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开眼看着我怎么吸你的,系统宠妃紧致多汁h

睁开眼看着我怎么吸你的 第一章

“谢谢。摩根”卡尔·赖特显得很轻松,反正该说的都说了,哪怕要回头也已经不可能了“我知道的。”

正在这时,卡尔·赖特忽然住口,因为他看到一个管理人员打扮的家伙步履匆匆的走到摩根身边,俯下身子和他咬耳朵,并且不时的看着自己。

而摩根则频频点头,最后轻轻说道:“放心,我知道轻重的,所以进了广告。我会控制住局势的”

“OK”那个人直起腰杆“希望你能明白……”

这话是对着摩根讲的,但眼睛却看着卡尔·赖特,后者立刻回以一个腼腆的微笑,顺便舔了舔舌头……

那人仿佛摸到电门似的,头都不回,连蹦带跳的跑了……

“刚才是对你的警告?”卡尔·赖特问道

“是的”摩根叹了口气“警告,并且级别很高,很可能会给我发警告信……那家伙是频道总监的助理,每当他出现的时候总是意味着不详……”

“这意味着,你今年的调薪多半是完蛋了?”

“按照FAKENEWS的一贯作风,肯定是这样,除非我下半年收视率翻两倍……”摩根摇头苦笑,说着说着,他宽大的双手摊开压在了自己的脸上,这让他的声音有些发闷“这样也许他们还会给我涨分红呢……”

“抱歉”摩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放下手掌看着卡尔·赖特“我有些激动了……”

“所以”卡尔·赖特并没有接他的话,而是很认真的盯着对方的眼睛“告诉我,你认为我之前说的对吗?”

“这个……”摩根略一迟疑,点了点头,他是内行,虽然还有没有亲自核对过数据-这是老手所必须具备的本能,否则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但基于对卡尔·赖特的好感以及对年轻时闯荡华尔街的经验,让他觉得对方似乎没有撒谎-这确实是个机会,一个千载难逢的赚钱的机会,甚至可以说是一夜暴富的机会。

“所以,摩根,听我说,一会就给你的股票经纪人打电话吧,买进!或者以你的老道,或者更激进点直接去期权开买多的单子!这是机会!”

“只要这次人心齐,我们就能发大财,发大财!如果你胆子够大的话,那么做完这一票就能直接退休!再也不用和纽约的鬼天气过不去了,直接去加州,享受阳光、沙滩还有美女和各种啤酒!再也不用在这儿受气了!”

“这个……”摩根犹豫了,别看工作挺光鲜,但也是标准社畜。

在FAKENEWS中他并非不可替代的主持人,只是胜在稳健和勤勉,以及和前任老板关系不错,现任老板属于买之前的面子才留用他。

这么说吧,如果哪天台里高层动荡。

梅根肯定会继续留任,他就真不好说。

这个年纪很尴尬,有老婆孩子要养,有房贷车贷要还,而且作为财经节目主持人还得衣着光鲜,这些可都是钱啊。

所以他每天早八点准时到岗,回家通常要在晚上九点后,没办法,不拼不行……

财经节目尤其要做好各种预案,对各种数据都能脱口而出,这样观众才会认为专业,虽然看起来很扯淡,但观众就是这么认为的。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几乎是玩命的练习着自己的记忆能力,为的就是让观众舒服,这样才能保住收视率保住自己的饭碗。

“摩根”卡尔·赖特以0特有的温柔和体贴诱惑道:“想想看,YOLO!只要这次成功了,你的孩子就不用为私立学校的学费担忧,也可以不需要背助学贷款。你可以保留你在纽约的公寓,然后去加州或者迈阿密的海滩边买一栋度假别墅,你的父母也不用为进养老院的高额费用而发愁!人生只有一次,机会也有只有一次啊!”

“是的……”摩根点点头“但是,按照我的经验,你今天的话会惹来巨大的麻烦,如果估计的不错,大概节目结束后十分钟,老板也就是频道总监就会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去,然后臭骂一顿!我理解,他也是受到了压力!”

“所以!”卡尔·赖特的声音温柔,眼神却无比坚定“YOLO!你也是背着助学贷款好多年了吧,你还想你的孩子也承受这一切嘛?还完贷款还要在公司忍受着上司的白眼和同事的轻蔑?这就是我们完成高等教育的目的嘛?”

“休海夫纳说,生活应该是选择而不是责任的结果。但对你与而言,你可以做到选择和责任同时处理好啊。摩根,下决心吧!”

“嘿,我觉得这个小乖乖说的对!”梅瑟威小姐拿着刷子借着这个机会来给他们补妆。

“咔啦”一声,卡尔赖特的脖子被强力一掰

“小乖乖,别动,看梅瑟威小姐给你刷的白白的!保证让你成为所有人都喜欢的小甜心!”

“摩根,你是好人,我知道的。但是我得说一句,在这个地方好人可呆不长久。”梅瑟威小姐嘴不停手也不停“我在这儿时间可是太长了,什么没见过?”

“YOLO!小乖乖,你说的太好了。YOLO!人生只有一次。我有500美元存款,打算也加入进来,可是我不会开户,怎么办?”

