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长砸洗浴中心 快穿含圣僧女主文

军长砸洗浴中心 第一章

笑颜傻了眼。

这算什么?

踟蹰中,太监呜呜咽咽的提议:“反正,宫里头宫殿多的是,笑颜姑娘不如跟皇上说一声,皇上随便给姑娘安排处宫殿住下,明日,明日等宫门开了再走也不迟啊……呜呜呜……”

想了想,笑颜只好无奈的点点头:“只好先这样了。……那个,你别哭啊……我不走就是了……”说着,笑颜傻乎乎的转头回了皇宫。

笑颜回到乾清宫,却被告知皇上正在沐浴。

笑颜想,等就等吧,洗澡能洗多大会子?于是捧了宫女奉上的茶,一直坐那等了。

结果一直等到入夜,笑颜肚子都咕咕直叫了,还没见寒天赐出来,不由心生疑窦。

让宫女带路,笑颜一直到了寒天赐专用的浴室,却看到一排边本应服侍寒天赐沐浴的宫女全部拿着衣服鞋袜站在外面,不由深感诧异。上前敲敲门:“皇上,皇上?”

里面没动静。

笑颜一惊,忙问宫女寒天赐泡了多久了。

从宫女口中得知竟然从中午回来就一直泡到现在之后,笑颜大叫不妙,赶紧撞开门冲进去。

里面,水汽弥漫。

滴答,滴答的水声漾起一种奇妙的意境。笑颜一步步往里走去。

“寒天赐?”笑颜看清水雾中坐在浴池边上的人时,忍不住惊唤出声。

寒天赐充耳未闻,自顾自的继续刷着背。

走近了,笑颜就清晰的看见他白皙的身体上,一道道刷子刷出的红痕纵横交错,每一处红痕似乎都要流出血来,背上最外面的一层皮已经被刷破,渗出的血水合着蒸汽水滴,将浓稠的血稀释成淡淡的朱红色,流进下边的浴池,发出滴答,滴答的水声。

笑颜冲上前,一把抢过他手里的刷子,甩出去:“你做什么!”

寒天赐一怔,然后缓缓抬起头。

他无神的目光看得笑颜心里一颤,心底的愧疚又涌了上来。一把抱住寒天赐,笑颜不知道该说什么,又该怎么说是好。

“脏……好脏……”寒天赐喃喃的说。

笑颜一僵,捂住嘴巴,眼泪滑下,随即更加用力抱住寒天赐。

一个有洁癖的高贵帝王,却被两个低贱的宫女任予取夺,恣意蹂躏,他的尊严,他的高贵,他的骄傲,都被摔得粉碎!

“怎么办?”寒天赐忽然哭了,眼泪簌簌的滑落脸庞。按住笑颜,他急切的看着笑颜的眼睛:“要不,要不把这层皮扒了可好?那样会不会干净一点?”

“干净,你已经很干净了……”笑颜抱住不安挣扎的

文学

寒天赐,啜泣。

“真的吗?”寒天赐一抬头,惊喜的看着笑颜,“真的洗干净了吗?”

“洗干净了,洗干净了。”笑颜擦着眼泪。

“那,那你会不会讨厌我?”寒天赐紧张的盯着笑颜的眼睛,生怕错过一丝一毫的神色。

“不会。怎么会讨厌你。”

“真的?……真的?”寒天赐抓住笑颜的衣领。

“真的。”笑颜给他确定的眼神。

“恩……那,你不要离开……”寒天赐趴上笑颜的肩头,慢慢闭上眼睛。

笑颜等了一会,见没了下文,这才发现这家伙竟然趴在她肩头睡着了。

看着眼前这个光溜溜的帝王,笑颜有点头痛。

怕他睡着了感冒,只好让宫女进来给他穿衣。没想到睡熟的寒天赐倒敏感得很,宫女一要挪开他他就大喊大叫的挥手踢脚,死死抱着笑颜不放。笑颜无奈,只好迁就他,给他披上大氅,背着他一路歪歪倒倒的回到乾清宫。

到了龙床上的寒天赐还是不乖,八角章鱼一般缠着笑颜。只要笑颜一推开他,他马上就会不安的做噩梦,大喊大叫然后惊醒,找不到笑颜,哭泣。笑颜只好再抱住他,哄。

这一夜,笑颜被寒天赐抱着,一个不着寸缕,一个衣衫整齐,两人相拥而眠。

当清晨的画眉鸟在枝头婉转啼叫的时候,笑颜醒了过来。

“唔……”笑颜伸了个懒腰,却冷不防的碰上一具温暖的身体。心头一惊,迅速坐了起来,笑颜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寒天赐。

寒天赐显然是被笑颜碰醒的,慢慢睁开眼。

“你……”

“你……”

两人同时开口,又不免一阵尴尬。

“啊!你没穿衣服!”笑颜冷不防视线触及他的昂首挺立的高层建筑物,惊叫一声捂住眼睛。

“呃?”寒天赐一愣,然后是窸窸窣窣的声音。

“好了吗?”笑颜问。

“好了。”寒天赐的声音有点沙哑。

笑颜放下手睁开眼。

“啊!”

