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不大怎么让你舒服|斗罗大陆之征服比比东

宝贝不大怎么让你舒服 第一章

“嗯?看到我?”帝北野坐在床边,专注的看着她,却并没有太把这句话给放在心上,以为她只是说,刚醒来就看到了她。

“帝北野,我是说。”

顾小绵有一丝着急的,又有一丝高兴的,继续强调的说道,“我是说,我能够认出你了,你是帝北野,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的这张脸,就认出你来。”

帝北野仿佛没听懂的愣住。

他那虐的人吐血的智商,在这一会儿,根本就是停摆的。

许久之后,他才是终于反应过来。

然而,却没有顾小绵想象中的那种应有的狂喜,反而只是十分冷静,平静,镇定的为她掖了掖被角,淡淡的点头:“嗯,我知道了。”

“你就这种反应?”顾小绵有点失望,“难道不是该为我感到开心吗?”

“小傻瓜。”帝北野忽然抬手,温柔的抚摸她的脑袋,自从她怀孕之后,他就不再敲打或者拍,改为轻柔的抚摸了。

而顾小绵则不理解,也有几分小闷气的看着他。

帝北野俯身,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然后,他就目光专注地看她:“我很为你高兴。但是我又很担心,你以后都能记住别人的脸,会不会有一天,就看腻我的这张脸了?”

“你居然会对自己的脸没自信?”这下,顾小绵实实在在的惊讶了,“你知不知道你的这张脸,有多好看啊?我就算记住别人的脸,但不会看腻你这张脸的,你简直就是妖孽级的,天神级的颜值!我绝对会一辈子都看不够的!”

“真的吗?”可是,帝北野却好像还是一副不太自信的样子。

“当然是真的!我发誓!我顾小绵这辈子只爱你的这张脸!”顾小绵急了,要不是身体还是软绵绵很虚弱,她恨不得从床上跳起来告诉他他的脸究竟有多完美。

“嗯,我知道了。”帝北野握住她有些激动的小手,凑到嘴边亲了亲,俊脸上才是展露一道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小绵,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会说话情话,一辈子都看不够我的脸?嗯?”

宝贝不大怎么让你舒服 第二章

“怎么不能了……”

相对脏辫女生的暴躁,紫漪看起来淡定得让人觉得她在说出一长串化学公式的时候连大脑都没有过一下。

两人说着,直接就辩论了起来。

当然,很多时候是紫漪在说,脏辫女生被说得面红耳赤哑口无言。

这边动静这么大,教育台记者忙让摄像师拍下来。

“到时候当个花絮肯定不错。”

除了记者们,就连一群监考教授和国际化学组的人也被吸引了过来。

站在那里的一个国际化学组成员听着紫漪的辩论,震惊了:“这个女生竟然随口就能说出这么多厉害的化学公式,她是怎么做到的!”

其他人也是震惊莫名。

辩论中的紫漪身上像是在发光一样,那种强大的自信和智慧,让所有人聚精会神。

这场辩论其实并没有持续多少时间,最多五分钟就结束了。

脏辫女生通红着脸瞪着紫漪,一副被打击得很惨的样子。

紫漪却还是最开始那副淡淡的表情,她又喝了一

文学

口水,接着站起来去把水杯放回到柜子里面的背包里面。

看着走开的紫漪,安利走到脏辫女生面前,见她脸色不好,就小声安慰了一句:“迪娜,你别生气,说不定这人只是理论好,帝大生不都是理论好,做实验不行吗?”

本来被打击得不浅的迪娜一听这话,眼睛亮了亮。

对呀,帝大生一向都是理论好过做实验,她在理论上比不赢紫漪又怎么样,实验分数比理论分高,她只要在实验上不出任何差错,依旧能打败紫漪。

想到这里,她自信地笑了。

九点五十。

成绩公布出来。

紫漪满分,还有几个错了一道题。

大部分人被刷下去。

最后进入实验比赛的有十五人(有些人考了同样的分数,名次并排。)

紫漪和张庄进入下一轮比赛。

周晓虽然有些遗憾,不过还是很真诚地为紫漪和张庄加油。

“紫漪,张庄,加油!”

十点。

进入下一轮比赛的被带进一间很大的实验室。

每个人一个实验台,实验台上放着很多实验仪器和三块物质。

“各位同学应该已经看见你们实验台上放着的三块物质。”组委会的人宣布这场比赛的题目,“这次的题目就是在一个小时内分解出这三块物质的所有元素,并用你们实验台上现有的容器把他们融合出另外一种物品。”

这种题目一出来,很多人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比赛的十五人。

“三种不能

文学

的物质,分解出他们的所有元素就已经很麻烦了,竟然还融合,最重要的是,竟然还只有一个小时?”

“我感觉这些学生肯定全部都做不到。”

“绝对做不到,能在一个小时内分解出他们的所有元素就已经不错了。”

“这次的比赛谁出的题,这也太狠了吧?”

不止现场观众在议论,网上也讨论开了。

现场十五名参赛者这个时候已经开始了实验。

大部分人脸上都露出了急切的神色。

相对大家的急切,对这些落后的实验仪器很不熟练的紫漪反而看起来不急不缓了起来。

宝贝不大怎么让你舒服 第三章

墨思瑜点点头:“等到初言的身体好起来,我便回来,若是他的身体无法好起来,我便直接带他回锦城。”

墨成悦怜爱的抚了下墨思瑜的小脸:“好,你若是有什么需要,我这边给你安排,不要太过担心了,要记住,发生任何事,若是搞不定,都要过来寻哥哥。”

墨思瑜突然有些哽塞:“我知道,我走了。”

墨成悦对着她挥了挥手,墨思瑜转身朝着楚初言的方向飞跑过去,翻身上马,坐在了楚初言的怀里,一甩绳索,策马离去了。

墨成悦站在原处,盯着两人消失在视线的身影,叹了一口气。

赶来的云三只来得及见到大小姐模糊的背影,她心有不甘:“少爷,大小姐都没问你别的,就这么离开了?”

墨成悦翻身上马:“不然呢?”

“也对,有少爷你在这里,就证明附近的一切你都已经打点妥当了,无需多问。”云三又道:“那她没向少爷你哭诉在禁地遇到的危险和困难吗?”

墨成悦骑在马背上,晃悠悠的往前走:“你觉得她会吗?”

云三想了想,“也对,若是向你哭诉这些,大小姐早就在信里让你过去找她了,若真是那样,也不像墨家儿女的所作所为了。”

身为墨家子女,虽从小到大养的娇贵了一些,但起码的承受能力还是有的。

云三突然又惆怅起来:“可大小姐这个样子,是不是打算抛弃我们了?”

墨成悦睨她一眼,“这样不好吗?”

“也……挺好的。”云三虽然有些沮丧,却发自肺腑的开口:“这世间,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大小姐若是真能跟楚家小少爷在一起,也算是一桩美事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