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量版黄鹤楼香烟,我和岳坶双飞

限量版黄鹤楼香烟 第一章

夕阳西斜,天色暗了下来,五名猎魔人在呢喃山丘分成三个方向行动。

“乌鸦羽毛,树心的遗骸,黑色的母马…如此诡异的仪式,我怎么感觉像是释放魔鬼的步骤?”雷索跟罗伊骑着马并肩而立,脸色凝重,“小鬼,为那个丑八怪找齐复活的材料,不会酿成大祸吧?上古之血有没有警告你?”

“我确定,树心并非‘魔鬼’。”罗伊望着呢喃山丘东南方黑乎乎区域,夜晚正是野兽最活跃的时间,但这次它们却老老实实待在草丛里,没有再像白天那样袭击猎魔人。

因为他们浑身涂满了树心根茎中取出的绿色汁液,散发一股淡淡的植物清香,如同友善标记,驱散相遇的狂暴兽群。

“但也不是善茬!就算她曾属于古代德鲁伊之环,这点我承认,某些典籍中确实有过明确记载,威伦存在过德鲁伊之环。可这家伙将三姐妹形容得十恶不赦,跟咱们了解的情况稍有出入…”

光头大汉遥望着夕阳坠入地平线,提出了另一种的观点,“下瓦伦的状况咱们都见过,林中夫人向村民们索要祭品,但也赐给了他们丰收的庄稼,治愈疾病的果实,从威伦层出不穷的野兽和魔怪手中救下他们。某种程度上说,三姐妹还算公平,维持着一种血腥而脆弱的平衡。破坏此等平衡,是否有更好的替代品?”

“雷索,老巫妪绑架了卡尔,总得让她们明白一个道理,猎魔人不是那么软弱可欺!”

“释放树心并非唯一的办法。”雷索摸索着光滑的下巴,仍然坚持己见,“一个被关押了上百年,满腔怨恨的未知生物…如果重获自由,必然会报复,引起这块‘无人之地’的巨大灾难。”

“为了打击三巫妪,释放另一种可怕的怪物,小鬼,这绝非可取之道!”

罗伊叹了口气,眉心拧紧又松开,

“好吧,其实我还有一个应对方案,正如你所说,三姐妹不是什么好东西,树心也不能完全信任,那么…”

他的语气骤然冷了下去,暗金的瞳孔闪过精光,“还记得湖中女士赐下血宝石吗?待会儿咱们这么办…由你来使用…”

……

一轮皓月挂上了天边。

不久,猎魔人骑马离开了呢喃山丘,在威伦沼泽里击退了一波惊马的水鬼后,来到三棵橡树包围中的小山坡,

黑夜中,月光照出一块青色的石碑,位于山坡正中央。

石碑呈椭圆形,简陋、冰冷,充满岁月流逝的沧桑感,表面布满裂缝,还有一丛丛乱糟糟的草茬子从石头缝里顽强地钻出来。

罗伊蹲下身体,然后在石碑表面摸到一些粗糙而扭曲符号:不规则的三角形、星辰、月亮的图案,以及寥寥几笔勾勒出的简陋却生动的野生动物,这是某种古老的石刻。

他完全无法理解这些图案的意思。

“这上面说了啥?”罗伊看了一眼光头大汉,

“这些符号是德鲁伊之环创造的文字,蛇派没有这门分支,我也没学过这种文字,看不明白,但我想它无疑是树心的墓碑。”

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投向墓碑前的空地,

“昆古兰,树心女士,是你要求我们挖开你的坟墓,勿怪勿怪……”

两人拔出钢剑,开始刨土,不久以后,从墓碑前的空地下挖出一副遗骸,然后勉强将这堆碎骨拼凑出一副人形。

它身上能看出

文学

明显的四肢和颅骨,但牙床两侧长着不似人类的尖锐犬齿,手指骨顶端延伸出长长的干瘪的指甲,最醒目的特征是体型极为娇小,不到正常人类的三分之一。

无名生物的遗骸

??

“看吧,这根本不是人类的骸骨!”光头大汉眼中忌惮之色更浓。

“也许是老人,有没有可能?”

雷索摇头,笃定地说,“我见过很多遗骸,包括年龄超过八十岁的老人,尽管他们大多数都弯腰驼背,罹患严重的骨质疏松,骨骼变得畸形,但不是眼前这副。这副骨架骨量实在太小,却没有缺失或者过度风化的痕迹。”

“像不像矮人,半身人、侏儒、或者地精的骨头?”

“他们没有这么锋利的犬齿!”雷索说,“而且,无论是矮人、半身人、地精,还是侏儒,肋骨的数量都比这具遗骸要少得多。”

“那这里埋藏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不是人,却又承担着德鲁伊的职责?”罗伊也纳闷了,难不成所谓的古代德鲁伊是另一种非人的智慧生物?

