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扒灰色翁全文阅读、男人喜欢你就会想睡你

乡村扒灰色翁全文阅读 第一章

看着女孩面上一瞬间的茫然,裴聿城的眉宇之间满是温柔,“别紧张,等你哪天如果想结婚了,告诉我一声就可以。”

虽然他压抑了一切本能让她不再惧怕自己,但终究还是不敢操之过急,丝毫不敢越步。

因为裴聿城这一句“哪天想结婚”,林烟成功一晚上都没能睡着,直到凌晨才终于有了睡意。

就在林烟入睡没多久,躺在中间的裴礼缓缓睁开眼睛。

小家伙漆黑的眸子带着一丝不屑,朝着一旁的男人看去,“无耻。”

裴聿城并没有睁眼,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弧度:“怎么?”

裴礼压抑着怒气:“为什么要强迫妈妈跟你结婚!”

男人的声音不急不缓:“我记得你中文不错,方才我的话,应该并没有逼迫的意思。我跟你妈妈三年前便已经领过证,因为她失忆了,所以,我给她重新选择的机会,这是尊重,而不是强迫。”

裴礼声音微冷:“失去记忆之后的妈妈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跟你结婚了,如果妈妈拒绝你,你会跟她离婚吗?”

裴聿城:“自然不会。”

裴礼被裴聿城这理所当然的语气气道了:“虚伪!”

裴聿城:“我说不会,是因为,不会有这个可能。”

裴礼:“你未免也太自负了,你就这么确信妈妈不会喜欢上别人?”

裴聿城轻笑,黑暗中缓缓睁开眼睛,“你口中所谓的别人,是霄尧?”

裴聿城的语气,明显丝毫没有把霄尧放在眼里,似乎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裴礼想要反驳,可是一想到霄尧那波醉人的低情商操作,又说不出话来。

乡村扒灰色翁全文阅读 第二章

雪下了一整夜,直到天明才停止。

家入硝子在泠泠寒风中,敲响深见琉衣的房门时,她才刚刚梳洗完。

“今天降温,穿得严实点吧,回头冻着就不好了。”家入硝子是来给深见琉衣送厚衣服的,因为入住得匆忙,很多东西都没来得及置办,所以在某人持续不懈的骚扰下,她就找出了自己没穿过的外套带了过来。

深见琉衣接过衣服,抿着唇笑起来,浅浅的梨涡若隐若现:“谢谢。”

没想到硝

文学

子小姐看上去冷冰冰的,实际上很会替人着想呢,像她自己发现下雪,就光顾着趴在窗台上看雪景了,完全没想到会不会冷的问题。

家入硝子摆摆手:“不用谢我,要不是某个烦人的家伙,我这会还没起来。”

说到这,她就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大清早的,五条悟这家伙也不知道突然间发什么疯,跑过来敲她的房门——不,应该用“砸门”更合适,咚咚咚,一下比一下重,就跟催命符似的,让家入硝子不禁怀疑那块薄薄的门板会不会在他

文学

手下壮烈牺牲。

一边砸,那家伙还捏着嗓子在外面叫魂:“硝子~帮帮忙,借几件厚衣服给我吧?”

家入硝子:“……五条悟,你脑子终于彻底坏掉,打算自暴自弃承认自己是个女装癖了?”

不堪重负的门板发出刺啦刺啦的刺耳声音,就宛如外面有只大猫在用爪子挠门:“怎么可能,是因为今天很冷嘛,我给琉衣酱置办好的衣服又都放在了外面的公寓里,来不及取回来了。当然,本来用我的衣服也没关系啦,我完全不介意借给琉衣穿的,倒不如说那样会更好,可是……”

硝子不耐烦地卷起被子蒙住头,打断了他的不妙发言:“你怎么不去找你那个叫真希的学生借?”

五条悟用理所当然地语气说道:“我去敲过真希的门了,她让我滚,所以我就只能来找你啦。硝子,拜托了嘛,下次我给你带好酒回来哦?”

骂得好,真希。家入硝子冷漠地啧了声,但最终还是打着哈欠从床上爬了下来。

换做平时,硝子绝对不会理会五条悟这种傻逼请求,但谁叫她对深见琉衣印象不错呢——那是个好姑娘,安静又乖巧,没怎么染上咒术师的坏习性,真是倒了大霉才被那个白痴盯上。

所以能照顾的地方,她会尽量看顾到,不然的话,万一被人渣欺负,她的良心会隐隐作痛的。

就在家入硝子翻找衣服的时候,外面的人继续在门板上磨爪子:“硝子,那就麻烦你替我送过去啦,这个时候琉衣大概已经醒了。”

硝子十分警觉,按理来说,这种刷好感的事情,无论怎么想,五条悟都不该放过才对。

也因此,她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信息:五条悟为什么会知道深见琉衣睡醒了?

