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好累再换一种方式|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

爸爸好累再换一种方式 第一章

身为乱古大帝生命末期后,收取的一只灵兽宠物,它对于乱古大帝的事迹很清楚,在乱古大帝所处的那个年代,成仙路早已闭合,那个时间节点下,根本没有再开启的希望了!

而乱古大帝却在那种情况下,托着苍老帝身,选择再战成仙路,结果可想而知……

“不,我相信大帝一定还会再现的,在这世间没有任何事情,力量能够击败大帝的,我料想他此刻真身一定已经身处在了古老仙域之中,他日我们还会再见的!”老鹤情绪波动剧烈,不断喃喃自语道。

对于乱古大帝,老鹤有着太深的感情与羁绊,就等同于黑皇对无始大帝一般,只是在遮天世界中,乱古大帝太过神秘与低调了,不限于世,不为世人所知晓罢了。

“还有你,林昊,既然你能够深入大帝秘藏地,那就说明大帝已经真正认可你了。”

“不管你身上隐藏着什么秘密,但你与我乱古一脉已经存在着某些大因果了,但愿你能够与这一辉煌大世中,强势崛起,将大帝的道统威名传播出去。”

“大帝一生太过悲苦,凄凉了,昔年他所在的那个年代,更是被……”说到这,老鹤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变得显得极其忌惮,不愿再多提及了。

“放心,我会尽力的。”林昊点了点头娃,老鹤的种种举动,他都看在眼中,这也进一步验证了林昊心头预想。

人族这位乱古大帝身上,真的藏有太过的古老辛秘了,似乎涉及到了更高层次的力量博弈,而这头老鹤也知晓了部分古史真相,但它却非常忌惮,不愿多言只言片语。

林昊也没有在继续探究了,他坚信只要自身实力够强,终有一日,一切古史真相,也都将会被揭露开来的。

最终在老鹤的目送下,一道神虹冲霄而起,承载着林昊与紫霞极速离去了。

期间林昊也曾主动开口,想要邀请老鹤进入玄黄界中,可惜后者却是摇头拒绝了,老鹤一生忠于乱古大帝,哪怕是寿元即将走到尽头,他也想继续陪伴在乱古大帝遗迹地,不愿离去。

对此,林昊也有些无奈,不过在离开前,他也留下了部分不死神药灵果,以及诸多神源灵粹给这头老鹤。

相信有了这些天才灵粹加成,老鹤应当还能够多活出一些寿元,未来或许真有一天能够得见到真正的乱古遗迹复苏!

随后一两天时间,林昊带紫霞横渡虚空,从北原重新返回了东荒大地。

很快,林昊也知晓了在此之前东荒所发生的诸多大事件,其中不但包括了北域太古万族复苏,更有远古杀手皇朝等各大黑暗势力纷纷显露出来。

其中最让林昊关注的是,荒古禁区下,又有了可怕变动!

在半月前,太古万族气势汹汹,欲征伐人族诸圣地势力之际,早已经沉寂无数年的荒古禁地下方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气息。

在其深处,依稀有着一头惊天动地的巨大魔影复苏,吞吸日月,矗立天地,散发着不可匹敌的恐怖能量。

一时间,整个东荒大地都被震动了,无论是太古万族,人族诸多势力也都紧张不已,纷纷动用各种秘法,以及古器想要探寻荒古圣地之辛秘,可惜都没有任何收获。

其中也曾有一大太古王族中,有超级强者复苏,以分身驾驭着一宗古宝,闯入荒古禁地,结果顷刻间便被那浓郁的荒芜之力给吞食个干净。

哪怕是一尊即将跨入圣级领域,将要成圣做祖的超级强者,在荒古禁地那等绝地中,也根本撑不过一个妙,甚至连荒古禁地最外围地带都无法踏足就此陨落了。

至此,整个东荒大地上,都人心惶惶,很多势力以及无数修士,都担心荒古禁地内,那疑似古代至尊级的无上存在,会出世,掀起有一场黑暗血劫。

在这等压抑可怕的氛围下,东荒大地也变得极其沉闷了。

不过好在十几天过去后,荒古禁地内虽已经无比神秘与可怕,但众人预料中的大灾劫并没有发生,相反那环绕在荒古禁地四周的恐怖荒芜力量,也渐渐开始消散了。

而一些大势力也惊奇发现,在荒古禁地九座圣山之上,有着惊人的圣药气息在弥漫,圣光澎湃,那赫然便是传说中的九妙神蚕药!