不存在于文献之中,自己也未曾见过。

“也许只那些几百岁的、学识渊博的德鲁伊才能揭晓答案。”

两名猎魔人又小声交流了一会儿,然后迅速收敛了遗骸,返回呢喃山丘。

几乎同一时间,另一边,猫派猎魔人弗利厄斯已经在大榕树繁茂的枝叶间找到一处乌鸦窝,获取了几根漆黑的羽毛。

而瑟瑞特兄弟在呢喃山丘西边的靠近驼背沼泽的草地上,用亚克西法印蛊惑了一匹站着打盹儿的黑色母马。

三波猎魔人分别带着一种材料,先后返回了呢喃山丘的那口洞穴,来到了树心面前。

“猎魔人,东西都找齐了吧,还等什么?马上开启仪式!”

树心的声音在颤抖,充满了无法遏制的兴奋,她操控着灰褐色的根茎,绕着黑色的母马身体一阵盘旋。

好似打量猎物的蟒蛇。

母马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不安而焦躁地打了个响鼻,马蹄细碎地踱步。

“昆古兰女士,东西倒是齐了,”罗伊掏出马鞍袋里的装着遗骸的包裹,提在手中,“但在进行仪式之前,我们还有些问题想请教…”

“说!”树心显得很焦急。

“昆古兰女士,还记得我们之前提出的条件吗?”

“几位,都到这一步了,你们仍然不愿意相信我?”树心不悦道,“我再重复一遍,一旦获得自由,我会帮助你们逃过三姐妹的耳目,潜入她们的大本营鲍尔德山,给她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树心郑重地说,“但我警告你们,别奢望太多,比如杀掉老巫妪任何一位,那不现实!三姐妹自身强大的法力姑且不论,她们还能召唤大量异界的怪物,甚至是狂猎的帮忙。”

“狂猎?”四名蛇派猎魔人具都心头一跳,他们没想到会在树心口中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蛇派一生之敌,他们深刻地了解狂猎的强大之处。

“几位也听说过那些天上飞行的幽灵骑士?不瞒你们,狂猎高层每年都会参加三姐妹举办的夜宴,长久的往来,让他们保持着不错的关系。”树心叹道,“所以欲杀三姐妹,须过狂猎这一关。以几位目前的实力,恕我直言,不太可能。”

罗伊脑海中回忆翻滚,据他所知,三姐妹每年春天都会在鲍尔德山举办夜宴,款待威伦的强大异类,同时接受治下的农民献祭——年轻漂亮的男孩儿和女孩儿。

隔日送回一部分“重生”的孩子,并赐予农民能浇灌出繁茂庄稼的橡子油。

这是一种最粗犷和原始的献祭庇护的关系。

限量版黄鹤楼香烟 第二章

“少爷,城主府那边,好像是有些动静。”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是谁在说话?

林北辰一惊,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影子。

好像……的确是有这么个人?

有点模模糊糊的印象。

“嗯……我刚才也隐约感觉到了一些能量波动。”

林北辰摸了摸下巴。

剑仙院里里外外布置了很多的隔绝敛息阵法,为了防止外人窥视里面的多人锻炼运动,所以时中圣、尹姗和白衣剑士们,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也毫无所觉。

顿了顿,林北辰猜测道:“可能是那群剑修,真的脑子抽了去攻打城主府了吧,不过,有陆观海和楚云孙在,他们就是去送菜……对了,老丁今天是不是也去城主府了?”

“是的,少爷。”

之前陌生而现在开始有些熟悉的声音再度传来。

林北辰想了想,五级天人的话,应该可以自保,但谁知道这货会不会继续扮猪,所以他还是道:“你去看看,别让老丁出事。”

“是,少爷。”

他身后的影子里,分出一道细细的黑色暗影,仿佛是隐藏在黑暗之中的黑蛇一样,顺着地面的褶皱快速离开了剑仙院。

“继续,动起来,不要停。”

林北辰复又站起来,大声地吼道。

剑仙院中的多人运动开始继续进行。

“我用尽一生一世来将你供养,只期盼你停住流转的目光……”

十个小米蓝牙音箱中,一首《爱的供养》正在高频率大功率地输出,婉转的BGM让所有多人运动参与者,都感受到了那种不锻炼不晋升对不起林北辰的强大情感。

气氛逐渐炙热。

过了片刻。

咣!

剑仙院大门被砸开。

“林北辰呢?快给我出来……”

嚣张的大喝声从门外传来。

众人的目光,瞬间都朝着大门看去。

有人竟敢来剑仙院闹事?

还真的有不怕死的?

林北辰却听觉得这声音似乎是有点儿熟悉,抬头一看,就见剑阵研究院的老学究王七公,带着邋遢的小姑娘月牙儿就冲了进来。

“是你?”

时中圣一看,顿时皱眉,想到了什么,道:“丁师兄不在,你改日再来吧。”

王七公白发一甩,冷哼道:“老夫不是来找丁三石那个没脸没皮的家伙,我是来找他的……”抬手指向林北辰。

美貌小师叔尹姗一看,立刻跳出来,道:“王师兄,你一大把年纪了,与丁师兄之间的恩怨,何必要牵扯到晚辈弟子呢?”