“你不打算亲自给她?”硝子的话语里是满满的怀疑。

“啊,这个嘛……”烦人的磨爪声总算停下了,五条悟安静了几秒,声音听上去依旧轻佻,“她清醒的时候,大约不是很乐意看见我的脸吧?我可不想再弄晕她第二次……起码不应该是在这种情况下。”

最后一句话说得极轻,硝子并没有听清楚,

你五条悟是会在乎别人意愿的人设吗?家入硝子挑了挑眉,论自我程度,五条悟认第二没人敢称第一,现在居然大方让步,这可真是……

她叹了口气,问:“悟,你是来真的啊。”

作为同窗,家入硝子很清楚,五条悟这个人虽然顶着一张能对所有人造成无差别降维攻击的脸,也相当受异性欢迎,但恋爱细胞约等于没有,她那时觉得想要让这个人对感情之事认真起来,还不如期待一夜之间咒灵全灭。

但现在……该说世事难料吗?

果然,五条悟的语气正经了一些:“我可从来没否认过这一点哦,硝子。”

回想完刚才被吵醒的事情,家入硝子不禁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睡眠不足的后遗症令她有点烦躁,在留意到深见琉衣疑惑的视线后,她强行按捺住内心的不爽,摇摇头,说道:“算了,那种形迹可疑的家伙,你还是不要追究为好。”

听她这么说,深见琉衣露出少许好奇的神色,但家入硝子并没有继续说明的意思,她便乖巧地不再追问。

为了转移深见琉衣的注意力,家入硝子催她试试衣服,她从善如流地抖开其中一件栗色的毛呢外套,正要穿上,硝子的眼角余光却敏锐地捕捉到她身上某样东西闪过微光。

雪白的,细长的,是被单里掉出来的毛絮吗,还是蹭到了动物的皮毛?不过话说回来,高专应该没有养动物吧?

更奇怪的是,深见琉衣身上那件睡裙也皱巴巴的,像是因为睡觉时一直乱动才造成的,可硝子明明记得,当初在横滨时,深见琉衣的睡姿非常平稳,几乎整晚都维持一个姿势。

“别动。”家入硝子下意识按住深见琉衣的双肩,低头用指尖挑起挂在她胸前位置上的玩意,顺手替她抚平了睡裙上的褶皱,“这里,粘到东西了,怎么这么不小心……”

话音戛然而止。

“……硝子小姐?”整整半分钟过去了,家入硝子都保持低头的姿势,她挡住了深见琉衣往下看的视线,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琉衣也不清楚,不免有点不安,犹豫着唤了一声,“怎么了?”

“没什么,应该是我眼花了,你身上并没有东西,快去换上衣服吧。”家入硝子冷静地回答,但在深见琉衣看不见的地方,眼瞳内却渐渐泛起一丝寒意,她合拢手掌,不动声色地将刚才从琉衣睡裙上取下的发丝藏进掌心里。

——对的,不是棉絮,不是动物毛发,就是头发丝。

颜色如同高山上积年不化的冰雪,再加上头发的长度,两条线索明显指向了唯一一名嫌疑人——家入硝子转过身,背对着深见琉衣,深呼一口气,脸色有一瞬间的扭曲。

发丝是在深见琉衣的睡裙上发现的,好巧不巧,还黏在了非常非常不妙的地方,胸前的话,估计要把头埋在……打住,别再继续想了,家入硝子。

关于这几根头发出现的位置,硝子拒绝去深想,反正不管怎么样,都再也无法动摇某人在她心里的混账程度了。

五、条、悟!

亏她昨晚警告过这人不许乱来,为了保险,还特意委托了太宰治守在门口——对了,话说回来,那个热爱殉情的变态怎么不见了?他就是这么对待委托的吗,武装侦探社怎么还不把这种消极怠工的员工开除?

在家入硝子的脑海里,这两个男人已经与尸体无异了,越是这么想,她的笑容就越深。因此,在深见琉衣换好衣服,跟着她往餐厅走去的路上,两个人发现被掩埋在积雪下的太宰治时,家入硝子马上露出了看到珍惜解剖素材的目光。

“太宰先生?快醒醒,不能睡在这个地方。”实话说,深见琉衣吓了一跳,太宰治几乎整个身子都被埋在雪下了,只有一只缠着绷带的手搭在外面,她下意识跑过去,蹲下来用手将积雪扫开,打算把人给刨出来。

清扫的过程中,深见琉衣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了太宰治的额头,顿时被那上面传来的温度给惊到了:“好烫……太宰先生,快起来,你烧得好厉害,到底在这里躺了多久啊……”

这时,原本像具尸体一般的黑发男人忽然微微动了动,勉强撑开眼皮,朝上瞥了眼,对上深见琉衣担忧的目光,他低声呢喃:“不知道呢,昨天醉过去之后就没有意识了。”

他这么一说,深见琉衣才发现旁边的雪地上还零零散散躺了几个空酒瓶。

天寒地冻的,跑到室外去喝酒,喝醉了就在雪地里睡一夜,哪有人这么折腾自己的!

