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 驴的性行为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 第一章

“兰陵城内……,的确有虞渊护卫的存在。”

“蜀山当年被公子率军亲自剿灭,乃是蜀山自找的灾祸之事,若然蜀山一族安稳的待在蜀山,当无忧。”

“可他们中有人偏偏掺和山东诸国、百家之中,蕲年宫诛灭嫪毐之时,意图袭杀大王,自然未有功成。”

“依据大秦律例,蜀山一族纵然全部被杀,也是情理之中,可……当初被诛灭的人中,只要肯投降的,几乎都可得以生存。”

“如果不是公子当时略有留手,根本不会有虞渊护卫离开蜀郡,兰陵城那里的虞渊护卫也会被罗网击杀。”

“你所知道的信息,应该是秦国无端兴战,将蜀山一族击杀,可秦法之下,没有足够的理由,不会发生那般惨事的。”

于此事。

云舒当年是亲自经历的。

蜀山一族只能说自寻死路,好端端的隐世不出不就行了,非要有长老掺和诸夏诸国之争。

那个后果就相当严重了。

而且,当年涉及长信侯嫪毐,更是罪加一等。

闻纪嫣然和其弟子之言,云舒多言一声,许多事情在秦国之内是一个形状,流传至山东诸地,变成另外一个形状。

诸国纷争,义利不显。

然山东诸国只是指责秦国,言道秦国虎狼霸道。

许多事情,并非表面那般简单。

召水为之沉默。

蜀山一族意图袭杀秦王嬴政,自己的确不知晓。

只是……小虞她们当年还很小,就算当初蜀山长老袭杀秦王嬴政,那也只是一些人的过错。

蜀山一族完全可以保存的。

没理由……全部剿灭的。

……

那些言语,召水没有说出来,这里是秦国咸阳,此处更是武真侯所在之地,剿灭蜀山更是武真侯玄清子所为。

无论如何,秦国之法,太过于苛刻,罪当连坐,蜀山而亡。

“那些虞渊护卫,秦国会继续追杀她们吗?”

自己很喜欢小虞的性情。

先前只觉秦国不知道她们的存在,现在看来……自己对于师尊知晓的太少,对于秦国知晓的太少。

“不会!”

“他们一族的先祖也算有功,公子曾言,遗泽落在他们身上,只要不为大乱,诸夏尽可安稳。”

雪儿摇摇头,娥眉弯弯,看向召水,给予肯定的答复。

那些虞渊护卫只剩下寥寥数人,再加上传承不显,根本成不了什么大势。

更有蜀山一族守护数千年的虞渊封印,也快要解决,他们一族的使命不存,更无需给予过多理会。

“在你没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之前,许多事情了解的太多,并非一件好事。”

“蜀山的虞渊封印的确相连蚩尤。”

召水这丫头一直很聪慧,也一直很善良,她相遇那些虞渊护卫,关系尚可,许多事情的判断上,自有倾向。

正因如此,才需要召水修行,明悟更多的道理。

万物阴阳,乾坤有形。

极深处……还有召水自身的身世影响。

“是,师尊!”

召水一礼,随即将视线放在不远处的食铁兽上,不再多言。

白芊红等人没有多言,不过,看得出……纪嫣然这个弟子对于秦国有不小的敌意,这就有趣了。

******

“出咸阳以来,便是停留在兰陵城。”

“今日离去,还真是有些不舍。”

赤炎盛夏,兰陵城这座小城池也是被烈日笼罩,不过,缘由东临海域的缘故,阵阵湿润之风吹来。

倒是令人不觉得过于难以忍耐。

兰陵城东出城门,这里的秩序早就恢复正常,一行普通的车马驶出,径直向着东方行去。

着一身素净的浅蓝色粗布长衫,手持缰绳,御马在前,天明回首看了看兰陵城,方正有力的神容上,与有感叹。

如果说咸阳是自己的第一个家,那么,兰陵城就是自己成长的地方。

在这里,自己学习、修行、相识、进益!

现在已经是化神的修为,寒暑不侵,并不需要理会夏日炎热,朗朗语落,看向身旁的残剑先生。

近月之前,飞雪女侠终于诞下了孩子。

是一位女者。

其名为婉!

其意美好、静怡,天下归一,希冀如此。

姓氏为赵!

残剑先生本没有姓氏,甚至于没有姓名,听先生所言,他是赵国赵震大侠游历诸夏收下的弟子。

取名残剑。

至于飞雪女侠,则为赵飞雪之姓名。

追忆赵国风华往昔,追忆往昔故人,便是有了赵婉!

“天明,你的路才刚刚开始。”

残剑连日来的情绪都相当不错,听天明之言,笑语道。

天明现在已经迈入化神了,接下来的修为进步不会慢的,再有十年,或者二十年,破入玄关都有极大可能性。

而且此行自己前往小圣贤庄,主要目的还是自己的修行。

若非修行,当不会让师妹和婉儿跟着自己一路颠簸受罪。

妙悟浩然正气,灵觉自有奇异,在小圣贤庄果有所得,也能对天明有所裨益,能让天明的玄关之路顺利些。

“诸夏之大,我却不知道归处在何?”

天明本能颔首,心间深处隐现一丝迷茫。

自己并没有家!

咸阳那里,不是自己的家。

兰陵城也不是自己的家。

接下来的小圣贤庄,也不是自己的家。

待在残剑先生身边,并非长法。

感此,天明轻轻一笑,摇摇头。

“归于何处?”

