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糊糊进了岳,三个校草溺爱拽丫头

迷迷糊糊进了岳 第一章

“哦,我亲爱的达令,亲爱的千亿先生!”在自己妻子的热吻之下,比尔·盖茨有些恍然的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变成全球第1位千亿先生了。

就在今天早上,微软的股价正式突破了3,000亿美元,而比尔·盖茨现在拥有微软30%的股份,那这就是900亿美元的身价了。

再加上比尔·盖茨在其他的公司,比如英特尔,苹果等不少企业都有投资股份等等,比尔·盖茨的身家正式突破了1,000亿美元,成为了全球第1位千亿美元的富豪,注定要留名千古了。

这比另一个世界的千亿富豪足足要加速了17年的时间。

历史上一直到2017年,贝佐斯的身家才突破了1000亿美元,成为了全球第1个千亿美元先生。

而在这个世界,我们的比尔盖茨先生确实已经创造了历史,将这个纪录给提前了17年的时间。

嗯,不要觉得这一点非常的夸张。

其实在另一个世界,比尔·盖茨的个人资产也是在2000年的时候达到了巅峰,拥有600亿美元的身价。

可是从2000年之后,比尔·盖茨的资产应该是无限衰退,最惨的时候衰退到了300多亿美元,把全球首富之位,拱手相让了好几年。

直到2014年才重新拥有600亿美元的身价来着。

所以无论是这个世界还是另一个世界,比尔·盖茨个人资产也确实都在2000年的这个时间点是最夸张的。

不过有一说一,这个世界的财富确实比原本的世界要夸张的多,原因自然就是多了贾老板这么一个异数了。

在贾老板孜孜不倦的努力下,全球的高科技产业比另一个世界要加速了三年左右的时间,毕竟历史上也直到2003年,才有能够和大千5相提并论的拍照手机来着。

甚至可以这么说,全球的科技行业,也因为贾老板而显得熠熠生辉了起来。

这并不是在瞎扯淡,事实上,当为微软人庆祝微软成为全球第1个3,000亿公司,而比尔·盖茨也成为全球第1个千亿富豪的时候,全球的高科技企业们,也迎来了他们的人生巅峰。

比如紧随微软之后的51搜索,股价突破了2000亿美元,成为了全球第2家2,000亿公司。

然后是思科电子,股价同样突破了2,000亿美元,速度只比51搜索慢了不到半个小时,成了全球第3家2,000亿公司。

再然后是朗讯科技,股价目前已经达到了1,980亿美元,稍微再努力一下,突破2000亿不是梦。

这是目前排在科技板块前列的四家公司,而这4家公司全部挤进了全球市值排行榜前10的宝座,和他们待在一起的是通用电器,沃尔玛,扶桑电信,埃克森美孚,花旗集团,沃尔顿。

另外,排在第11位的是英特尔,因为和微软联姻,英特尔的市值也达到了1,600亿美元,涨幅其实比微软要夸张。

另外,雅虎突破了1,000亿美元,苹果也达到了800亿美元,甚至就连贝索斯的亚马逊,也突破了500亿美元,成为了世界电商第一股。

毫不客气的说,在微软这个领头羊的带领下,所有的高科技概念股,网络股等等,统统都处于疯涨的状态中。

很多股市的研究专家们惊讶的发现,大量的高科技网络概念股冲进了市值排行榜前百名的位置,加在一起居然达到了27家之多,占据了整个排行榜25%的位置。

如果将所有的高科技股票市值聚拢到一起计算的话,就会发现高科技概念股的总市值已经达到了惊人的5.2万亿美元,比米国的石油行业的总市值居然还要高,简直高到了不可理喻的程度。

迷迷糊糊进了岳 第二章

“怎么会有事?我有点无敌。”

我哈哈一笑,给林夕夹了一只她最爱吃的深海女王虾,道:“虽然有一点点小凶险,但总体而言应该算是化险为夷的,最终凭借我自己的努力和智慧,终于打赢了那场神仙打架,甚至,风沧海被一拳打飞出几里远,最后还没分出胜负他就逃之夭夭了。”

“真的那么厉害么?”如意笑问。

“厉害的!”

