀现身,但是此刻东方墨等人的脸上,依然浮现了显而易见的震色。

因为头顶由金广凝聚的这尊佛陀,正是佛祖的法相投影。

从这尊法相投影上,虽然没有丝毫的威压散发出来,可是面对之下东方墨等人的心中,无一不生出一种敬畏之心。

而且这种敬畏,还是发自内心的。

虽然他们都知道,眼前的这位乃是佛门的最高掌权者,他们依然无法抗拒那种敬畏。这种敬畏,是对此人修为、以及那种至高无上地位的敬畏。

“阿弥陀佛……”

现身之后,从半空佛祖法相投影口中,传来了一声佛号。

这一声佛号直击众人心灵,嗓音轻柔温和,让人听闻有一种身心舒缓的感觉。

在这一声佛号落下后,只听整个虔城中的僧侣异口同声:“我佛慈悲……”

声浪汇聚成一股之后,让人听闻有一种心血沸腾的感觉。

话音落下,诸多僧侣纷纷就地盘膝坐了下来。

随之从半空那尊佛祖法相投影的口中,继续传来了滔滔不绝的晦涩佛门经文。

虔城中的诸多僧侣,也随着半空佛祖法相投影,念诵起了相同的经文。

听到城中响起宛如海浪,一浪接着一浪的经文声,一股浓郁的佛性,充斥在整个城中。

在佛性的笼罩之下,东方墨等人内心更加的平和了。

眼下的他们,习惯性的选择将这股佛性从体内给抗拒出去。

虽然他们能够轻易的做到,但是每一次依然有些许佛性的气息,在他们的体内根深蒂固,难以驱除。

他们来到虔城当中,眼下已经是第五十个年头了。

五十年来,每一年佛祖法相都会降临此城,重复眼前的情形。

只是区区五十年,可无法撼动东方墨等人的心神丝毫,能够走到第十四层地狱,他们几个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但是他们都知道,随着每一次他们体内沉淀一些佛性,到了最后他们极有可能就像青木兰和慕寒一样。

就在这时,拄着拐杖的孱离,还有身形笔挺的姑苏野,转身向着身后的洞府行去,踏入其中后,就将洞府的大门紧闭。

虽然这样做,佛声依然会徐绕在脑海中,让他们无法躲避,浓郁的佛性,也依然会将他们给笼罩,可是在他们看来,至少眼不见心不烦。

这时东方墨身侧的穆紫雨,看了他一眼,而后也转身回到了洞府中。

东方墨依然站在洞府外,此刻他看着头顶那尊佛祖法相投影,陷入了沉思。

被困在此地五十年,在这五十年中,他将拂尘还有七妙树借给了穆紫雨,只是后者的参悟,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进展。

照此下去,穆紫雨恐怕无法去冲击半祖。

心中叹了口气后,东方墨看向了城中的诸多佛门弟子。

五十年的时间,他对此地的诸多佛门中人,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让人惊讶的是,此地的佛门中人,不管修为如何,但无一例外的,各个都是天资绝顶之辈,随便拿出一个放在外面,都是诸多宗门还有家族争抢的对象。

东方墨猜测,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这些人才会受到佛门的重视,要让这些资质绝佳之人,一心向佛,从而助长佛门的实力和势力。

就这样,东方墨驻足在原地足足一整日的时间,直到黄昏来临,半空那尊佛祖的法相投影,重新化作了一片片金光,向着四周扩散消失。

这时东方墨下意识看向了前方不远处一个席地而坐的和尚,只见此人站起身来,向着某个方向行去。

而这和尚所行去的方向,赫然是虔城的一处城门。如果东方墨所料不错的话,此人应该虔诚向佛了,所以可以离开这十四层地狱。

这些年来,每一年佛祖法相投影降临,并在城中讲道诵经,都会有人被成功的度化。

跟东方墨所想的一样,那和尚走到城门的位置后,城门主动的打开了,此人一手滚动着念珠,一手竖放在面前,口中念诵着经文迈步离开了虔城。

东方墨叹了口气,也转身回到了他的洞府。

他盘膝坐在石床上,法决掐动之下,周围一缕缕灵气涌来,被他给炼化成法力。

现在他所在的地方,是在第十四层地狱,而他的修为只是破道境,所以他能够尝试去冲击归一境。

只是五十年过去,他尚未触摸到归一境的瓶颈。想要突破到归一境,他需要领悟法则之力。

因此东方墨决定,若是穆紫雨依然毫无所获的话,那他就要将他的拂尘法器给收回来,以此宝来感悟法则之力,从而尝试冲击归一境了。

“笃笃笃……”

就在他心中如此想到时,只听他洞府的大门,被人给敲响。

东方墨从打坐中回过神来,起身来到大门前。打开门他就看到穆紫雨正站在门外,这时嘴角含着一丝笑容看着他。

“原来是穆师姐,请进!”

说着东方墨就缓缓侧身,穆紫雨顺势踏入他的洞府。

将石门关闭后,只听东方墨道:“不知道穆师姐最近可有什么收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