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戴着回来我检查,含好不许吐h

乖乖戴着回来我检查 第一章

“无上仙物?”

王渊面容略为变化。

但凡仙物已经足以引发一场大战,仙物对于证就帝道者都有着不小的用处。

一件无上仙物,足以让帝族觊觎。

无上仙物通常极难得,但每一次诞生,总会引来一场横跨许多年的大乱子。

“那这无上仙物可曾到手?”

安序与另外数位至尊俱都面容略微含笑。

安序摇摇头笑道:“这无上仙物自然是已经落入我族之手,甚至都已经被炼化消纳!”

闻言,王渊神情略微变化,这一点他倒是没有想到。

不过也在情理之中。

无上仙物通常都是引祸之源,能够当场消耗掉,自然会早早用去。

和几位仙族强者交流了一会儿,王渊便是启程前往无定界。

清净大帝出手,周围障碍已经扫清,再无其他强者胆敢轻易现身找麻烦。

不过离去之前,王渊特意运转补天妙法,将满目疮痍的山川地脉修复了一遍。

这里经历了周天星斗大阵的轰击,还有两位帝道领域的古皇再次出手,山川河岳尽数崩溃,数千里大地化为绝地,死地。

王渊目睹着这般景象,是下意识开始修补地脉。

这种动作在经历了多次轮回后几乎是融入了本能当中。

这多多少少还能赚取一些功德。

数位仙族至强者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各自神情变化,其中德行先不说,王渊在《造化仙经》上表现出来的造诣,着实让数位至尊心头惊讶。

数千里大地崩溃,还蕴含着帝道强者交手的不朽帝道威能,安屠生手中神通竟然能够将其抚平,重新让毁灭的地脉在大地深处再生,并且重新孕育出生机造化,这种造化手段,着实非同凡响。

……

在安屠生一行启程前往无定界之际,安氏不朽殿堂内,安玄真坐镇于不朽殿堂深处,坐在那擎天立地的巨大仙座上,他身前无数光芒汇聚成一面巨大古镜,这面巨大古镜如同镶嵌在虚空中,以虚空为装饰。

其内闪过诸般景象,有周天星斗大大阵镇杀紫晴仙族最后两位准帝的景象,也有两位古皇交锋的朦胧异兆,那股真实的力量仿佛透过虚空,冲入这片不朽殿堂内。

只是这两股真实的恢弘力量冲入进来,在此地亦只是化作一阵阵无形清风,让不朽仙座周围的仙光略微波动。

安玄真双眸冷静如亘古不变的星空,一动不动的盯着周天星斗大阵深处。

那座大阵的力量当真是超乎想象。

它绝不仅仅是一座帝道杀阵那么简单!

安玄真尽管出身尊贵,但也没有见识过这等玄奇宏大的帝道杀阵。

若安氏当真能够练出那阵图中的无上杀阵,整个安氏帝族必然稳如泰山。

此时他也看到了两尊古皇的陆续离去。

其实有一点安屠生等人猜错了,安玄真选择接受大乾仙朝的邀请对紫晴仙族出手,还当真是为了炼制周天星斗大阵。

这周天星辰法对安氏仙族太过于重要。

至于花费一部分代价,灭亡紫晴仙族,完全是搂草打兔子。

“紫晴仙族的仙瞳之术太过于碍眼了!”

“屠生道行修行有成之前,绝对不能让任何强者发现他身上的秘密!”

乖乖戴着回来我检查 第二章

突如其来的变化,是那么的让人措不及防,叶晨还没反应过来之际,整个人就被控制住了。

意外,就很意外知道吧。

叶晨有些郁闷,猛的用力间,就想将律笺文反向控制住。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反抗,用尽全身控制叶晨的律笺文,便就用着其作为捕快身份的语气开始说起话来,而且第一句,就让叶晨无比困惑的放弃了反抗。

“叶晨,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你刚才偷偷在笑,而且还想离开这里,是不是,你根本就不想救我?想看着我身中椿毒,然后眼睁睁让我去找那些你口中的草莽野兽?明明,你深知中了椿毒,只能和男人配合才能解毒,但作为这方圆千里的唯一一个人类男子,你却还想着逃跑,见死不救,让我去找野兽……”

“那等违背世俗的事情,你怎么感想?叶晨,你是不是在记恨我,恨我把你当采花大盗?”

