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跳蛋小说

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 第一章

第852章我们流着一样的血

江元桑正在气头上,这会就想找个发泄口,一听封九辞是来挑衅的,他非常生气:“好啊,他是以为我江家没人了吗!”

秦婉儿说:“可能在封九辞看来,能做他对手的人只有江家主,说不定这一切都是他计划好的,除掉江家主,然后趁机吞并江家。”

说到这里,秦婉儿的视线忽然落在秦薇浅的身上,她说:“秦薇浅,说起来,你儿子的病能不能彻底治好还得仰仗江家,你把江亦清害成这个样子,该不会以为自己还能活着走出江家大门吧?”

本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江亦清的病情上面,除了那几个负责监视秦薇浅的守卫以及容夫人之外,没有人发现旁边还有个秦薇浅和秦豆豆。

秦婉儿将祸水这么一泼,这一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秦薇浅的身上。

秦薇浅恨得牙痒痒的:“你专程赶来这,就是为了给我落井下石?”

本来没有一个人注意秦薇浅的,就秦婉儿这么一煽风点火,秦薇浅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认为秦婉儿是想还死她。

而秦婉儿也不否认:“没错,我就是来给你落井下石的,如果不是你,江家主怎么可能受伤?”

“四少爷,秦薇浅居心叵测,您是知道的,她潜伏在江家说不定就是为了祸害你们所有人,这个害人精,害人的本事可大了!”秦婉儿的声音尖酸刻薄,很不中听。

但她刚好点燃了江元桑心中的火苗,并在上面狠狠的浇了一层油!

江元桑一怒之下开了口:“好啊!封九辞既然过来了,想必也是为了你这个贱人,那我就如了他的意,把你们还给他!”

还给封九辞?

秦薇浅有几分疑惑,难不成江元桑的意思是,让她们离开?

秦薇浅心中一喜。

秦婉儿却急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四少爷,不可!千万不能让秦薇浅离开……”

可没等秦婉儿把话说完,江元桑就说:“来人,把这对母子给本少爷剁碎了送出去!”

一句话,震耳欲聋!

所有人的脊梁骨皆是一颤,还有的甚至被吓得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几乎是同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秦薇浅望去,周围数百护卫,神情微妙。

炽热的目光,如火辣辣的太阳。

不知道是他们的眼神太过于灼热还是江元桑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太过于吓人,秦薇浅绝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很不好的表情。

这江元桑典型的先礼后兵啊!

刚才不还说要让她离开吗?

这这这,这是什么意思!

看到几个江家凶悍的守卫朝自己走过来,秦薇浅着急的说:“那个,等一下。”

“我不想听你废话,拖下去。”江元桑骂道,态度很是野蛮,完全不给秦薇浅挽留的余地。

其他人也都知道,秦薇浅这一次是死定了。

家主如今病重,整个江家就江元桑说的算,秦薇浅惹怒了江元桑,就等着死吧!

容夫人想为秦薇浅求情:“四少爷,你消消气。”

“容夫人身份尊贵,本不应该留在这里,管家,请容夫人回屋好生休息,她累了。”江元桑根本就不想给容夫人开口的机会。

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 第二章

这一刻。

周亥剑心中掀起了滔天骇浪。

惊喜交加,难以平复。

他没想到,仅仅是第二场酒局,竟然就直接完成了任务!

这好大哥……可真够奥利给的!

激动归激动,周亥剑依旧故作镇定:“确实有些搞笑了,不过那个叫阿蛮的女孩能让公主这么做,一定有特殊之处吧?”

“特殊?!”

魁罡虎目一瞪,砰咙一拳砸在桌上,震得桌面碗碟铛铛作响。

他倒上一碗血酒,一口饮尽,抹了一把嘴角,这才说道:“周老弟,我也不怕你笑话,今晚就跟你交个底。”

“好大哥!”

周亥剑端起酒碗:“交心之意,全在这碗酒里,敬我好大哥!”

随即一饮而尽。

魁罡摆摆手,醉眼朦胧,口吐酒气,继续说道:“哪有什么特殊的啊?那女孩就是个村子被灭,爹妈被杀,差点成了奴隶的人,全都靠一个男人翻身改命,如今就算是阶下囚,也愣是被公主改成了小主子命了。”

相较于魁罡的醉意上头。

此刻的周亥剑,神智可是清醒的一匹。

他静静地听着。

魁罡打了个酒嗝,说道:“要我说啊,公主哪是心疼那个小阿蛮啊,分明是因为小阿蛮和那个男人有羁绊在,好好待着小阿蛮,护着小阿蛮,给她自己留个念想。”

闻言。

周亥剑心神大定。

照魁罡的意思,阿蛮不仅活着,而且因为公主的关系,还活得很好,过程中虽然有坎坷,但终究有公主护着。

在匈奴,公主护着,还不能高枕无忧?

紧跟着。

“我恨啊!”

魁罡握拳擂了一拳胸口:“想我魁罡,好歹是匈奴第一勇士,居然得不到公主芳心,倒是让那个域内的杂碎让公主一亲芳泽了,周老弟,你说说,我魁罡到底有哪里比不上那个域内杂碎?”

正倾听着的周亥剑登时怔住了。

等等!

这味道怎么有些不对啊?

好大哥是少主的……情敌?

