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莲英死亡之谜、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李莲英死亡之谜 第一章

文学

和外边那个看上去只是把地面的商铺搬到地下来的商业区不同,这个真正的超凡市场充满着某种神秘的味道。

至少那些遮蔽着客人的雾气配上完全依靠洞壁上那些发光苔藓照明的空间,给人一种鬼魂在聚会的感觉。。

“哈,这才有真正的超凡市场的味道嘛。”赛菲尔好奇的看了看左右说到,接着两个人一起在这个山洞中逛了起来。

很快,劳伦斯就在那些发光苔藓发出的幽蓝色冷光照耀下找到了一个自己觉得颇有意思的摊位。这个摊位位于一个长满了发光苔藓的石柱下,是一个简单的包裹摊。

一个穿着黑色袍子的家伙就这样靠着石柱坐着,而在他的面前铺着一块花布,花布上零零散散的放着几样东西。

说真的,这种毫不设防的姿势让人颇有一种想要一把把那个包裹打成卷儿,然后把上面的东西席卷一空的冲动。

当然了,哪怕最蠢笨的人也肯定知道,这个市场既然敢做那样的生意肯定是有所依仗的。

至少针对那些想进行毫无技术含量抢劫的家伙,铁定会在刚一动手的时候就被那些市场的守卫者直接干掉。

简单的查看了一下那些在自己视野中显现出超凡灵光的物品之后,劳伦斯一下子就理解了为什么这些东西会被单独隔开了。

比如说他随意摊子上拿起的一个爪子后,就发现这个爪子是一件真正的超凡物品,属于某种彻底亡灵化的野兽。

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果把这个爪子磨碎之后饮用的话,有小概率能够让饮用者掌握一两种和亡灵有关的超凡力量。

比如说让人的指甲上带上尸毒,再比如说让自己的血液中蕴藏一些带有腐蚀性的亡灵化血液。

不过这么做风险性极大,平均每20个使用者中最多只有那么一个能获得超凡力量。而其他的人则基本上会被这种材料中蕴含的死亡力量杀死并转换成某些低级的亡灵生物。

放下这个爪子之后,劳伦斯立刻扫视了摊位上其他的物品。结果发现这里放着的全部都是一些副作用严重的超凡材料。如果不能请专业人员进行精细处理的话,那么这些东西有大概率会导致使用者死亡或者出现不可逆转的伤害。

而通过这件事情,劳伦斯也总算知道了为什么当年要把两个市场彻底分开了。

毕竟智慧生物们最早利用各种超凡物品的时候就是这样直接使用的,哪怕今天各种习俗还在一些地区有所保留并小范围的流传。

但是对于一座面向高端普通人的超凡市场来说,客人的大规模死亡肯定是不能接受的。所以市场一方就只能把这些带有危险性的超凡物资只对那些真正具有资质的人开放。

因为自己不怎么专精炼金的原因,外加上这个摊位上的东西基本上全部都是和自己属性相反的邪恶或者亡灵类物品。所以很快劳伦斯就离开了这个摊位前往下一个摊位。

“咦?”一来到这个摊位劳伦斯就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因为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位非人类的摊主。

虽然说对方身上同样披着黑袍,但三米多高的身高外带突出兜帽的两个角都说明了对方的身份:一名牛头人。

“真不愧是本地区最大的超凡市场。”认出了牛头人身份的劳伦斯在心里小声嘀咕道。

显然,在这个地区只要是愿意遵守市场规矩的超凡者,无论他们的出身如何都可以进场交易。而这边能够这么做也显示出了市场幕后人员的强大。

和刚才那个出售原材料的摊子不同,这个摊子上放的全部都是各种各样的超凡制成品。不过从这些物品上粘着的泥土和灰尘来看,这些超凡制成品并不是新制作出来的,而像是来自于某个遗迹。

李莲英死亡之谜 第二章

跟着王诗情一路来到王家的关押室,林逸很快就见到了披头散发的王鼎海。

曾经那个所谓的少主,显然已经没了之前的威风。

就跟个丧家之犬一般,整个人灰头土脸的,写满了颓败。

“喂,你就是王鼎海?说说吧,你们把小情的父亲关去了哪里?”

林逸面无表情的注视着牢房里面的王鼎海,这家伙虽然蓬头垢面,但神情外貌却和三长老那家伙十分相似。

定是亲生的无疑了。

“姓林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本公子压根就不清楚王鼎天关在了哪里,你还是赶紧走吧。”

王鼎海恶狠狠的瞪着林逸,内心充满了火气。

如果不是林逸,自己和父亲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就知道王鼎海会是这番模样,林逸也不着急,示意王家的下人打开牢门,走进去,笑眯眯的看着王鼎海:“哎,有些人啊,不尝点苦头,嘴巴就硬的跟鸭子似的,非得等到吃苦遭罪了,才肯松口。”

“你要干什么?!”

王鼎海惊恐的看着林逸,心里突然有了种不好的感觉。

林逸的恐怖,他是亲眼目睹的,连父亲都不是他的对手,自己有哪里能斗得过他?

