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自述,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

小姐自述 第一章

不知为什么,伍尔夫正在进行另一项任务。

不,也许他自己是知道的,刚毅的面庞略显阴沉,但却没有丝毫的犹豫。24679年九月二十号,他的妹妹、黄泉暗恋的人以及团队中的侦查队员陈水文的祭日……

现在已经过去五年了……它又回来了……

高耸入云的山峰耸立在他的面前,他握紧了自己的剑,冰冷刺骨的寒气萦绕在其上,形成了一层薄薄的的冰晶。“我的仇,我要自己报。”他咕哝了一句,眼神冰冷。

山上植被茂密,多是高大的乔木,但还没有密到能妨碍行走的程度。

乔木的树皮上遍布着抓痕,这是怪物们宣誓主权的方式,伍尔夫并不是那种第一次执行任务的菜鸟,自然知道怎么避开这些怪物。他最清楚的是,一个人前来并不是最保险的选择。

但是他还是来了,就像上一次他们心存侥幸的认为运气不会那么差一样。

他的理性显然没有占到上风,若是理性占上风,显然应该跟着团队一起行动才是,可他并没有这么做。他清楚这一次他要向什么东西复仇,同为冰属性所以他很明白,他跟那条臭蛇有着压倒性的实力差距。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想去复仇,他的魔法并不强,甚至还没有罗刹这个机动担当的伤害高,但他还是想试一试。毕竟有些事情是你遇上了就忘不了了。

他一路上尽量避免交战,因为他要节省魔力来对付那只臭蛇。

但是,事与愿违。

一个至少有八十米高的家伙横在了他的面前,手持一棵大树,三只巨大的头盯着他,嘿嘿的傻笑。

三头巨人,SS级巅峰,天灾级。

这家伙智慧不高,但拳击力度有十吨以上,加上脾气暴躁,可以说是很多人最不想见到的天灾之一。伍尔夫的蛮力肯定是比不上它,但是他大概有把握全身而退。

之所以说大概,是因为他不晓得这一只的魔法抗性究竟有多高。

“冰创造魔法,冰川床弩。”一个冰蓝色的魔法阵凝聚成型,一根直径约三十厘米的冰枪凝结成型,旋即激射而出,带起一阵破空之声直飞向那个三头巨人的肩膀。

普通的怪物大概已经被贯穿了吧,但是它只不过是破了一层皮而已。

不过冰系魔力的寒冷效果还是显现了出来,肩上瞬间冻上了一层厚厚的冰层。

文学

但是,一切还没结束。

它略微活动了一下受伤的肩膀,随着一声喀拉拉地响声,冰层破碎。皮肤显出冻伤一般的紫色。

三头巨人怪叫了一声,抡起大树就砸了过去。伍尔夫向后一跃多了开去,但是还是被气流吹的退了一步。

大树瞬间破碎成细碎的木片,正片地面已经凹陷了下去。“嘁。”伍尔夫哼了一声,双手握剑,冰蓝色的魔力缓缓地注入到剑中。寒气瞬间就扩散了开来,伍尔夫的双眸也变成了冰蓝色。

“冰冻破坏魔法·寒冰斩。”一个大概二十米宽的光刃斩向了它的左肩。三头巨人并没有坐以待毙,左肩抬起,带着冰层破碎的声音一拳轰了过去。

拳头与光刃接触了那一刹那,光刃的冰冻和切割效果就已经展现了出来,然而一切并没有结束,光刃迟迟无法切入它的皮肤之内。拳的力道真的很恐怖,光刃竟是硬生生的被顶了回去。

小姐自述 第二章

剧本没那么好写。

渡边彻自以为是的心稍稍收敛。

他只是成绩全国第一,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剧本家。

至于两位大小姐要求太苛刻,说到底还是他自己写得没有足够好。

晃子和宫崎美雪回到家,今天提前早退的小泉青奈,已经在厨房准备晚餐。

『还有那放学后常去的小店,每每光顾的点心屋』

『还有不绝于耳的唠叨,被责备的早晨』

伴随燃气灶火焰燃烧的轻微声响,还有温柔的哼唱声。

“好香啊。”宫崎美雪嗅了嗅。

“青奈,今天吃什么?”晃子迫不及地走进厨房。

小泉青奈正用双手来回摔打肉团,去除里面的空气,同时不断调整肉团的形状。

不用她回答,晃子一看就明白了。

“汉堡排?太好啦!我太爱你了,青奈!”她抱住小泉青奈,脸蹭在小泉青奈肩上,“不想把你让给渡边那小子了。”

“没有渡边少年,青奈不会做汉堡排。”宫崎美雪靠在厨房门,悠闲地看着两人。

“不是这样!”小泉青奈掩饰着害羞,“你们想吃的话,我也会给你们做啊。”

“虽然我很想相信你,但这几年的外卖生活,提醒我认清现实。”晃子站直身体,离开小泉青奈。

她在水池里洗手,然后拿起一份肉团,帮忙摔打起来。

“为了不吃外卖,就让我利用一下渡边那小子吧。”晃子恶狠狠地说。

小泉青奈没说话,只是专心制作汉堡排。

今天之前,尽管解释不清,她依旧会努力解释,但现在……之前一个月白被误会了,没有也有了。

还有,汉堡排好久没做,万一不好吃怎么办?

突然指定要吃汉堡排,为什么不让她做擅长的料理呢?真是的。

“青奈?青奈!”

“啊?”晃子突然的声音,让小泉青奈回过神,“怎么了?”

“你在想什么啊?我问你拍成这样子够了没有?”晃子掌心托起汉堡排。

小泉青奈连忙打量两眼她手里的肉团:“再薄一点,大概1.5厘米的厚度。”

“好。”晃子继续用双手来回摔打,“你真的要和那小子谈恋爱?”

