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别人田6部分 青春的味道李铁军

肥水不流别人田6部分 第一章

不止是贾诩和司马懿有些疑惑,就是刘峰自己心里也是满满的疑惑。毕竟西大营并无任何重要的东西,粮草军械什么的全都不在哪里。如果说曹操这是想要声东击西显然有些多次一举,毕竟他们也不是傻子。粮草辎重以及军械可都是在中军大营内。而这里又是刘峰亲自坐镇,防守严密,曹操来偷袭,无非就是送菜罢了。

片刻之后…..刘峰便收到了曹军已经被击退的消息。而且斥候还汇报了下,曹军虽然来袭营可是被发现后,依旧还是冲锋了一阵,损失了些兵马后才又撤离的。

刘峰实在想不明白,便看向了哪里满满疑惑正在沉思的两人询问道:“你二人可知曹操这是何意?”

二人互相望了下,随之同时低头拜道:“属下不知。”

刘峰有些百思不得其解,随之便放弃了在去想曹操要干嘛,兴许这只是曹操的骚扰了。便道:“罢了,传令各营小心防备就是了。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想了。曹操虽然奸诈,但是我军防守只要不出疏忽,他依旧无可奈何。”

“陛下圣明。”

刘峰一脸不悦,看着两人挑了挑眉道:“圣明个P,司马仲达,别的不见你长进,拍马屁的功夫倒是学了不少!”

司马懿闻之尴尬的笑了笑,随之道:“陛下确实圣明,微臣所言并非是在拍马屁。”

不管司马懿是不是在拍马屁,反正刘峰现在是挺乐呵的。毕竟人都是有虚荣心的,随之道:“你们二人也下去休息吧。”

………………

曹操大营内。

此时曹操正和诸葛亮、荀攸、陈昱等人闲聊着天,此时刚刚领军偷袭的曹洪也已经回来了。

进了曹操大帐之后,曹洪一拜道:“魏王,果然如你所料,秦军早就有了防备。我们刚刚接近秦军西营,便被发现。而且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秦军便就杀出来欲要包围我们。”

曹操闻之点了点头,随后道:“刘峰此人果然不可小觑!”

此刻诸葛亮等人才算明白,曹操为何会让曹洪去偷袭一个没有什么用处的西营。为的就是试探一下刘峰的防守罢了。

曹操试探了一

文学

次之后,便在没有在派军去袭扰刘峰的大营。

次日。

刘峰令张郃去取白马,文聘去取延津,徐荣进军黎阳。

数天之后,曹操在得知刘峰大军分派出去之后,便急招麾下文武前来相商议此事。

诸葛亮等人建议曹操放弃这些地方,集结主要兵力直破刘峰大营。曹操也明白,救援显然是有些来不急了。

毕竟如果刘峰大军在各地救援的地方留下了伏军的话,那么他的手下前去救援岂不是会损失惨重。

曹操拔剑道:“曹仁、夏侯惇听令。你二人为前军统帅,攻打刘峰大营。此战断不可退!”

“遵命。”

“其余将领,虽本王一同出击,这一次,不是刘峰亡,就是我曹操死!”

……………..

刘峰主营内。

斥候急忙跑来急报道:“报…禀陛下,曹操前军夏侯惇、曹仁奔我军主营来了。”

刘峰闻之,点了点头,随之道:“朕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贾诩一拜道:“陛下,曹操果然如您所料来拼死破我大营了!”

刘峰嘴角微微上扬,冷笑道:“曹操要是不来,他就不是曹操了。不过,这一次他的豪赌可是会遭大败了!毕竟朕可是早就给他谋划好了后路。”

刘峰早在让徐荣他们出去攻打个地的时候,便就偷偷的运送了伏兵回来,等的就是引曹操上钩,或者在等他率军救援的时候,埋伏于他。

所以,不论曹操是去救还是来攻,可以说,曹操都必将遭受到刘峰的埋伏。

………………

三个时辰后,夏侯惇率前军攻入了刘峰大营,一路狂奔刘峰大营而来。曹操见之,便直接下令大军全部进攻。

不过就在他们全部进入的时候,却发现,大营里除了之前在前面抵抗的秦国士兵之外,哪里还有兵马在此?

曹操大喝道:“不好!我们中计了,快撤退!”

随着曹操一声话落,四周瞬间响彻了起来:“活捉曹操!!”的声音。

四面八方,到处都是呐喊声,这一刻曹操是真的慌了。他知道,这一次他是真的末路了……….

曹操看着慌忙的夏侯惇等人,拔剑道:“都不要慌,随本王杀出去,与刘贼拼死一战!杀!!!”

“咻咻咻咻咻咻咻……..”

“咻咻咻咻咻咻咻……….”

这时,天空万箭齐发而落下。曹操急忙下令道:“盾牌掩护!杀出去。”

虽然有盾牌的掩护,但曹军此时早就已经人心惶惶,哪里还能做到整齐不乱的防御?只是瞬间,曹军数千人马,便被射死当场。随之箭雨不断射而来,曹操下令道:“冲!”