“是,当初是我认错了人,我承认,而且你的善举也拯救了那个小镇的无数百姓。但你怎么就不能多想想,谁让你长得那么帅,帅到任何女孩见到你,都会忍不住喜欢?我追你至此,本是想跟你道一句抱歉,以及解释那场误会的,但你现在,却还想跑路,不帮我解毒。”

律笺文的话,越说越奇怪,而且曲解的意思,也是听得叶晨一脸懵逼。

“误会,误会啊,我只是想去帮你摘点草药,你听我解释。”

不知怎么的,被一个女孩如此曲解意味的叶晨,当场就想来个反向解释,律笺文的字里行间,全都是凭空想象的呀。

但可惜的是,叶晨还没来记得解释,情绪有些失控,满面通红且自我感觉椿毒毒性已深的律笺文,却是猛地用力将他翻转过来。

旋即眼眸深深的看着叶晨,纤细玉手一挥,他胸前的衣物,就被一柄小刀从中顷刻划开大敞无疑。

“不是吧,你想干什么?律笺文,你清醒一点,之前我都是骗你的,其实你根本就没中那什么椿毒,都只是个玩笑话而已。”

感觉到事态逐渐不妙的叶晨,忍不住望着美眸颤动的律笺文,狠狠咽了一口口水。

只是,此情此景之下,在面对叶晨如此苍白解释的言语中,律笺文却像是已经脑补了一场,叶晨算计拿捏她的大戏。

随即,还不待叶晨继续解释,一双冰凉的小手,便就笨拙不已的在其身前胡乱摸索起来。

随后,亦是紧紧抱住了他,将脑袋靠在了叶晨赤果的胸膛上,随后口中喃喃道:“陪我睡一觉,帮我解毒好吗?就当做是,你欺骗我的代打。”

说着,律笺文挥动双手,在叶晨身上各处穴道连点了好几下,仿佛是想控制住他,不想叶晨反抗一般。

但未经人事的律笺文,仿佛根本就不知道男女那事具体的实施过程,只是单纯的抱着叶晨,捂住了他的眼睛。

旋即没一会儿,视线受阻的叶晨,就听到了一阵悉悉索索的脱衣声响,旋即自己身前被小刀划开的赤果胸膛,亦顿被股股温柔、绵绸之感尽数包裹。

乖乖戴着回来我检查 第三章

对于苦海楼船,现在刘奈已经没有太多的期望了,甚至还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冲动。准提也是,连你自己布置下来的人手都推三阻四的,你是不是该自我检讨一下?

嗯,好吧,也不光是他,所有圣人布置的后手似乎都有点反抗情绪。毕竟这是要求门人弟子跟大道作对,想要重新回归就肯定要从合道状态里脱离出来。你若是放弃那圣人的修为也就罢了,你若是不想放弃,那就相当于是薅大道的羊毛,大道不降下一个大雷劈死你才怪。

不过这都是以后需要发愁的问题,有时候做人嘛,开心最重要,及时行乐啊!

半个月后,噼里啪啦的鞭炮将整个皇都的百姓都吵起来了,不过人们早已经有所预料,不光不感到厌烦甚至还拉帮结伙的出来凑热闹。

今天是天下案首刘先生与青颉公主的大婚,对,青颉公主,原来那个封号已经由秦珏下旨废除了。其实就算不废除也没有人敢再叫了,因为读书人的杀气听说都很大。

轰隆隆!

