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外田第二十一部分|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

肥水不流外田第二十一部分 第一章

“然后呢?接着,那连自己是死是活都弄不清楚的东西被王子剥了皮,使劲地挤了挤。当整块皮肤掉下来时,它还活着!然后,一桶盐水洒在了上面!哎哟!你在十英里外都能听到那尖叫声!你说,这个女孩,本王子这样对待一个叛徒是对还是错?”

徐青莲听着高建成看着温柔的说这样一句话,只觉得头皮要爆炸了!

她并不为子琳的哥哥感到难过。看到子琳的样子,她知道她哥哥必死无疑。但就算他该死,也太悲惨了,不是吗?

她没想过高建成会折磨人,但她没想过高建成会被剥皮和禁锢?!

子琳显然也吓得浑身发抖。他不敢抬头看高建成。

“殿下,这是真的。徐青莲强忍着颤抖,不让高建成知道,但话已断,听不见了。

“什么?徐小姐,你觉得太子做错了什么事吗?但那只是一个背叛了主人的奴隶,没有良心。王子觉得剥了他的皮抽筋还不够!高建成看着瑟瑟发抖的徐青莲和子琳。他一点也不高兴。相反,他更生气!

“如果把太子心爱的东西还给赵国,那太子就无话可说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如果太子心爱的东西找不到,那就哈哈,长景说完这句话后,深深地看了徐青莲一眼,转身往前走。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才不信呢!

徐青莲只觉得自己快被冷汗湿透了!

这龙视图睁着眼睛躺着!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看着他这样,徐青莲知道,如果他和子琳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去,他也不知道。子林别无选择,只能死去。

“慢着,你刚才为什么对他说这种话?”子林真的有个兄弟在他的手里吗?那天我去救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说?尽管很难,我想我能说出来!高建文微微转过身,握住徐青莲的手,低声问道。

肥水不流外田第二十一部分 第二章

宣平侯入宫便接到了即刻南下的圣旨,皇帝钦点他为南巡钦差大臣,暂代南海城水师总督一职,务必以最快的速度、最小的代价剿灭匪患,夺回南城岛屿。

宣平侯率领五百轻骑连夜出了京城,常璟亦

文学

在随行的行列。

顾娇从信阳公主的宅子出来后,坐玉瑾安排的马车回了碧水胡同。

家里很热闹,街坊邻居都过来看小宝宝,这真的是个又乖又漂亮的小宝宝。

秦公公与魏公公也来了。

顾娇此番入宫就是给姑婆与皇帝报喜,两位大佬因海上匪患一事连夜召集肱骨大臣议事,没办法亲自到碧水胡同来探望小家伙,于是让秦公公与魏公公过来。

“你都抱了半个时辰了,给我也抱一下!”

西屋内,秦公公幽怨对魏公公说。

魏公公背过身子,避开秦公公伸过来的魔爪,蛮横地说道:“不给!”

他先抢到的!

还是从六婶儿手里抢过来的,天知道他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你下次再来抱!”魏公公坚决不让出小宝宝!

秦公公气得直磨牙。

小样,跟了皇帝一场,就忘了谁才是后宫第一内侍了是吧?

魏公公不管。

他不让不让就不让!

秦公公又不能上手去抢,万一伤了孩子,庄太后还不得拧了他脑袋呀?

秦公公引诱道:“让我抱抱,回头我把德全送过去给你玩两天。”

德全是秦公公养的小王八,他最宠爱的那一只,魏公公眼馋很久了。

魏公公不假思索道:“去去去!”

有了小宝宝,谁还稀罕你的王八?

主要也是他馋秦公公的王八不是为了玩,是为了炖王八汤啊!

秦公公最终也没能抢过魏公公,很是让总被仁寿宫压一头的魏公公扬眉吐气了一把。

夺宝大战一直到小净空从国子监回来才结束,小净空一出现,基本俩人没戏了

文学

谁抢得过他呀?

小净空还不大会抱小宝宝,他把小宝宝放进摇篮里,值得一提的是他还没有摇篮高,于是他不得不搬来一个小板凳,踩在凳子上看小弟弟。

“弟子的鼻子像我,嘴巴像我,眼睛像我,眉毛也像我!”小净空挺起小胸脯,晃了晃小脑袋,无比得意地说道,“真是个帅气的小男子汉呢!”

所有人:“……”

搞了半天,你其实就是想夸你自己吧?