大军浩浩荡荡的向着冲进来的方向冲出,在经历箭雨的围攻下,冲出大营之后,曹操看到的是,早就在此等候的刘峰大军。

刘峰起身喝道:“尔听听令,活捉曹操着,赏万金,封候!”

大秦国得爵位的仅仅就几个人,现在听闻活捉曹操者便可得到爵位,瞬间麾下武将一个个两眼放光。

随着刘峰的一声令下,赵云等人率先冲向曹军。此刻曹操眼看末路,也不准备在跑,对着身边一群武将道:“孤今日已无活路,尔等留命杀出,隐居起来吧。”

曹洪高声道:“魏王何出此言,末将就算是战死,也必定保护魏王。兄弟们,给我杀,掩护魏王撤离。”

曹洪一声令下之后,一马当先的冲了出来,向着刘峰大军冲杀而来。

双方很快交战在了一起,曹操身边的许褚,时时的将曹操护在身后,任凭曹操如何劝说,许褚就是保护着他。

…………………

五个时辰之后。

曹操大军多数被灭,刘峰大军这一战更是俘虏了张辽、李典等人,曹氏亲贵多数战死,此刻吕布也被围在了这里。

肥水不流别人田6部分 第二章

“干吗去栊翠庵啊?”

大观园内,贾蔷推着贾母散散心、放放风,也好刷一刷孝名,未想老太太竟提出去栊翠庵看梅花。

贾母笑道:“这你就不通了,她们修行的人,没事常常修理花草,所以比别处越发好看些。历来佛门多盛木,以作菩提。”

“啧啧啧!”

贾蔷笑道:“要不把玉皇庙拾掇拾掇,你老住进去多瞧瞧?”

贾母闻言差点没吐血,这圈了几个还不够,连她也要圈去佛堂礼佛不成!

“国公爷!!”

鸳鸯见贾母老脸都气白了,忙嗔怪了声。

贾蔷哈哈笑道:“又不是不让出来,就是每月多一个清静处罢了。果真忌讳这个,不愿去也成,咱们走罢,不来这佛庵寺庙了。”

说着,要推贾母离开。

贾母却回过味来,道:“你说的在理,那就收拾出一处来,得闲我过来住一二天就是。今儿个,先去这栊翠庵里坐坐罢。蔷哥儿,你莫非又在弄甚么鬼?这里可是侍奉菩萨的地方……”

“诶!”

贾蔷忙摆手道:“天地良心,我又岂是浑来之人?我和宝玉可不同……”

贾母啐笑道:“呸!宝玉不在这里,倒还拿他说嘴!”

这会儿栊翠庵里守门婆子已经听得动静,禀告了妙玉。

妙玉忙命开门,亲自迎了出来。

只是妙目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贾蔷那张俊秀的不像话的脸,俏脸登时红了起来。

贾母:“……”

她回头看向贾蔷,无言质问:这又怎么说?

贾蔷叹息一声,目光忧郁望天道:“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老太太,你不知我的苦……”

“呸!”

贾母被这厮气的啐道:“你仔细着,我如今老了,也管不得你,回头我让玉儿来管你!”

贾蔷哂然一笑,对面妙玉仿佛亦被这厮的无耻所震惊,怔怔的看着他。

是何等的风流,才能说出这样的诗来……

不过,到底还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女孩子,礼数不缺,请贾母往里面去坐。

入正堂,菩萨相前,贾蔷、鸳鸯搀扶着贾母下了轮椅,于蒲团上跪下,缓缓叩首。

妙玉送上香来,贾蔷代敬,自妙玉手中接过时,微有触碰,沁凉柔软……

佛像敬罢,妙玉请贾母往禅堂安坐,问起了妙玉的家世来……

妙玉垂着眼帘相答,自云幼时出家,后因无意中被苏州知府所见,以势相欺,迫其还俗。

万幸其师不屈于强权,又有故旧相助,方带其远走京城,避开此劫。

贾母闻言恼道:“好个不要脸的混帐官!迫出家人还俗,他打的甚么心思,能瞒得过世人,难道还能瞒得过菩萨?”

说着又问贾蔷道:“这样的官,你也不管?”

贾蔷笑了笑,道:“苏州知府叫朱聪罢?因采生折割案,早被拿下治罪了。”

妙玉闻言,与贾蔷合十见礼,道:“多谢国公爷。岫烟与我说过采生一案,国公爷为无辜苍生讨公道,不惜惩处族亲故交,悯苍生孤幼,日后必有大福祉。”

鸳鸯好笑道:“都国公爷了,还要多大的福祉?”

贾蔷看着鸳鸯的俏脸笑道:“人家言下之意,说我会有许多娇妻美妾,多子多福。”

鸳鸯不意这位大爷在佛庵里也敢调戏她,羞的满面通红,嗔了声:“都国公爷了,还是如此!”

说着,同贾母告状道:“老太太不知,昨儿国公爷可是作了两首好诗呢!”

