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一声老公就给你;慈禧是谁的老婆

叫一声老公就给你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叫一声老公就给你 第二章

“干掉我这个世界破坏者?”

瓦尔德身形微低,对着库洛道:“做得到的话,那就来吧!莫莫·百倍!”

嗖!

当!!

战斗,继续。

刀与拳在这空间之下交织出剧烈的响声。

百倍速度可不仅是移动速度,瓦尔德的出拳速度自然也很快。

虽然他现在受伤了,比起之前的速度要慢了半拍,但是打起来,依旧是和库洛有来有回。

二人几乎都没有位移了,就这么站在那,一个拳头化为残影,一个刀刃转为流光,不断在空间当中碰撞。

双方,用上的只是普通的武装色。

毕竟那种将霸气阶段统合为一的最高级霸气,可是非常耗体力的,只有关键性的一击时候,瓦尔德才会用出来。

饶是这样,瓦尔德也逐渐有点撑不住了。

他在战斗之前,已经用了好几次‘百倍’级别的能力来发射炮击,再加上受伤…

受伤?

砰!!

瓦尔德肩膀上多出了一道伤口,他硬顶了库洛一刀,咬着牙一拳砸了过去,锤在了库洛胸口上,但除了让他有些龇牙咧嘴之外,好像没什么反应。

体力的极快耗费,让瓦尔德也逐渐转为了清醒,这时候他才发现一点异常。

从之前开始,虽然自己的攻击都打在了这个海军小鬼的身上,但是他好像没出现什么大伤势,不…准确说,连个淤青都没有!

而且,自己的动作也开始变慢了,不,不是变慢,而是有一点不顺畅,那种感觉,就像是被这个海军小鬼之前那道像乌龟的幻兽剑术所袭击一样的感觉。

当!!

瓦尔德的拳头再次攻击,砸在了库洛的刀刃上,拳背破开了一道口子,流出鲜血。

他往后退了两步,眯着眼审视着库洛,“你这小鬼,为什么没有受伤?!”

“受伤?!”

看着瓦尔德周身的霸气在逐渐瓦解,库洛露出了笑意:“老子怎么可能会受伤,挨打了那么久,总要开发点别的招式啊!”

说着,他将秋水往身侧一摆,另一只手撑在了握刀的手上,形成了一个十字。

一道玄武虚影,自他体内震荡到体表,又瞬间消失。

他吐出口气,气如箭矢,一下子喷射到地面,将地面的灰尘给吹开。

“奥义,一气混元·霸体玄武刀。”

自很早以前和凯多一战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的躯体和这些怪物有本质上的区别,就算有霸气存在,也无法和那些怪物的身躯相比。

尤其是上次和夏洛特·玲玲一战之后,让他更是痛定思痛,发誓以后要是遇到这种情况,至少不会被打的太惨。

不然就算他造成伤害了,那自己也被伤得差不多了,太特么划不来了。

回去之后,他就在想办法修炼,终于被他开发出了一招。

无明神风流奥义之中的‘玄武’,被他开发出来了。

玄武是奥义当中唯一没有杀伤力的招式,但重在防御,以及可以让人麻痹的剑招。

库洛将这招,彻底的融入了自身。

玄武的防御力不再是那个被强大攻击就能破开的龟壳,而是融入了自身,将身躯加持住了那种防御力,其防御能力虽然比不上‘玄武’的一次性防御,但胜在持久,不管怎么打,他的防御都不会被破碎。

等于就是加强了身躯素质一样。

并且在他被打的时候,对方也会遭受到类似蛇瞳的凝视一样的效果,会逐渐变得麻痹。

这才是他的底气!

瓦尔德打他当然疼了!

但换在以前,这么以伤换伤的话,他现在不比瓦尔德差哪里去。

这老必登虽然看起来老了,但霸气砸人依旧很疼,真要跟以前一样,他还没那么傻和瓦尔德这么持久的硬碰硬。

和这货打这么久,也完全是第一次试验自己的新招。

效果,不错。

现在他老有底气能跟人打硬碰硬的持久战了!

但这一招,是需要换气的,他挨打那么久,纯靠一口气吊着,气没了就要换,重新再来一口,继续保持男人雄风。

但作为大奥义,这一招也蛮费体力的。

幸好,对面这个老货,连霸气都要维持不住了。

呲呲…

库洛将秋水一甩,刀刃上再次浮现了金电之芒。

“老必登,你该上路了!”库洛对着他狞笑着。

“你这小鬼!”

叫一声老公就给你 第三章

“离婚委托!”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委托范畴,在周言重生前的那个世界里,这种事情经常是交给律师或者区域法院的。

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因为有着‘侦探’的原因,所以有一部分人是将‘离婚’交给侦探的。

这种习俗是因为,离婚总是伴随着各种各样的矛盾。

比如抓小三啊,跟踪偷拍啊,找老公偷偷摸摸的在哪个宾馆开房啊,之类的。

总之,有很多事情都是跟侦探挂钩的。

在几个世纪之前,侦探群体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的那段时间,这些活全是侦探在做,所以时间长了,在侦探行业如此发达的今天,离婚这个事情,依旧有一大部分人会来找侦探。

而且,办理离婚案还真的能在《侦探网络》里得到认可。

甚至就有的侦探社是专本抓小三的,啧啧,也不知道是造了多大的孽啊。

于是林溪就想让周言来婚介所待几天,处理处理离婚案件,这样一来,他的委托案件数量也能涨的快一点,不至于晋级考试之后,让其他的侦探社到处闲言碎语。

那么闲话少说,中午12点,周言很是郁闷的来到了林溪给他的地址。

堂堂一个快要成为特伦特级别的侦探,竟然来这里处理离婚案,这搁谁都不乐意啊。

这是一条相对繁华的街道,处于市中心,车水马龙,行人乌央乌央的。

周言抬起头,看了看面前的一栋高耸的写字楼,也是不禁一愣。

这写字楼从一楼到七楼,竟然都是婚姻介绍所,四个巨大的鲜红字体【就是爱你】挂门厅上方,那门还特意的装饰成了爱心的形状,看的周言身上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文学

这装饰土归土,这名字也烂归烂,但是这家婚介所的生意看起来倒是不错。

就周言杵在门口的着几分钟,他就看到了不少男男女女里出外进的,有几个穿着一身裘皮,满身撒发着富贵气息的中年妇女还对周言投来了审视的目光。

好吧,人家这些阿姨一个个的正直壮年,有金钱有时间有欲望,就是没有男人,所以来婚姻介绍所来找找小伙子怎么了?

但是咱们周言自觉实力不行,配不上这些阿姨们,所以赶紧避开这些赤裸裸的目光,跑进了大楼。

前台的小姐姐长相倒是一般,这也能理解,你放一个花容月貌的模特在婚介所里,那对男的算是勾引,对女的算是鄙视,你这买卖还干不干了。

“先生你好。”看到周言匆匆走过来,前台很热情的打了个招呼:“请问您有预约么,如果没有预约,请先填写一下自己的情况表,现

文学

在还剩下6个相亲派对,122名单身女性,40名没未婚妈妈……”

“打住打住。”周言被这一大套台词震的一愣:“我是来处理离婚委托的,溪言侦探社的周言,我们老板应该和您联系过了吧。”

而那前台一听是处理离婚案的,脸一下子就耷拉了下来,很不耐烦的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胡同。

“一直走,右转。”

好吧,看起来这个婚介所并不太欢迎离婚案侦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