月子里的孩子除了吃就是睡,并不能很好地回应小净空的逗乐,小净空玩一会儿弟弟就没兴趣了,继续去胡同里溜鸡。

姚氏暂时住东屋,她奶水不大够,刘婶儿给介绍了个奶娘,奶娘是老实人,比姚氏小几岁,与家中嫂子差不多月份生下孩子,她的孩子交给嫂子去喂。

她则搬过来,住姚氏原先的屋,她主要是夜里喂喂孩子,白日里若孩子吃不够就再多一两顿。

得知顾娇一会儿要睡在西屋,最开心的是小净空。

“我可以和娇娇睡啦!”

他将自己洗得香喷喷的,小寸头梳得光亮亮的,雄赳赳地去了西屋。

“娇娇!我来啦!”

他蹬掉鞋子往床上爬。

谁料他一只小短腿儿还没爬上去,便被坏姐夫提溜了起来。

萧珩:“你去姑爷爷那边睡。”

小净空一阵扑腾:“我不要!我不要!我和娇娇睡!”

不要也得要。

小净空被坏姐夫无情地拎去了隔壁。

顾娇洗了澡回到西屋时,床上的被子已经铺好了,只铺了一床,小净空不在,萧珩……在,不过却是在收拾自己的寝衣。

“你不睡吗?”顾娇问。

她刚洗过澡,头发还没来得及擦,用一块干爽的棉布裹在头顶,独独遗漏了一缕湿漉漉的秀发,耷在她耳畔,晶莹的水珠滴在她白皙的脖颈上。

有些诱惑。

萧珩轻咳一声,移开视线,看向手中的寝衣,道:“我和净空过去睡。”

顾娇看着西屋的床铺,好叭,这张床睡三个人确实小了点。

其实不是床小不小的问题,而是——

萧珩看着她日渐美好的身躯,在夜深人静时格外令人难以冷静,他深吸一口气,摒除在识海中翻涌的旖念,正色道:“时辰不早了,你早点歇息,记得擦头发。”

“嗯。”顾娇点点头,顺手将头上的棉布巾子拿了下来。

乌黑的长发滑落,铺满她的肩头,衬得她娇嫩的肌肤莹白如雪。

肥水不流外田第二十一部分 第三章

主治医生继续道:“病人血红蛋白已经接近要输血的临界状态,你们先给病人食补,如果几天之后血红蛋白仍处于下降趋势,做好输血准备。”

白梦蝶见杨小桃面露惶恐之色,抓住她的一只手,拍了拍手背:“你这是慢性失血,即便引起严重贫血,一时半会也不会影响到生命,我让我妈明天给你买阿胶、桂圆、红枣炖汤,这三样都补血的。”

主治医生也注意到杨小桃的神色,安慰她道:“别怕,你的肾病虽然拖了很长时间,发现的也比较晚,可没到最坏的地步。

只要病情控制住了,生活有规律,尽量别感冒发烧,身上别有炎症,别劳累,生命质量不会太低,小姑娘别太悲观。”

白梦蝶也道:“你只用配合医生好好治疗就行了,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别说肾病综合症了,就是尿毒症也不能完全算绝症,不是还能做器官移植吗?”

她不这么说杨小桃还没那么恐惧,她都扯到器官移植了,杨小桃脸都吓白了。

陈子谦在一旁很无语:“小蝶,我看你还是少开口吧。”

白梦蝶也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的话不妥当。

她满含歉意地看着杨小桃:“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让你放松,却适得其反了,反正你要相信医生。”

“哦。”杨小桃点了点头,等医生离开之后,这才低头吃饭。

白梦蝶问她,昨天警察有没有来医院就霸凌一案给她做笔录。

昨天来给杨小桃送饭,时间匆忙,没顾上问。

杨小桃点了点头:“有。”

白梦蝶详细的问了一番做笔录的全过程。

杨小桃压低声音道:“警察不仅反复盘问了何韵怡她们霸凌我的全过程和细节,还问她们为什么要霸凌我,除此之外,还问我你是不是打过她们?”