惊叫一声,笑颜就被寒天赐扑倒按在床上!

寒天赐根本就没穿衣服,他身上还是一丝不挂!压在笑颜身上,他低下头凑近笑颜的脸,与她眼对眼,鼻尖顶鼻尖,唇对唇。他灼热的呼吸打在笑颜鼻端,将笑颜的心提得老高老高的。

轻轻舔了下唇角,寒天赐轻声道:“怎么办?我不想放你走了……只有你在身边,我才能睡得安稳……”

“你,你别乱来啊!”笑颜吃惊之余,手忙脚乱的要去推开他。

“我不乱来,真的……我不会乱来的……”说着,他就一把撕破了笑颜的裙子!

笑颜大惊,一脚踹去。

寒天赐双腿立刻夹住。“哦,忘记告诉你了,宫里常年点安神香,对女人比较有效……”说着,唇就压了上去。

笑颜这才惊觉身上懒懒散散的没什么力气。只能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红唇慢慢压下……

军长砸洗浴中心 第二章

林飒脖子上一片抹糊的墨痕,喝过两壶茶,看起来还是垂头丧气,十分消沉。

米瞎子心事忡忡,缩着肩低着头,低眉垂眼,一杯茶喝到冰凉。

李桑柔抿着茶,转着头观风赏景,黑马和大头、蚂蚱三个人,房前屋后,小院四周看了个遍,沿着一条踩出来的小道,往后山闲逛。

“老大老大!”没多大会儿,黑马连蹦带跳冲回来,“老大!她这山上,往上,再往后,荒山密林,野鸡野鹿野狍子,还有野猪!咱们要不要?今天不逢五!”

黑马冲李桑柔搓着手指。

“你们这里打猎有什么规矩?”李桑柔看向林飒问道。

“怀胎的带仔的不能打,没长成的不能打,春夏不打野鸡野鸭野鸟,那是抱窝的时候,还有,吃多少猎多少。”林飒说的很快。

“听到了?弄只野猪吧。”李桑柔转头吩咐黑马。

“好咧!”黑马愉快的答应一声,几步窜进了树林。

“你们山上有酒没有?能喝酒吗?”李桑柔捅了捅米瞎子。

“能,有。”米瞎子将已经冰凉的茶杯放到桌子上,“你晚上住哪儿?你们四个人,能吃得了一头猪?”

“你不吃吗?”李桑柔扬着眉,看着米瞎子,一脸惊讶的问道。

“嗯。”米瞎子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

“今天就在这里,找个地方凑和一晚吧。

林姐姐,晚上跟我们一起吃饭吧,人多热闹,还有那位李师妹,也一起叫上。

宋小师妹,还有她师兄师叔,离这儿远不远?能叫过来一起吃饭吗?算是我给他们陪礼了。”李桑柔从林飒看向米瞎子。

“不远。”米瞎子站起来,“我去问问陶师兄,看看把你安排在哪儿合适。”

看着米瞎子背着手往外走,李桑柔也放下茶杯,伸手指点了点一直出神的林飒,“咱们也去后面瞧瞧,一只野猪不一定够,再去打几只野鸡,炖个汤。”

林飒犹豫了一下,跟着站起来。

米师弟走了,这会儿她算东道主,总得有点儿东道主的样子。

李桑柔走在前面,到了路口就问一句。

转过两个路口,李桑柔脚步微顿,看着一直落后一步的林飒,伸头过去,仔细看了看,关切道:“你这么无精打彩,是因为输给我了吗?你是从来没输过?还是,输给了我,才这么难过的?”

“我很好!”林飒强辩了句,随即泄气下去,“不是因为输,输赢是常有的事,是。”

林飒的话顿住,李桑柔站住,侧头看着她。

“我人情上不通,跟着前山的师叔师兄们学了半年多,下山历练了两回,都没什么长进。

师父跟我说,我人情世故上不通,是因为我过于专心武术,师父说,只有专心一致,才能精于一道,做到极致。

说我是这样,格致部的很多师叔师兄,也是这样,让我不必介怀。

我一直觉得真是这样,人,若是精于一道,必定缺陷一处。

可你就不是这样。”林飒看了眼李桑柔。

“你这是夸我吗?我就当你夸我吧。”李桑柔转过身,接着往前走,“我会用弩这事儿,米宜生告诉过你没有?”

