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想夹断我吗小宝贝 我的妹妹有点怪漫画

是想夹断我吗小宝贝 第一章

绿帽红车,阎西山骚气离去,阎肇回头跟陈美兰说:“西山那煤窑光他自己一个人干可不行,必须找个可靠的人盯着。”

阎西山是穷怕过的人,他天生喜欢钻空子搂钱,更不讲良心。

尤其是对那些穷苦矿工们,能哄则哄,不能哄就凶,威逼利诱,赶着他们下窑替自己捞金,而煤窑里要不讲良心,塌方砸死人是分分钟的事情。

其实赚钱不在一时,纵观煤老板们,出头一个死一个,前赴后继,没有善终的,可站在那个风口,大家只想逐风而飞,没人想到风停,摔下来时的暴毙。

“我大哥为人公正,可以。”陈美兰说。

阎肇断然说:“不行,陈德功太傻,当初周雪琴那家子哄了他多少粮食多少肉你不知道?三天他就能让阎西山架空,拖下水。”

大哥别的都好,就是为人太朴实,曾经杀只猪,肉全送给周母一家,带着孩子们吃猪尾巴,猪肝猪大肠,一年精小麦,细糜子下来,一袋袋往城里送,只因为周母一家会哭穷,而陈德功的心太软,只会带着孩子们勒紧裤腰带吃苦。

可她认识的人并不多,阎斌倒是积极的想去,但他更不行,他只会和阎西山沆瀣一气,悄悄捞钱。

“再找找吧,西山不是恶人,但他也不是什么好人。”阎肇说起阎西山,总不免语粗。

“爸爸。”圆圆本来跑了,这会儿又折回来了:“你的礼物,我帮你弄好啦。”

小女孩特意跑回家一趟,用红纸把自己给阎肇买的礼品包了起来,而且包的方方正正,这才要递给他:“打开看看吧。”

阎肇并不以为圆圆会给他买礼物,孩子对亲生父母的感情是不一样的,骨血难离,小旺会帮周雪琴隐瞒事情,圆圆的心里最重要的那个角落就放着西山。

回头,陈美兰在笑,她今天格外开心,目光温柔的像水一样。

阎肇刚才以为是因为阎西山终于给了她股权,但现在有点看不懂了。

亲爸是绿帽,新爸爸则是一个钱夹,皮质钱夹,而且不是单边的,是现在最流行的双边,还是阎肇很喜欢的黑色,里面一层层的可以夹很多东西。

这么一个钱夹现在要五块钱,阎肇曾经想换一个,嫌贵,没舍得。

“谢谢你,爸爸特别喜欢。”阎肇说。

往前走了几步,他又说:“今晚你自己过来,不然我就过去抱你了。”

他耳朵依旧是红红的,质感肯定也很软,为什么这个狗男人总能用最粗的语气说最硬的话可耳朵总是那么软?

陈美兰对那件事一直都没有太好的体验。

上辈子她一直在因此和两个男人做斗争,阎西山是臭不要脸死赖皮的缠,为此经常半夜打架,他还喜欢砸窗户,陈美兰睡觉的时候枕头底下放一把菜刀。

可苦了圆圆,三更半夜看父母打架都有很多回,孩子总给吓的瑟瑟发抖。

到吕靖宇陈美兰就学乖了,不论任何情况下她都不跟吕靖宇翻脸,只照顾好三个孩子,替他在装修队做后勤,管财务,账做得特别好。

是夫妻,但更像战友,合作伙伴,她努力成为了他不敢轻易甩掉的左膀右臂。

即使后来吕靖宇有了很多情妇,据说也有情妇替他生了孩子,想上位,想找陈美兰挑衅,都被吕靖宇自己不着痕迹处理了。

即使吕靖宇在外面经常不着痕迹的抬高自己,打击她,但他不会,也不敢离婚,回家还要装二十四孝好老公。

因为她曾经做过的,配得上享受他的荣华富贵,他公司的一帮元老们,只认她做老板娘。

阎肇是不是个例外目前还不好说。

既然他有那方面的需求,陈美兰不会故意推让,为了家庭和谐,还要积极达成。

这其中最不稳定的因素是小狼,因为他半夜总喜欢尿,要一尿,就会发现她不见了。从幼儿园接到小狼,陈美兰就把他的小水杯给没收了。

免得他喝太多,夜里憋尿。

但总有意外,小旺和圆圆今天带了个小客人回家,一个看起来很胆怯,瘦瘦的小男孩儿,看起来是非常严重的营养不良。

“妈妈,这就是马小刚,我同学。”小旺介绍说。

原来是马书记的孙子,小旺才介绍完,小家伙突然噗的一声,还真喷了个鼻涕泡泡出来,难怪外号鼻涕泡。

“快进来吧,你家大人什么时候来接你?”陈美兰问。

马小刚羞怯的看着小旺,小旺摆手了:“反正我爸又不跟我睡,他说他今天晚上跟我睡。”

陈美兰瞄了阎肇一眼,他转过了头。

他是去接俩孩子的人,这可不怪她,人是他招来的。

陈美兰今天蒸的肉卷,羊肉洋葱馅,卷在面里头做成小馒头,火旺,羊肉卷放笼屉上贴锅沿蒸,再一锅烩一锅用炸过的排骨,肉臊子,以及木耳黄花菜炖成的汤,汤熟了,羊肉卷也熟了,底子焦黄,泡在汤里吃又软又耙,就那么吃,脆脆的香。