“不干什么,就是想让你松口而已。”

淡淡一笑,也懒得废话,挥起巴掌就要扇向王鼎海。

几乎是下意识的,没等林逸的巴掌落下,王鼎海就扑通一声瘫在了地上。

“姓林的,我都说了我不知道了,你别逼我!”

王鼎海惊魂失魄的望着林逸,对林逸的巴掌恐惧到了极点。

毕竟连王家那些顶尖高手都被林逸的巴掌干废了,这要是落在自己的脸上,还不得当场毁容啊。

王鼎海虽然不怕吃苦遭罪,但毁

文学

容这事对他来说,还不如直接杀了他。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不说的话,那就别怪小爷不客气了。”

林逸定定的注视着王鼎海,觉得这家伙不像是在说谎。

说谎的人表情会有一些略微的变化,而王鼎海眼神里除了恐惧再无其他。

不过这家伙虽然不知道王鼎天的下落,没准知道其他一些秘密呢。

总比什么也问不出来的好。

“姓林的,我真的不知道啊,王鼎天是我父亲和中心的人弄走的,去了哪里,根本没有告诉我,你就别逼我了,我要是知道,我早就说了,毕竟都是一家人啊。”

王鼎海迫于无奈的诉说道。

“好吧,姑且信你一次。”

林逸懒得看王鼎海这副怂逼模样,意识到这家伙不像是说谎,转身走出了牢房。

在出去的路上,林逸思考了许多。

现在没人知道王鼎天的踪迹,靠自己大海捞针般的打听,肯定是不行的了。

看来只能求助那个家伙了。

“林逸大哥哥,现在怎么办啊?我父亲到底被抓到哪里了呢?”

王诗情面带几分焦急,失去了王鼎海这条线,纵使小丫头心性再好,也开始慌了。

“小情,别急,王鼎海虽然不知道伯父的踪迹,但有一个人肯定知道。”

李莲英死亡之谜 第三章

“好,你找死,老子就成全你!”

康照明恨得牙齿直痒痒,当下也不犹豫,按了下战车里的按钮,顿时一个炮筒子在王家众人的注视下,缓缓伸了出来。

并且对准了林逸。

“哎呀,三长老找来的救兵也太厉害了吧?!”

“是啊,这大炮比林逸脑袋都大,若是开炮,还不得把林逸轰成渣啊!”

“也未必,林逸实力这么强横,大炮多半轰不死,要是他闪开了,倒霉的就是咱们了,我看咱们还是别说话,赶紧找地方避避吧。”

王家众人七嘴八舌,他们虽然是嫡系的人马,但和林逸也没太多交情,王诗情不在,看林逸热闹的居多。

与其说他们担心林逸,不如说他们担心林逸不敌,三长老会卷土重来,刚刚夺回的控制权,就又要易手了。

康照明得意的笑了笑:“林逸,还牛逼不了?你记住了,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三长老担心会出现什么变故,毕竟夜长梦多这种事,他刚刚才经历过一次,所以不等康照明按下开炮键,他就抢着拍下了开炮按钮。

战车的炮筒瞬间聚能完毕,亮起了一道耀眼的红芒。

林逸眨了眨眼,隐约觉得这战车有些不太对劲,但也没太多想,站在原地,任由那大炮朝自己轰来。

破天大圆满的肉身强度,哪怕是用核弹炸,也未必不能扛下,区区一辆战车的大炮,算什么东西?

耀眼的红芒好似可以洞穿万物一般,擦破空气,发出了刺啦刺啦的响声。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稳稳的射在了林逸的身体上。

“哈哈,林逸,你完蛋了,老子的大炮可不是针对肉身的,而是专门攻击神识的,知道你肉身牛逼,所以……你上当了!”

计谋得逞,康照明直接从战车里跳了出来,站在车顶,肆无忌惮的狂笑着。

“哼,跟老夫作对,这就是你小子的下场!”

三长老也得意的不行,这大炮的恐怖,他非常清楚,换做自己被命中,神识直接就得被摧毁成灰。

更别说林逸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挨了这一炮了!

“喂,你笑啥呢?这大炮就算开完了么?”

正在二人得意忘形的时候,红芒散去,林逸毫发无伤的站在对面诧异的问道:“就这?别说还挺舒服的呢,好像泡了个温泉浴一般,还有没有了?多来几次啊!”

“啊!?”

三长老和康照明同时惊讶出声,几乎下意识的,纷纷揉了揉眼睛。

当确定林逸一点事情没有后,全都咽了咽口水。

“我勒个擦了,这什么情况?你怎么可能一点事情没有呢?”

“没错,这不科学啊,黑衣大人说过了,被大炮命中,神识绝对扛不住的啊!”

二人一脸迷惑,不敢相信林逸这么恐怖。

“哎,都说刀太钝马太瘦,你们没法和我斗了,怎么就这么不信邪呢!”

林逸无奈的笑了笑,这大炮着实很恐怖,对神识有着毁灭性的攻击。

但自己是肉身重塑,并且建立了巫灵海,肉身刀枪不入不说,这种神识攻击对自己根本无效的好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