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蹭蹭不进去、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

我就蹭蹭不进去 第一章

这个决定很可能让她没命,虽然村民的死活与她无关,但这些弟子成日都待她极好,身为师叔,她有责任不会放任他们被魔种生生咬死。

弟子们收回武器,决定还是听这里辈分最大的李初恋言令,退回阵法。

李初恋掏出足够多的蓝晶守住阵眼,一人与丝线相互拉扯,退出战圈,以极快的速度淦进了半山腰。

守约正思忖间,李初恋已经飞身下来,紧接着他们身后那几道身影突然消失。

随着这道白色身影的消失,那股清新的茉莉花香也消失不见,空气中只留一股余香絮叨。

李初恋一拳干上了那人的脸,拳拳入肉,力气很大,只是她身形化作女性的时候身高有所缩水,那人反应过来,那黑影摁住了李初恋的肩胛骨,李初恋被拽住了大腿,胸骨狠狠的贴近了那黑影的腰部。

她的脸也磕上了那人的铠甲,生疼

黑影力道大的可怕,磕的李初恋下巴骨跟快碎了一样。

甚至李初恋都没看清那幕后魔种到底是谁,就已经打了一套连招上去了,就连她连招打完,那黑影都跟没有受伤一般。

“住手!”

一股巨大的反震力猛的从地上传来,所有的魔种都在移位,以一种完全看不出的速度移动。

守约金瞳一缩,这才反应过来这带队之人乃是她…

“你放开她!”守约直接动手

司马懿出手没轻没重,那张脸又那么妖艳,万一如花看上他,定然会被那股子黑气给吸食掉!

“哦~不是诸葛亮带队,是他的小情人儿~”司马懿不想跟百里守约动手,顺着力道松开了禁锢着李初恋手腕和大腿的手。

守约手臂接住了李初恋,把她揽入怀中。

我就蹭蹭不进去 第二章

“这大晌午的,里正有啥事?”

人陆续凑到一起,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

“不知道,这个点儿喊咱们来,应该是顶要紧的事。”

“我听说前几日翠

文学

微湖那边的一个村子里头出现过有人装神弄鬼骗人钱财的事,该不会是提醒咱们莫要上当受骗吧,到底是刚受了麦子,许多人卖了钱,手里正有钱的,这会儿应该正是骗子到处蹿的时候呢。”

“有这个可能,不过说起这装神弄鬼的事了,不是说这宁丫头先前也在她铺子门口捉过什么小鬼儿么,这算不算装神弄鬼?”

“这能算?这跟那事儿可不一样,宁丫头这事儿,是因为有人在她铺子门口装神弄鬼的,听说还问宁丫头要钱呢,不给钱就一直霍霍她铺子,宁丫头也是没法儿了,才用了这个法子,再说了,宁丫头又没有去骗别人钱,就是自己自保而已,不算装神弄鬼。”

“那倒是,总不能别人伸手打你一巴掌,自己都不还手的道理,那旁人还不给把你给打死了?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就是就是,这根本就不算是的……”

“成了,你们也别因为这事儿在这里念叨了,人里正要说的未必是这事儿呢,你们

文学

到是先猜上了,我看里正旁边放着麻袋呢,麻袋里头不知道装的是啥,会不会是有人来咱们这收麦子啊。”

“会不会是要发什么东西,白得的,不要钱?”

“嘿嘿嘿,我说,这都晌午了,你还没睡醒不成?”

“就是,这天底下哪里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儿?就算有,也不是我说,你未必抢的过狗,想啥好事呢。”

“……”

这人凑起堆儿来,便是开始闲聊,聊得是火热朝天,一时之间这大桐树底下颇为热闹。

庄清宁这会子,也被包围了起来,被一些婶子大娘围起来,嘘寒问暖的。

“宁丫头这两日眼瞧着又长高了一些的,这个头都快赶上我了。”

“可不是么,这往后个子可真不低,模样生的也也好,往后不愁说婆家呢。”

“你们可别打趣宁丫头了,她才多大,这说婆家晚两年也不迟的,再说了,宁丫头立了女户的,往后到是可以招个女婿,这招女婿更得千挑万选才成,宁丫头是个有主意的,你们别在一旁瞎说,让宁丫头都不好意思了。”

“就是开个玩笑罢了,宁丫头别当真……”

眼下这模样,像极了前世过年之时,被七大姑八大姨围起来后的寒暄客套,庄清宁笑着寒暄应答,倒也没任何的不耐烦。

这些个婶子大娘的,越发是觉得庄清宁人好好说话,这聊起天来也是越发热络。

庄景业瞧着人差不多了,清了清嗓子,道:“都静一静,别闲扯聊天了,说点正经儿事。”

一听庄景业有正经事要说,先前闲聊之人顿时都止了说闲话,只往站在凳子上的庄景业那瞧。

“这眼瞧着到了秋种的时候,今年呢,我也晓得大家伙因为宁丫头豆腐坊的缘故,都打算着多种些豆子的,想着收了豆子能多卖些银钱的,现在呢,我这里有一些豆种,是商人特地从鲁地那贩售过来的,瞧着是个头大,粒粒圆实,且说的是这豆种长出来的豆子,根深苗壮,结豆多。”

我就蹭蹭不进去 第三章

噗!

利刃刺破胸口狠狠的刺进心里,钻心的疼从心口的位置开始蔓延,无边无际,没有尽头。

她的意识逐渐由清晰变为模糊,甚至连那钻心的疼都感觉不到了。

可是下一刻,脑子里好像的一下子涌入更多的信息,模糊的意识在一瞬间变得尤为清晰。

片刻,一双美艳凌厉的眸子猛然睁开,看了看眼前的光景,不由得眉头紧蹙。

这是……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思考,只听见嘶啦一声,顷刻间,胸口一阵凉意袭来。

然后便感觉到自己被什么压的快喘不上气来了。

低头看了一眼,顿时被眼前的一幕吓的脑子都清醒了。

身上的男人像是野兽一样,正在撕扯她的衣裳,那张猪嘴眼看就要亲到她的脸上。

忍着后脑勺的疼痛,抬脚直接将身上那人踹翻在地,然后立刻从床上爬起来,顺手拿起放在一旁桌子上的花瓶,狠狠的砸在那人的脑袋上。

那人应声昏倒在地,再没有任何动作。

一切了解之后,沈如诗才平复下心情,抬眼环视四周,澄澈的双眸里逐渐漫上一抹不可思议。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云起国丞相沈嘉良的嫡长女,此时,年仅十五。

沈如诗闭上双眼,然后又缓缓睁开。

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十五岁,因为营养不好发育不良的她瘦弱的可怜。

而不久之后,沈如画则会带着一群人过来,那个时候,她百口莫辩,最后被自己的父亲敢去了城郊尼姑庵,至此,开启她噩梦一般的人生。

心口的疼仿佛还没有消散一样,那钻心的疼让她窒息,而另一边,握着刀子的那个人,更让他厌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