我哈哈一笑,继续自吹自擂:“至于古战场内当地的土著,哭夫崖鬼王姜云粥,更是被我一手就捏死了,还有那魂哭城城主周励,一位了不得的剑修,但被我一个马鹿冲城差点把脑袋给冲烂了,最后,风沧海的师父,那个长生殿宗主,绰号叫长生剑仙的家伙出手,也被打得哭爹喊娘走了。”

林夕目光楚楚的看了我一眼:“你自己呢,危险吗?”

“也危险,但值得。”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如果不走这一遭,我恐怕就见不到传说中的李淳风了。”

“李淳风……”

林夕怔了怔:“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唐朝人吧?推-背-图的作者之一,是吗?”

“是。”

我揉了揉眉心:“见到唐朝的人了,你们敢信吗?明轩、如意?”

沈明轩摇摇头:“不敢。”

顾如意喃喃道:“游戏里见到的……应该只是一串数据吧?”

我摇头一笑:“不,其实是真的。”

说着,轻轻一拍手:“不过如意你不用关心这些东西,好好打游戏,当我们一鹿的首席法师,这就是你的首要任务!”

顾如意犹豫了一下,颔首:“我会的!”

不久后,吃饱喝足,各自回房休息。

……

次日清晨,早早醒来,吃完早餐,上线。

今天有大事情要办,师姐要带我去找回场子了。

“唰!”

人物出现在朝歌城中,摘星台一层,一座新的祠庙已经建成,当我迈步踏入祠庙中的时候,就看到里面摆了一共五尊神像,有四个不认识,无非是各种地祇神灵之类的,而正中间的一座则很眼熟,正是无脸鬼南霏,她的神像容貌与本体没有太大区别,惟妙惟肖,身穿一袭金色长袍,显得落落大方,而就在我踏入的时候,已经有不少朝歌城百姓在这里进献香火了,都是一些系统刷新出的朝歌城NPC,毕竟已经是一座大城了,有军队,自然也会有平民,而朝歌城山水神祇的香火,就只能靠这些NPC来进献了。

至于玩家?谁脑袋被门挤了才会在自家的城池里去烧香。

一缕光辉泻落,化为南霏的模样,如今她已经不再是女鬼,而是一位实实在在的山神娘娘,浑身都是神光灿烂的模样,似乎是使用了某种术法,只有我一个人看得到,就这么冲着我盈盈施礼,笑道:“南霏参见主人。”

“别这样。”

我一摆手,笑道:“南霏,以后不要再叫我主人了,你好歹也是掌握一方山水灵气的神祇,虽然朝歌山小是小了一点,但以后朝歌城越来越大,人口也越来越多,你的香火也会跟着水涨船高的,以后未必会比殷灥混得差。”

她俏脸一红:“奴家可不敢跟骊山大神相提并论,只求能在您身边……为您做事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我笑着点头:“总之以后别叫主人了,你就好好的留在这里塑金身吧,好啦,我要再去一趟混沌之海了。”

“啊?”

南霏一愣:“还要去混沌之海?”

“嗯,找长生殿算一算杀我龙骑士的总帐。”

“可是万一……”

她还没说完,我直接笑道:“不用担心的,这次不是我一个人去,云师姐跟我一起去,中土大陆上最强的准神境剑仙,你还担心什么?”

南霏盈盈一笑:“那……奴家祝您马到成功。”

“嗯,走了。”

转身出了摘星台,随即前往兵器铺那边修理了一下浑身的装备,再去药店补充了一些药水,路上还看见了楠木可依,顺便补充了一些高级生命药剂,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捏碎一张龙域回城卷轴。

……

“唰!”

