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期间男朋友要了我、娇宠1v1小蓝莓

旅游期间男朋友要了我 第一章

黎明。

“记忆就像一扇窗,推开了就再难合上,谁的……”

手机铃声很不适时地响起,白苏还在床上滚来滚去,顿了顿,干脆把被子盖过头,假装听不到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令人烦躁的铃声倒是停了。白苏掀开被子,露出憋的有点发红的小脸蛋,狐疑地看了看手机,才松了一口气,准备倒头就睡。但是,就在白苏准备倒头就睡的瞬间,铃声又再一次急促地响起。

白苏抓狂许久,才极不情愿地拿起手机。看到手机屏幕显示来电人的姓名,白苏不由得傻了眼,做好了“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准备,白苏才按住了通话键。

“邬…邬童…”白苏越想说话越没底气。

文学

“十分钟下来门口。”邬童的语气冷到冰点。

“我…不是,十分钟哪够啊?作为一个女生,我最起码要二十分钟吧?喂?喂?又不等我说完就挂电话……”白苏嘟着嘴,不情不愿地起床。

白苏的脚刚碰到地,伤口就传来一阵刺痛的感觉,但又想起邬童刚才冷到爆的话,不由地抖了抖,只好忍着痛,愣是十分钟就整理好衣着来到门口。

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邬童就站在轿车旁,脸前所未有的冷。

“上车。”刚见到白苏,邬童就冷冷地瞪了白苏一眼。

“一大早的,干嘛这么生气啊?你搅了我的好梦,我还没跟你计较呢?你……”白苏虽然嘴上小声嘀咕着自己的不满,但还是很听话的上车了。

毕竟,快迟到了哈。

“邬童,你生气了?”白苏努力讨好。

虽然扰人清梦是非常可耻的行为,但是,邬童再叫不醒自己,就该要迟到了。要是迟到了,陶西这个班主任真的会杀死白苏的。

邬童转头看了白苏一眼,冷冷地说:“废话。”

“邬童,你不要生气了,多大的事嘛。”

“多大的事?呵,呵呵,呵呵呵……”邬童咧着嘴,佯装欢笑的样子,把“阴深”二字发挥得淋漓尽致。“你试试在门口等半小时,给人打十个未接电话。”邬童这下气全部出来了,眼神里满满的都是狰狞。

“我…我…对不起嘛,我这不是…这不是没听见嘛。”白苏真是睁眼说瞎话。

“没听见?”邬童一脸不可置信。

“嗯嗯嗯,真没听见。”白苏自知理亏,只好哄着邬童。

旅游期间男朋友要了我 第二章

曾大夫才不在乎有没有重伤,他在乎的是凌画许诺给他的酒,有好酒,他自然乐意跑腿,也乐意为她干活,她说救谁就救谁,只要有一口气,他就能救得活。

更何况,榻上躺着的这个人用的毒,本来就出自他手。

但是,他还是要陪着凌画和萧枕演戏,装模作样为萧枕诊治一番,装作十分棘手的样子,将人的心都给提了起来。

曾大夫好一番看诊后,又看了萧枕的伤势,回身对皇帝拱手,给出一句话,“能治,也能解毒,就是费劲些,怕是要一两个月,才能将他身上的毒素除净。”

这是凌画早就交待好的时间。

凌画的打算是,最好让萧枕自己下的狠手受的这一回伤,物超所值,让皇帝与他父子二人关系近些,虽然萧枕已对皇帝不报亲父子之情的希望,但她觉得,皇帝的助力,若是能够借上,那将省事儿不少。

萧枕在京外已做了初一,她在京城要帮他做十五。

皇帝闻言面上明显松了一口气,“你有多少把握?”

“小老儿敢说八成,这天下,怕是除了小老儿,没人能解得了这个毒,这个毒出自百年前的毒圣之手,因太过歹毒,毒圣被人所杀后,留在世上的仅有流落在外的少许,小老儿年少时,看祖父耗尽心血为人解过这个毒,没想到如今又让小老儿碰到了。”曾大夫装的很像,很高深莫测,“陛下若是信得过小老儿,将二殿下交给小老儿就是了。”

皇帝问,“解了毒后,可会落下什么病根?”

“不会。”曾大夫大手一挥,“只要用心养着,定能活蹦乱跳。”

他邀功地看向凌画,“小画当年伤的重,如今活蹦乱跳,都是小老儿给她养回来的功劳。”

皇帝看了一眼凌画,见她肯定地点头,皇帝颔首,“不错,从今日起,你就住在宫里,为萧枕解毒吧!”

