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怀老鼠;和两个女的一起玩3

少女怀老鼠 第一章

“我是无所谓我有这么个双胞胎姐姐,就是不知道你乐不乐意被人细查,因为苏长河可是你抹不去的污点。我倒是能够坦然面对,因为苏长河可在我身上没有花过一分钱。”

安琪似笑非笑,现在看来,倒是苏馨芷的顾虑要比她多了。只要是眼不瞎的,都能够看得出来孰是孰非。

再说了,她如今是大热的新手导演,舆论肯定会偏向她这一边。可苏馨芷做的这些事情,不解决了她心里格外膈应。

“有句话你说地没错,以后见着我请绕道走,过去的事情我暂时不追究,

文学

可你哪天若是把我惹急了,我和你新账老账一起算。”

放完狠话,安琪捞起椅子上的挎包,拉开门头也不回。侍者捧着菜单:“客人,你还没点单呢。”

安琪摆摆手:“不吃了,不好意思。”

侍者挠挠脑袋,正要回包厢,又迎面和苏馨芷撞上了。苏馨芷咬着嘴唇,匆匆忙忙地离开了餐厅。

她今天是真的被安琪吓到了,如果她自己再不识趣,安琪会做出什么来她也不知道。如今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等着吧,日后她总会找回场子的。

不管苏馨芷是如何怨毒,但是目前她是不敢再和安琪正面挑衅了。她如今顾虑重重,如果真的将安琪惹急了,万一她真的进去了那怎么办?

走出了尚蒂,安琪紧绷的背脊才放松下来,她甩了甩包包:“你说苏馨芷会就此老实吗?”

姜蝉:“目前她应该不敢做什么,不过她肯定会暗中找准时机,就等着你落魄了,她好趁此机会落井下石。”

安琪耸耸肩:“那不管她,看来我以后得要让别人盯着苏馨芷,省得她给我捅娄子。你说我要是把苏馨芷和我的关系曝光出去……”

姜蝉:“她会恨死你,她过去黑历史满满,校园霸凌,大小姐脾气,她还是个夜店咖,一旦你和她的关系被别人知道了,她在这个社会上真的就举步维艰了。”

安琪想了想:“算了吧,做人留一线,她若是还不识趣,我就不客气了。”

姜蝉颔首:“别逼得她狗急跳墙,现在这样已经不错了,让她心里有个怕头。若是真逼急了,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这个女人内里很是乖张,万一她铤而走险怎么办?”

安琪:“还是把人放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看着吧,我自己找人吧,总是要老师做这些,大材小用了。万一哪天老师你离开了,我对你形成依赖性怎么办?”

姜蝉无所谓:“随便你,你这一点我还挺欣赏的。”

她遇到过很多的委托人,有好多都非常地依赖她。安琪是少有的不想依赖她,而是想自己独立的女生。

也不是说别人不好,而是像安琪这样的心性,更加的独立,更加地坚定,这是姜蝉所欣赏的。

安琪勾勾唇:“别夸我了,其实我挺想老师你陪着我一辈子的,可做人不能这么自私,你已经帮了我许多,我不能什么事情都指着你。”

苏馨芷的那篇帖

文学

子因为姜蝉出手及时,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见到过。网络上在热闹了几天后,安琪的热度也渐渐地降了下来。

少女怀老鼠 第二章

露天休闲区。

穿过路径小道,藤蔓爬满围栏,书谧抬手挡在唯一的道路前,身体微微颤抖,“阿隽,你太狠心了。”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现在你过生日都不肯邀请我。”

“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已经生疏到这种地步?”

上个月开始,她每天倒数着言隽的生日,精心准备礼物,只为在他生日这天送上一份惊喜,至少……至少得他一个真诚的笑容和感谢。

可万万没想到,直至今日,她都没收到言隽的邀请。

她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明明半年前,言隽还亲自携带礼物去她的生日宴向她道贺。今天的俱乐部只对言隽邀请的宾客开放,而她书谧作为多年朋友,竟是从别人口中得到消息,借别人的名义同行才来到这里。

言隽收起手机,身姿挺拔的站在道路中央,看向挡在前方的女人,目光淡然,“书谧,你很聪明,应该知道原因。”

“作为朋友,我很愿意邀请你,但这半年来你的行为已经超出朋友该有的界限,所以很抱歉。”他无法再放任书谧的小心思继续发展下去。

“我陪在你身边那么久,难道你就没有一丁点动容吗?”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书谧再难装糊涂,干脆破罐子破摔。

“你是个优秀的女孩,会遇见真正适合你的人。”男人轻眨了下眼,神色坦然,没有半点留念。

此后,与她擦肩而过,渐行渐远。

僵硬的双臂缓缓放下,书谧弓着背,整个人失去平日的光彩,难堪的捂住自己的脸,任由眼泪穿过指缝,爬满面颊。不知多了多久,书谧重新抬起头,手指擦拭掉眼角多余的泪水,转身离开。

