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坚持一下宝贝,翁熄粗大

啊坚持一下宝贝 第一章

亲眼看到自己始祖的尸体,冰魄整个人相当激动,连身躯都在不断的颤抖。

与此同时,孙冰也随之来到了这庞大的尸身面前,如此近距离之下,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尸体中蕴含的恐怖力量。

在这庞大的尸体内,孙冰似乎看到了宇宙坍塌之景,时间终焉之相。

仅仅只是其身上泄露出的一缕气机,都足以让孙冰心惊胆战。

这种气息他十分熟悉,就仿佛面对鲲鹏神兽一般,心中完全生不出任何反抗之心。

察觉到了这般情况之后,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孙冰的脑海中浮现:

“莫不是这冰蚕一族的始祖,达到了传闻中的神兽之境?”

似乎是察觉到了孙冰心中的疑惑,此时的冰魄不由得缓缓开口道:

“吾族始祖,惊才艳艳,本来只是山野中随处可见的野蚕,却领悟了冰霜,诅咒以及毒道,最后更是突破至半步神兽境界。”

闻言,孙冰缓缓点了点头,但下一刻,他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毕竟修为达到了这等层次的强者,早就已经摆脱了寿元上的限制,除非鲲鹏,白虎这等神兽出手,否则不死不灭,乃是任何族群的底蕴。

要知道龙族的龙王,即便自身本源受创,依旧镇守了龙族无数岁月。

可听冰魄所言,这冰蚕一族的始祖,分明就是自己成功突破的,那么为何好端端死在这里了呢?

尚未等孙冰开口,冰魄的声音再次响起:

“可惜老祖乃是何等的心高气傲,自诩不弱于任何神兽,一气之下便离开族群寻找机缘突破。

只可惜自那以后,再也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以至于我族备受欺辱。

数个纪元之前,在我族即将灭亡之时,还是鲲鹏神兽出手庇护,并且让吾族年轻骄子来此地历练。

万万没有想到,我族始祖的尸身,竟然残留在此地。”

说到了这里,冰魄的眼角甚至都出现了晶莹的泪珠,因为望着自己始祖的尸体,他感觉到了发自内心的悲伤。

正当冰魄缅怀曾经之时,孙冰却敏锐的察觉到了,一道道目光逐渐汇集至此。

毕竟修为实力达到了这等境界的强者,古往今来都十分稀少,身上的一滴鲜血,一根毛发,都堪称至宝。

更何况,此刻乃是一整个尸体摆在这里,完全就是一个惊天机缘。

即便是同等境界的强者,都会心生贪念,更何况在这样的环境中,一只又一只的冰鲲,雪逐渐汇集在此。

曾经此地完全被冰蚕始祖的冰霜之道封印,即便是它们,也根本就无法穿梭。

可因为先前孙冰使用诛仙剑,直接将冰封的时空斩开,完全就是帮助它们开辟了道路。

这等至强者的气味吸引,可以说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汇集在此地的冰鲲,雪鲲将会越来越多。

诸多视线汇集之下,饶是孙冰也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平静的脸上充满着凝重,连忙暗中催促道:

“冰魄,快点抓紧时间,若是继续耽搁下去的话,你我都会有性命之忧。”

孙冰的这一番话语直接将冰魄惊醒,他也敏锐的察觉到了四周的动静,心中立刻迸发出了无穷的怒火:

啊坚持一下宝贝 第二章

女子穿戴着一件青色贴身裙衫,此时裙衫衣带并未系好,身披一件银色软甲,随意披挂在身上,却是使得女子有些不堪重负。

其一双眼睛,格外有声,面容姣好,皮肤细腻,只不过脸色苍白,看起来女中豪杰的秉性之中,又显现出几分柔弱。

战灵芸!秦尘看了女子一眼,笑道:“你醒了……”而战灵芸却是看了看秦尘,看了看被自己打了一巴掌的李闲鱼,继而道:“是你们救了我?”

秦尘点点头。

“多谢!”

战灵芸说着,支撑着身子,便是要离去。

“你现在走,那就是死路一条。”

秦尘站在院中,淡淡道:

文学

“命环破碎,我只是将你外伤治疗,以你现在的状态,出不了这云阳城,就是个死人了。”

话语落下,战灵芸脚步停下。

她看了看秦尘和李闲鱼,最终来到庭院内,凉亭下,坐了下来。

秦尘微微一笑,没说什么。

这女子,倒是明白,也懒得他费口舌什么的了。

“你们是何人?”

女子直接开口问道。

“在下秦尘,这位是在下弟子李闲鱼,在云阳城百里外山脉,偶然碰到姑娘,被禹家人追杀,继而救下姑娘,将姑娘带到这云阳城内安养。”

“你们?”

战灵芸却是一脸狐疑的表情,牵动伤口,咧了咧嘴。

她可是清楚的知道,禹家追杀她的队伍,每一队,至少都有几位真我境高手。

单单秦尘和李闲鱼二人,能够救下她?

李闲鱼此时气不过了,看不起我可以,看不起师尊?

“若非是我二人救了你,你现在还有命活吗?”

李闲鱼当即道:“怎么?

