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群交的白洁:饕餮盛宴np全文

被群交的白洁 第一章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到了。

丁薇薇早早地到了龙江酒店,她先与江炎见了一面,然后按照江炎的指示,开了一个包厢,等待着周慧、徐广昌两人到来。

江炎就坐在隔壁的包厢里,通过早就安装好的微型摄像头,观察着丁薇薇所在包厢的动静。

到了约定的时间,徐广昌、周慧两人带着孩子来到了酒店。

徐广昌敲了敲包厢的门,丁薇薇坐在里面,喊道:“请进!”

徐广昌这才推开了门,周慧抱着孩子走了进来,两人鬼鬼祟祟地,一副做贼心虚地样子。

“丁总!”

“周阿姨,徐叔,你们挺准时呀!”

丁薇薇满脸微笑地站了起来,看着周慧怀抱的婴儿,问道:“这就是凤秋生的那个孩子吗?”

周慧点了点头,回道:“对,这孩子是江炎和凤秋生的,是一个男孩。我们是趁着凤秋去了孕婴店,偷偷带着孩子过来的。”

“来,让我看看孩子!”

丁薇薇伸手想要去抱孩子,周慧却转身躲了一下。

“丁总,孩子我们可以给你,但是钱……”

丁薇薇心里对周慧这种见钱眼开,连自己亲外孙都卖的女人,十分地嫌恶,但是为了把戏演下去,她要装作满脸笑容地模样。

“钱早就准备好了,你们把银行卡号告诉我,我现在让人把钱给你们打过去!”

周慧不禁有点兴奋。

除了他们早就拿到的五百万定金,还有四千五百万,这么大一笔钱,是她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

“老徐,赶紧把银行卡给丁总!”

徐广昌从口袋里掏出了银行卡,但是脸上却有些纠结犹豫。

“真的要这样做吗?要不然算了吧?”

周慧顿时气急,没好气地将银行卡从他手里抢了过来,然后递给了丁薇薇。

“丁总,你现在把钱打进去,孩子就归你了。”

丁薇薇点了点头,她把银行卡号拍了下来,然后发给了坐在隔壁的江炎。

江炎将钱打进了这张银行卡里,不一会的功夫,徐广昌就收到了短信提醒。

他拿着手机给周慧看了一眼,说道:“钱到账了!”

周慧还专门数了一下有多少个0,确定了是四千五百万之后,周慧才把孩子递给了丁薇薇。

丁薇薇抱着孩子,俏脸上露出了宠溺地笑容。

这毕竟是自己老板的孩子,而江炎就坐在隔壁,丁薇薇又怎么能不宠爱这孩子?

徐广昌一脸不舍地样子,心情有些沉重。

周慧对丁薇薇说道:“丁总,这个孩子跟了你,以后肯定是锦衣玉食,前程似锦,他这是享福去了。”

丁薇薇回道:“你们放心吧,我会好好疼爱这个孩子的,把他当成亲生的一样。”

周慧点了点头,然后又说道:“丁总,咱们之前签的那个保密协议是不是该作废了?”

保密协议这是压在周慧和徐广昌心头的一块石头,总担心这份协议会暴露出去。

“保密协议我没带来,等我回去就销毁。你们还是赶紧回去,好好想想该怎么跟凤秋解释吧!”

周慧拉着徐广昌走出了包厢,虽然拿到了四千五百万这笔巨款,但是徐广昌心情却前所未有地沉重。

被群交的白洁 第二章

大意了!

房长安没想到自己居然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边在心里面做自我检讨,边迅速衡量怎样回答的利弊。

说实话,可能会让王珂心里不舒服:你居然趁我不知道偷偷跑去找沈墨?

