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漂亮的老师8,村妇性事

年轻漂亮的老师8 第一章

狗归狗,虞幸的行为依然让他在最短时间内摆脱了红绸阵的危险。

想接近囍堂那边,红绸阵是无法绕过的,虽然这场面一看就是大师的手笔,刘雪的鬼魂不可能和大师同流合污,但是如果大师计算到了她死后的凶性以及失去的理智,很容易就能利用她的怨恨,在拜堂时分之前,让他当一个天然守卫。

若是有哪个不开眼的下人乱跑过来,恐怕囍堂都见不到,就会被这一条条看似柔软华丽的绸缎给绞杀。

可是相对的,鬼魂很情绪化不假,大师可以轻易挑拨起刘雪的愤怒和怨怼,那么虞幸想挑拨起刘雪心中对小靳的喜欢和温柔,也注定不会太难。

爱和恨,本就是同样让人刻骨铭心的情感。

虞幸感受着红绸愈发温柔的晃动,伸手捂住了右边一侧的脸。

他像是感伤一般,狭长眼睛眼底发红,一副即将哭出来的样子。

而在他被手遮住的右眼中,眼神淡漠,透着狡黠与近乎无情的算计。

他喃喃道:“雪儿,不仅是我,这件事牵扯到了很多人,他们也会来报仇。”

“你的本体在囍堂里对不对?待会儿,我一定让大师的计划,尽数崩塌。”

耳边似乎传来一声低泣,又仿佛混杂着轻轻的嬉笑,即使刘雪此时是一个保存了部分理智的鬼,却依然不可逆转的沾染了一些诡异。

突然,刘雪的红绸停止了所有的动作,纷纷垂落下来,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虞幸精神一凝,站在原地侧耳倾听。

囍堂那边的窃窃私语传到他耳朵中,没了红绸的干扰,他勉强把声音听了个清楚。

女人声音平缓,光是听着都能想象到说话者的从容和几分倨傲:“我怎么觉得……外面有人在说话?”

回答她的是个男人:“是么?夫人自从……耳力倒是渐长。”

“这种时候就不必暗讽我了,我都陪你站在这了,自然不会中途反悔。”

文学

夫人说完上一句,好像换了一个说话对象:“时候要到了,不能出一点差错,你去看看外面是否有人。”

另一个女声淡淡应了声:“是。”

紧接着,囍堂的门便被推开。

一串脚步声由远及近,虞幸余光看见左侧的红绸动了动,似乎是因为最外层绸缎被人掀起又放下,绸子之间互相撞击,从一个点开始连锁反应,产生了涟漪一般的波纹。

有人,进了红绸阵。

而且这人似乎真的打算把红绸全部检查一遍,因此是按照顺序走的,虞幸想判断出对方位置简直轻而易举,就算站在这儿的不是他是别人,顺着红绸的波动,也能避开这人的巡视。

简直是轻而易举的放水,水坝都得直呼内行。

虞幸动都没动,待到来人即将掀开他面前这片绸缎,他才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这截手腕苍白纤细,由于抬手,虞幸还能从对方袖子里看到结痂的疤痕。

红绸就这么停在中间,对方停住,既没有喊叫也没有挣扎。

几秒后,虞幸放开了她,并且比了一个“五”。

对方的手顿了顿,比了一个拇指,便将手收了回去。

真要论这手势的意思,大概就是——

“外面有五个人会来。”

“收到。”

没错,听从夫人命令出来查看的,正是囍堂里除了大师和夫人外唯一一个活人,小梦,也就是祀。

虞幸和祀虽然隔着一张红绸当帘子,谁也没看到谁的样貌,但是同为推演者,最简单的默契还是有的。

祀料到这么重要的时刻,推演者们一定会来围观,以达到探索度要求,所以才在红绸里找人,到了这个阶段,她必须将自己也是推演者这个信息传播给推演者同伴,这样才能在拜堂这个情节里发挥更大的作用。

要知道,有没有内应,能制定的战术一定是天壤之别。

而当她被人抓住手腕,且对方没有进一步动作时,她就知道用不着她来传递信号,来人已经知晓了她的身份,是来找她提前透露信息的。

祀继续巡视,最后拨开红绸走了回去,囍堂里摆满了红烛,火光摇曳,映得房中站立的大师和夫人笼罩在不真切之下。

屋内,刘雪的尸体端坐椅子上,在尸体前面还有一口黑色棺椁,棺盖没有盖严实,留出了一条可疑的缝隙。

如果说院子里只是有点冷,那这囍堂里就是冷得如同冰窖了。

阴风阵阵,烛影摇晃,大片大片的红色涌入眼睛里,祀关上门淡定道:“没有人,或许是宴席那边太吵了。”