觉得我师徒二人只是帝者境界,便觉得我师徒二人救不下你?”

战灵芸看了一眼李闲鱼,声音清冷道:“登徒子。”

“你……”李闲鱼看着战灵芸脸色苍白,可终究是咽不下这口气,哼道:“医者仁心,姑娘在我眼里,就是一个病人,我只不过是给姑娘上药,救姑娘性命,倒是姑娘心思腌臜,这般想我!”

战灵芸听得李闲鱼这一番话,倒是高看了李闲鱼几眼。

目光一转,战灵芸看向秦尘,直接道:“你能找到治好我命环的灵药?”

“我可以炼制。”

“你?”

战灵芸又是一副不信的模样。

她本身可是真我境巅峰境界,秦尘只不过是帝者境,哪怕精通丹术,想炼制出修复她命环的丹药来,几乎不可能。

李闲鱼看到战灵芸又是这副模样,忍不住想怼几句,可是看到师父倒是不曾动怒,也没说话。

“你行吗?”

战灵芸再次道。

李闲鱼终究没忍住,再次道:“姑娘,你这就有点不识好人心了,我师父既然要救你,不行干嘛说出来?”

此时的李闲鱼,化身李怼怼。

旁人对他如何,他倒是一句话说不出来,可是对秦尘如何,他倒是滔滔不绝了。

“我只是问一问,你激动什么?”

战灵芸却是并不将李闲鱼当回事,继而道:“你们既然知道是禹家追杀我,那应该也知道,我是战神楼楼主战天宇之女战灵芸。”

“战神楼,禹家,乃是西华天七大霸主之二,你们居然不怕掺和进来被杀人灭口。”

啊坚持一下宝贝 第三章

“还不到那个时候…….”曹正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拍了拍令狐尤的肩膀,继续说道:“世兄,大戏还没开始。现在最多就是个过场,再等等……”

没等令狐尤说话,站在曹正身边的无涯先开口说道:“新君,第二梯队没有消息传回来。要不要缓一缓?等到天黑……”

“不等,第三梯队上去……”曹正看着民调局那边的孙德胜,继续说道:“我还有六个梯队,不给民调局那些人反应的时间。都冲进去,就是塞也要把民调局塞满……”

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曹正一把抽出来令狐尤腰间的妖刀。随后对着远处的孙德胜甩了过去。妖刀好像凭空打过的一道厉闪,瞬间飞到了孙胖子的面前……

眼看着这位民调局真正的实权人物就要被妖刀斩杀的时候,从孙德胜身后闪过一道金红色的电弧,不偏不倚击中了妖刀。只是一瞬间的功夫,电弧发出的惊人热度将妖刀融化成了铁汁,溅落在孙胖子的脚下。

这时候,白头发的车前子从孙胖子身后走了出来。顺着妖刀飞过来的方向,小道士运用种子的力量看到了天台上这几个人。随后他抽出来民调局配置的甩棍,对着曹正的方向说道:“这是回礼……”

说话的同时,车前子手里的甩棍对着曹正甩了过去。天台上的这几个人见到不妙,没敢动手去接。在曹左判的带领之下,一起顺着天台跳了下去。

曹正几个人在半空中的时候,甩棍击中了天台。随着:“轰!”的一声巨响,这栋八层楼建筑自五层以上轰然倒塌。车前子就凭着一根小小的甩棍,竟然弄塌了半栋楼……

曹正等人虽然侥幸逃脱,不过天台上那些属下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几乎都死在了倒塌的天台上……

民调局这边,见到自己三兄弟弄塌了半栋楼,孙德胜比曹正等人还要惊讶。他长大了嘴巴,看着身边的车前子,说道:“兄弟——不是我说,你真是我兄弟车前子吗?还是吴主任假扮的……”

车前子做了个鬼脸,说道:“胖子,从你老婆那边论起来,你想叫我一声好听的,我也不是受不起……还是有点可惜了,刚才我这准头再矮半分。说不定直接就把姓曹的怼死了……”

说话的时候,车前子看到了院子里被火烧雷劈的焦尸,看着有些不舒服,和孙胖子又说了几句话之后,两个人便转身离开了窗户这边。

倒塌的民居下面,曹正并不惊慌,他换了一座民居顶楼。带着无涯、令狐尤

文学

等人上去之后,看着民调局的方向,对着身边的人说道:“都看到了吗?刚才动手的是车前子。几天之前还是个碌碌无为之辈,现在竟然有个这么大的本事……无涯,你怎么看?”

小孩子无涯说道:“两三天之内,会有这么大的本事,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而且车前子真有刚才那本事的话,已经冲过来把我们都干掉了。结果他又撤回去了……”

听到无涯说不到重点,女人魅夫人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无涯你想说什么?这么绕来绕去的……”

“不说明白一点,会有人听不明白的。”无涯冲着女人笑了一下,说道:“车前子不敢离开民调局,因为吴勉藏在那里,这小子是借用了他爸爸的力量。如果距离太大的话,这股力量便借不到了。说明吴勉虽然一直没漏头,他人却就在民调局里藏着,吴勉不敢轻易的离开民调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