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除了老公睡过的的 王爷隔着布料捏揉肿胀

说说除了老公睡过的的 第一章

忙碌起来,时间就过得很快。

转眼之间,匆匆五年就已经过去了。

“这就将九阳浩日金丹给消耗完了啊,可惜还差了一点。”

天火宗北区某处,姜晨从入定当中醒来,感受了一下体内的状况,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

就在刚刚最后一颗九阳浩日金丹被他消耗完毕,而他的修为却只提升到了金桥境九重,还差一点才能够到极限圆满之境。

但就只差了这一点,按照姜晨的估算。

若是按部就班的修炼,就还需要修炼三至五年的时间,才能够达到金桥境极限。

“看来还是之前估算错误了,没有料到后续需要的灵气徒然增大,以至于造成了现在的状况。”

姜晨晒然一笑,其实若非是将其中一颗给了周心瑶,那么炼制出来的九阳浩日金丹的数量应该是刚刚好才对。

但是那个时候,他也不过略微一算,认为剩下的九阳浩日金丹足够使用,所以毫不犹豫的就给了急需此丹救命的周心瑶。

若是早知道如此,姜晨也不敢确定,他当时会不会那么爽快的就使用一枚丹药来救治周心瑶。

可惜就算是后悔也没有用,毕竟他现在也不可能让周心瑶把丹药给吐出来。

不过,能够修炼到如此的境界也算达到预期了。

这五年间除了修为境界的提升之外,他一身所学的各种功法也获得了长足的进步。除了炼狱魔身和斗战圣法,因为缺少相应的修炼所必需的物品,还停留在第一层之外,他的其他功法分别也都提升了好几层。

尤其是主修的焚天诀和五行天遁法,提升明显。

焚天诀修炼到了第三层,眼看就能修行到第四层,他所炼化出来的紫金色的大日真炎,炼化的数量变得更多,如今威力更加恐怖了。

五行天遁法则修炼到了第二层,又炼化了一种五行之灵,练成了风遁,风助火势,火涨风威,不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提升了一大截。

而且,这五年时间,他天天签到,也是积攒了一大批的宝物。

其中很多他用不着的低级丹药,法器,功法,就通过其他手段给了姜洛。而这几年,姜家在他的暗中支持下,也是飞速发展,算算几年体量就翻了几倍。

至于他能够看得上眼的,其实并不多。

也就是一些修行上能够用到的地级丹药,什么九转琉璃丹,幽冥聚神丹。以及一些四十八层禁制以上的法器也有七八件,地级功法倒是只有三部。

“不错不错,看来短短五年时间,我的收获还是挺大的嘛。“

姜晨心中暗道,能够达到如今的水平,他已经很是满意。

此刻他的修为达到金桥境九重天,在正天火宗,单论修为境界,也只在那位常年闭关不出的太上长老之下。

但是论起战力,他却有把握将那位太上长老轻松击杀。

他如今的修为,加上各种秘法以及法宝,他的真实战力只怕元丹之下再无敌手,而就算是遭遇元丹,他也并非没有抗衡的把握,最不济逃走还是没有问题的。

他现在的实力,如此修为,不管走到哪,都能说是一方宗师!

说说除了老公睡过的的 第二章

嗡!

诸神圣气机交织,云空阙上空,诸道共鸣,隐隐显化出一片星河灿烂。

与此同时,有神圣示意,诸族一些大能悄悄退去,但紧接着,轰隆一声巨响,整座云空阙都猛烈摇晃起来。

穹顶之上,天光晦暗,像是被遮蔽了一般,一股闷热感凭空而生。

“谁也走不掉。”长明灯下,道七十一平静道。

不好!

诸部族强者变色,云空阙外,像是换了一方天地,变得黢黑一片,一如这道七十一所在之地,像是坠入了一口黑洞中,很多人都感到不舒服,尤其是诸神圣,莫名地感到一阵燥热,有一种由内而外的燃烧感,像是要被点燃了一样。

浮海圣人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这下麻烦了。

“岁月流水一宙光,倒转!”

半空中,只见四龙女敖荃长吟一声,她整个人都在发光,像是谪落人间的天女,无数光雨浮现,在其身前凝成了一方古朴的磨盘,这磨盘上,似有无数道刻痕,每一道刻痕,都像是一条星河,光斑氤氲,群星幻灭,在宇宙中轮回。

下一刻,这磨盘逆转,一股绚烂的光横扫出去,所过之处,白玉廊道一下腐朽,石凳干枯,廊道边泉池内的奇葩枯萎,像是一下被磨去了所有的时光。

“法则之器!”

有神圣惊呼,这种至强的禁忌杀伐,磨灭岁月一念间,没想到这来自东海敖家的四龙女,居然是以法则之器成圣,这种道悟,注定了其在圣境之路上会走出很远,远远强过同境圣者。

太强了!

哪怕是敖宇,也勃然变色,他指掌擎天,笼罩上下四方,抵住了所有的宙光。

砰!