“……”小泉青奈拍好一个,拿起另外一个。

“不要怪我话多,那小子瞒着女朋友和清野交往,你……”

“晃子。”宫崎美雪打断晃子,“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绝对保险的恋爱。青奈才25岁,错了也可以重来。”

晃子忍不住担忧道:“可是……”

“你自己看,”宫崎美雪指着小泉青奈,“她现在是不是很开心?”

晃子视线扫过小泉青奈通红的脸,还有料理桌上精心准备的晚餐。

“啪!”她把手里逐渐成型的肉团拍在案板上,厚度变成0.3厘米,“渡边要是敢让青奈伤心,我和他同归于尽!”

小泉青奈没说什么,心里却十分感动。

美雪的理解和支持,晃子的担心和忧虑,不同方式,同样的关心。

她也曾想过和渡边彻的未来。

可能结不了婚,不能光明正大,就算有了……孩子,也不能住在一起。

但是,能一辈子和好友住在一起,然后有个孩子,偶尔和渡边约会,这样的未来同样幸福得让她憧憬。

汉堡排拍打好,在冰箱里放置三十分钟,这段时间做了些配菜。

等煎好汉堡排,好看的摆完盘,三人等在餐桌上。

“那小子真的说今晚要来吃饭?”晃子双手抱在脑后。

“嗯。”小泉青奈撩起左手手袖,看了看表盘。

不用看也知道,她提前做饭,规划过时间,确保能让渡边彻一回来就能吃上刚出锅的料理。

现在晚饭做好了,却见不到渡边彻的人影。

“好慢,应该早就放学了才对。”宫崎美雪说。

“可能是有什么事吧,再稍微等等吧。”小泉青奈笑着说。

“难道是和大小姐们去吃大餐了?”晃子脸色阴沉下来。

“渡边说来吃饭,他一定会来。”小泉青奈肯定道。

晃子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你相信他,但正牌女友叫他去吃饭,他总不能……”

“叮铃~”,门铃声。

小泉青奈立马起身过去,一面走,一面整理刘海和裙摆。

打开门,是穿着校服的渡边彻。

“抱歉,有点事,回来晚了。嗯——好香,饿了。”

“那就快点进来吃吧。”小泉青奈温柔地笑着帮忙拿过书包。

她没问是什么事。

渡边彻换好鞋,一走进餐厅,盘膝坐在椅子上的晃子立马摆着臭脸说:

“让老师等你,渡边小子,有你的。”

“老师,吃饭的时候能不能把脚放下去?”渡边彻靠着小泉青奈的位置坐下。

“你教训我?!”

“好啦好啦,吃吧,我饿死了。”宫崎美雪双手合十,自顾自说了一句‘我开动了’,然后吃了起来。

晃子恶狠狠地瞪了渡边彻一眼,像是要吃他的肉似的咬了一口汉堡排。

渡边彻没理她,吃了一口,嘴里“嗯嗯嗯!好吃!”地夸赞,又连着吃了两口。

“慢点吃,别噎着了。”小泉青奈开心地看着眼前一幕,拿起筷子加入三人,吃起今天的汉堡排。

明天做什么好呢?

吃完饭,渡边彻回502室。

小泉青奈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

此时她的心情,就像驾驶一艘船,来到一片崭新的大陆。

映入眼帘的首先是海滩,海滩上有高高的椰子树,漂亮的沙子,螃蟹跑来跑去。

在这里玩几天,往内陆走,明天又会遇到什么呢?

一望无际的草原?高耸入云的山峰?水汽弥漫的大瀑布?

这是一片新的世界,只要往前走上一小步,就可以看见全新的风景,发现新的乐趣。

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探险,想象和渡边彻即将度过的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

老了会怎么样呢?

料理台,宫崎美雪负责洗碗,晃子负责擦干餐具里残余的水分,她们听着小泉青奈时不时发出一阵自己都没察觉的笑声,互相对视一眼。

那个温柔、稳重、在家有点一点点懒惰的二十五岁女人,现在已经被恋爱变成笨蛋了。

五月三日,周四,小雨。

早班会前,老师们悠闲的交谈时间。

明天是一年一度的球技大会,后天是周六,大后天周日,差不多三天的假期,教师们也开心轻松起来。

“昨天那个电视剧太甜了,那个超级帅的男主角把傲娇女主角逼在墙角,拿出家门钥匙,对她挑眉,女主角红着脸去拿钥匙的样子!啊——,我也好想谈恋爱!”

“别说了,真倒霉,昨天我没看成。”

“怎么了?”晃子加入年轻女教师的聊天。

“还不是老妈,这周又给我安排了相亲,说是医生。”

“医生不错啊,为什么不试试?”晃子说。

“嗯,那个人长得……如果能有电视剧里那么帅,没有工作我也认了!对了,晃子,你和青奈还有美雪,没被安排相亲吗?”

“没有啊,家里只是说了两句,没有强制安排。”

“你们三个的条件,还不是随便挑吗?特别是青奈,找个东京富豪,什么公司董事没问题。”

“我?”旁听不发言的小泉青奈,忍不住笑着指着自己。

“对啊,看看这可爱的脸蛋,大大的胸部,细细的腰,还有超级温柔的性格!青奈,和我结婚吧!”

“一边去啊,青奈已经……你一个女教师凑什么热闹。”晃子笑骂道。

“诶?!已经怎么了?有

文学

了?男朋友?多大?什么职业?长得怎么样?年薪多少?”

“长得可比你喜欢的艺人帅多了。”晃子炫耀道。

“不可能!我家艺人最帅!”

“和渡边那家伙一样帅,你说有没有?”晃子不怀好意地说。

小姐自述 第三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