说谎话,则会让沈墨心里面不舒服:你来找我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这时候就显出明确思想的好处了,电光火石之间,房长安迅速确定了自己的选择,这不是选谁的问题,而是自己该秉承怎样处事态度的问题。

渣男那种说一套做一套的事情咱不干,又不是什么亏心事,就要坦坦荡荡、明明白白,这样对俩姑娘才公平,她们只有知道所有事情才能做出最清楚的选择。

渣男才会觉得这是修罗场,自己这种坦坦荡荡好男儿,这就是一个剖白、表白内心真实想法的机会。

房长安很迅速地完成了心理建设,不过也没敢把实话全说了,担心水一下子太热青蛙从锅里跳走了,也很随意地语气用春秋笔法解释道:“刚好碰见了。”

“哦。”

王珂又瞟了他一眼,毕竟脸嫩,问出刚刚那句话已经很有勇气了,没好意思继续追问。

房长安赶紧转移话题道:“广播站的事情你跟墨墨说了吗?”

王珂又瞟了他一眼,点了下头,道:“我们都去,你知道什么时候面试吗?”

“军训结束后,到时候我们一块去报名。”

王珂与沈墨互相看看,先后沉默着点了点头。

三人越过天桥,走进操场,在跑道上跟着人群慢慢往前走,俩姑娘单独一块的时候已经开始聊一些比较私密的事情,但有他在显然都不适应,房长安察觉到了这种“三人行”的微妙氛围,于是主动说起自己班上的事情。

开学之后,三人之间还没有过比较系统的沟通,因此能聊的话题很多,班主任怎么样啦,同学怎么样啦,班上没有漂亮女生啦,军训的时候教官很讨人嫌啦,寝室里面舍友什么性格啦……效果也很不错,第一圈的半圈都还是房长安说为主,到了下半圈,王珂已经主动问起一些话题,并且也拉着沈墨一块说起她俩的情况了。

新生们还没有办法熟练地掌握晚自习课间的节奏,好在有高二、高三的学生们带着,转了两圈,不少人都开始往教学楼那边过去,房长安于是也往天桥指了指,三人于是闲聊着翻越天桥,又慢慢往教学楼走过去。

“对了,我今天才想起来一件事情。”

从天桥下来之后,房长安忽然转头说道,“今年闰七月。”

沈墨跟王珂都看了过来,竟是沈墨先开口道:“我知道啊。”

房长安道:“你知道都不跟我说?”

王珂奇道:“闰七月怎么了?”

“我们俩今年都是两个生日。”

房长安没好气地道,“不过我的第二个生日已经过去了,你们俩每人欠我一份生日礼物,不许耍赖啊。”

沈墨撅着嘴白了他一眼,王珂却问:“今天七月多少啊?”

“十三。”

回答的又是沈墨,“明天又是你生日。”

“真的?”

王珂喜笑颜开,没想到居然还能一年过俩生日,不过随即表情又垮了下来,“明天还是要军训。”

房长安笑道:“那没事,明天军训完了,傍晚我们几个一块吃顿饭吧,礼物就免了。”

“凭什么呀?你自己刚刚还让我们送你礼物呢,我明天也要礼物。”

王珂横了他一眼,随即又抓住了沈墨的手臂,笑嘻嘻地道:“不过墨墨可以不用,你已经送过我礼物了。”

房长安奇道:“她送的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为什么要让你知道?”

俩小姑娘同时翻了个白眼,房长安也跟着翻白眼,三年来已经很熟练了,翻得又快又好看,不过他的策略毕竟是“主动、负责、端平”,因此翻完白眼又道:“那说好了,明天傍晚去吃饭,我回头喊刘贝和毛闪闪。”

王珂正要答应,沈墨却凑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王珂随即看看房长安,有点犹豫,房长安很体贴地问道:“明天有事?”

王珂迟疑着点了下头,房长安又问:“啥事?”

沈墨道:“不告诉你。”

“不是,你们俩跟我还有什么秘密吗?”房长安十分好奇。

“当然有啊!”

“对啊!

文学

俩小姑娘毫不犹豫、理直气壮,房长安十分受伤,撇撇嘴道:“那中午还是晚上,你们选一个。”

王珂跟沈墨对视着,眼神交流了两秒钟,她道:“我们中午去吃饭?”