乡村扒灰色翁全文阅读 第三章

曾大夫才不在乎有没有重伤,他在乎的是凌画许诺给他的酒,有好酒,他自然乐意跑腿,也乐意为她干活,她说救谁就救谁,只要有一口气,他就能救得活。

更何况,榻上躺着的这个人用的毒,本来就出自他手。

但是,他还是要陪着凌画和萧枕演戏,装模作样为萧枕诊治一番,装作十分棘手的样子,将人的心都给提了起来。

曾大夫好一番看诊后,又看了萧枕的伤势,回身对皇帝拱手,给出一句话,“能治,也能解毒,就是费劲些,怕是要一两个月,才能将他身上的毒素除净。”

这是凌画早就交待好的时间。

凌画的打算是,最好让萧枕自己下的狠手受的这一回伤,物超所值,让皇帝与他父子二人关系近些,虽然萧枕已对皇帝不报亲父子之情的希望,但她觉得,皇帝的助力,若是能够借上,那将省事儿不少。

萧枕在京外已做了初一,她在京城要帮他做十五。

皇帝闻言面上明显松了一口气,“你有多少把握?”

“小老儿敢说八成,这天下,怕是除了小老儿,没人能解得了这个毒,这个毒出自百年前的毒圣之手,因太过歹毒,毒圣被人所杀后,留在世上的仅有流落在外的少许,小老儿年少时,看祖父耗尽心血为人解过这个毒,没想到如今又让小老儿碰到了。”曾大夫装的很像,很高深莫测,“陛下若是信得过小老儿,将二殿下交给小老儿就是了。”

皇帝问,“解了毒后,可会落下什么病根?”

“不会。”曾大夫大手一挥,“只要用心养着,定能活蹦乱跳。”

他邀功地看向凌画,“小画当年伤的重,如今活蹦乱跳,都是小老儿给她养回来的功劳。”

皇帝看了一眼凌画,见她肯定地点头,皇帝颔首,“不错,从今日起,你就住在宫里,为萧枕解毒吧!”

曾大夫断然地摇头,“小老儿不住在宫里,小老儿还有药园子要照看。”

“一个药园子而已,朕派人帮你照看。”

曾大夫依旧摇头,“小老儿可不放心,药园子里的草药,都是珍贵品种,养死了一株,小老儿心疼死。”

皇帝皱眉,看向凌画。

凌画想了想,装模作样问曾大夫,“给二殿下解毒,需要几日?”

曾大夫立即说,“今夜一夜,我就能给他清除大半毒素,此后三日一泡我特制的药浴,七日换一副药方子。”

凌画闻言对皇帝说,“陛下,曾大夫不喜拘束,不如这样,今夜让他留在宫里给二殿下拔剑治伤解毒,明日一早,让他回府,但有需要时,他再入宫帮助二殿下清理毒素换药方子。”

皇帝点头,“也好,朕给你一块出入宫门的令牌。”

曾大夫没意见,“成。”

皇帝对赵公公吩咐,“将二殿下送去怡和殿,他养伤期间,让他住在怡和殿。”

赵公公一惊,连忙点头,“是。”

怡和殿是位于陛下的帝寝殿最近的殿,昔年高祖做储君时曾住过,后来先皇们懒得去御书房时,便临时用来接见朝中大臣偶尔处理朝事之用。

赵公公带着人抬了萧枕,曾大夫提着药箱跟着,一行人匆匆去了怡和殿。

凌画觉得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了,对皇帝说,“陛下,臣发热了,臣先告退了。”

皇帝这才发现凌画是有些病态,对她关心地问,“怎么发热了?”

“染了风寒,已有几日了。”凌画道。

“你身边不是有这个姓曾的大夫吗?怎么小小风寒,还任其几日不好?”皇帝纳闷。

凌画叹了口气,“臣自当年落了个病根,每到秋冬便要染一两次风寒,发热一两回,以前曾大夫一副猛药下去,臣最多三日就好了,但如今臣已嫁给了小侯爷,总要爱惜身子,以备孕事儿,自然不能再用猛药伤身了,温和的药吃下去,见效慢,要每天半夜烧上一回,七八日才能好。”

“难为你染了风寒发着热还夜里出来奔走。”皇帝知道凌画这三年来掌管江南漕运不容易,就是因为她不止有手段,有本事,还有坚韧的毅力,无论是遭遇刺杀受伤,亦或者病倒,都不曾耽误事情,这些他都是知道的,就因为知道,才更清楚,找一个能与她一般接手江南漕运让他不操心的人,何其难找。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