除此之外,在那九座圣山下方,还浮现出了一个神秘的五色祭坛,它通体在放光,伴着浓郁的虚空能量涟漪在震动,根据一些顶级圣地老古董推断,那座五色祭坛,极有可能是某一种无上大阵,与域外星空相链接。

在这种暗流推动下,整个天下更加躁动了,无数修士与势力对于那传闻中的不死神蚕药,以及神秘的五色祭坛传送阵,都极其感兴趣。

甚至连血凰山,火麟洞,原始湖等太古皇族,都对这株不死神药充满了觊觎之心尤其是神蚕岭,更是不惜将一些封存在神源的绝世强者都给请出来了。

在那遥远太古时代,不死神蚕药本就是他们神蚕一族的古皇所掌握的神药,现今却飘落在了荒古禁地之中,在这种情况下,神蚕岭这一大皇族当然是迫不及待想要将其取回。

在这种大势推动下,荒古禁地也成为了天下焦点,近一个多月来,可谓是汇聚了天下风云。

与此同时,太古王族以及人族年轻代顶级天骄之间,也展开了激烈的交锋!

其中最出名的便是,几大古皇血脉了,那可是无尽岁月前,太古皇亲手封存下来的逆天子嗣,无论是血脉之力与根骨都算是当世之中最强了。

而反观人族,在这一大世中,虽人杰辈出,惊才绝艳者,不在少数,但真正能够与其媲美的,却是少之又少。

“什么,叶凡以及与原始湖的强者交手了?”当林昊带着紫霞走入北域一座古城之后,便遇到了该古城中荒古姜家的一处据点长老,从对方那里得到了一则确切情报。

“没错,当今大世争锋,各路逆天妖孽扎堆,真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可怕时代啊,连当世圣体也有强敌!”

“叶凡小友与那原始湖的古皇子嗣元古激战数百回合后,平分秋色,后期由于暗中一些神秘势力的干扰,此番顶级天骄战,也被迫中断了。”

荒古姜家的长老,感叹道。

爸爸好累再换一种方式 第二章

张浩的观想已经四十七天了,终于观想到了五脏六腑,他现在的感觉,就是灵魂和肉体,从来没有如此紧密的结合过,人和灵魂真正成为一体。

走出修炼室,张浩招来张易虎,两人再次交手,这次是在地下一个大空间中进行交手。

再一次交手,张浩发现自己和之前完全不同了,他可以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体极限在哪里,知道如何精准的利用身体的每一块肌肉,如何准确的配合辅助机甲的力量,来应对张易虎的格挡。

张易虎也发现不对了,张浩每一次攻击和闪避,都让自己智能程序有跟不上的节奏,原本无比轻松的格挡闪避,开始应对吃力了,流畅的闪避节奏,时不时被打断。

张浩知道打不过张易虎,这不是技术问题,而是身体问题,若是他也用机器人身体,张易虎就完全不是对手了,可现在是用的肉身,打不过是正常的,和之前在华山的交手相比,他兴奋的发现,这次战斗真的不同,他有某种得心应手的感觉。

攻击的节奏,越来越是顺手,他似乎能够调动身体的每一条肌肉,每一块骨骼,全都参与到战斗中。

一拳打在张易虎身上,身体各种反应就像是数据刷下来的一样,全都印在灵魂间,最恐怖的是张浩还能反应,还能调整,原本这一拳就算打中,受伤的一定是张浩,现在他却能够在劲力反弹上控制住且不让自己受伤,非常奇特的反应。

“哐!”

这一拳有种古怪的力量,让张易虎连连后退,他一边退后一边说道:“主人,力量太大了,你看看自己有没有受伤!”

“没有!再来!”

张浩再次扑上去,由于张易虎不能反击,也不能进攻,所以让张浩占了无数便宜,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尽情攻击,不然早被张易虎一巴掌拍飞了。

半个小时的攻击,张浩停下来大喘气,真的很累,但是他非常的满意,因为没有受伤,而且是全力攻击,这就证明了他的观想法成立!

回去洗了一个澡,张浩神清气爽的来到池塘边的平台,坐在茶海边,开始泡茶。

弥封从外面进来,说道:“你还真是清闲,有时间喝茶?我都快要忙死了!”他抱怨着,拖过一张圈椅。

张浩急忙给他倒了一杯茶,笑道:“刚出色的茶,尝尝!”

弥封端起盖碗茶,喝了一口,深深吐了一口气,说道:“静修了那么久,有什么收获?”

张浩说道:“你看我,是不是年轻了很多?”

“咦,还真是这样,看来收获不小啊。”

“观想法和空明法

文学

,两种修炼灵魂的方式,我现在才知道,两者不是一个含义,之前是我大意了。”

“你的原生体那么年轻,足够你折腾了,比我强太多了,可怜我连原生体都没有了……”

“哥,等印姐的基因技术有突破,也许以后就不再需要原生体了。”

“哪有原生体好啊,我那时可真是狂啊!”

