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吃一家三女齐上阵|椅子上有按摩棒坐下去

同吃一家三女齐上阵 第一章

私盐案子的事,表面上还是齐王他们在调查,但实际上,是容月和冷狼门在调查。

而且,容月已经顺利接近了孙莹莹,或者应该说是孙莹莹找上她。

怀王知道自己的计划行不通之后,想去找容月解释,可容月压根不见他,弄得他郁闷得很。

元卿凌看在眼里,暗自偷笑,自诩聪明,有你受的。

这事她跟老五说了一下,老五摇头,“老六这个人吧,你让他管好户部,算好账,一等一的,暂时没别人及得上他,但你说查案,做戏,玩心眼,他连徐一都不如,还美男计?还想着当福尔摩斯?让他遭点罪,咱不管他。”

元卿凌失笑,“福尔摩斯都知道呢,厉害!”

“这算什么?拢共去了那几次,但那边的新鲜事,我什么不懂啊?”

“福尔摩斯绝对不算新鲜事物。”

“非得笑话我是?”宇文皓瞪了她一眼。

元卿凌亲下来,笑得眉目都弯了,“好,不笑话你,告诉你,虎狼出发去了,阿四过两天也搬进宫里头了。”

“嗯,往后咱宫里有孩子了,阿四家的小子才几个月大,脸可好掐了!”老五竟有些激动。

“打这主意呢?怪不得说给徐一提供宿舍,原来是图孩子了。”元卿凌失笑。

“肯定是图孩子,难不成图徐一吗?图他什么好?图他补牙放屁?”

“行了,行了,嘴上积点德,可不许这样说他了。”

“他一天不被我说就脚底痒!”

“刻薄!”元卿凌嗔声说,但也好期待阿四家的孩子进宫,想想,又道:“老七家的孩子还有几个月也生了,到时候热闹一下。”

“老七这小子命好,不过说起来我的几个兄弟里头,命最好的是老六了,这小子以后不让他查案,好好做他的小会计,省心。”

元卿凌若有所思地道:“其实要说命好,安王的命最好。”

宇文皓怔了怔,深思一番也不得不认同这句话,但随即摇头,笑着道:“不,命最好的是我,坐拥江山和美人,又儿女双全,谁有我命好啊?”

“本没把你算进去,说的是你那几个兄弟嘛。”

老五傲娇地道:“我不管,就是我最好命。”

“行行行!”元卿凌嗔道。

宇文皓难得见她如今露出娇憨之态,心中一动,便亲了上去。

外头院子里,徐一实在瞧不下去了,一把年纪,还卿卿我我,像什么样?

他认为,夫妻正常的相处方式,总有一个人要当添狗,这才能达到家庭和睦,例如他家里,阿四就充当了添狗的角色,所以他们家里一团和气,从不动刀子。

像这种动不动就秀恩爱撒狗粮的,实在不是正常夫妻。

过了几天,事实证明容月确实有福尔摩斯的头脑,她很快就查出了孙琦和私盐贩子往来的证据,还有私盐贩子的名单。

至于张玉江那边,也绝对脱不了干系。

案情进展得特别快,而且完全不动用官府的力量,基本都是冷狼门的

文学

人在调查。

当案情几乎真相大白,宇文皓看着呈上来的宗卷,觉得冷狼门除了如今的职能之外,或许还能多干点活。

例如,成立一个狼门署,专门调查各州府的大案。

同吃一家三女齐上阵 第二章

我不置可否,我不相信,也不忍伤她,便打趣到一些风花雪月上,就这样拥着符澐曦,生生地聊了一宿。

天蒙蒙亮的时候,符澐曦困得开始说胡话了,我轻抚她的发丝,柔顺到心里一声喟叹:“睡吧,就这样靠着我。”

她嘟囔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玉也似的小手捉住我的胸襟,沉沉睡去。

宫里的嬷嬷隐晦地教过我一些男女之事,只是我从来不曾亲身体验过,如今软玉温香在怀,才觉小腹犹如火焰跳动,一时之间不能自持。

我胡思乱想着若是我真跟符澐曦有了欢好之事,定是要趁避水蛊还在我身上的时候下水去见见世面,又笑自己想得痴,纷繁复杂的思绪,后来不知什么时辰也草草睡去。

方显他们来请安的时候,我跟符澐曦还没醒。他们齐齐地在外面跪了一排,大概是接连奏报了几声我都没反应。

几个人壮着胆子推开了门,见我跟符澐曦相拥睡得正香甜,我的手还护在她的头上,怕她被床沿磕了碰了。

见状赶紧跪在床边不住叩头:“给钦差大人请安,臣有罪,臣绝无窥探之心,臣什么也没看见。”

其他几个一片附和:“臣什么也没看见。”

我被他们几个一吵,睁开眼睛,怀中佳人微微皱眉,还没有从梦中醒转,把头往我怀里深埋了一点,小嘴小声呓语道:“好吵哦。”

我给她掩了掩被子,冲着方显几个低声吼道:“下去!”一群人唯唯诺诺地低头退出去了。

方澐曦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到睁开眼。我疑心她是不是给我下了什么情蛊之类的东西,不然我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对她如此着迷。

她的眼角眉梢都是我心里描绘的样子,让情窦初开的我的心里蔓延出一大片一大片的花海,沁香入骨,花气醉魂。

我俯身亲住她的唇,她忽然睁开双目,又赶紧闭上,“嘤咛”了一声,青涩而笨拙地加深了这个吻。

好一会儿我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她,她的眼神还在迷迷蒙蒙的状态,问出来的话让我忍俊不禁:“你作什么不亲我了?”

