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办公桌底下含进去: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藏在办公桌底下含进去 第一章

一些家族中,并不是所有后辈都有修炼的资质,契约诅咒遗物,那只是一种无奈下的选择,能觉醒灵根

文学

的,无不是期待着,可以觉醒灵根,以灵根成为修士,才能追寻长生大道。不受诅咒侵袭。

御灵师才更加知道,契约诅咒遗物后的痛苦。

自然不会期望着后辈也走相同的道路,有机会觉醒灵根,那绝对是可以为之付出一切。

“好,好,好。”

“月茹终于可以修炼了。”

“虽然彼岸中,隔绝内外,不与混沌归墟相连,在里面,没有办法上应混沌,下入归墟。可这样的先天灵物,却可以直接催生出体内灵根,不需要接受混沌洗礼。这叫做先天觉醒。不怕红楼诅咒,可为月茹铸就修行根基。”

庄不周心中暗自大喜。

在彼岸中,诅咒遗物数量众多,其中不乏有上等,对于其他人来说,觉醒不了灵根,契约一件好的诅咒遗物,完全是最好的选择,李月茹更是有这样的机会。

只是,庄不周始终没有让她这么做。

御灵师遭遇诅咒,绝非好事。他可不忍心,看着李月茹每日承受诅咒的侵袭。

打的目的,就是想办法找寻觉醒灵根的方法。

现在,终于如愿。

虽然心中有些迫不及待,不过,还是按捺住心中的冲动,先天雷晶已经到手,送入彼岸,谁都夺不走,想要使用,任何时候都可以,平心静气,才是王道。

急中容易出错。

“天黑了。”

看向虚空,四周的雾霾,越来越深邃。无尽之海有白天黑夜,在白天时,天地间的雾霾,呈现出白色,还是有一丝丝光芒从雾霾中散发出,而到了晚上,雾霾就真的变成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而且,大批的雾怪,诡异,都会随之出没,横行无忌,席卷四方,晚上的无尽之海与白天的无尽之海,那是完全不同的。

随时随地都要提防各种各样的危险会出现在身外。

一旦夜晚,庄不周随即告知乘客,关闭垂钓平台。整座北冥号,再次化身为巨鲲,潜入海中。

第一次出海,他不想节外生枝,先平安渡过再说,没有必要直接与诡异,雾怪正面碰撞。他就是过来探探路的。试试北冥号的能力,再垂钓一二,三天就回去。

时间悄然流逝。

在无尽之海上,垂钓的时光总是过的那么快。

在海上,每天垂钓三次。不出意外,得到了六件天地灵物。让庄不周大感满意。

分别是:先天秘银,冰火珠,十八神兵谱,幻心石,元磁铁,玄牝珠。

当真是大获丰收,每一件都是稀世珍宝,放在外面,千金难求。错非是庄不周刻意单独垂钓的话,只怕,这收获,被人看到,想不红眼都难。

三天一到,北冥号也没有停留,调转身形,朝着赤潮岛所在的位置,随即就开始返航。

船内,餐厅中。

整个餐厅中,已经坐满了御灵师,一个个兴奋的交流着自己这次的收获。几乎每一个都洋溢出兴奋喜悦之色,这一次出海,不管是谁,或多或少,都有收获。

除非是真的倒霉透顶,要不然,碰到鱼群,必然丰收。

心情喜悦下,自然在餐厅中点上一桌桌美味的灵食,不得不说,芸娘的手艺还是相当精湛,烹饪出的美食,色香味俱全,搭配各种灵疏灵肉,各种美食,无不诱人至极。当然,价钱也不便宜。

可对于大获丰收的御灵师来说,自然不是问题。

纷纷点上不少平时不舍得吃的美食,犒劳自己。

三五成群,小声交谈着。

庄不周来到餐厅,一眼扫去,落在一处区域,只看到,那边只有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梦遗大师,神色间,似乎看不出任何高兴的表情。

气氛明显有些低沉。

走了过去,在其对面坐下,开口道:“大师未曾如愿。”

梦遗大师抬眼看了一下庄不周,颔首点点头道:“果然,万事不可强求,先天罡气果然难得,哪怕是找到鱼群,来到渔场,依旧无法得到。这都是命,命该如此,徒呼奈何。”

先天罡气,他追求了一辈子的天地灵物,终究是可望不可即呀。

只是,要说这一声放弃,又谈何容易啊。

“要不然再试几次,终归是有机会的。”庄不周淡笑着说道。

“没有时间了,我的时间虽然还有一些,不过,主要是气血已经达到巅峰,精气神都已经快要跌落,若是跌下巅峰,再想突破,只怕会节外生枝,出现意外。这次回去,就要准备晋升天罡境。”

藏在办公桌底下含进去 第二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

藏在办公桌底下含进去 第三章

老船夫和青航对唱两句后,便停了下来,青航也似乎看出一些东西,没有再多调侃白素贞和许宣。

反倒是让许宣进来,只是先前的举动已经让许宣面红耳赤,白素贞看出对方面皮薄,也是开口说了两句。

许宣方才小心翼翼的重新入了船内,但不知是不是因为先前调侃的缘故,许宣再看白素贞的时候,心中有着一种莫名的心动。

二者对视片刻后,青航恰到好处的引出话题,聊着聊着,青航突然开口:“许相公对西湖如此了解,可是本地人士?”