露天休息区出入口常年只打开一扇门,书谧原路返回,不曾想会在此遇到意料之外的人。

她看到司婳,司婳也注视着她。

一个眼角通红略显狼狈,一个姿态优雅面色从容。

书谧从不觉得自己比司婳差,此时此刻却成为两个极端,连她自己都难以面对。书谧加快脚步匆匆向前,直到电梯门口,眼看着变幻的楼层数,她不禁握紧双拳,转身回去。

偌大的空间只有她跟司婳两个人。

她们的关系并不怎么美妙,唯一的共同点是,对对方印象深刻。

书谧紧紧地盯着她,“聊聊?”

司婳点头,轻声应道:“可以。”

她避开言隽坐在这里等书谧出来,已经很久了。

点了两杯咖啡让人送上楼,这个地方只剩她们面对面而坐。

书谧环顾四周,宽敞的空间摆放着多张休息座椅,而司婳刚才坐的位置是她推开玻璃门进来的必经之路,答案不言而喻。

“你刚才是故意在这里等我?”

“是,不过我不确定你是否会回来。”她坐在这里等书谧调整心情走出来,是在给对方做选择的机会,是直接离开还是倒回来找她,都看书谧自己。

没想到她会这么坦诚,如此一来倒不需要刻意遮掩,“所以刚才的事情,你也都看见了?”

“一点点,我只看到你跟他站在一起,没有偷听你们讲话,放心。”司婳坦坦荡荡承认,进退有度。

捧着咖啡杯的手指微微捏紧,书谧暗咬过牙齿,抬眸质问:“你这么淡定?这么大方?你不好奇?不在意?”

书谧一连抛下连串的问题,字字句句直攻司婳内心。

淡定?大方?不好奇不在意?

那怎么可能。

她无意撞见书谧向自己的男朋友表明心意,那一刻心里掀起惊涛骇浪,多种复杂情绪混乱翻涌。

她想到书谧跟言隽从小一起长大,在她没能参与的曾经或许发生过许多难忘有趣的故事;她想到两人多年情谊,即便言隽对书谧没有爱情,会不会因为不忍而产生怜惜?

她想到很多不好的事情。

她知道,自己在嫉妒。

撞见那一幕,她大可以直接冲上去质问,以女朋友的身份把觊觎言隽的人赶走。但如果那样做,难堪的就是他们三个人。

在这样尴尬的境地中,她选择信任。

相信言隽可以把这朵桃花处理好,相信言隽不会让她失望,她甚至没有偷偷监视,直接转身往回走。

她一直站在这里,没过多久就见言隽一个人走出来,她稍微回避,暂时没让他发现自己的存在。

然后,她跟书谧坐在这里。

互为情敌,书谧今日显然有些心态崩溃,刚才跟言隽的谈话让她备受打击,哭得双眼通红,“从小到大我都在追逐他的脚步,他喜欢看书,我就逼自己多阅读。他喜欢音乐,我就去学,他喜欢旅游,我也……”

为了离言隽近一些,为了面对他时有更多的共同语言,她一步一步踩着言隽走过的脚印去成长。

到头来,连朋友关系都没能维持下去。

“他所学的,就一定是他喜欢的吗?”司婳不急不躁的抛出问题。

“难道不是吗?不喜欢又为什么要学?”书谧心生恼意。

“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会接触数不清的人和事,有些东西,喜欢的想去学,不喜欢的也要去学,最后收获的价值都属于你自己,而非刻意迎合别人。”

“我不是迎合他!那个人从小到大都很优秀,我向他学习,向他靠拢。我努力的为他变得更好,不是迎合,是想并肩站在他身旁!”书谧不认为自己所学的一切叫做迎合,她为喜欢的人而努力,怎么能算作刻意讨好?

“照你说的,你按言隽的生活模式去成长,最后变成一个跟他相似的人。他本身已经拥有,那为什么还要再找一个同类人,复制生活?”

“我……”

一句话逼得书谧哑口无言。

当司婳提出疑问那刻,她内心慌乱,竟不知道如何反驳。

事情没说开前,她们尚且能保持表面的和谐,一旦埋藏在心底的秘密揭露,连伪装都没必要。

“书谧,你有优越的家世,姣好的容貌,不输人的才情,应该为自己活得更灿烂才是。”司婳慢条斯理的摇晃着咖啡勺。

书谧撇开脸,手指勾着咖啡杯,僵硬的滑动着,“跟情敌说这些话,未免也太好心。”

司婳不急不缓的道:“因为我相信,言隽愿意结交的朋友一定不是糟糕的人。”

书谧瞳孔微缩。

她以为司婳会责备,会趁机羞辱,警告她远离。

事实却是,她从情敌口中听到对自己的……另类称赞?