马小刚闷不哼哼吃了两碗,居然意犹未尽。

圆圆饭量小,把自己吃剩的半个卷子递过去,马小刚又吃了起来。

电话响了,陈美兰要去接,小旺也跟着冲进门了。

“喂,美兰吗,小刚说去你家做客,我家那孩子不爱吃饭……”马太太在电话里说。

小旺抢过话筒说:“他在我家吃了两大碗,两个小肉卷。”

马太太声音一尖:“真的?”不过毕竟官太太,沉得住气,笑了会儿,马太太示意小旺让陈美兰接电话,然后说:“25号递投标书,你可不要忘了。”

陈美兰没挂电话,依旧听着,官场上的习惯,对方给你帮了忙,肯定有代价,她得听听这个代价到底是什么,如果马太太直接提索要钱财,这个工程她不敢做。

“美兰,你马叔马上就要退休,这个工程是他盯的最后一个工程,就想把大楼建好,质量方面不能出事,报价宁可高点,切记不要为了揽工程就乱报低价。唉,等他退了我们也就是平凡人了。”马太太又说。

“我明白。”陈美兰说。

马书记退了会人走茶凉,马太太肯定想要她有所表示,而她现在,就是想听陈美兰一个表示。

马太太想知道,她会不会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还是说,她是条白眼狼,捞一抹子就走。

美兰想了想,突然灵机一动:“马太太,我这边有个煤矿公司,安全方面没人把控,我不放心让工人们下井,要不等马叔退休了,我聘请他到我的煤窑当经理,给他发工资?”

赠人以鱼,不如赠人以渔,马书记是在国企干过的,法律安全意识很强,知道如何把握大方向,而且依旧是当领导,这可是个好差事。

“你的煤窑?那不是阎西山的?”马太太突然一笑:“那跟你没关系啊?”

“我不好跟您多说,但您要真相信我,我说到做到?”陈美兰说。

是想夹断我吗小宝贝 第二章

“卧槽,好黄好暴力!”

姜雨艳离得最近,连他都给弄了个猝不及防,“不过我喜欢,这家伙现在才开窍。”

“好!太浪漫了!”

“嘤嘤嘤,感觉都要甜死了!”

“受不了了,这也太幸福了吧!”

“……”

顿时,周围响起了雷鸣般的欢呼喝彩声,甚至有不少人都跟着感动到落泪。

今天这一切。

这辈子可能只会遇到一次,而且也是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场景。

这么有心的男人。

能不幸福吗?

这回答简直太棒了。

良久,沐子雪面色潮红的与徐宁分开,粗重的喘息道:“我现在的心愿就是希望能够永远跟你在一起,你能满足吗?”

徐宁没有回答,只是低头吻了上去。

“额,这俩年轻人实在太疯狂了,受不了受不了!”

姜雨艳也是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了。

接下来的流程就简单了,切蛋糕,吃蛋糕,然后返回船舱内参加王郑淳个人演唱舞会。

沐子雪这些朋友同学都快玩疯了。

这可真真正正算得上狂欢夜了。

直到这时,游轮上的照片视频才在网络上流传出去。

这一波视频,远比沧海市方向视觉更为震撼。

消息流出大家才恍然原来是沧海市首富徐宁在为自己的小女朋友庆生。

有钱人真特么能造。

而且徐宁还被人热议成爱情魔法师。

不过这种言论并不成立,很快网络上就有砖家出来解密了。

“北极光并非真正的北极光,而是利用尖端科学技术成像而成,如此大规模的成像技术,预估斥资近千万,土豪就是土豪,求爱方式过于奢侈······”

“近日并无星体经过,流星雨实为R国实验项目,利用运行卫星释放固定源,固定源与大气层摩擦产生光热流星效应,官方预估成本价为6万一颗,如此大面积流星雨造价接近天文······”

网络力量是发达的,不到一个小时时间那些现象全部被所谓的砖家破解。

破解后,全网又是一阵沸腾。

钞能力简直无敌了。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

看来是的。

有钱连天体现象都能给你搞来,还有什么是不能做到的?

徐宁真的太豪横了。

这一晚上得花多少钱。

难道就没点心疼的吗?

外界议论声褒贬不一,但大多数人是酸的。

尤其是网络上,即便现在徐宁被年轻人热议成男神,但也从不缺

文学

少黑料。

不管外界怎么看待这件事情,游轮之夜的狂欢已接近凌晨。

不出意外,沐子雪又喝多了。

这种场合,不多才怪。

沐子雪、姜雨艳、胡小蝶、小蕊四个人趴在船舱台岸上不停的喝酒,不时还会有人过来敬上两杯酒。

这么多人下来,四个人早就喝飘了。

“不喝了,不喝了,我不行了。”

沐子雪实在喝不动了,再喝就真要断片了。

“是不是着急去找徐总了?”小蕊醉醺醺的笑道:“他早就被你那些男同学给圈起来了。”

“徐大哥不喝酒。”沐子雪道。

“今天为你破例了。”

是想夹断我吗小宝贝 第三章

@@

最近事情实在太多了,除了新稿的事情还有很多家里面的事,每天从早忙到晚几乎没什么时间码字。

也刚好想趁着这段时间休息两天,所以现代章节就不继续更新了,不然我随便写写的话有一种割韭菜骗你们的感觉哈哈哈哈,反正你们知道这俩人日子过得很好就完事了~

新书快的话下周一(11.9)发,最晚下下周一(11.16)发,小伙伴们新书见~~

另外,新书也是有小钱钱活动的,没有加管理员企鹅的小可爱加一下:3142816458

爱你们,十一月快乐,双十一脱单,么么哒^_^@@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