白梦蝶心里微微一紧,她没料何韵怡她们居然把她给攀扯上了。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我当然是把何韵怡她们霸凌我的全过程和细节全都原原本本的说给了警察听。

然后跟警察说,我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霸凌我。

反正从高一一直霸凌到现在,可能是因为我长得胖,而且懦弱的缘故吧。

至于何韵怡她们说你为我打过她们,我当然一口否定咯。

我说有一次她们霸凌我时,被你和陈子谦碰到了,扬言要报警把她们给吓跑了。

她们可能因为这件事恨上你们两个了,可是不敢报复陈子谦,就把你给咬上了。”

白梦蝶面色一缓.:“你回答的很不错。”

杨小桃有点羞涩的笑了笑。

吃完饭,时间已经不早了。

白梦蝶用餐巾纸把小桌擦得干干净净,正准备把小桌收起来让杨小桃躺下休息,病房门被推开了,一股寒气冲了进来。

随着冷空气一起进来的有王琳和杨小梅,王琳的手里提着一个保温瓶。

她一眼就看见病床上支着的小桌,和蔼的笑着对白梦蝶道:“你们是不是已经猜到我们这个点要送饭来,所以把桌子给支起来了。”

白梦蝶讥讽道:“这都什么时候了,我怎么会想到阿姨这个点来给小桃送饭,我还以为阿姨不给小桃送饭,就让她饿着。”

王琳的笑容僵了僵:“我们家又没车,乘公交动不动就堵车,我也不想来这么晚。”

白梦蝶话里有话道:“你们一家靠着小桃妈妈留下的那么大一栋私房收取租金,每个月收入不菲。

不存在买不起车的情况,即便不会开车,打车来总不会来这么晚吧。”

顿了顿,又道:“即便舍不得打车,骑自行车也不至于来这么晚。”

王琳那么八面玲珑的人被白梦蝶怼得无话可说。

白梦蝶怼完人,就和陈子谦一起离开。

杨小梅急忙叫住她,问:“怎么一直没看见石磊哥哥来看我姐姐?”

她冒着寒风跟着王琳一起来医院看望杨小桃,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是希望碰上石磊,可每次都碰到了陈子谦。

虽然陈子谦要比石磊帅多了,可是她怕他,不敢打他的主意,石磊就不同了,温润多了。

白梦蝶一刀插在杨小梅的心窝上:“因为我哥哥不想碰见你,所以不敢来医院探望你姐。”

“你!”杨小梅气得要和白梦蝶大吵,被王琳喝住:“不许对姐姐的同学没礼貌。”

杨小梅这才恨恨的闭了嘴。

白梦蝶好奇王琳会给杨小桃带什么吃的,于是用透视眼看了一眼她提在手上的保温瓶里的食物。

然后故意笑着问:“阿姨,你给小桃做了什么好吃的?”

王琳勉强挤出笑容道:“也没做什么好吃的,就煨了个排骨莲藕汤。”

白梦蝶在心中冷笑,是莲藕汤没错,但绝对不是排骨莲藕汤,而是脊骨莲藕汤,脊骨和排骨相差虽然不是十万八千里,但差距也够大了。

白梦蝶摸了摸肚子:“这都快两点了,我和陈子谦都没来得及吃午饭,现在肚子好饿,阿姨,你把这排骨莲藕汤给我们喝吧。”

“……”王琳笑的很是勉强,她没料到白梦蝶会开口要喝她带来的莲藕汤。

如果给她和陈子谦喝,那还不得戳穿她的谎言?

她给杨小桃吃什么本就没有打算当着白梦蝶的面给。

在来的路上她就想好了,如果白梦蝶还在医院,她就支开她,不让她看见她给杨小桃吃的是什么,到时还不是由着她说她给杨小桃吃的是什么。

白梦蝶见王琳没反应,半真半假的撒娇:“杨阿姨不舍得给我吃?”

王琳为难道:“炖给病人喝的汤,没敢给什么调料,不好喝的。”

白梦蝶动手从她手里拿过保温瓶:“我从小养的糙,吃东西不讲究口味的,只要是肉就行。”

王琳又不好意思不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把保温瓶拿去了。

陈子谦忙拿了两只碗去水房洗干净然后返回病房。

白梦蝶把王琳的莲藕脊骨汤倒在那两只碗里。

她故作惊讶道:“阿姨,你不是说是排骨汤吗,怎么变成了脊骨汤?而且还是猪脖子处的脊骨。

这个部位的脊骨上面全是淋巴,吃了对身体不好,阿姨常年买菜这点常识都没有?”

王琳只能硬着头皮叫穷:“我……我们家条件不好,只能买脊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