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总裁拔不出来,洛冰河给沈清秋下情药

霸道总裁拔不出来 第一章

“真是一个让人怀念的地方啊。”

卫庄的目光看着这个噬牙狱,他的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波动了。

因为对于这个地方,他还是十分的熟悉。

因为有一段时间,他就一直被困在这个噬牙狱中。

对于别人来说,只要是进入这个噬牙狱中,只要是进去一次,就不敢再去第二次了。

更何况是卫庄。

他可是在噬牙狱中,最深的地方,待了不知道有多久。

当初在噬牙狱中,他不知道待了多久。

所以对于这个地方,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比任何人都知道,这个噬牙狱中到底意味着什么。

那是一个很可怕的地方。

正如同赤练说的那样,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他不能再经历第二次了。

因为第二次,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

现在最为能够心疼卫庄的人,只有赤练了。

赤练绝对是爱他的或者说从开始的时候,她就一直喜欢着卫庄。

卫庄一直是她爱着是男人。

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也是赤练最得不到的人,因为他是鬼谷传人,他有自己的使命。

所以赤练的爱,只能在他的心中因为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当初的你,应该就在噬牙狱里面待过吧?”盖聂开口问道。

卫庄淡淡道:“那都是多少年的事情了,你现在问这个问题,难不成是为了看我的笑话?”

从他的口音中,盖聂能够听得出来,那就是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和开始的时候相比,已经淡了许多。

因为他们两个人选择的路,都是不同了。

既然选择的路不同了,所以理念也是不同。

“我的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难道你还不知道?”

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就是看到盖聂开口说道。

“我不想知道,也不太想知道!”卫庄淡淡道。

盖聂不在多说了。

很快,他的目光就是看了看卫庄的手中。

准确的说,是卫庄的手指头之上,就是这样的一个手指头上,还戴着一个戒指。

就是这样的一个戒指,在他手中戴着的时候,还是有些般配。

而且这个戒指,戴在他的手中,还是十分的明显的。

当然了,就是这样的一个戒指,还是有一定的来历的。

如果是别人的话,或许不知道这个戒指的来历,但是此刻的鬼谷传人,也就是盖聂,一眼就是认出了这个戒指。

因为这个戒指,就是鬼谷戒指。

“看来这些年,你一直戴着鬼谷先生,历代相传的鬼谷戒指啊。”盖聂目光看了几眼之后,缓缓开口说道。

随着盖聂目光看去之后,卫庄也是轻轻的抬起手,他看了一眼手中的鬼谷戒指,在他的眼角深处,还是有些回忆。

略微寂静了几秒之后,卫庄不冷不热说道:“原来你还在意这一个啊。”

随着他话音落下,盖聂沉默了一下,道:“这些年,师父他还在吧?”

“他走了!”卫庄却是说了这样一句话。

霸道总裁拔不出来 第二章

来自极东在珊瑚岛临时指挥部的信号中断,韩江抬头看了眼天空,然后仔细观察地面的痕迹。

哪怕冰之律者可以被陈天武乖乖带走,神智不清的冰之律者还是会留下明显的踪迹。

韩江的侦查能力不弱,当年跟着符华跑了些地方,也见到了不少厉害的女武神,学到的东西更多。

顺着踪迹一路追踪,愤怒并没有占据韩江的理智。

一路上陈天武布置的陷阱很少有被触发就是一个证明。

追踪几公里之后,韩江猜到了陈天武的意图。

珊瑚岛被各路人马包围,由天命、逆熵与极东、世界蛇,还有一些中立小国家联手布置下了四道防线。

陈天武想要突围,只能选择相对最薄弱的那一环。

本来被留下阻碍敌人的陷阱,在韩江眼里纤毫毕现,成为了指路的明灯。

见到陈天武的冰之律者好像控制住了身为律者的本能,逃跑的路上居然没有发起任何对陈天武的攻击。

一路的逃亡,陈天武虽然焦急,但还在尽可能的保持着镇定。

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至少能以一个普通人走到如今的高度,他的智慧已经战胜了太多的人。

所以陈天武觉得,就算能带着安娜离开珊瑚岛,他们也躲不过世界蛇的追杀。

除了世界蛇之后,还有极东、逆熵、天命。

在崩坏形式全面压制人类文明的环境中,高端战力方面,律者并没有太大的优势。

“呵。”

陈天武自嘲的笑了一下,营救安娜似乎和飞蛾扑火没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他的右手紧紧捏了捏安娜冰冷僵硬的手掌。

陈天武的手掌没有经过改造,还是人类的血肉。

因为一直牵着安娜,手掌已经冻的发白,血液流通都在减缓,但他依旧不愿意放手。

“没事的,极东的雷电芽衣是完全形态的律者,她都可以恢复理智站在人类一侧被尊主看好,你也可以战胜崩坏意志恢复理智的。”

陈天武这句话像是在安慰安娜,也像是自言自语。

如果最后的结局是死亡,那他也不会后悔。

安娜是他在这个世界唯一的牵挂,能和心爱的女孩死在一起,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

“安娜。”陈天武温柔的看向身边的安娜,另一把手从脖子提起一个吊坠。

用力扯下之后,放在呆滞的安娜面前晃了晃说道:“还记得这个吊坠吗?”

“你的那半还在吧?”陈天武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你总是那么粗心大意,一定是弄丢了吧?”