“这一点要问你自己!”

“于我而言,赵国未灭的时候,陉城书馆便是家国所在,赵国沦亡,一段时日,我也曾有你这般感觉。”

“现在……,同飞雪、婉儿一处,我心甚安,诚如此,诸夏无处不是我之家国。”

残剑念叨一声,沿着要道,御马奔近。

天明已然有这般感受?

还真是快!

真是难为他了。

真是苦了他了。

丽师妹……,她的抉择,自己不好评判。

自己现在只能够给予天明这般的答案。

文学

“心安之处,便是家国!”

天明心神感触。

恍恍明悟了什么。

“天明。”

“待我在小圣贤庄破入玄关之后,你随我修行一载,便寻找可以令你心安的地方吧。”

残剑再道。

天明之所以会有此感,乃是因为一颗心有些乱了。

能够令一颗心生乱,自然有生乱的根源。

似乎不难猜测。

若是不予解决,长期之下,定然会影响修行。

“寻找心安之所?”

天明低语。

沉吟思忖良久,长长的呼吸一口气,体内玄功运转,玄光明灭,屏退诸般,心境自在。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 第二章

徐佑攻克广都之后,派出精骑突袭成都周边的乡镇村落,两天之内,拔出了多座据点,彻底清空了外围。

期间,成都守军曾派兵出来阻挠,却难以追上骑兵的速度,反被逐步蚕食,吃掉了千余人,于是龟缩城内防守,任由楚军骑兵来去纵横,再不敢出城。

七月十八日,徐佑抵达成都南门外,大张旗鼓的安营扎寨,虽只有一万兵力,却搞出了三万人的规模,虚张声势,以震慑城内军民的抵抗之心。然后摆设高台,由思筑都日夜不歇的高声宣讲楚军优待俘虏的各项政策,除首恶外,余众皆不追究,以瓦解城内军民的抵抗之志。

成都辟二九之通门,画方轨之广涂,城坚墙固,号称“金石”,存粮足够五年之用,丝毫不怕徐佑攻城,只要耗下去,等涪县方面取胜,徐佑就得自己撤兵。

然而,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涪县大败,卫长安战死,十万大军灰飞烟灭,张长夜退守广汉,这些消息传来,成都一夜三惊,还没来得及反应,广汉失守,张长夜降敌,澹台斗星于七月二十五日,率楚军主力抵达成都北门外,和徐佑胜利会师,兵势展开,将成都团团围住。

至此,所有人都明白,这场战争的胜负已定,据益州一州之地,尚且不能和朝廷抗衡,现在益州失去大半,只余成都一座城池,将无谋,兵无勇,败亡只是时间问题。

“天师,突围吧!”

阴长生自重伤痊愈后,红润如婴儿的脸蛋布满了苍老的沟壑,精气神大不如往常,但他的见识和经验还在,所以备受孙冠倚重,并没有因此失宠。

成都最高的摘星楼,楼顶可以看到城内所有的景致,栋宇相望,桑梓接连,百果甲宅,异色同荣,孙冠站在楼顶的栏杆处,叹道:“徐佑用兵如神,委实难制,今城内可用之兵只有万余,又该如何突围?”

阴长生不是将才,靠他出谋划策,战场上打败徐佑,那是痴人说梦,可他准确的抓住主要矛盾,道:“楚军所依仗,无非徐佑一人,天师可否屈尊,出城斩了徐佑?等楚军大乱,我趁机率兵突围,等日后卷土重来……”

孙冠夜赴岷江的事,阴长生并不知晓,孙冠笑道:“元光守在徐佑身边,想杀他,得先杀了元光……”

阴长生吃了一惊,道:“元光?徐佑敢私通北魏大将军,就不怕朝廷怪罪吗?”

“徐佑行事不择手段,只为达成目的,敌我抑或胡汉,都不放在他的心上。如今可堪与我一战的大宗师唯有元光,不管他怎么说服元光来益州,也并不是太出乎意料的事。”

文学

长生愤然道:“要不是张师弟贪生怕死,擅自退兵丢了涪县,间接害了卫师弟的性命,怎么会被徐佑小儿逼迫到现在这样的地步?”

这时传来脚步声,李长风匆忙走上台阶,来到两人跟前,道:“赵威、李正、贾羡、王扶等四姓豪族昨夜密谋,欲聚众起事,献城投降,被鹿堂派出的眼线探知,请天师示下,该如何处置?”

阴长生怒道:“还用问吗?立刻派兵剿了,所有参与谋逆者一个不留。”

李长风淡漠的看了眼阴长生,道:“三师兄,赵威是蜀郡太守,李正是成都令,贾羡为益州首富,曾资助我军数千万钱,王扶更不用说,名望之隆,益州半数士人全是他的弟子,杀了此四人,成都也不用守了……”

阴长生驳道:“不杀他们,成都就守得住了吗?越是位高权重,越是声望隆兴,影响越是恶劣,不尽早铲除,以雷霆手段警示余众,你我的脑袋,早晚被他们给砍了!”

李长风没再搭理阴长生,抬头望着孙冠,静等他的吩咐。孙冠似乎根本没有听两大弟子的争论,远眺东南那起伏雄伟的分栋山,沉吟良久,道:“天师道的道统不能灭于我手……长生,长风,我决定五日后前往分栋山,和元光决战!”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 第三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3-17 10:03:02


Fikker/Webcache/3.8.1
</bo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