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我回去跟皇阿玛说,我要娶你做福晋,在此之前,我不能一直亲你。”

符澐曦歪着头,眼神已经恢复了醒来的清澈,乌溜乌溜的透着少女的轻灵:“什么是福晋?为什么不做福晋就不能一直亲我?”

我哑然:“福晋,就是妻子。在做我妻子之前我把持不住是对你不负责啊。”

符澐曦忽然绽放了一个笑容:“那,娶我做妻子之后你还这般亲我可好?”

我被她的笑容迷得七晕八素,又在她唇边啄了一下:“好,做我妻子之后我天天这般亲你。”

符澐曦高兴地从床上跳了起来,拉住我的手臂不住摇晃:“走呀,你跟我去见大巫祝,要她同意你娶我。”

“就是那个97岁的老太太?”

她捶了我一下:“什么老太太!哼!你见了就知道了!”

见到符澐曦口中的大巫祝的时候,我疑心我看到了妖怪。

这个老太……这个女……不知道怎么形容,符澐曦口中的30多岁我都觉得夸张了,眼前这位通身华丽银饰,手持镂刻银雕权杖的人,在我眼里至多20岁出头。

皮肤紧致,发色乌黑,眉如黛唇如朱砂,面色红润,裹在苗族服饰下的身材玲珑有致,她握的权杖比较特殊,杖首是一个金制狰狞的手,五指张开,金色指甲像是随时能剜心出来。

同吃一家三女齐上阵 第三章

“我以为什么事是,你想要神仙水,我给你三瓶就是了。”

兰苍随口问道。

他几乎垄断了盐边的神仙水的供应。

尤其是过了今晚,等到他统一了盐边的黑势力,建立当地的冥市,他还可以向上头索取更多的神仙水。

他还要将神仙水的买卖扩散开,从中部妖盟,再到西南妖盟、东北妖盟、西北妖盟乃至华国之外。

兰苍正打着如意算盘,哪知道楚楚想了想说道。

“我想要一百……五十份。”

“行……慢着,你要五十份?”

兰苍嘴角肌肉抖了抖。

“你要那么多神仙水干什么?”

他狐疑着盯着楚楚。

楚楚觉醒后,妖力有所进步,可只是一般意义上的进步。

她的实力,也就比大妖强一

文学

些,距离妖将还有一些距离。

这种修为,喝一份神仙水,至少需要三天时间才能彻底消耗光。

伍十份神仙水,那已经是相当于她半年左右的用量了。

此前,楚楚也从未要过那么大分量的神仙水。

现在的神仙水的质量虽然比以前稳定,副作用也不明显,可那终归是神仙水,上头可是说明了,不能妄用。

“我想要冲击妖将。你应该也知道,辛霖和那个讨厌的凌月也到了盐边。我上次,遇到了她们,险些吃了大亏。”

楚楚假装镇定。

“你不要去惹她们,那个凌月,很可能是妖王之女,她看着很弱,可那个辛霖却有些棘手。况且,她们都在训练基地,你不要乱来。”

兰苍当然知道楚楚和凌月的过节。

凌北溟已经死了,没什么危险,可那个辛霖……

“我听说了,那个辛霖居然是宁家的人。”

楚楚不屑道。

旁人怕宁家,她可不怕。

“你是不知道宁家的厉害,宁家的那个老头非常难对付,妖王级别都未必是他对手。”

兰苍警告道。

“所以,我更要突破到妖将,免得下次再遇到,我吃大亏。毕竟,你和须乐也不能一直在我身旁,我总得学会自保。”

楚楚说着,满脸期盼,望着兰苍。

“五十份,是不可能的。那得值多少钱,上头每天给我的神仙水的份量也不过三十份,我给你三十份,已经是极限了。”

兰苍想了想,说道。

“那怎么够,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不理须乐了。你应该也知道,他对我有多痴迷。”

楚楚咬咬牙。

“你别乱来。眼下组织正想法子控制中部妖盟,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你要是和须乐闹僵了,会打乱我们的计划。”

兰苍一听,急忙道。

“那就五十份,一份都不能少。”

楚楚半点不松口。

“楚楚?”

那边,须乐已经结束了对话,走了过来。

楚楚却是拉长着脸,也不理会他。

“楚楚,别闹了,五十份就五十份,我拿给你。”

兰苍揉揉眉心,对这个妹妹,他实在没什么法子。

他今晚准备了不少的神仙水,目的是为了消灭薄情时,以防万一,收买人心。

楚楚这一拿,拿走了三分之一,兰苍不免肉疼。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