卡尔·赖特眼珠一转“如果你信得过我,我来帮你,我有自己的公司,可以和你签协议,一切都非常正规。”

“摩根,跟我干吧!”卡尔·赖特又道“如果,你的老板一会儿骂你的话,就把辞职信扔到他脸上!你在大学里学习的知识是用来在金融市场发财的,而不是给人当出气筒的!你少年时梦想是当个英雄但今天你只能缩在办公室里,让你的老板骑在你的头上,如果有机会回到过去,你如何面对那个曾经的少年?你是个男人!你要靠专业赚钱,而不是给人当情绪垃圾桶的!YOLO!你要为

文学

自己的将来和你孩子的将来努力!”

“想想看,你的老婆嫁给你那么多年!虽然你们生活看上去不错,但是巨大的贷款压的你们喘不过气。她为什么选择当全职家庭主妇?因为对家庭的爱嘛?当然,我对此毫不怀疑。”

“但说白了,你现在的收入无法承担雇人的成本!想想你的妻子,她在十八岁的时候也有自己的远大梦想,但我想肯定不是在家里料理家务,然后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为贷款和孩子的学费弯腰驼背!摩根!想想看!你难倒还要这样的生活继续下去嘛?!机会,抓住这次机会!”

“嘭”摩根一拳砸在桌子上。

倒是把梅瑟威小姐吓了一跳“摩根,看来你已经做出决定了?”

“是的!”摩根咬牙切齿,脸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我当过兵,在曹县和中国人干过。而且很不走运,我所在的连被中国人伏击,我被他们抓住了!”

睁开眼看着我怎么吸你的 第二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睁开眼看着我怎么吸你的 第三章

这顿饭,荆哲吃的还算老实。

而且别人聊天他吃饭,转挑带骨头的硬菜,大快朵颐,双手并用,吃的不亦乐乎。

旁边的初夏瞥了他几眼,心里叹息:穿的不差,长的也好,怎么就这副吃相呢?

估计是惊鸿将军的穷亲戚吧?

一定是了,嘴里吃着,手上拿着,眼神还直勾勾的盯着我面前的鸡腿…

看他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可惜可惜!

荆哲倒是不知道初夏对他的评价,也没心情知道,因为他此刻的注意力除了在肉上,其他的都在柳惊鸿和女皇身上。

秀色可餐,大致如此。

特别是那女皇,虽然对荆哲的态度很冷,但人家长得漂亮啊,尤其是那股御姐风,是荆哲之前从未体会过的,这更是让他向往。

由此不得不说男人就是犯贱,人家越对他冷面相迎,他还越眼巴巴的凑上去…

美其名曰,得不到的都是最好的。

不过,荆哲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看,总是吃一口肉,然后用余光偷偷打量一番。

送别宴持续了将近半个时辰,临近结束的时候,突然从外面跑进来一个人。

这人对荆哲来说也算熟悉,正是曾经跟着柳惊鸿去邙山和京州的副将王德。

进屋之后他也发现了荆哲,愣了一下,随后跟荆哲点点头。

“将军,不好了!”

王德慌慌张张道。

“出什么事了?”

“西疆蛮夷又攻过来了!”

“哦,这事啊,之前不就猜到了吗?”

柳惊鸿淡声说着。

每年一入冬,西疆蛮夷总要在梁州城外攻几次的,而今年因为月瑶女皇带兵突然加入,把西疆蛮夷打了个措手不及,直接退回了十里河。

而以柳惊鸿的经验,她猜到西疆蛮夷空手而归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休整一段时间之后肯定会卷土重来,并且也告诫了手下的铁骑们,不能掉以轻心,还要多加防护。

这事她早就交代过王德了,只是没料到西疆蛮夷这次出兵会那么快而已,对于身为副将、跟在她身边也算见过大场面的王德会这么慌张,她还是有点不解和不满的。

这时,月瑶女皇放下筷子道:“惊鸿将军,正好本王也未离开,要不就让惊鸿铁骑跟我们的月瑶军一起,再打他们一次?”

这次从月瑶国过来,月瑶女皇带着的都是月瑶军的精锐,所以才能把西疆蛮夷打退。

既然已经撕破脸,她不介意趁着还未离开梁州再跟西疆蛮夷再打一次,更何况还是跟惊鸿铁骑一起,正好让这些月瑶军跟着惊鸿铁骑学习一下作战技巧,涨涨经验,毕竟这种机会难得。

柳惊鸿笑着摆手:“女皇太可气了!你们已经在梁州耽搁了这么长时日,而西疆蛮夷哪次攻打梁州都要持续少则四五天,长则十天半月。女皇若是留下,怕是年前都赶不到京州了!”

月瑶女皇听完,果然沉默。

月瑶国和西疆国因为地处安国以西,跟安国的风俗有些差异,她们那里并没有新年一说,但却知道新年对安国的重要。

她这次还特意带着月瑶特产,准备趁着新年的时候送给安帝,正好商讨和亲事宜,若是年前赶不到就坏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