身影出现在龙域的那一刻,就有一道流光从龙域大厅里飞出,化为云师姐的身影,脚下踏着一柄白龙剑,此时,白龙剑剑光暴涨,以至于整个剑身也膨胀了很多,足足有接近十米长,云师姐就这么冲着一伸手,笑道:“走吧,快去快回,龙域还有许多事务等着师姐回来处理呢!”

“走了走了!”

我一跃落在了白龙剑的剑身之上,下一秒,白龙剑带着我们在空中一个回旋,随即风驰电掣而去!

迷迷糊糊进了岳 第三章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跟着罗勇一块儿冲杀过来的斯卡莱特,眼中微微闪过了一丝意外。

事实上,在之前从空间裂缝中爬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了,和原先相比,罗勇的实力,好像变得更强了,而且这之间的提升,还非常的明显。

只不过当时的他,相比较起这个,其实更加关心新电影的上映问题。

当然,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斯卡莱特本身对这件事情兴趣不大。

但刚才,在他和罗勇一起行动的过程中,罗勇所展现出来的爆发力和速度,以及击溃一艘帝国战舰时的力量,让斯卡莱特更加明确的体会到了这一点。

这不禁让他产生了几分感慨。

虽说这些人类,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都是弱小的蝼蚁,但个别特殊个体,那实力的提升速度的确是惊人啊。

就拿这罗勇来说,明明前些年的实力,也就那样,结果才过了这么会儿工夫,实力竟然就直接提升了一大截,想想也是不可思议。

这就是‘武道’的厉害之处吗?

不过可惜,人类的‘武道’,对他并不适用,他基本上没办法修习,否则他还真想好好的深入研究一番。

念头飞转之间,斯卡莱特控制着自身的形体,一下子达到了五百米级别,随后甩动龙尾,直接从中间将一艘帝国战舰一击抽成了两截。

罗勇和斯卡莱特的到场,几乎可以正式宣告,星核古树所面临的威胁已经基本解除。

不出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有数十艘帝国战舰,在他们的攻击之下,化为了一堆在虚空中漂浮的太空垃圾。

消息传回之后,得知战场上出现了一头黄金巨龙的弗拉德元帅,一下子就变了脸色。

这牺牲了他们帝国一名顶级战力,才解决的目标,当初巴哈特元帅在与弗拉德元帅完成工作交接的时候,毫无疑问的是有详细说过的。

虽说,那黄金巨龙是被吞进特拉格的黑洞之内了,从理论上来讲,就算不死,也别想再从里面出来。

但这个事情,终究是还不确定,小心一点,总没大错。

按照弗拉德元帅和巴哈特元帅当时的想法,如果遇到那黄金巨龙,那在费恩已经战死的情况下,他们可以让已经获得了‘阿瑞斯’的贾维斯顶替费恩的位置,配合上柯林肯、特拉格,乃至维塔斯进行战斗。

掰掰手指,他们手里还有四个顶级战力。

到时候稍微操作一番,看情况,大不了一拥而上,总是能够对付的。

而现在……

弗拉

文学

德元帅前一秒,才刚刚从死里逃生的维塔斯那儿,确认了贾维斯为掩护他们撤退,而自我牺牲的消息,都

文学

还没得来既感到操蛋呢,这战场上出现黄金巨龙的消息,就传回来了……

这一下子就变得糟糕无比的情况,让弗拉德元帅都恨不得拿头撞墙。

不过他终究还是没那么做。

主要是没那个时间,他现在连拿头撞墙的工夫都没有,弗拉德元帅赶紧通过通讯术式,先后联系了柯林肯和特拉格。

结果,发去这两边的消息,皆是石沉大海,迟迟没有消息传回。

这一刻,一股不祥的预感已然是控制不住的开始从弗拉德元帅的心中蔓延开来……

“不会吧?”

他完全不想相信刚才在自己脑海中闪过的那个猜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