对面妙玉的脸已经红的见不得人了,低着头借口去请茶转身出去了。

在贾蔷怒视中,鸳鸯俏皮的冲他一皱鼻子,将昨儿个他的两首大作诵了遍。

这年月,诗词和前世的流行歌曲一般招人喜欢,流传开来自然也快。

贾母听罢,看着贾蔷气笑道:“你真真是没治了,人家是出家人!!”

虽大家子多是馋嘴的猫,且贾蔷也算不得色令智昏之辈,可连出家人也调戏,就忒过了些。

贾蔷解释了番,二作非其所为,纯属好人被污蔑,只是贾母看着也不怎么信。

便是旁人所作,当着妙玉念出,其心也是当诛的……

不过对这些事,贾母也不过点到为止说了几句顽笑罢了。

富贵到了贾蔷这个地步,许多事也就不算甚么了。

唐高宗能让母妃出家,再接进宫里立为皇后,明皇更了得,让儿媳出家,为此丢了江山也不顾……

英雄自古难过美人关,越是有能为者,越是如此。

如许多混帐话本里所写的那般:大能者必有大欲。

所以这等事,她也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莫因此事搅和的家宅不宁即可。

说起来,这方面贾蔷的能为,比他挣家业的能为还大……

未几,见妙玉面色恢复寻常,亲自拣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泥金小盖钟,捧与贾母。

贾母看了看笑道:“我不吃六安茶。”

妙玉笑道:“知道。这是老君眉。”

贾母接了,又问是什么水。妙玉笑回:“是旧年蠲的雨水。”

贾母因此多了半盏,妙玉又将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取来斟与贾蔷,四目凝望时,贾蔷似乎能听到这俏姑子的心跳声……

莫非果真思凡了……

贾蔷逗她道:“这个盛茶还不够我一口吃的。”

妙玉抿了抿嘴,回身取了一套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的一个大盒出来,笑道:“就剩了这一个,你可吃的了这一海?”

肥水不流别人田6部分 第三章

回到了府中,铁青着脸坐在案几跟前咬牙切齿的孔颖达终于等到了管家送来了吃食。

已经饿得有些急了眼的孔让梨看到了食物,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看到自家老爷如此不顾及斯文矜持的吃相,这让管家颇为好奇。

最终,在看到老爷食物下肚之后,脸上怒容渐消,管家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

“老爷,今年的中秋佳宴,你怎么回来得如此之早,而且还脸色如此难看。”

孔颖达打了个饱呃,端起了茶水漱口之后,这才阴沉着脸道。

“还不是因为程咬金那个卑鄙无耻的粗鄙武夫,处处针对老夫。”

“而陛下却视若不见,老夫又何必再继续留在那里自取其辱……”

孔颖达一边吐槽一边喝着茶汤,不禁有些暗暗为自己在中秋佳宴之上的急智得意。

若是那个时候,继续留在那里,程咬金那个老匹夫,肯定会继续逼问自己可有对出下联。

若是自己回答没有,必定会被这个粗鄙武夫扎心嘲讽。

文学

所以,倒真不如直接借机离开,既展示了自己不乐意跟程咬金这个粗鄙武夫打交道的铮铮铁骨。

又还能够避开对方的逼迫,简直就是完美,唔……唯一不太好的地方就在于,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已经离开了皇宫的他却是一无所知,不过,倒也没关系。

毕竟他终于是一位久经官场风浪之人,怎么可能不安排人手留在那里打探消息。

没过多久,那名被他留在皇宫外收集情报的亲随就已经快步而来,只是他的脸色明显显得有些难看。

“老爷,下联出来了……”

“果然。”孔颖达闭目垂眉,冷着脸道。“你且说来,老夫倒要看看那程三郎能够对出什么样的下联来。”

“老爷,程三郎只对了一幅下联,还有几幅是那几位大将军对的,另外,吴王殿下也对出了一幅下联……”

“???”孔颖达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位亲随,半天才艰涩地道。

“你的意思是,有好几幅下联?”

“是的老爷,还不光如此,程大将军还将上联和这些下联全汇拢在一起。

作了一首十分不错的诗赋,得了陛下的厚赏。”

等到那位亲随,将自己打探到的消息禀报出来,为了证明,还特地拿出了那份从宫中的八卦人士那里花了财帛得到的诗赋全文。

孔颖达手中拿着那首诗名长得令人脸色发黑的诗赋,脸色难看到如同得了重病一般。

就那么呆愣愣地坐着两眼发直,嘴皮有些发颤。

亲随与管家只能悄然地打量着自家老爷,不出所料的是。

“程老三,程老匹夫,你们这帮子不要脸的混……混……”

看到老爷再一次白眼一翻,软倒在了地板上,管家使出了吃奶的劲大声地吼叫起来。

“快来人哪,老爷又晕过去啦……”为什么要说又,因为距离上次自家老爷气晕过去,时间没有过去太久。

而且上一次被气得昏迷不醒,也跟程三郎那个粗鄙武夫有莫大的干系。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