“他没说,不过,我听说过桑大将军。”林飒跟在李桑柔后面。

“嗯,箭无虚发。

米宜生头一回见我扔小石头砸鸟儿,惊喜的手舞足蹈,说书上说的神箭手,竟然真有,竟然让他遇上了。

后来,他天天早出晚归,用心算命,一个多月吧,骗了七八十两银子,找人打了这样一把弩给我。”

李桑柔将左边袖子提了提,给林飒看缚在手腕上方的小巧钢弩。

“第一次银子少,是一把铁弩,比这个大,不如这个好用,准头也差点儿。

后来,我夺下夜香行,有了钱,重新打制了一把,就是这个。

这把弩太

文学

小,箭很短,用来杀人的时候,只能从眼睛射入,直冲入脑。”

李桑柔说着,抬手扣动扳机,往前几步,从灌木丛中拎起只肥大的野鸡。

林飒忙跟上一步,去看那只鸡,那只鸡的鸡头,已经被小箭带走了半边。

李桑柔拎起鸡,狭剑滑出,割在鸡脖子上,拧着鸡脖子放血。

林飒急忙转过头。

李桑柔放好血,将鸡塞给林飒,“拿着,这只肥,烤着吃最好,咱们人多,还得再弄两只。”

林飒抓着鸡脚,眯着眼,顺着李桑柔的目光用力的看。

李桑柔往前两步,两声轻微的咔嗒声后,又捡起两只,赶紧放血。

林飒泄气的叹了口气。

她一只也没看见。她眼力一向不错的。

李桑柔将两只鸡放好血,密林深处,蚂蚱的惊叫声传过来,“套住了套住了,快快,放血放血!”

“你那院子太小,哪儿地方宽敞?”李桑柔看向林飒,笑问道。

“陶师弟肯定把你们安排在南边那个院子,那个院子地方大。现在过去?”林飒倍受打击,看起来倒比刚才好些了。

“等黑马他们过来,一起过去吧,一头猪收拾起来,要些功夫。”李桑柔笑应。

没多大会儿,大头和蚂蚱用一根粗树枝抬着头野猪,黑马甩着胳膊,气势昂然的跟在后面,从林里深处,一路小跑过来了。

林飒提着只野鸡走在前面,李桑柔提着两只鸡,和林飒并肩。

“顺风速递开到南召城没几天,我收到了米师弟一封信,说他在建乐城,挺好。”林飒低着头,“之前,我以为他已经死了。”

“米宜生怎么会死?祸害活千年。”李桑柔不客气道。

“他是有点儿凡事儿别扭,爱呛话,可他人不坏,他不是祸害。”林飒很认真的解释了句。

李桑柔忍不住笑起来。

“你笑什么?”林飒皱起眉,想了想,没想明白,只好看着李桑柔问道。

“我是笑米宜生,在师门里,和在师门外,是两张面孔。

黑马他们,在江都城讨饭的时候,米宜生也在江都城,那时候黑马他们还小,六七岁,七八岁吧。

黑马说,米宜生经常散些吃的给他们,说找米宜生讨吃的,一定不能说行行好吧,或是说您是个好人,大善人什么的。

军长砸洗浴中心 第三章

中午,病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的霍杳的手机又响起。

成明刚从洗手间回来,听到电话铃声,快步走了过去,迟疑了下,他还是拿起了手机。

看着上面备注为‘闵’的称呼,他指尖微顿,在接电话和挂电话上面犹豫,最后又抬起头看了眼病床上的人,按了接听键。

闵郁要是想找一个人,恐怕也是轻而易举。

接通后,成明直接告诉了他医院地址。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闵郁就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成明看到他时,周身的戾气就下意识消敛,微微颔首,“闵少。”

闵郁客气的点了点头,走到床边,看着脸色苍白得几乎跟床单一个颜色的霍杳时,眉心就紧蹙成一团,“她一直这样不醒?什么原因?”

成明微垂着头,其他的没多解释,“院长只说是精神力消耗大,休息个两天应该就会醒过来。”

应该?

闵郁眼眸微凝,转而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静看了一会儿,便伸手握住了霍杳那只还在打着点滴的手。

手心温凉,即便是久握也明显感觉低于正常人的体温。

闵郁顿了顿,又起身,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随即他回过头又看了眼成明,“低温也正常?”

成明沉默了一分钟,早上他从护士那得知大小姐体温异常低时,他也询问过院长,“院长说是正常。”

闵郁见此,也没再多问什么,他收回手,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只是紧蹙的眉心始终没有舒展开。

又是一天过去。

霍杳还是没有转醒,和前一天的情况没有任何区别,脸色苍白,体温很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