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乡村乱人伦

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 第一章

莫瑶怕得唇瓣都控制不住的在颤抖,光想想,都觉得绝望到恨不得不如就此死掉,这时,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莫瑶在楼上?”

声音很熟悉,是她曾经厌恶的,听到就犯恶心的声音——5区区长的那个儿子,为她神魂颠倒的舔狗!

莫瑶绝望的心里升起些许希望,他在找她!他对她情根深种,一定会帮她的,向琴只剩下大脑都能复活,她一定也可以的,只要他能抽到复原丹给她!

她期盼地看着大门,不一会儿就看到一个矮胖的男人进来了,这曾经让她恶心的样子,此时却犹如英雄天降。

快,救我!

向琴见她这反应,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她起身,刚好门被小心翼翼地敲响了,便走过去开门。

5区这位少东家第一次踏足6区这么腹部的地方,有些紧张,但是又蛮想见女神的,甚至对女神居然让他来卧室是为什么产生了一丝旖旎的幻想,扯了扯领子上的蝴蝶结,才小心翼翼地敲响了门。

门打开了。

一个精致漂亮得像洋娃娃的小姑娘出现在了他面前。

5区少东家一下子看呆了。

“找莫瑶吗?”向琴说。

来人呆呆地点头。

向琴让开路,“她在那里。”

他抬头看去,对上鱼缸里的那颗脑袋期盼的双眼,“啊啊啊啊这什么鬼!”

他被当场吓得尖叫后退,这一幕太诡异太恐怖了,吓死他了。尤其是莫瑶挣扎着嘴巴开开合合,像是急切地跟他表达着什么的样子,他只觉得更加恐怖。什么女神,什么滤镜,都没了。

“这是莫瑶啊,她好像很想跟你走的样子,你要吗?要就给你。”向琴歪了歪脑袋,天真无邪的模样。

“我才不要!!”太可怕了,谁要一颗脑袋啊,晚上会做噩梦的!

莫瑶虽然不能说话,可眼睛耳朵还能正常使用,这男人这反应,让她表情难以置信地僵住了。

“你爸来我们6区是为了什么,你应该知道吧?以后要是能拥有复原丹,倒也不是没有可能能让她长出身体来。”

之前莫瑶开车去5区想要寻求庇护,虽然没有成功,但是5区那边通过路况监控,还是发现了端倪,而且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在向弦要6区的人祈祷公布卡牌后,其他区就多少有些耳闻,只是没有亲眼见到卡牌,没几个人相信,还暗暗传言,向弦终于彻底疯了。

但5区看到了莫瑶被突然冒出的黑影连人带车扛走那不可思议的一幕,开始怀疑真实性了,这不,就带人来试探了。

听到向琴的话,5区少东家小眼睛闪烁了一下,露出憨里憨气的笑容,连连摆手说:“不不不用了,还是算了吧。我就是关心一下她的境况,现在知道了,我就先回去了。”

谁不知道以前莫瑶在这里过的是公主一样的日子,这时却被向弦摘了脑袋,泡在鱼缸里,惩罚之意明显。以前他喜欢莫瑶,对她百般追求,千依百顺,是因为莫瑶漂亮,又是6区的公主,是很好的联姻对象。现在莫瑶只剩下一颗头了,他只觉得恐怖,而且莫瑶摆明得罪惨了向弦,他还要她,那不是摆明了要跟向弦他们作对吗?他又不傻,身体健全的美女多的是,为了一颗头跟向弦作对不值得。

再说复原丹——真有这种东西,自己藏着当救命药、传家宝都来不及,给莫瑶用?开什么玩笑?

莫瑶眼睛血红地看着她以为的舔狗消失在眼前。

“啧啧啧。古人诚不欺我,杀人者人恒杀之。像你这种虚伪自私恶毒的人,自然是不配得到一颗真心的。永远也不会有人,会愿意为你付出一千万去抽卡。”向琴弯腰与莫瑶隔着玻璃面对面,“你永远永远,也比不上我。”

向琴站起身,转身出去,带上门,将莫瑶关在这个狭窄可怕的绝望地狱里。她一边走,偶尔快乐地转一圈,看着斗篷摆部像朵花儿一样绽放开,这可是主赐予她的礼物,她可太太太喜欢啦~

……

慕容长峰吸走了慕容影的所有功力后,万蓉心里不禁升起一丝怀疑,他真的会把功力转给慕容雪吗?