许宣闻言,不知怎么的,开口道:“我祖上一直居住在钱塘一带,世代以贩卖药材为生。今日本是外出游玩,不想偶遇风雨,三生有幸遇到贵人,不知道二位又是从而而来?”

对许宣身世了如指掌的白素贞并没有多听,只是呆呆的看着许宣,见到他讲完,便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啊!”

青航在边上看的直摇头,轻声笑道:“姐姐,人家许相公报完家门,向你问话呢。”

“向我问话?”白素贞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青航已经对着许宣开口道:“我姐姐名叫白素贞,祖籍巴蜀芙蓉,只因为家中二老归天,没了依靠。巴蜀近来也有些动乱,听闻江浙一带乃少有的人间净土,世中桃源,便想着来西湖投奔亲人,却不想亲戚已经搬家,现暂居在清波门内。”

说完,青航又是对着白素贞一阵夸赞,说白素贞从小就聪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到这又是话锋一转,直言前几年家中无二老先后离去,白素贞接连守孝,一来二去,都成了大姑娘。

“这次前来投奔亲人,本也是向着请他们家中老人为姐姐张罗一下,不想,哎……”青航说完,又是一阵叹息。

许宣闻言自然是出声安慰,二者一来二去,聊了不少,等许宣到了地方,青航又是开口:“许相公,我看这雨一时之间,也是停不下来,你既有急事,且先拿伞回去,日后有空,送回清波门便好。”

听到这话,许宣急忙拱手致谢,走的时候一步三回头,下船的时候更是差点摔倒,还是老船夫扶了一把,方才安稳落地,出糗的许宣在青航调笑的目光中匆匆离去。

“这许相公,也是有心人啊!”老船夫笑了笑,也没有撑船离开,而是同白素贞等人一起看着许宣的背影一点点消失。

等到许宣的背影完全看不到后,白素贞面色微冷,看向老船夫道:“敢问是哪位同道来西湖游戏人间,同我开这等玩笑?”

“姐姐莫急。”青航一看,便知道白素贞是真的有些生气了,毕竟这些年来,白素贞一直有意识的拉开自身和许宣的距离,唯恐修行界的恩怨波及到对方。现在看到一位可能知道她和许宣关系的修士,自然警惕起来。

唯恐二人斗起来的青航赶忙开口,一边握着白素贞的手,一边看

文学

向老船夫道:“你是玉宸请来的吗?刚才我唱的那两句,你对的词我听玉宸说过。”

“我乃玄冥。”老船夫说着,身形一晃,显露出玄冥身神之身,立在船尾道:“玉宸察觉到许宣命中有一劫,因为自身不方便前来,便让我来给他他送一样东西。”

龙烟、丹元、皓华、玄冥和常在是玉宸经常派遣出去的身神,因为名字缘故,一直被人怀疑是玉宸的身神,但五者表现出来不次于一般阳神修士的实力,又被人视作是阳神境界的尸解仙。

玄冥当初和白素贞见过面,对其白素贞还是比较放心,只是现在她听到许宣未来有一场需要赐下宝物才能应对的劫数,不由心中一紧,急忙开口道:“敢问玄冥真人,许…许相公会遇到什么劫数?”

“你同他缘分到了,日后必然因果纠缠,其劫数我不好同你多说。但你无需担心,这劫数虽涉及到生死,但有了我赠送的东西守护,他最多也就是会受到一些惊吓罢了。”

“这样就好。”白素贞闻言,松了口气,而后又是想起玄冥开始的那句“你同他缘分到了”。

白素贞不由面色微微泛红,有些羞涩的问道:“不知道真人最开始那句,是玉宸真人所言吗?”

玄冥看着白素贞,笑着点了点头,略带调侃的语气,道:“你真的很喜欢许宣啊!我原本还以为你作为修行千年的白蛇,专研太阴之法数百年,对于情爱之事应该看得清,哪怕真的生出感情,也应当是日久生情,不想你如此轻易就陷了进去。”

“情爱之事,哪里是你看得清便能操控的?”白素贞看着许宣离去的方向,没有多说什么。

玄冥闻言,便化作一道清光遁入虚空,留下青航和白素贞二人。

在玄冥回归本体玉宸之处时,青航看着白素贞道:“姐姐,既然玉宸都说了你和他的缘分到了,那么我们快点去清波门准备一下吧。要不然,那许宣连个还伞的地方都没有。”

听到这话,白素贞又是低声喊了句:“青儿。”

“好!好!好!我不说还不成吗?”青航伸手一挥,一道人影出现,化作玄冥先前那副老船夫的模样,撑着船向着清波门而去。

那清波门本身是天柱山一脉在西湖边上的外围驻地之一,属于凡人和修士混居的一个特殊地段,青航入内后,也不需要多做什么,只是简单的嘱咐了两句,一系列完整的资料和府邸便准备妥当,当日白素贞和青航便入住其中。

另一边,许宣回到家中之后,便有些魂不守舍,许宝莲见状颇为忧心,自己这个弟弟她也清楚,在父亲去世前很是有些灵感。听父亲所言,自己这弟弟很可能是修士转世。

许宝莲并不在意,她只知道许宣是自己的弟弟,一直以来,她都是顺着自家弟弟的喜好,并不强求他修行。此时见到许宣如此,难免有些担心。

边上的李公甫见状,又不对许宣调笑道:“我们菜都快吃完了,也不见你说两句,也不怕我日后欺负你姐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