只一击,他就踉跄倒退,嘴角溢血,即便刚刚被苏乞年撑破了寰宇,现在这么干脆的败阵,也预示着这东海的宙光录传人,对于宙光录的领悟,更在他之上,加上法则之器的催动,就算是圣境巨头,也要暂避锋芒。

“寰宇录昔年在敖宇大帝手中盖压星空,向皇者争锋,枉你空有敖宇之名,寰宇录气象空虚,更勾结异族,平白玷污了昔年大帝之名,你该自裁于此,何德何能与我敖荃齐名。”

这位东海敖家四龙女话锋锐利,毫不留情,惊世容颜下,亦有着惊艳星空下的修为与战力,同代少有可及。

如此霸道的风采,更令诸圣赞叹,这才是人龙世家嫡脉传人该有的气象。

“杀!”

口中轻斥,四龙女敖荃霸道且凌厉,她秀丽的拳头捏起,那宙光磨盘随着拳锋而动,朝着前方横推而去,竟将敖宇等人全部笼罩在拳势之下。

“你敢!”

敖宇怒斥,动了真怒,之前那锁天传人身为圣王也就罢了,这东海敖家四龙女因为寰宇、宙光两部无上帝录,自幼与他齐名,现在用这样的方式出手,是一点没有将他当成对手,是一种不加掩饰的蔑视。

“够了。”

说说除了老公睡过的的 第三章

梁王望着对方的玉簪,正在思索其可能的来历,视线缓缓移到她身上,眼睛一下子放大:“好长的腿!”

可惜自己年纪大了,

文学

要是早些年碰到这样的极品,哪怕是动用身份修为,也是一定要一亲芳泽方才罢休的。

见双方各自收起了攻势,姜罗敷紧绷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一边是宗师,一边是明月公指挥的三千红袍军阵,不管哪一方都不是她能对付的。

姜罗敷向楚中天行了一礼:“明月公,到底是什么事让你如此大动干戈呀?”

楚中天哼了一声:“姜校长可以自己问他。”

一旁的梁王也从半空中降了下来,闻言冷笑道:“楚家包庇钦犯,还试图袭杀本王,明月公真是好大的胆子。”

秦晚如气得又重重地捶了一下鼓:“既然如此,还不如真把你

文学

击杀了,也不枉我们背这个恶名。”

梁王脸色一变,急忙往后退了一步。

姜罗敷急忙说道:“梁王此次前来的目的我也曾听闻了一二,也不怪楚家不能接受,就算是我,而很难理解,祖安土生土长在明月城,又怎么可能偷得了皇上的东西。”

这时候谢弈也适时说道:“不错,依我看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看到连谢弈也表态了,梁王眼皮子抖了抖,楚家、学院、城主,可谓是明月城最强大的三股势力,如今他们站在一起,那真还有些不好解决。

他只好说道:“其实祖安到底偷了皇上什么东西我也不清楚。”

楚氏夫妇:“……”

姜罗敷:“……”

柳耀:“……”

谢弈:“……”

敢情你之前在那里牛皮哄哄各种叫嚣,都是在虚张声势?

感受到众人的怒火,梁王急忙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偷了皇上什么东西,但此事绝对是真实存在的,因为这是我出京时皇上亲口嘱托我的。”

听到他这样说,所有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按理说梁王此时也不会在这件事上说谎,可这件事真的说不通啊。

这时梁王仿佛想起了什么,急忙指着一旁的十名绣衣使者说道:“具体的可以问他们,他们是皇上指派前来抓祖安的。”

楚氏夫妇这才望向了犹如石像一般矗立在一旁,仿佛局外人般的那十名绣衣使者。

“绣衣使者……”楚中天等人显然也认出了这些人的身份,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看到众人的目光望来,最前面的那名绣衣使者冷冷地说道:“祖安具体偷了什么东西事关机密无可奉告,请楚家将其交出来,否则的话以欺君论处。”

“欺君?”楚中天哈哈一笑,笑声中有些苍凉落寞,“皇上想对付我们楚家,又何必用这种莫须有的罪名。”

一旁的谢弈急忙提醒道:“楚兄,慎言!”

楚中天哼了一声:“都被逼到这个份上了,我还有什么顾忌的?”

显然他并不认为是祖安偷了皇帝的东西,以为这只是皇室对付楚家的又一个借口而已。

那绣衣使者眼神一凝:“明月公当真要抗旨不遵?”

“抗旨?”楚中天笑了一声,“我们楚家可没说过,想搜祖安,自己进屋去搜呗。”

他虽然怒急,但也不傻,至少不会明目张胆留下口实。

听到他这样说,那绣衣使者挥了挥手,招呼同伴一起进楚府。

只可惜红袍军依旧留在原地,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一旁的谢弈暗暗感叹,楚中天平日里浓眉大眼的,没想到也如此狡猾,嘴上说着顺从,身体却不诚实啊。

那绣衣使者停下脚步:“莫非你以为这样就能拦住我们么?”

楚中天微微笑道:“素闻绣衣使者威名,我们楚家又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虽然话这样说,但依然没有半分让开的意思。

他的潜台词也很明确,刚刚连堂堂宗师都闯不进去,你们几个又有什么办法?还是早点知难而退的好。

其实他有些不解,世人都将绣衣使者传得神乎其神,但看他们平均修为也不过五六品,实在有些名不副实啊。

可这些年似乎没听过有人从绣衣使者的追捕下逃脱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