结果她竟是多虑了,慕容长峰和她一起来到慕容雪的听雪小院,竟然没有丝毫犹豫,就将慕容影那任何人都会心动的功力传给了慕容雪。

这一刻,万蓉觉得证明了慕容长峰的爱,她瞬间原谅了他过去的种种,所有芥蒂都消失了,目光都温柔起来,泛着盈盈水光。

慕容长峰安慰地搂住她,万蓉更加感动,没有注意到慕容长峰看她时眼中没有任何情意,只有看向慕容雪的时候,是真的温柔充满慈爱的。

江星灼觉得真是奇了怪了,一个花花公子,真的会因为女儿收心,对孩子的母亲没有丝毫爱意,却对孩子充满爱意?似乎确实有这种不爱孩子妈只爱孩子的人,但是放在慕容长峰身上,总是有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

慕容雪感受着自己丰沛的内力,欣喜感动得掉眼泪,“谢谢爸爸,你给我这么多……对你的身体真的没有影响吗?”

“没有,你放心,好好熟悉这份力量,过段时间我就宴请其他世家的人,向他们介绍你。”慕容长峰笑着说。

“真的吗?总统阁下会来吗?”

万蓉戳戳她的额头:“你啊,仗着你父亲宠你,想为难死他是不是?各家明里暗里都想要从政府手上搞到城市管辖权,邀请总统,其他家族会怎么想我们家?再说了,总统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你要想见她,等屠宰场出现的时候好好表现。”

“好吧。”慕容雪吐了吐舌头,开心地滚上了床,又抬头:“姐姐怎么几天没来看我了?”

万蓉:“她在闭关呢,没个一年半载出不来,你乖乖的,别去打扰她,害她走火入魔。”

“哦,好吧。”

偏僻的追影小院里,正在“闭关”的慕容影狼狈地躺在床上,她已经瘫痪,照顾她的是万蓉的一个面目无情的中年妇女,是万蓉的忠仆。

忠仆翻遍了她的卧室,将所有可以和外界传递消息的通讯工具都收走了,人已经失去了行动力,又无法联络外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因此这忠仆也并不时刻盯着她,很快去别院追剧去了。

慕容影泪流满面,可眼中还有光。

忠仆离开后,她就靠着双臂拖着身体,下了床。

以前为了让她专心练功,或者实际上是想隔绝她和外界的联络,万蓉经常没收她的手机电脑,但那实在是太寂寞了,所以为了和文青能保持联络,她学会了偷藏手机。

手机就藏在床底下一个暗格里,忠仆没发现。

慕容影从里面拿出手机,已经很久没用了,没有电了,她拿了手机,拿出充电器,爬到墙角插上,连接手机。

“快点,快点……”慕容影看着手机上慢吞吞显示的充电页面,长按开机键,像惊弓之鸟,时不时看看门口。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她不要烂死在这里,她必须求救!

手机慢吞吞地开机了,光线在黑暗中很刺眼,慕容影眼泪流得很厉害,颤抖着拨出了一串数字拨出。

“嘟……嘟……嘟……”

“接啊……快接……”

这时门外猛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慕容影浑身一颤,惊恐地转头看去。

那个老仆的身影映在了窗户上。

好在,她没有进来,似乎只是纯粹经过,去厨房了。

这时——

“喂?”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

“文青,是我!”慕容影连忙出声,“文青,帮帮我!你救救我……”

那边沉默了一下,问:“怎么了?”

慕容影哭着飞快简略地说了下情况,那边静静听着,听着女孩像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声音,半响回道:“我知道了,你等等。”

电话挂断了。

“喂?喂?”慕容影愣住,随即想到文青一定是去帮她想办法了,文家的长辈都很喜欢她,仔细想来,当初要不是意外被文家注意到,文家看上了她,万蓉和慕容长峰根本不可能让她和文青订婚。所以如果文青跟文家的人说她的遭遇,他们会帮她吧?

怀揣着这种希望,慕容影等待着,等待着,随着时间过去,却又逐渐有些不安起来。

不对,她已经是个废人了,文家还会喜欢她吗?慕容家死不承认,又能拿他们怎么样?文青自己一个人根本没办法对抗慕容家,而且文家在C市,远水救不了近火……

这么想着,慕容影意识到自己第一个想到的求助对象不是最合适的,呼吸急促起来,连忙拿起手机,拨出了报警电话。

“砰!”门猛地被踢开。

慕容影瞬间转头,惊恐地看到了万蓉。

万蓉犹如厉鬼,大步踏来,一脚踹飞了她的手机,“你就跟你妈一样,表面光风霁月,背地里搞卑鄙的小动作!你还想求助,你妈害我女儿吃了那么多年的苦,你是在还债,懂吗?!”

