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痛就乖乖的听话,死人体重实验

不想痛就乖乖的听话 第一章

何生点了点头:“算是吧。”

“把你背上的女人放下来我看看。”女子对着何生说道。

何生撇了撇嘴,他看得出来,这个女人眼神里没有恶意,迟疑了片刻,他将缠在自己腰上的布解开,随后将苏湘反手抱在了怀里。

“放垫子上吧。”女子指着桌前的一张大虎皮垫子。

何生点了点头,轻轻将苏湘放了下来。

女人站起身来,拿起桌上的酒壶,绕桌一圈走到了苏湘的面前。

紧接着,女人蹲下身来,眯着眼睛看了看苏湘的面色,随后又伸出纤细的手指,搭在了苏湘的脉搏上。

“涣血症加上乌云烙,你的女人没救了。”女人抬头对着何生说道。

何生眼神一怔,惊恐的望着这个女人。

宁红衣似笑非笑的看着何生,她知道何生的意图,这小子是想带着他的女人闯入阎王路,从阎王路出去之后,两人都能迈入天象境界,可是,就算这两人达到了天象,也没办法救活这个女人。

“为什么这么说?你知道她的情况?”

何生能感觉到,眼前这个女人,对苏湘的情况更为了解,而这种了解,甚至超过了自己五位师父!

宁红衣笑盈盈的站起身来:“涣血症,活不过三十岁,三十岁之前能达到九阶天师,便能再延寿二十年左右,但这并不代表能祛除病根。想要彻底祛除病根,那得修炼到天象四阶以上才有可能!”

“小子,你应该不知道吧?涣血症与大门山内的乌云烙乃是相冲的,就好比水火不容一般,在人体之中,乌云烙能让涣血症彻底爆发!”宁红衣喝了一口酒,又走回了桌前:“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的女人,是才提升到九阶天师不久吧?”

何生点了点头:“对。”

“如果不提升到九阶天师,以她的情况,根本活不了多久,现在这实力,够她活半年。但是,这半年活着她会非常痛苦。”宁红衣答道。

何生眉头一皱:“你既然知道她的情况,那你知道救她的办法吗?”

“小子,你听不懂人话吗?我说过了,她已经没得救了。”

“你觉得,你能在半年之内带着她一同进入大门山内吗?”宁红衣反问道。

何生咬着牙说道:“不管能不能,总得试试吧?”

“倒是个痴情种子!”宁红衣昂着头笑了笑:“只可惜了,别说给你半年了,就算是给你十年,你也未必能进大门山内。”

“我有个朋友已经进了大门山,待我进去之后,他想必已经找到能救苏湘的办法。”何生对着宁红衣鞠了一躬:“还请寨主借路给我,我何生感激不尽!”

“何生?你的名字叫何生?”宁红衣有些好笑的将何生给望着。

何生点头。

宁红衣又说道:“小子,不是本寨主不借路给你,而是,我倘若借路给你,你自此西北而上,这绝对是必死无疑!”

说完这话,宁红衣的目光看向了何生的腰间,看着何生腰间上的几块亡石,她笑着点头:“是,身上挂着几块亡石的人你能解决,那倘若挂了几十块,甚至上百块亡石的呢?你还能解决吗?”

“你看,我这寨子一共有大概上百人,年纪最大的一位今年都二百六十岁了,他们的实力,你当如何?”宁红衣对着何生问道。

不想痛就乖乖的听话 第二章

没办法,这个时候,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当然,这么多肉,老曹一家也不可能都吃完,他这是要打电话叫人过来。

从老曹家离开以后,方圆并没有着急走,而是把吉普车停在了师父家门口。

从车上下来,然后拿出钥匙把大门打开,方圆进去看了看。

院子里除了比以前看上去乱了一些,并没有什么变化,乱很正常,毕竟那么长时间没有住过人了。

现在还好,如果过一个春天再回来,估计整个院子里都杂草丛生了吧!

