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

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 第一章

在这才子宴上,有些才子会拿出自己拿手的乐器赋上一曲,也有些才子们则是会吟上一首诗词,还有一些才子们还会出一些对联等。

毕竟这青年才俊才子宴,主要就是为了体现所有参加宴会之人的文采。

然而,今年的才子宴注定会发生一些不用于往年的事情。而这一切矛盾的根源,则是唐星辰这个第一次参加这才子宴的五皇子殿下。

就在崇庆店的诸位各大世家子弟和大家闺秀们,正在彼此相互低声交谈,然后,觥筹交错的用餐之时。突然一道非常不和谐的声音想起。

“长公主殿下,在下发现今年才子宴的宴会之上,诸位才子们所饮用的依然是往年一直饮用的‘沧澜酒’,不过在下听说,五皇子殿下的名下有一将酒坊,名叫‘蓝氏酒家’,不知殿下此事可当真?”

唐星辰寻声看去,发现此时站出来说话的人,居然是那个之前在聚鲜楼被自己狠狠的教训过一顿的赵达。看着赵达脸上的那一抹得意的神色。

唐星辰不禁暗想:“自己这个三皇兄还真是个没有肚量的小人。”简单的思索之后,唐星辰站起来回答说道:

“哦?原来是赵公子啊,不知赵公子您对本王的酒坊有什么见解吗?”

那赵达看到唐星辰起身答话,顿时将自己手中的折扇一把打开,然后摆了个自认为很英俊,但是在唐星辰看来非常傻X的姿势,然后对着唐星辰说道:

“听闻五

文学

皇子殿下您名下的蓝氏酒家盛产三种美酒,分别是‘武宗思’‘武狂痴’‘武圣醉’这三种美酒。

可是,今日由长公主殿下在崇庆殿所举办的才子宴,乃是国宴的级别。为什么如此重要的国宴,在下却不见殿下您为此次宴会提供这三种美酒呢?”

伴随着赵达的话语落下,此时的崇庆殿的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纷纷将目光都聚集在了唐星辰和赵达的身上。

唐星辰一旁坐着的叶未央,此时的脸色也变了,她很担心唐星辰面对如此恶毒的问题,会没有一个妥善的回答,从而将在场的众位世家大族的少爷们给得罪了。

同样脸色难看的还有身在主位上的唐星彩,毕竟这次才子宴是她第一次主持才子宴,如果连这么一个小小的才子宴她都没能组织好,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这个时候有人跳出来刁难唐星辰,其实也就是在变相的在刁难她唐星彩。

唐星彩冷冷的看了一眼唐星辉,她很清楚这个户部侍郎的儿子,此时敢于跳出来,一定是得到了自己这位三弟的授意。

可是面对唐星彩冷冷的目光,唐星辉则是像是没有看到一般。他自己也用有些戏诩的目光看着唐星辰。

面对着大殿内所有人的目光,唐星辰先是嘿嘿一笑,然后所问非所答的对赵达说道:“本王见过不要脸的,但是还没见过赵兄你这么不要脸之人。赵兄你知道本王最佩服你什么吗?”

大殿内的众人乍一听唐星辰前半句的话,顿时都纷纷笑了起来。在听到唐星辰的后半句话,则是都纷纷有些好奇的看向那位赵公子。

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 第二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 第三章

丁尚明在帮助凤阳守备太监府少监宋习“剿匪”之后,仅过了三天就踏上了回山东的归程。丁一的好兄弟大壮伤得并不算太重,只是怕伤口裂开,丁尚明还是给他雇了架马车一路同行。

在拿到功劳和孝敬的银子后,宋习也比较讲究,不但给丁尚明写了一封推荐信,还应其要求送了一小批军械给他,当中有刀,长枪头,少量弓箭铠甲,甚至还有几把鸟铳,另外还从滁州马场调了两匹军马给他,并把自己的帖子给了丁尚明,以便让他路上遇到巡查或刁难时用。

所以丁尚明回去的路走得异常顺利,仅仅用了十天的时间,就赶回了山东。不过他没急着回家,而是先去了趟济南府找到都指挥使的宅邸,把宋习的帖子和推荐信递上,虽然没见到指挥使大人的面,却从其管家那里很快拿到另外一封推荐信,然后又折回去了趟安东卫城,还真别说,宋习的面子果然够大,丁尚明只是耽搁了些时日,就如愿以偿拿到了任命,接替死鬼梁春园成了石臼千户所日照山后百户所百户。之所以这么顺利,还因为世袭百户梁春园膝下无子,仅有个两岁不到的幼女,梁春园一死无人袭承自然就出了空缺。

这一路上,亲眼见识了丁一连杀十人壮举的大壮,对这位原来老实巴交现在却突然开窍换了个人似的大哥,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更何况自己这条命也是一哥救的,于是他顺理成章地成了一哥手下头一个小弟。丁尚明也对大壮这个孔武有力又憨厚耿直的老弟十分满意,直接许了个总旗的小官。

等丁尚明回到了位于山后村的老家,继承了老祖丁一的记忆,加上一路上有所谋划,他对于自己新地盘的贫瘠、卫所士兵们的窘困并未有丝毫的不适,反而以一种前所未有的热忱和激情全身心投入进去。

他先回了自己那穷困潦倒家徒四壁的家,见到了自己的母亲,一位未老先衰身体不太好的妇人,也见到了自己十四岁的弟弟丁二和十一岁的妹妹丁玲,丁一的父亲死了快八年了,这个家一直靠着母亲独立支撑,直到这几年丁一长大才接过了这肩重担,而他母亲的身体却是每况愈下。