为什么?为什么万蓉会突然出现,就好像知道她在打电话求助一样?

在被一巴掌抽晕过去前,慕容影脑中浮现了一道身影,心脏像视觉一样,猛地沉入了黑暗之中……

而就在万蓉虐待慕容影的时候,慕容长峰还在听雪小院里指导慕容雪让内力在七经八脉里运转,对于万蓉的突然离开没有任何在意。

慕容雪运转了三个小周天便气喘吁吁地停下来休息,慕容长峰也不嫌弃,溺爱道:“今天就到这里吧,慢慢来。”

“嗯,爸爸,你跟妈妈说我好了吗?”慕容雪问。

“还没有。等你身体再壮一点,我带你去见她,给她一个惊喜。”慕容长峰说,那薄情的嘴角想到对方可能会出现的惊喜表情,竟然弯了起来,连眼角的笑纹都温柔极了。

“好!”慕容雪也快乐地笑了起来。

江星灼眉梢不由得动了动,她听到了什么?原来如此,她就说慕容长峰对慕容雪和万蓉的态度不太对劲,还以为慕容长峰是想要利用慕容雪干什么,结果原来慈爱是真的慈爱,因为慕容雪是他和他的真爱生的啊。而慕容雪知道这件事,甚至时常和慕容长峰外出一家三口团聚。

很显然,慕容长峰偷偷把跟真爱生的孩子和万蓉的孩子调换了。

慕容雪不是万蓉的亲生女儿的话,那万蓉的亲生孩子哪里去了?难不成……会是慕容影吗?毕竟两人长得像,要说慕容影是像万蓉也是可以的,但也不好说,毕竟慕容影根骨那么好,是遗传万芙的可能性很大。

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 第二章

染白沉默看了一眼小兔子,然后将其一把捞起抱在了怀里。

林间阳光明媚又灿烂,细碎的光影投落下来,少女臂弯着窝着一只兔子,像是一幅梦中的画卷。

“挺可爱。”染白低笑:“不如仙君把兔子借我几天?”

兔子生了灵识,能简单分辨善恶,它心安理得的窝在少女怀里,眯着大眼睛享受的很。

郁尘看了一眼这幅画面。

断渊峰的万物灵识皆生于断渊,很少同人这般亲近。

他没有说话。

放在染白这里,就是同意的意思。

“不错。”少女纤纤手指没入兔子雪白皮毛上,陷在其中,语气半是调侃的:“拐不到仙君拐个兔子回家。”

她的语气挺随意,像是在开玩笑。

话音落下,染白一个意念,那缠绕在两人腕间的暗血绫瞬间消失。

仙君手腕如凝霜,白色衣袖垂落而下遮住那一截腕骨,他的身后是树干,他没有去靠,隔着一寸的距离站的笔挺,永远一尘不染的冷淡严正,郁尘一

文学

手负后,一手持剑,银白剑鞘衬着他指骨修长。

他站在树林中光与影的交接点,那双瞳孔深如寒夜,古井无波,静到可见天地之浩瀚,日月之轮回,而少女的影子站在他的眼睛中沉沉浮浮。

“你不适合玄清宗,尽早离开。”虽仅有两次见面,但郁尘对少女心性却有个大概的判断,此刻自然收回手后,冰凉指尖抵着同样毫无温度的剑鞘,连说出的话也是寒的。

风声掠过了林间,落叶发出簌簌的声响,仙君那身白衣被风吹得飘起来,像是九重天上的神明,一身寒冽,不近人情。

不得不说,

郁尘说的话再正确不过。

“真可惜,怕是不行。”只是染白眉梢挑起,那一双桃花眸生的好看,总是泛着几分凉薄情,潋滟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邪异盎然,隐隐似是沉淀着血色,能溢出诡谲黑雾来,“不如仙君同我打个赌如何?”