沈墨点点头。

王珂转头对房长安道:“那我们中午吃饭。”

“行吧。”

房长安不知道俩人到底要去干嘛,不过连自己都不肯透露,大概也猜得到是什么范围,因此也不追问。

上到三楼,俩姑娘挥了挥手与房长安道别,牵着手回教室,房长安目送俩人身影转过走廊消失,自己拾阶上楼,忽然瞥见苏璇就跟在自己身后,还有另外两个女生,见他转头看过来,三个女孩一起捂着嘴笑。

房长安也笑了笑,转身要走,苏璇招了下手,走近过来,小声问道:“你真是沈墨转学前的同学啊?”

房长安笑着点点头,又问:“你怎么知道?”

“听说的啊。”

迎面有人匆匆下楼,苏璇给让了空,然后抛下两个女生,迈步上来与房长安并肩往上走,笑着说道:“你还不知道吧?沈墨之前在我们学校初中部可有名了,好多男生追她呢,不过沈墨平常不大爱跟人交往,追她的那些男生她都没怎么搭理过。”

“报道那天你跟沈墨一块回学校,还有刘希言,这几天好多人都在讨论呢,不过好多人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就知道沈墨有一个青梅竹马追到市一中来了。”

市一中不比镇上,不同班级之间的交流明显更加密切也更加及时,大概在这样的环境下才有可能出现所谓的校花校草什么的,不过就房长安目前所听闻,也并没有,倒是有几个全校都比较知名的风云人物。

如今班上的苏璇、李浩、刘丰,就有点这种潜力,刘丰与苏璇都是市一中初中部升上来的,大概原本在初中部就属于这种比较知名的人物,当然听苏璇的语气,沈墨应该也算一个。

不过即便所谓风云人物,也是在对这些比较关注的同学群体之中,对于一心只读书两耳不闻事的学生来讲,所认识和接触的,更多仍然是本班的学生。

苏璇见房长安不说话,眨了眨眼睛,追问道:“你真是追沈墨来市一中的啊?”

房长安失笑道:“你这是给那些男生打听情报吗?”

苏璇撇嘴道:“我才懒得管呢,就是好奇嘛,沈墨以前只跟程娟、宋棠一块玩,我还是第一次见她跟男生一块去逛操场呢。”

房长安当然不可能随便碰到个人就什么话都说,笑道:“我们以前就是同学,重逢说说话有什么?”

苏璇偏着头问:“那你喜欢她吗?”

房长安很惊奇地看着她:“学校允许早恋吗?”

“当然不许啊。”

苏璇白了他一眼,“不过规定归规定,感情归感情,你要是喜欢的话就去追嘛,只要不耽误学习,没有人会说什么的,你看我们的刘丰,他初二就跟现在九班的赵思雨在一块了,他班主任都知道,但他们俩成绩都好,而且还越来越好,老师也没说过什么啊。”

房长安笑道:“那你呢?”

被群交的白洁 第三章

戒毒前,四爷被解放军抓了,前面戏园子经理说,袁四爷无论在什么朝代,永远是爷,可红党建立的国家,确是与历朝历代都不同。

“袁四爷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被押解下去,还迈着老生方步,刚好走七步。”杨鑫鑫不由小声说道。

旁边上官虎一怔,是刚好七步吗?剧情都过去,他也注意不到了,不过杨鑫鑫的眼光他相信,这样说袁四爷这角色的确有意思。

段小楼帮助程蝶衣戒鸦片,鸦片危害不言而喻,而危害的其中一项就是非常难戒,程蝶衣唯一一次口吐脏话“操你大爷”,止不住地挣扎,歇斯底里地摔东西。

段小楼待程蝶衣劲儿使得差不多,然后出门,说到弄点药,毕竟戒毒才起了个头。

沈括亥此段是一遍过,这场也是倒数的几场,当时演员完全进入状态,完完全全演出癫狂劲儿。

镜头并没有直接拍摄程蝶衣癫狂的模样,可肢体语言完全能够表达,加上再次出现的金鱼意象,观众们能够实实在在感受到戒毒困难。

说一件霸王别姬的秘事,《霸王别姬》当初有配音,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凯子特意和杨立新商量,不署名。