弥封感慨一句,他其实已经不再纠结了,只是被

文学

张浩带起话头来,忍不住感慨一下,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丝悔意,当初当初谨慎一点点,他就不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爸爸好累再换一种方式 第三章

猎豹被8个彩头围困在角落,前面是八把蓄势待发的能量枪,后面是退无可退尖利带刺的透明壁。1019站在包围圈的最外围,似乎是在打量猎豹思考该用何种方式将它肢解。

场外的观众嘶吼声震天比,场内的选手还要激动。

人在激动状态下肾上腺素升高,心跳和血液的流动加速,瞳孔放大,呼吸急促相对应的反应速度也会更快。

场上的选手们无疑是个中好手,非常癫狂的氛围让他们兴奋,兴奋则可以使他们更好地战斗,而战斗是他们存活的唯一方法。

彩头们动了。

人的血肉之躯很难撼动机甲,哪怕是最烂型号的机甲一拳之力也越在人力之上。这些彩头们攻击机甲就只能用普通联邦士兵在战场上攻击虫族的方式,拉开一定距离,人海战术,能量枪攻击。

他们也的确这么做了。

几乎是在一瞬间,围着猎豹的8名彩头有4名对着不同方向扣动扳机,在他们扣动扳机的瞬间另外4人迅速散开。

这几个彩头无疑都非常了解能量枪,几乎是卡着时间松手,松手的同时后退四散,根本不管能量枪。

彩头们配合默契,猎豹的反应也很快。他这个名字没有叫错,不动的时候懒洋洋的感觉对什么都不在乎,一旦动起来就如同一只爆发力极强伺机而动的猎豹,速度快的惊人,动作也非常灵敏。

4枚能量弹都是朝他那个方向发射,其中有一枚,歪打正着直直射向他。

猎豹就像是丛林中极为敏捷的猎手,在4名彩头扣动扳机时就有了反应,冲向离他最远的一个,躲过1019的攻击,闪过几乎是擦着他右腿而过能量弹,一脚把目标踹飞。

非常有力的一脚。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猎豹,这一脚踢在彩头手中抱着的能量枪上,彩头和能量枪分做两条弧线被踢飞。彩头重重撞在透明壁上,顺着壁滑下淌泪了一地鲜血,能量枪撞在另一处,应声碎裂。

他这一脚居然直接把能量枪踢碎了!

“好强的爆发力!”左柯看傻了。

“他刚才是直接侧身闪过1019的攻击,接着就一脚踹过去,没有借力怎么可能踢出这么厉害的一脚。”陆嫣也惊了。

正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左柯和陆嫣看的是猎豹惊人的速度和爆发力,岳霖看的是场上这8个彩头如百战老兵一般默契的配合。

“这8个彩头好厉害,在联邦战场上混过几年的老兵都不一定有这水平。”岳霖发出由衷的赞叹。

现在场上打的激烈,欢呼声虽大但没有之前那般癫狂,陆嫣耳朵灵敏能听清岳霖说的是什么。见岳霖居然不赞叹猎豹的身手,反而赞叹其他人的表现,不免有一些奇怪扭头问道:“他们不就是开了一枪躲开了吗?”

“没有你看的那么简单。”岳霖盯着场上,此时猎豹已经和1019扭打起来,刚才疯狂流血的彩头已经连人带鲜血一块消失,显然是死了。

死了一个队友并没有对其他人造成什么影响,手上有能量枪的继续包围猎豹准备第二轮射击,没有枪的一边快速奔跑一边躲闪回去捡枪。

“你别看这个场地大,现在场上两台机甲八把能量枪这个场地其实非常狭小。这8个人配合默契,提前分好组4个4个一组轮流开枪。能量枪攻击范围大,他们又贴了这么近,还是4枪同开。他们之中但凡有一个反应慢点或者没有预判好方向,能不能打中猎豹不说肯定得打中自己人。”

“用能量枪最厉害的不是击中敌人,而是不击中队友且不被队友击中。”

正说着,第二轮射击开始了。

所有人都能看出来,1019的身手完全不是猎豹的对手。1019想跟猎豹拉开距离射击,猎豹偏偏要跟他近战,完全不给它开枪的机会。每当1019试图抬起右臂瞄准猎豹或者干脆不瞄准胡乱打一枪的时候,都是他暴露自己弱点被猎豹狠狠痛击的时候。

短短几分钟,1019原本崭新的机甲变得伤痕累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