夫人今天也穿了一件大红色衣裙,虽然比起新娘服要少很多布料,但和这嫁娶的氛围完美融合到了一起。

反正祀瞧着,就有一种夫人是把自己混在这种古怪氛围里,以寻求一种安全的感觉。

夫人摸了摸耳垂,没有怀疑祀的话。

要论信任,恐怕五个大师都比不上小梦,她只轻轻感叹了一句:“宴席那边……莫非我的耳力竟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戴着面具的大师含笑看了祀一眼,那眼中的神情初看没问题,细细品却有些古怪。

可惜,祀习惯在夫人面前低着头,并没有发现大师的眼神。

“还有一刻钟,到时我将方少爷起尸,我们就退出去。”大师收回视线,今天他的面具有了些改变,通体漆黑,图案好像是厉鬼与獠牙。

一身黑袍衬托得他比尸体还令人心寒。

“好。”夫人没有过多过问,低眸看着黑棺材,神色有些复杂。

这里面,躺着她的儿子。

她那没来的告诉她诅咒已破,就被她推入深渊的亲儿子。

真好,一会儿,她有能看见儿子站起来了。

“……”虞幸等祀将门关上,就悄悄来到了囍堂外面,听到了夫人和大师的对话。

听得出来,大师有办法让方少爷“诈尸”,或许对刘雪也一样。

让这两具尸体诈尸后,大师和夫人就会退出囍堂,连他们都不敢呆在里面,说明结亲过程,恐怕伴随着很大的恐怖与危险。

可大师和夫人的退,就是推演者进入囍堂围观拜堂的最佳时机,虽说进去之后可能要同时面对两具尸体和两个鬼,但进去有一线生机,不进去,探索度不够就真的会死。

年轻漂亮的老师8 第二章

【各演员注意,距离第一条路线的出口开启还剩30分钟,开启位置已提供。出口维持时间为15分钟。当第一个出口关闭后,会提供第二个出口的位置。】

地狱电影新的提示传来。所有待在幽暗森林的演员都接收到这一消息,同时脑海中也浮现出幽暗森林的部分地图,地图的范围以演员自身为中心,一直延伸到出口处,甚至还提供了三条能够尽快赶往出口的路线。出口的位置正是梦树所在。

所剩无几的演员即将最激烈的碰撞,角逐出最后的胜者。即使告诫会想要利用梦境杀死所有演员的想法失败,但结果依然对告诫会有利,因为告诫会将演员全部拉到幽暗森林的目的,正是为了消灭其他演员,让整条跑道只剩告诫会一个团队。

本就在梦树附近的演员没有再靠近,而是选择躲避的地点,提前做好准备。还未来到梦树附近的演员,则通过地狱电影提供的路线尽快赶往出口。

嘀嗒、嘀嗒。指针转动的声音在所有演员脑海中响起,梦树位置上空,一个半透明的球状物体凭空出现,漂浮在上方,球体内部有两根黑色指针,长指针和短指针,两个指针以球心为原点,随意转动。演员只需要抬头就能够看见球体和内部的指针,不过,在演员眼中,指针并非随意转动,而是如同钟表一般,长指针转动一圈后带动短指针转动,如同钟表。这是地狱电影提供的倒计时,现在,只剩下不到30分钟的时间。

幽暗森林的巨型生物在首轮袭击过后,便极少再出现。大量的普通人对绿色虫子来说相当于加餐,而绿色虫子对于巨型胡蜂而言也如同加餐,但是仅剩的极少数人类却无法再让绿色虫子大规模行动,毕竟,即使能够吃到也得不偿失,更何况,活下来的人群中,演员可能还占多数。

不过,绿色虫子的出现却带来了另一个影响,那就是树洞的危险性显著提高,在绿色虫子出现之前,演员利用树洞进行移动,只需要测试树洞的出口位置即可,但现在,很有可能在跳入树洞的瞬间被绿色虫子锋利的牙齿磨成碎屑。但由于大部分演员都缺乏飞行能力和强机动技能,因此,在这片与众不同的森林中,依然得借助树洞来转移,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