曾大夫断然地摇头,“小老儿不住在宫里,小老儿还有药园子要照看。”

“一个药园子而已,朕派人帮你照看。”

曾大夫依旧摇头,“小老儿可不放心,药园子里的草药,都是珍贵品种,养死了一株,小老儿心疼死。”

皇帝皱眉,看向凌画。

凌画想了想,装模作样问曾大夫,“给二殿下解毒,需要几日?”

曾大夫立即说,“今夜一夜,我就能给他清除大半毒素,此后三日一泡我特制的药浴,七日换一副药方子。”

凌画闻言对皇帝说,“陛下,曾大夫不喜拘束,不如这样,今夜让他留在宫里给二殿下拔剑治伤解毒,明日一早,让他回府,但有需要时,他再入宫帮助二殿下清理毒素换药方子。”

皇帝点头,“也好,朕给你一块出入宫门的令牌。”

曾大夫没意见,“成。”

皇帝对赵公公吩咐,“将二殿下送去怡和殿,他养伤期间,让他住在怡和殿。”

赵公公一惊,连忙点头,“是。”

怡和殿是位于陛下的帝寝殿最近的殿,昔年高祖做储君时曾住过,后来先皇们懒得去御书房时,便临时用来接见朝中大臣偶尔处理朝事之用。

赵公公带着人抬了萧枕,曾大夫提着药箱跟着,一行人匆匆去了怡和殿。

凌画觉得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了,对皇帝说,“陛下,臣发热了,臣先告退了。”

皇帝这才发现凌画是有些病态,对她关心地问,“怎么发热了?”

“染了风寒,已有几日了。”凌画道。

“你身边不是有这个姓曾的大夫吗?怎么小小风寒,还任其几日不好?”皇帝纳闷。

凌画叹了口气,“臣自当年落了个病根,每到秋冬便要染一两次风寒,发热一两回,以前曾大夫一副猛药下去,臣最多三日就好了,但如今臣已嫁给了小侯爷,总要爱惜身子,以备孕事儿,自然不能再用猛药伤身了,温和的药吃下去,见效慢,要每天半夜烧上一回,七八日才能好。”

“难为你染了风寒发着热还夜里出来奔走。”皇帝知道凌画这三年来掌管江南漕运不容易,就是因为她不止有手段,有本事,还有坚韧的毅力,无论是遭遇刺杀受伤,亦或者病倒,都不曾耽误事情,这些他都是知道的,就因为知道,才更清楚,找一个能与她一般接手江南漕运让他不操心的人,何其难找。

旅游期间男朋友要了我 第三章

看着女孩面上一瞬间的茫然,裴聿城的眉宇之间满是温柔,“别紧张,等你哪天如果想结婚了,告诉我一声就可以。”

虽然他压抑了一切本能让她不再惧怕自己,但终究还是不敢操之过急,丝毫不敢越步。

因为裴聿城这一句“哪天想结婚”,林烟成功一晚上都没能睡着,直到凌晨才终于有了睡意。

就在林烟入睡没多久,躺在中间的裴礼缓缓睁开眼睛。

小家伙漆黑的眸子带着一丝不屑,朝着一旁的男人看去,“无耻。”

裴聿城并没有睁眼,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弧度:“怎么?”

裴礼压抑着怒气:“为什么要强迫妈妈跟你结婚!”

男人的声音不急不缓:“我记得你中文不错,方才我的话,应该并没有逼迫的意思。我跟你妈妈三年前便已经领过证,因为她失忆了,所以,我给她重新选择的机会,这是尊重,而不是强迫。”

裴礼声音微冷:“失去记忆之后的妈妈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跟你结婚了,如果妈妈拒绝你,你会跟她离婚吗?”

裴聿城:“自然不会。”

裴礼被裴聿城这理所当然的语气气道了:“虚伪!”

裴聿城:“我说不会,是因为,不会有这个可能。”

裴礼:“你未免也太自负了,你就这么确信妈妈不会喜欢上别人?”

裴聿城轻笑,黑暗中缓缓睁开眼睛,“你口中所谓的别人,是霄尧?”

裴聿城的语气,明显丝毫没有把霄尧放在眼里,似乎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裴礼想要反驳,可是一想到霄尧那波醉人的低情商操作,又说不出话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