站在仙君冷然淡漠的眸光中,魔族少女仿佛碎成无数影子,她笑靥疏狂恣意,目空一切的倨傲,带着独有的少年感,仿佛整个世界都是她的。

“三轮试炼,第一名归我。”染白说:“仙君收我为徒。”

“你因何执着于此。”他说,音色异常的冷,在风声中缥缈,始终在一个平度上。

她说:“这玄清宗天才如云,人才辈出。可无论他们如何,我想要的就仙君一个。”

年轻仙君白衣似雪,手持长剑,孤绝又禁欲,令人生出仰望之心,却又不可靠近,他听着染白的话,既没有表情又没有动作,像是雪中雕塑,只是垂眸凝视着她,那样一双俯视着天下的眼睛,深处见生灵万物,山高水远,纵然世间再如何掀起狂风巨浪,却依旧深邃又孤静,他的目光过于温凉幽沉,仿佛隐着太多旁人看不懂的东西。

“本君从不收徒。”

两日后,

新的一轮试炼。

所有通过第一轮试炼的弟子全部聚集在一起。

暮辞过来的时候,心情不错。

这可能是他带任务最积极的一次。

他不喜吵闹,惯例示意大家安静,气场挺强,不笑的时候压迫感冷。

“首先,恭喜在场的所有人通过第一轮试炼。”暮辞慢悠悠的说,语气懒散恣意:“作为师兄,祝福你们在接下来两轮试炼中顺利通过。”

旁边有弟子小声说话。

“你有没有感觉师兄好像对于这一次的试炼意外的热情?”

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 第三章

“娘子娘子,我好像闻到饼子的面香啦。”。

“大白天的,相公你怕不是做白日梦呢吧?还闻到饼子的面香,我还闻到炖肉的肉香呢……”,可惜,那全都是幻觉!。

“不是的娘子,我真的闻到啦!”,男人坚持己见。

女人却听的不耐烦,早就被接连的逃荒磨平了棱角的女人,有气无力的摆摆手,很是随意的打发自家的男人,“是是是,你闻到了,你闻到了……”,那语气神态,说不出的敷衍。

男人挫败,面对曾经温柔似水,如今猛如母虎般的媳妇,他堂堂一个读书人也只得缴械投降,莫可奈何,最终只能小小声的,不满的,在坚持己见的嘟囔着。

“真是的,娘子你怎能不信自家的相公呢,我真的闻到了,真的闻到了!还是灰面烙饼子的香味,焦香焦香的,热乎乎的……”,就跟曾经他们家在安稳的年月时,自己每月都能吃上一顿的,灰面烙饼子的味道是一样一样的……

海面上,那无处安放的海风中,从前头的甲板上带来的这对小夫妻的对话,立刻引起了肖雨栖与纪允的重视。

都怪这该死的风,不就偷偷吃了个饼子么,她都辣么小心,动作都辣么隐蔽了,结果就因为被这无处安放的风骚操作的,给传到了别的地方而引起了暴露,肖雨栖也是醉醉哒。

也幸亏嗅到味道的人就那么一个,他家那小媳妇还不信,这让肖雨栖与纪允松了口气的同时,俩人接下来也的行动也越发谨慎,特别是在吃东西的时候,他们的动作都极快且隐蔽。

两人偷偷摸摸的填饱肚子喝完水,在纪允不动声色暗自挪动位置,把身边的小姑娘挡到身后时,被遮挡住的肖雨栖则是趁着这个时候,快速的把自己手里剩下的那点饼子给消灭掉。

俩人就这样窝在船尾的角落,被不远不近的房跟心暗中保护着,坐在这艘半大不小的渔船上,随着风浪一路南下的时候,他们身后,那刚刚离开不久的海城,此刻也迎来了肖雨栖万万没想到的人。

被素云一路引领来到海城外的肖羽楼一行人等,看着海城敞开的大门,看着城门内外熙熙散散,三五不时出现,见了他们就躲的远远的,只在暗中关注他们一行人的落魄灾民,面对着已然不见北鑫狗贼踪迹的偌大海城,肖羽楼的神情有些严肃。

“金大丫。”。

纵马骑行在肖羽楼身后,只落后他一个马身的金大丫,早在刚才他们家大少勒停身下马儿的时候,也跟着停了下来。

人跟在身后,金大丫虽然看不到自家大少的表情,不过遥望着眼前的海城,金大丫的心也沉沉的,坠坠的。

听到肖羽楼唤她,金大丫急忙双腿一夹马腹,驱马走到肖羽楼身边,落后半个马头的样子,抱拳拱手,“大少有何吩咐?”。

得到金大丫回应的肖羽楼,也没回头看金大丫,目光依旧定定的望着前方不远处的海城,声音带着郑重与期盼的再度响起。

“你且问问那位素云姑娘,她确定,我家小栖就在这城里?”,或者是说,他家那小丫头来过这里?

一路追踪到现在,他们从西边的神都郊外追到东边最沿海,再过去,便是那一望无际的大海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