其原因是霸王别姬要角逐戛纳电影节最佳男主角,那时叫坎城影展,影展要求演员必须用原音,因为声音也是演技的一部分,所以就把杨立新老师的名字隐藏,可惜最后还是输给了休里斯,也就是后来哈利波特中的卢平教授。

回到荧幕,段小楼让菊仙看着程蝶衣,别让其离开房间,后者听房间内没动静,然后小心翼翼的进去——

满地碎相框,地上还有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程蝶衣,似狂风暴雨后的山谷,断枝旧叶,残花败柳。

程蝶衣此刻意识已恍惚,他仿佛回到儿时被斩断六指,被卖入戏班。

导演拍摄得真很聪明,百分之九十九的此处就应该插入回忆,或者用配乐煽情,可此处只是程蝶衣口中喃喃:“我冷。”

“娘,水都冻冰了。”

“我冷。”

菊仙先睡给蝶衣盖上披风以及毯子,然后抱住,想安慰自家孩子,轻拍后背。

程蝶衣自小失去母亲,而菊仙失去了孩子,这一刻菊仙是感受到程蝶衣的痛苦。

也不知道为何,这一幕让现场观众有些心疼,甚至于感性的几位被邀请的女制片眼中都有点泪光。

小豆子和程蝶衣,无论在儿时还是成年,这角色都太可怜,本来以为自己拥有很多,但后来发现一无所有。

本以为师哥能够理解他,可最理解他的却是袁四爷和菊仙。

在菊仙和段小楼的帮助下,毒也戒了,在医院休养身体,戏园子老板说要赶快好起来,现如今劳动人民都等着看程蝶衣唱戏。

在戏园子讨论,准备把京戏改为现代戏,而程蝶衣则认为服装太怪,并且布景太实,丢掉京剧韵味。

小四发言“为什么古时候的英雄美人上了台是京戏,现在劳动人民上台就不是京戏”。

为什么小四作为徒弟有发言权,是因为他参加了不少运动,甚至于“地位”比程蝶衣更高。

程所表达是京戏有唱和舞,而戏服是根据舞美设计,改动了戏服京戏自然丢失一部分韵味。

可以说作为徒弟的小四,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曲解师傅程蝶衣的话,直接把程蝶衣打到了所有人的对立面,好像在说程蝶衣看不起现在的劳动人民。

最关键的来了,段小楼和戏园子经理,都知道程蝶衣是对戏不对人的性子,也能听明白刚才话语没这样的意思,可都赞同小四的说法。

段小楼回答,只要唱西皮二黄都是京戏。言下之意,布景和戏服可以改,西皮和二黄是京戏

文学

的两种唱腔。

戏园子经理诠释了什么叫墙头草,他表示现代戏也是一种新京戏,应该爱护。

“还是小豆子时,就是太倔,我猜想成真了,小四这孽种,真要成为劫难了。”杨鑫鑫并不想自己猜中剧情发展,很明显他情绪也有代入。

程蝶衣惩罚小四跪着顶水盆,可徒弟不听师傅的话,直接反出师傅家,他和程的对话,总结出来就是“时代变了”。

杨鑫鑫内心忍不住感叹剧情安排得巧妙,程蝶衣是有心栽培小四,但他是旧时代的思维,师傅可以对学徒任打任骂,甚至于打死都不会有人言语一声。

可现如今不是这时候,影评人们都知道,旧社会是畸形,可程蝶衣作为旧社会的人,逃不出旧社会的束缚。

程蝶衣告诉小四,你这样走了只有演一辈子龙套,小四却说如果在旧社会这话他信,可新社会这话不管用。

电影剧情冷峻,小四和程蝶衣到底谁跑龙套,有定论,在后台。

此处布景有意思,后台距离前面戏台只有一层幕布,甚至于后面能够看见戏台剪影,很热闹。

程蝶衣做完妆容等出场,可走到后台却见到另一位虞姬,只有一个段小楼扮演的霸王,还有一个是小四扮相。

原来昨天开会,早就知会要换角儿,只是没有人告诉程蝶衣,甚至于能说是小四刻意为之,就是要让程蝶衣在所有人面前当不成虞姬,上不了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