而且是手下败将的那种?

瞬息间,周亥剑回忆了一下陈东在匈奴的惊天经历,再看魁罡,却是心中鄙夷。

我家少主可是丰碑立像了!

我家少主可是夺了你第一勇士的称号!

我家少主还横刀夺爱,夺了你的公主!

你拿什么和我家少主比?

我家少爷丰神俊秀,你个铁憨憨糙汉子,公主眼睛不瞎都知道怎么选!

不过,想归想,周亥剑还是严肃地说:“我好大哥魁罡大人,匈奴第一勇士,谁能比得上,再敬好大哥一碗酒,小弟先干了!”

说着,便是倒酒满满一碗,一饮而尽。

“我就喜欢老弟你这耿直的实话!”

魁罡醉意朦胧,同样将碗中血酒一饮而尽。

这个过程中,他却丝毫没注意到,周亥剑正用一种怪异的笑眼看着他。

“啥啥都输给我家少主,临了了,还是你给我们送了阿蛮的情报,你不是我的好大哥,谁是我的

文学

好大哥?”

这是周亥剑心中的想法。

魁罡放下酒碗,醉眼看着周亥剑:“今天我也是实在气不过,所以才想找周老弟一述衷肠啊,在匈奴这个地方,能交心的人很少,在我这个位置,交心之人更是聊聊可无。”

这是实话。

奉行弱肉强食生存法则的雪原上,一切都是竞争抗衡。

哪怕是魁罡在天狼院中,看似风光,看似坐拥匈奴第一勇士的光环,可实际上,这光环和风光,尽皆是竞争得来的。

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 第三章

六月二十日晚七点三十三分,《神探狄仁杰》第二案的第二第三集在燕省卫视正式播出。

这一刻,无数悬疑谜们早早地等在电视机前,锁定原本名不见经传的燕省卫视。

这其中包括陈兵,李艳萍两个小情侣,也包括家在燕省省会的周乐周芳兄妹,还包括企鹅视频购片部主任龚成以及他的妹妹龚燕,当然也包括湘省卫视节目制作中心副主任赵伟平。

对于圈内人来说,《神探狄仁杰》能火是有迹可循的,毕竟电视剧的质量在这摆着,只要稍稍有点业务能力,就知道《神探狄仁杰》的不俗和与众不同。

但业内人士对这部电视剧的预测不约而同的划定在了高口碑,小众,小火的区间内。

可是这部电视剧的表现,着实让所有圈内人士大吃一惊,其火热程度,竟然隐隐已经超越号称十年难得一见的现象级巨制《少年包青天》!

说好的《少年包青天》的成功是十年难遇的,怎么这才过了三个月,就冒出了一部《神探狄仁杰》呢?

是世界变化太快我们这些人已经跟不上形势了呢?

不搞清楚《神探狄仁杰》大火的内在逻辑,好多人简直无法入睡。

《少年包青天》是企鹅视频出品,《神探狄仁杰》又是企鹅视频出品。

前者编剧是李浔,后者编剧加导演都是李浔。

这代表什么?

这代表企鹅视频和李浔的组合,已经具备了批量制造十年不遇经典之作的能力。

当《少年包青天》和《神探狄仁杰》这样的作品能像流水线上的商品一样被制造出来时,掌握这门绝技的人或企业,无疑就掌握了财富的密码。

而没有掌握这门绝技的个人或企业,掉队将是在所难免。

所以每天晚上,当企鹅视频和燕省卫视放出最新两集的《神探狄仁杰》时,无数的圈内人都会准备好纸和笔,一边观看一边写下自己的感想和心得,试图揭开这剧能够大火的秘密。

而普通观众则不

文学

会思考这么多,他们只知道《神探狄仁杰》这剧有毒,只要看上,就根本停不下来。

而且这剧仿佛有种特殊的魔力,让人不光想看,还有极强的吐槽欲望。

因此虽然《神探狄仁杰》目前的热度只比《少年包青天》略强,可是在网站上,《神探狄仁杰》的弹幕数量已经三倍于《少年包青天》。

看这剧如果不关闭弹幕,那你将看到的是密不透风的弹幕墙,将整个电视剧画面遮盖的密不透风。

也因此,很多人看这部剧的时候会选择看两遍。

先在燕省卫视或企鹅视频看一遍,但要关闭弹幕,然后再看一次弹幕版。看的兴奋了,还会自己写两条弹幕发上去。

这天晚饭过后,李浔和戴盈一家照例坐在一起看电视。

所看的,当然是正在播出《神探狄仁杰》的燕省卫视。

在上一集,村民张春家后院和湖中分别发现了两具男尸,湖州县令曾泰很快就令人抓获了两个嫌疑人。但光是审问张春就审问了一天,而张春对杀人罪行矢口否认,县令只好令人先将张春收监,以待明天继续审问。

哪知道在第二天审问时,昨天还矢口否认的张春,竟然一开口就承认了全部罪行。

据张春交代,死者姓吴,长安人。晚上到他家借宿,他见财起意,这才杀人埋尸。

县令曾泰觉得案情蹊跷,就又唤另一个嫌疑人王五上堂。

“太爷,是小的杀死了那个长安的客人,小的认罪,小的认罪啊!”

哪知D县令还没问,嫌疑人王五就和张春一样,直接承认了所有罪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