“小美人一边玩去。”

王七公对于女性,已经算是很客气了。

其他白衣剑士原本正憋着一股子气要为林北辰抱打不平,顺便验证一下自己的进步,但一看是七大院之一的剑阵研究院的老疯子学究师叔,顿时也都把脖子缩了回去。

毕竟是自己的长辈。

师道规矩在这里呢。

“呵呵,王疯子,别人怕你,我们剑仙院现在可不怕你了,你还是回去吧,别自找难堪。”时中圣寸步不让,站在林北辰的面前,道:“这孩子,我今天护定了。”

他也担心啊。

林北辰这孩子,脑子有问题,受不得刺激,万一被刺激的脑疾发作了,今天把王七公给打了,落一个‘不尊师长’的恶名,对他以后的发展不好。

时中圣表现的很坚决。

尹姗也上前与时中圣并肩,道:“王师兄,这里是剑仙院,你不要在这里撒疯。”

“哟呵?”

王七公笑了:“就凭你们两个脑子不灵光只知道死练的小蠢蛋,也想挡住我,我……”

“等等。”

林北辰越众而出,道:“师叔,你找我做什么?”

王七公道:“你是不是剑体?”

林北辰:凸(`0′)凸。

贱体?

过分了啊隔壁院老王。

不收我为徒就罢了,竟然还追到剑仙院骂街?

“剑体?”

限量版黄鹤楼香烟 第三章

和外边那个看上去只是把地面的商铺搬到地下来的商业区不同,这个真正的超凡市场充满着某种神秘的味道。

至少那些遮蔽着客人的雾气配上完全依靠洞壁上那些发光苔藓照明的空间,给人一种鬼魂在聚会的感觉。。

“哈,这才有真正的超凡市场的味道嘛。”赛菲尔好奇的看了看左右说到,接着两个人一起在这个山洞中逛了起来。

很快,劳伦斯就在那些发光苔藓发出的幽蓝色冷光照耀下找到了一个自己觉得颇有意思的摊位。这个摊位位于一个长满了发光苔藓的石柱下,是一个简单的包裹摊。

一个穿着黑色袍子的家伙就这样靠着石柱坐着,而在他的面前铺着一块花布,花布上零零散散的放着几样东西。

说真的,这种毫不设防的姿势让人颇有一种想要一把把那个包裹打成卷儿,然后把上面的东西席卷一空的冲动。

当然了,哪怕最蠢笨的人也肯定知道,这个市场既然敢做那样的生意肯定是有所依仗的。

至少针对那些想进行毫无技术含量抢劫的家伙,铁定会在刚一动手的时候就被那些市场的守卫者直接干掉。

简单的查看了一下那些在自己视野中显现出超凡灵光的物品之后,劳伦斯一下子就理解了为什么这些东西会被单独隔开了。

比如说他随意摊子上拿起的一个爪子后,就发现这个爪子是一件真正的超凡物品,属于某种彻底亡灵化的野兽。

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果把这个爪子磨碎之后饮用的话,有小概率能够让饮用者掌握一两种和亡灵有关的超凡力量。

比如说让人的指甲上带上尸毒,再比如说让自己的血液中蕴藏一些带有腐蚀性的亡灵化血液。

不过这么做风险性极大,平均每20个使用者中最多只有那么一个能获得超凡力量。而其他的人则基本上会被这种材料中蕴含的死亡力量杀死并转换成某些低级的亡灵生物。

放下这个爪子之后,劳伦斯立刻扫视了摊位上其他的物品。结果发现这里放着的全部都是一些副作用严重的超凡材料。如果不能请专业人员进行精细处理的话,那么这些东西有大概率会导致使用者死亡或者出现不可逆转的伤害。

而通过这件事情,劳伦斯也总算知道了为什么当年要把两个市场彻底分开了。

毕竟智慧生物们最早利用各种超凡物品的时候就是这样直接使用的,哪怕今天各种习俗还在一些地区有所保留并小范围的流传。

但是对于一座面向高端普通人的超凡市场来说,客人的大规模死亡肯定是不能接受的。所以市场一方就只能把这些带有危险性的超凡物资只对那些真正具有资质的人开放。

因为自己不怎么专精炼金的原因,外加上这个摊位上的东西基本上全部都是和自己属性相反的邪恶或者亡灵类物品。所以很快劳伦斯就离开了这个摊位前往下一个摊位。

“咦?”一来到这个摊位劳伦斯就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因为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位非人类的摊主。

虽然说对方身上同样披着黑袍,但三米多高的身高外带突出兜帽的两个角都说明了对方的身份:一名牛头人。

“真不愧是本地区最大的超凡市场。”认出了牛头人身份的劳伦斯在心里小声嘀咕道。

显然,在这个地区只要是愿意遵守市场规矩的超凡者,无论他们的出身如何都可以进场交易。而这边能够这么做也显示出了市场幕后人员的强大。

和刚才那个出售原

文学

材料的摊子不同,这个摊子上放的全部都是各种各样的超凡制成品。不过从这些物品上粘着的泥土和灰尘来看,这些超凡制成品并不是新制作出来的,而像是来自于某个遗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