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都不许漏,教授不可以全文

一滴都不许漏 第一章

“金丝雀有些不安了啊……”

林齐光轻声呢喃了一句。

就在旁人不明所以的时候,监控画面陡然发生变化。

定向声波采集器精准的捕捉到那车辆漂移时发出的刺耳摩擦声。

一辆敞篷白色跑车横着从桥底甩出,驾驶位空空荡荡!

嗯?

眼镜男一惊,林韵雪人呢!

就在人们注意力出现偏离的刹那,白色跑车划出一个巨大的半圆停下,一道人影陡然从阴影中跳出,带着跳水运动员从跳板腾飞瞬间的优美,纵身一跃。

身后,是一道浅白色的轮廓疾射而出,瞬间与人影合二为一。

下一息,浅白色的轮廓迅疾翻滚腾跃,而后湛蓝色的尾焰喷涌。

眼镜男的视线瞬间切换,全身冷汗密布。

构装机甲!

那道浅白色身影竟然是一台构装机甲,浅白色的甲叶和光学拟态的设计,让看到的区域只有构装机甲实际大小的三分之一。

林韵雪竟然利用跑车冲出阴影的瞬间完成了弹跳、启动构装这一整套动作。

“【新月】构装!”

眼镜男身后两人脱口而出。

这台浅白色的斗士机甲正是林韵雪小姐的独有构装,后背那标志性的对称弧形引擎是新月构装的独有设计!

当他们不由自主开口之后,同样是如眼镜男一般的遍体冷汗。

林韵雪,是何时发现的他们!

……

……

林韵雪当然不是通过陆泽发现的。

或者说,她从未想到陆泽也已经发现了来自天空的注视。

这台Polestar7跑车,作为裴霜赠送给林韵雪的礼物,早已经过战斗协会顶级科技的改装。

穹顶之眼系统,便是这辆车独有的监控。

这也是林韵雪亲自和战斗协会工程师沟通后的结果。

今天这种情况,自然早就在裴霜和林韵雪的意料之中。

虽然和陆泽出行散心,林韵雪的警惕心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小心。

因为弧形引擎的猛然加力,林韵雪面前原本柔和的空气瞬间形成凌厉的罡风。

天空中的两只“燕子”也不再伪装,转身准备逃离。

林韵雪的目光中毫无波动,她右手推开机甲单手剑的某处开关。

剑脊处机关开启,六枚莲花状飞镖错落弹出。

白色光芒一闪,林韵雪单剑横扫,与这六枚莲花飞镖相撞。

一片火花迸射,六

文学

枚莲花飞镖瞬间消失在原地。

叮叮叮!

高空之中,火花闪耀。

两只想要分开的“飞鸟”翅膀断裂,身躯一歪,不受控制的开始下降。

这时,借助机甲引擎喷射的力量,林韵雪已然升至百米高空。

灵动的剑意一闪而过。

一只“飞鸟”应声炸裂,另一只则被林韵雪反手抄在手中。

引擎关闭,灵活的空翻旋身。

引擎开启,加力再现。

新月机甲在林韵雪的控制下,完成了一段堪称教科书级别的喷气式直线折返。

浅白色机甲笔直下落的半空里,林韵雪将这只被切断翅膀的“飞鸟”拿到眼前,冷漠注视。

砰。

残存的这只“飞鸟”被她单手捏爆。

林韵雪在即将落地的瞬间,身后矢量引擎瞬间进行反冲。

新月机甲轻盈落在敞篷化的Polestar跑车上,后车厢位置弹出的机械手精准锁住机甲。

林韵雪随意从机甲上走出,落在驾驶位。

构装机甲拆解安置,冰白跑车的车顶重新弹出。

无声无息间,澎湃的动力自静音电机中涌现,这辆跑车继续向前行驶。

从穿过桥底到漂移而出、林韵雪骤然进入构装机甲发难,再到一切归于平静,整个过程不过短短9秒。

一滴都不许漏 第二章

季柚这句话,简直就是兜头一口乌漆麻黑的锅,直接扣在自己的头顶,洪校长本来还想忍一忍,但他越想越不对劲啊,自己为毛要背一口莫须有的黑锅呢?

自己可是洪江啊。

洪江有那种给别人背锅的高尚品格吗?

必须没有的。

于是,洪校长当即翻个白眼,将手里的酒瓶子砸向季柚!