文学

是在进入树洞前多测试几次。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叶片中,偶尔有一些眼睛在窥探各处。虽然告诫会之外的演员的目标都相同,但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没人知道告诫会究竟还剩多少人,自己遇到的演员是不是告诫会的人。这一点反倒与告诫会最初的情况极为相似。虽然地狱归途大概知道目前告诫会仅剩的人数,但考虑到乌有吞噬了普洱的技能,所以也只能当成参考。

钢铁之翼带着鹰眼和寓言在森林中穿行,因为携带两人已经接近载重上限,所以它的飞行速度并不快,再加上还需要隐藏行踪,最终只能选择数次短距离的前进方式。

“真方便。”寓言羡慕地看着钢铁之翼,“也没有体力限制,感觉可以飞到世界尽头。”

“有人。”鹰眼轻声说了一句,操控钢铁之翼落下。

两人躲在树后,之后,鹰眼派钢铁之翼前去查看。树林中,一名身穿暗红色长衣的女子正向树洞奔去。鹰眼让钢铁之翼绕到远路,前往女子树洞连接的另外一处,等到女子从洞口出现,他终于看清了对方的面容。

“是梧桐。”鹰眼轻声对寓言说。

年轻漂亮的老师8 第三章

芥雏子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落得如此下场。

指的是,从几千米的高空自由的下落。

这也怪芥雏子,因为着急,所以在设置数据的时候,不小心多打了几个零。

不如说,还好说多了几个零,这要是不小心按错了负号,那还就从地下出现了。那才叫可怕呢!

从天空往下看的话,就能看见大约两三百人的,全副武装的骑士大人们正围出一个大圆,里面两个从者正在激烈的PK。

居高临下的话,一下就能看出整个局面整个视野都不一样了,芥雏子的惊慌的声音,一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但是齐格飞根本没有在意芥雏子,举起了大剑向着对面的紫色铠甲的剑士砍了过去。

本以为,对方作为高贵的骑士,应该会摒弃男欢女爱,着眼于面前的自己。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毫不犹豫的——抛下了自己!这个紫色铠甲的骑士,居然背对着自己!向着芥雏子跑了过去!

也是因为他放弃了抵挡,齐格飞的一剑狠狠砍在了他的脚后跟上!

还好他不是阿喀琉斯,不然这一招就分出胜负了……

他因为剧痛脸上的表情忽然一个狰狞,脚步自然而然的因为受伤而拖累,他明知道自己赶不过去,还是本能的伸出双手,想要去接住掉下来的女性。

齐格飞一怔,心里忽然充满了愧疚感:真不愧是圆桌骑士!即便是在这种生死对决之中,看见需要帮助的女性也会主动伸出援手!

然而,根据动画的定律来看,这种想法,基本都是单方面的误会。也就是弹幕里经常刷的“跨频道聊天”。

对面这个紫色铠甲的骑士确实是想抱住芥雏子不假,但这可不是出于什么骑士精神,而是单纯的感受到了她作为女性的美貌和身材的妙曼。

这要是换成一个丑女,那就……很难说了。

半空诺维尔一个闪身,已经提前一步闪到了地面上,这个单人就能自由的转移的技能真的是太好用了,感谢高扬亲用生命送给自己的超能力。落在地上,诺维尔左右一看,发现这里都是人,赶紧披上了赫拉克勒斯的肌肉铠甲,化为一个两三米高的肌肉猛男,一把抱住了芥雏子。

芥雏子松了口气,正要说一声谢谢,一转头,就看见诺维尔那个没有五官的,蛋头一样光滑的脸,吓了一大跳,发出哇啊啊啊的声音,随手一捅,就听刷拉一声,诺维尔的脑袋直接就被她的剑给刺穿了。

这要是换了普通人,肯定就死了。还好赫拉克勒斯的肌肉盔甲真的很强,别看芥雏子的剑已经捅过去了,但是皮肤包裹着剑刃,就好像浓浓的橡胶一样,根本没有被划破……

不过,这更凸显了【恐怖】的感觉。

诺维尔被人忽然捅了一刀,心里惊出一身冷汗,芥雏子越看他的脸越是瘆得慌,心里戈登戈登的。

另一边,因为紫色骑士被砍中,结果导致周围骑士们一团喧哗,心里想什么的的都有,有人觉得自己的头目不会这么轻易的输掉,有人觉得这是不可抗拒的因素,对方忽然偷袭很卑鄙,有人则认为,作为骑士就是应该优先拯救女性的,反倒是对面不去营救很有问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