将书谧细微的表情变化尽收眼眼底,司婳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甜味不够,微苦,“我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心,留在这里只是想告诉书小姐,觊觎别人的男朋友,并不是什么值得宣扬和坚持的好事。”

“无论书小姐你是否愿意听,今日的行为都该适可而止。”不管书谧是否理解她的意思,她留在这里的最终目的也并非安慰。

她相信言隽,却还没有大方到看着一个觊觎自己男朋友的女人纠缠,还默不作声。

“嘟——”

司婳收到来电提示,随即告别书谧,缓缓走向电梯。

书谧望着空掉的座位,耳边回响着言隽跟司婳两个人的声音,他们的神情动作不断在脑海中交织,书谧捧起咖啡杯,不辨味道一口饮尽。

他们互相信任,而她只是故事中的小丑,白白给人看笑话。

*

书谧是裴域带过来的,除言隽本人之外,其他人并不知道真相。

大家在俱乐部疯玩一天,晚上才聚到一起享受大餐。

来的时候都跟言隽打过照面,在这儿的几乎都是熟人,直到餐桌前,言隽牵着一个年轻女孩的手走进视野,笑着面对众人,“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司婳。”

“你们好。”司婳站在言隽身旁,得体的跟在座所有人打招呼。

“嫂嫂。”

言曦热情的挥舞的双手回应。

那姑娘似乎有用不完的活力,明明她们不久之前才见过,依然表现得很激动。

大家都知道言隽脱单,半年以来却没多少人亲眼见过,听说是去外地求学,大家对她很是好奇。

如今一见,纷纷称赞道贺,“恭喜隽哥脱单,嫂子真漂亮。”

“恭喜隽哥抱得美人归。”也有之前走露风声的,听说言隽费尽心思追了人家一年。

“哎,之前是你们谁打赌说言隽寡到奔三的?赶紧站出来认罚!”都是年轻人,相处起来并不拘谨,很快打作一团。

司婳坐在言隽身旁,言曦自然抢了她另一边的座位。不过小丫头心思不在这儿,净跟其他人瞎掺和。

听他们提到赌约,司婳觉得很神奇,“原来言先生在他们眼中竟是奔三也脱不了单的人?”

“是啊,所以要感谢婳婳,帮我挽回面子。”他配合众人的玩笑话。

“哦,言先生谈恋爱就是为了挣回面子呀?”她故作惊讶。

“如果我说是,会怎么样?”言隽单手托腮,回头面对着她。

她扯起嘴角,露出明显的苹果肌,“可能会让他们的赌约变成现实哦~”

“那就不是。”言隽趁机捏了捏她的脸蛋,软软的,手感超好。

忽然有人扯起嗓门问:“隽哥,打算什么时候跟嫂子结婚啊?”

男人笑答:“那要看你们嫂子什么时候答应嫁给我了。”

众人起哄,司婳在言隽胳膊上捏了一把,看起来更像娇羞时的打情骂俏。

少女怀老鼠 第三章

第1791章做噩梦了!

冰姑姑道:“小蝶,你那天是身体不舒服,不适合上山奔波,王妃才特地准你在房里休息的。这不是你的错,是那些刺客的错,你不要自责。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继续寻找王妃,把王爷的身子调养好,只有等王爷好了,王妃才有救。”

那天小蝶的葵水正好来了,肚子很痛,所以王妃准她在这里休息,结果就出事了。

小蝶难受的叹了一口气,“我身子再不舒服,也应该跟着王妃,我的任务就是保护她,如今却把她弄丢了。只是大家连贤王也找不到,你们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凤儿道:“贤王武功高强,他应该能救王妃的,可他们俩却同时失踪了。失踪之后,咱们这么多天都没有发现他们的人影。你们说,是不是他太喜欢王妃,把王妃带走,藏起来了?”

“不会吧?贤王应该不是那种人。他再喜欢王妃,咱们王妃也是有夫之妇,还怀有身孕,应该不会的。”小蝶道。

“我也希望不是这样,我现在好想王妃,好想见到她。都已经三天了,如果再找不到王妃,我真的怕她会出事……”凤儿说到这里,又难受的哭了起来。

其他人听到这话,都是满脸的痛苦,大家都不敢想象如果王妃出事,是什么样的情形。

这些天她们一直在麻痹自己,都说王妃一定会好好的,一定会没事。

可她们的心已经渐渐的凉了下来,生怕听到噩耗传来。

半夜,楚玄辰做了一个梦,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他梦见他到处找都找不到云若月,突然发现她竟然身着火红色的嫁衣,要和一个男人拜堂成亲。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