丁一的归来,不但带回来来了米面粮食和猪肉,也给这个家带来了空前的好消息,丁一当官了!以后整个山后村他就是说一不二的老大!一家人自然喜不自胜。

有大壮的暗中串联,又有几个和丁一平时关系不错的哥们帮衬,丁尚明这百户接任倒是非常顺利。

山后百户所在册军户一百二十,另外还有几户负责修造武器的匠户。不过整个山后村却是有两百多户人家,总人口近千,青壮数量三百余人。大明卫所制度到了万历后期已经彻底糜烂,山后百户所由于不缺地外加靠海,还不算是很差的卫所,但所里营房也是破破烂烂,武备松弛,全所在册的屯田数有三千余亩,只是多是山地坡地,再除掉离海边近的盐碱地,真正可以用来耕种的屯田数量只有一半多一点,而这两千亩地又有一多半是在梁春园的上司千户王毅手里,剩下的才是在梁春园和手下几位总旗手里,梁春园占绝大多数,但山后所军户们也基本都沦为梁春园家或是其他将官的长工佃农。

大明的军户苦啊,打仗服役衣服和路费得自己出,平常还要担负繁重的苦行徭役,名下的屯田都被军官们霸占,微不足道的军饷长期被拖欠克扣,而且条条框框限制又特别多,一朝当上军户就一辈子都无法解脱,其社会地位比之普通的民户都相差甚远。

这些丁尚明早就有心理准备,后世看过的许多网络小说的主角就是这时期的军户,甚至就是山东这一带的。

在把所有人召集到破烂不堪的小校场后,丁尚明这个新任百户对这百来名叫花子一般衣不蔽体表情麻木的军士们,发表了一通热情洋溢的就职演说。

内容无外乎就是信誓旦旦要改变卫所现有的状况,让大家伙都过上好日子,但前提是大家伙必须得听他的,无条件服从指挥,更要努力训练争取早日成为一流强军云云。最后为了表现自己的诚意,丁尚明当场许诺,从今日起将不再克扣所有人的军饷,还会大幅度降低军士们耕种屯田的地租和佃赋,而且未来军士们将专心训练,不再全天候的在地里当苦力和农民,屯田交给家属们去种,更会设立完善的奖惩机制,把军田奖励给那些平日训练刻苦,打仗勇往直前的有功军士,还会在军士出征过程中负伤和阵亡给与一定的抚恤。

演讲结束前,丁百户让大壮等人拉着几车粮食和年货走到了队伍前,宣布这些是他个人掏腰包犒赏大家伙过年的,全山后村有一户算一户,家家有份!

在丁尚明办公室主任级别的优秀口才煽动下,又有大壮等一干人不时在下面起哄附和,外加足饷减租甚至分地等一系列举措实在对这些人有这近乎致命的吸引力。整个就职大会开得圆满成功,并在白送年货登场后达到了高朝!

结束后,丁尚明又带着一干心腹全副武装的去了梁春园的家。

梁家一直是山后村第一大户,比起其他卫所或别的地方的土财主或许大大不如,但在山后村这样一个相对贫困的偏僻地方,那就是最有钱的存在。

梁春园家住的三进的小院子,有整个村子最宽敞气派的砖瓦房。梁春园原配几年前死了没给他留下子嗣,现在的老婆是续室,按时下规矩也就是个妾,听说是从莒州一家青楼买来的,以前的艺名叫小桃红,嫁过来恢复本姓宋氏,替梁春园生了个女儿。

宋氏年纪并不大,只有二十岁出头,家里自梁春园远赴凤阳走后,除了母女二人,就只有一个家仆和一个婆子伺候,见新任丁百户带人过来,在家守孝的宋氏自然知道这帮丘八的来意,惊得花容失色。

丁尚明来之前就想好了策略,考虑到宋习跟这个宋氏多少还有那么一点点关系,会允许这宋氏带些浮财离开,但梁春园之前吞没的军田还有库存的粮食和其他产业必须留下,反正梁春园一死,梁家本身在这里也没什么根基,丁尚明这样做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

只是真见到宋氏本人,还是不由得一楞,俗话说女带俏一身孝,这宋氏本就出身勾栏很有几分姿色,生过孩子后的身材凹凸有致,更符合丁尚明后世的审美观,再一身孝服楚楚可怜的坐在那里,和丁一记忆里全村和附近村子那一个个歪瓜裂枣般的适龄女青年一比较。

我靠,这可是方圆百十里内罕见的美女啊!

丁尚明心头登时热乎起来,难以抑制的动了色心,后世的他还没结婚,谈过几个女朋友也都分手了,除了偶尔通过手机和网络约个P,基本属于姓生活全靠手的***一族,又刚刚穿越当上了山后村名副其实的土皇帝,正值意气风发之际,这色心一动就有点难以抑制,于是他以有要事欲与梁夫人商议为借口,屏退了其他人。关起门来走到宋氏的面前站定,目光灼灼地望着她好半天没说话。

本来战战兢兢吓够呛的宋氏用眼角一瞄,发现眼前这高大魁梧却稚气未脱的新百户这般看向自己,明显是被自己美色所吸引,反而一下子放松下来,嘴里怯生生的问了句,

“不知丁百户前来,所为何事?”

谁知丁尚明根本没接她这茬,而是反客为主地用现代语句直接反问了句,

“姑娘你多大了?叫啥名?”

姑娘?宋氏有点懵,再一想这十七八岁的半大小子虽然当了百户,但到底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这

文学

般粗俗无礼实属正常,犹豫了片刻还是小声答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