季柚眼疾手快接住:“校长,您这样的反应,是否是被揭穿之后的恼羞成怒?”

洪校长对着季柚露出一丝笑,语气微沉:“是我平时表现得太过和蔼了,才让你有我不会揍你的误解?”

“咳咳……”季柚清咳一下,见好就收:“那,为什么您要安排罗医生将地下实验室摧毁呢?”

这点,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都显得非常可疑啊。

季柚问完,定定看着洪校长。

洪校长眯了眯眼,语气微微上扬:“你从哪里知道是我安排罗医生摧毁的?”

诈他?

当他洪江是从小学五德五美四有长大的?

言毕,洪校长板着脸,一脸威严得盯着季柚。

就在那一瞬间,季柚明显感觉到四周的气压都降低了几度,精神空间内六条丝更是很没骨气的丢下话:

【打不过,主人,你顶着,我们先撤了。】

哼!

季柚额头浸出冷汗来,但她还是咬着牙,直直地盯着洪校长的眼睛,说:“不用我从哪里找证据来作证,此时此刻,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摧毁一个实验室的人,非罗医生莫属。咳咳……当然,我其实更怀疑的是校长您,但我问过路易跟沈长青他们了,你一直在废弃停泊港这边没离开他们的视线。所以——”

所以,你被排除了。

“哦?”洪校长拉长了音,浑身的气势一收,竟然莫名露出一丝笑来,说:“你真的想知道原因?”

嗯?

季柚心里打个突。

洪校长看着季柚突然怂了的表情,笑道:“没错,的确是我派罗医生去摧毁了那个实验室。”

季柚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道:“我就知道肯定是你们搞的。虽然你们作案的手法很隐蔽,让那里留下的痕迹看不出什么来,但是我这么火眼金睛这么聪慧机灵,只需要看一眼那破坏的手法,就知道出自罗医生的手。”

作案手法?

这兔崽子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吧?

洪校长眼皮一跳,阴森森道:“你既然这么聪明,那就更该知道我们要是想对你灭口,也绝对会让你无影无踪的消失在这个世界吧?”

“咳咳……”季柚僵笑一下,忙道:“那绝对不可能,你们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最让人崇敬的老师啊。”

洪校长抬起手,一巴掌扇过去,季柚抱着脑袋瓜要跑,但还没动呢,就被狠狠敲了一脑门。

季柚揉揉脑袋瓜,略有些幽怨道:“校长,打人不打头,以后不结仇。”

洪校长瞥她:“我打人就爱打头,一回生二回熟,多练习几回揍起来才不生手。”

季柚:“……”

这咋搞的,还押韵了呢?

洪校长语气忽然一沉:“你真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将实验室摧毁?”

一滴都不许漏 第三章

海贼历史,恰逢1506年,东海的某一处岛屿。

此刻,原本正是一片天晴,阳光很是明媚。

但是,在着下一秒,原本的安静,瞬间就是被突然出现的风云变化,彻底的打破了。

那一群岛屿上面的小镇,所有人都是走出了房门,来到了街道外面,伸长着脖子,抬起了头静静的看着突然风云变化了天色。

在这短短的数分钟内,原本阳光明媚的天色,已经是瞬间消失不见,反而是卷起了一阵的狂风巨浪,电光闪耀。

小镇码头那些挂着骷髅旗的破败的木帆船,在着如此的场景之下,也是随着海水不断的波澜起伏,就如同狂风巨浪里面的小船,随时可能彻底

文学

的塌陷开来。

这一刻钟,原本平静的大海,已经是彻底的苏醒过来,就仿佛沉睡中的洪荒猛兽,静静地注视着身躯上的一切。

面对如此的场景,岛屿上小镇的众人,脸上有着惊讶之色,但终究还是习以为常。

多年的生活经验,早就已经让他们见识过大海的变化。

而且在此刻,小镇上的所有人也没有心思去在意这些天地将发生的变化,因为小镇的各个地方都残留着海盗进攻过的痕迹,不少的不少的地方不熟的地方还有着一些星星点点的火花,四处的难受了起来。

三五成群的海贼,行色匆忙,到这四处各自的越多。

就在他们来到其中一处酒馆的门口,却是突然的停下了脚步,最前方的那名海贼,眼中浮现出一抹震惊之色。

察觉到这名海贼的诧异,身边的同伴向前走出几步,开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