说着,陈天武伸长脖子看了看安娜洁白的脖颈,那里异常雪白,什么都没有。

他苦涩的笑了一下,毕竟双方只见过一面而已。

安娜身为天命雪莲小队的队长,这两年来救助过的难民不计其数,

文学

安娜还……记得自己吗?

“不过没关系,我的命是因为你才活了下来,没有你也就没有现在的我。”

陈天武似乎想用捏着项链的手去摸摸安娜的脸庞,他的左手是机械义肢,没有感触也没有温度。

颤抖的手快要触摸到安娜脸庞的时候,陈天武停下了动作。

牵着安娜的右手和安娜的手掌分开,手掌上的皮肉因为低温撕裂,鲜血在第一时间被凝固,浮现白霜。

他想触摸安娜,用自己的身体,想让安娜感受到自己的温度,哪怕手掌已经快要被完全冻住。

带着冰碴的手掌一点一点碰到了安娜雪白的肌肤,安静的安娜突然开始低声嘶吼了起来。

“啊!额……呃!”

“怎么了?”陈天武有些紧张,停下了继续逃跑的脚步。

安娜呆滞的脸上出现一滴泪水,嘴里正在念叨一段深入记忆的话。

陈天武把耳朵靠近了一些,才听清安娜口中的话语。

“我,安娜·沙尼亚特,在此宣誓!”

“我将效忠天命,效忠主教,为了崇高的目标奉献我的一生。”

“不畏艰难,不惧伤痛,不怕死亡!”

“我降为深陷灾难的人带来希望,为每一个痛苦的受难者而战。”

“我将把我的所有献于人类,在消灭崩坏的战斗中不惜一切代价!”

“从今日起,我愿意成为天命荣耀的女武神之一!”

这些誓言不断在安娜嘴里重复,前后语句偶尔会出现错误,偶尔会蹦出几个不明意义的词语,但大体上就是这段誓言。

安娜还记得自己是一名天命的女武神,还在与崩坏的意志战斗。

沙尼亚特家族的血统让她不至于彻底倾倒在崩坏的一侧。

如果内心有所松动,说不定情况还要好上不少,代价只是冰之律者意志掌控身体,力量有所爆发而已。

芽衣就是这样的情况,成为律者的时候,除了大小姐的身份,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而已。

也正是先开始倒向了崩坏一侧,才有了后来芽衣的意志逐渐变强,甚至反压制律者意志全面掌控崩坏的情况。

但安娜已经成为女武神有几年的时间了,精神意志比起当时的芽衣要强很多,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局面。

“陈天武。”

冰冷的声音在后方不远处清晰传来,一杆长枪栽到了他和冰之律者的面前,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陈天武把安娜向自己身后拉扯了一些,还在嘀咕的安娜乖乖站在后方继续念叨自己的话。

“没想到你居然一个人追了过来。”

陈天武看向韩江,眼神在韩江腰部伤口特意停留了几秒的时间。

见到韩江没有任何言语,依旧一步一步保持恒定不变的速度追了上来。

一路上被触发的陷阱只有两处,陈天武居然天真的认为那些人不再继续追了。

“唉。”陈天武叹了口气,说道:“韩江,极东圣芙蕾雅学园的学生,是一名罕见的拥有S级实力的男人,同时也是休伯利安战舰的预备舰长。”

“一个月前,在长空市与我们尊主交手,同时和虚数空间内走出的虚数神骸大战,受到了非常严重的伤。”

“你在长空市留下的伤并没有完全恢复,刚才又遭到了安娜的攻击,现在的你拦不住我们。”

“如果非要阻拦的话,我会重伤,但你绝对会死。”

韩江哼了一声,毫不在意问道:“那又怎样?”

陈天武这番话只是试探,能撑着重伤独自追来,知道来硬的韩江肯定不会害怕。

在试探的这点时间里,陈天武又想到了第二套说辞。

“我和安娜只是想活下来而已,极东的雷电芽衣可以清醒的拥有自己的意识,安娜绝对也可以,请给安娜一个机会,给我们一个机会。”

陈天武能屈能伸,如果换做平时,韩江就动容了。

霸道总裁拔不出来 第三章

可能是书名没起好,自从写了圣墟,我这腰也疼了,腿也抽筋了,连青春年少的大寒腿都犯了。

以上不全是玩笑。

这一年多来,更新不是很多,主要是因为身体状态很差,各种问题,什么颈椎病,偏头疼,还有腱鞘炎等,全都爆发了。

直到近期,我的更新总算飞速了。说你们爱听的就是,我从山中来,活出第二世,打败了红毛怪,战胜了诡异与不祥,只为来到你们面前,为你们更新完圣墟。

说实话就是,经过这一年多的休养,再加上平日的锻炼等,我的身体总算恢复的差不多了。

其实,完结后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临到动笔却是写不出来了,只剩下了疲倦,一本书写这么长时间真的是消耗精气神,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本超长篇了,以后应该再也没有这么长的书了。

我觉得一本书写一两年比较合适,这本书写的太长太疲倦了。

没什么特别的感言了,一切尽在书中,它纪录下了我的身体状况,还有我当时的精神状态的好与坏,在书中都能体现出来。

现在,只剩下了疲惫,感言就不多说了,写到这里就真的不想动了,只想去休息了。

对了,圣墟还有个番外篇,很重要,是对结局的补充,大家别错过。

新书,我们5月1日见!构思早已成熟。

我将调理好身体,以最好的状态为各位书友写一本超级精彩的新书。

感谢每一位看过我书的朋友,谢谢你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