清脆的巨响夹在鞭炮声中传出很远,这不是雷声,因为没有人会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渡劫。这是龙运发出的巨吼,那一直慵懒的龙运今天却是兴奋的满天乱窜,甚至在整个皇都范围都洒下金色花瓣雨的异象。

接着是英烈碑,一声声震撼人心的军鼓战吼响起,声震百里的同时也让刘奈有点哭笑不得。

龙运凑热闹也就算了,你们一帮子战魂算是怎么回事?搞得他好像在娶**一样,不吉利啊!

刘奈在这里有点纠结,可皇宫大殿之上一众官员的表情却是有点别扭。

那是大秦皇朝的底牌啊,以前金翅大鹏鸟过来乱杀的时候都没有怎么动,现在可好,一个公主成亲你就这么欢快,可还记得自己是大秦的底牌?

只是现在谁也不傻,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搞小动作。更何况,人家马上就要离开了,等飞升之后,还不是他们想怎样就怎样?

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倒炕!就先让你们快乐快乐好了!

接新娘的过程没有太多波折,拦门的也就是幽祁和宫玉乾两个人,前者是皇子但却曾经受了刘奈的恩惠,肯定不会为难。后者也是准驸马,但秦红瑟修复丹田需要用到冰魄珠,也算是承了刘奈的情,自然也不会多事。

就这样,仅仅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迎亲队伍就从皇宫中将青颉抬了出来,嗯,刘奈虽然当时没看到,但他觉得青颉可能比自己都急。

刘奈在皇都是没有府邸的,好在众多大儒出了个主意,就借用朝廷的鸿胪寺布置起来了。

红绸、红灯笼,穿着红衫的侍女,一切都是红红火火的,就连刘老爷的脸颊看起来都是红扑扑的。

似乎花

文学

渊方面对于刘奈这一家是真的优待,竟然放刘佳宁回来参加婚礼。至此,刘家一家三口终于再一次齐聚。

刘老爷很沉稳,端坐在大堂之上就等着儿子和儿媳磕头了,佳宁在一边就活泼了不少,跟九遁玄门的一众师姐师妹笑闹成了一团。

婚礼流程很隆重也很简单,在给刘老爷磕过头之后,青颉就进洞房等着了。倒是之后的宴席让刘奈有点应付不来。

说到底,他是不喜欢这种应酬的,尽管这是高兴的事情。好在能够入席的人都背景深厚,大家的礼数都很周全,没有前世那种傻热闹真胡闹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玉盏没来……

当刘奈看到寒酥腰间别着的宝莲灯时就已经明白了一切。

“他走了,我们短时间内怕是见不到他了。”

一处别院之中,刘奈听着远处依旧热闹的觥筹交错,鼻间偶尔还飘过寒酥的体香。不过此时的他毫无心猿意马,只是在为玉盏的离去感到伤感。

“你竟然没有留下他,让我有些意外。”

“留什么呢,圣人的布置充满了危险,他又不是娘娘当年亲自布下,本就不该承担这些重任。”寒酥伸手抚摸着门廊边的红灯笼,眼神

文学

中竟有一些欢喜。

刘奈没有回头自然也没有看到寒酥刹那爆发的情绪与收敛,只是叹道:“如果别人也如你这般好说话就好喽!”他又想起了那个大和尚,尼玛!跑的真快!

寒酥笑了笑,纤细柔美的指尖在宝莲灯上游弋,语气似乎也俏皮了一点,“良辰美景总是短暂的,你可莫要辜负了佳人的期盼。快回吧!”

刘奈顿了一下,转身躬身抱拳一礼,寒酥同时欠身回礼,就像是偶像剧中两个在游园时相遇的公子小姐。可分别之后却没得挂念,有的只是一人芙蓉帐暖,一人笑颜品酒。好像这一次见面什么都改变不了。

若说真有什么改变了,也只是他们都未曾发觉的红线,仍旧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