方圆又到后院看了看,基本上没有区别,然后就从院子里出来了,把大门锁上,开车离开了。

首先方圆来到了大院这里,这次方圆没有把吉普车停在外面,而是直接开着吉普车往大院里面走。

不用说,方圆被拦了下来,这不是认不认识的问题,而是现在比较严。

“请进行登记。”一名士兵拦着方圆。

“嗯!”方圆点了点头,从吉普车上下来,过去登了一下记。

“请进。”

以前方圆是摸不透这些红袖标,所以不敢贸然进来。

但是现在,他对这些红袖标有了初步的认识,说白了,这些红袖标就是欺软怕硬。

就比如现在,方圆开着车进来了,这些红袖标看到还往旁边躲了一下,就像不躲就要撞他们似的。

上次方圆走路进来,还有人拦着他问一下,这次进来碰到那么多红袖标,没有一个人拦着他问。

也是,能开着吉普车进来的,这些红袖标根本就摸不清套路,或者说摸不清方圆是什么身份。

方圆没有停留,直接把车开到徐老家大门口,然后把车停下,人也从车上

文学

下来了。

来到吉普车后面,方圆把后面打开,从里面拿出两个麻袋,当然是装着东西的麻袋。

方圆力气比较大,直接一手提着一个就进去了。

其实在方圆过来的时候,徐老就已经知道了,不但徐老,也包括李

文学

老,因为两个人是挨着住。

“方圆,你这是……”徐老已经在院子里了,看到方圆惊讶的说。

“徐老,过来给您送点东西。”方圆故意说的很大声。

因为他看到附近有几名红袖标躲在旁边,为了不给徐老找麻烦,他只能如此。

东西是方圆送过来的,就算是找麻烦也找不到徐老头上。

当然,如果这些红袖标识趣一点,就不会过来找麻烦。

方圆现在差不多已经放开了,出去这几个月,特别是经过驻村工作组那件事以后,方圆也变了很多。

有时候明的不能来,那么咱们就来点暗的,谁怕谁啊!这年头就这样,谁的拳头大谁有理。

果然,听到方圆这话,几名红袖标悄悄的离开了。

“你这臭小子,快进来吧!”徐老摇了摇头说。

“徐老,不会给您惹麻烦吧?”方圆问。

“不会,不过你小子要小心了。”徐老这时候说道。

方圆耸了耸肩说道:“我无所谓啊!他们不找我的麻烦,那么大家就相安无事,要不然……”

听到方圆这么说,徐老连忙说道:“你小子可别乱来,万一被人抓着把柄……”

徐老虽然没有把话说完,但方圆知道他要说什么。

方圆再厉害,他也只是一个人,一个人怎么能和一个组织比,而且还是这样一个组织。

其实徐老的担心都是多余,方圆没有那么傻,去跟整个红袖标做对,他只对个体。

而且方圆会让人抓着把柄吗?当然不会,要不然还要空间干什么。

其实方圆之所以这样,也是和徐老他们的身份有关,这么说吧,徐老他们现在虽然靠边站了,但是还真没有人敢把他们怎么样。

方圆也就是占着这个,所以才大鸣大放的进来。

如果是矮个老人那边,方圆就要小心一点了,他自己倒无所谓,但是会给矮个老人惹麻烦。

不管怎么说,徐老他们现在还住在大院里,还住在原来的地方,这就是不一样的地方。

靠边站没错!取消待遇也没错,但这不是针对徐老一个人,而是所有人。

这些是取消了,但是身份没有取消,要不然徐老他们也不可能还住在这里。

“哎呀!小无赖来了?”就在这个时候,李老从外面走了进来。

方圆也不甘示弱,直接说道:“老无赖你也来了?”

“这话说的,老子本来就住在这里,什么叫也来了?”

听到两个人斗嘴,徐老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好像是住隔壁。”方圆指了指隔壁说。

“呃!”李老愣了一下,说道:“好吧!”

然后三个人一起来到了屋里,方圆把两个麻袋放在地上。

看到方圆把麻袋放地上,李老连忙跑了过去,然后把麻袋打开。

不想痛就乖乖的听话 第三章

@@@@,提醒恭贺大家新春快乐!

忘记过去一年的不开心,不如意。

新的一年即将开始,让我们展望未来,扬帆起航!

在这里,祝福各位读者,女的越来越美丽;男的越来越帅气!

大家,越来越有钱,身体越来越健康,阖家欢乐!

————

春节更新,可能不固定,可能会三更。

希望大家口下留情,新春快乐!@@@@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