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乱女小芳全集第一章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一章

“今封尔章楶为枢密使,一等功勋,特进龙图学士,浦城侯,食禄食禄一千五百石,世袭三代;今封尔折可适为神策军总管,二等功勋,敏成侯,食禄食禄一千石,世袭三代。今封尔郭成为锐健军总管,二等功勋,卫海侯,食禄八百石……”

陈皮读着圣旨,没空看向下面的群臣。

倒是赵煦,正襟危坐,居高临下,将一群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章楶,折可适,郭成等跪在地上,穿戴整齐,认真的听着旨意。

章惇举着板笏,神情严肃认真。

蔡卞神色不动,仿佛没什么表情。

王存不在,蔡卞后面是礼部尚书李清臣,他脸角有些硬,表情凝肃。

后面的林希漠然着脸,许将倒是从容一些,来之邵紧拧着眉头,苏轼手里的板笏颤动,似乎随时都可能冲出去,大喊‘反对’。

其他的朝臣举着板笏,听着枯燥,漫长的诏书,不断的悄悄对视。

‘军改大略’还没有正式颁布,但在场都已经参与审议,他们不同的反对声,在最高层的坚定意志中被压制了。

太多的人忧心忡忡,对‘兵权’的放松,可能会导致不可预料的后果!

诏书很长,陈皮还在读着。

越来越多的武臣陆续下跪,接领旨意。

他们都被加官进爵,爵位,官职,荣誉,钱粮,田亩等赏赐无数!

足足半个时辰,陈皮才接近读完:“皇天后土,至诚以真,望卿不负,朕也感念。钦此。”

章楶领头,折可适,郭成,种建中,宗泽等抬起板笏,又拜下,沉声道:“臣等领旨,拜谢陛下皇恩。”

赵煦一挥手,朗声道:“众卿平身。”

“谢陛下。”一众人再谢,起身退到一旁。

到了这里,赵煦才算志得意满,笑着说道:“有功必赏,大功大赏!另外,朕在说一点,一年之内,朕对弹劾这些功勋之人的奏本,一律留中。”

朝臣隐约有嗡嗡声,转瞬又消失,没人说话。

赵煦的意思很简单,在这一年内,这些人获得了‘免罪赦免’,除非是谋逆等重罪,基本上不会动他们了。

武将的地位,进一步被拔高了。

赵煦扫过众臣,道:“各种赏赐,要在年底之前到位,待会儿大宴,明日朕为一些卿家送行。‘绍圣军改大略’以及‘绍圣新政纲要’,要在年底之前准备好,明年改元,第一时间发布。”

“臣等领旨。”章惇等抬起板笏,躬身应和。

这些,是早就决定好的事情。

赵煦见他们没有跳幺蛾子,瞥了眼陈皮。

陈皮上前一步,道:“退朝。”

陈皮声音落下,赵煦就起身了。

这是下诏封赏,待会儿还有大宴。

“臣等恭送陛下。”

赵煦径直出了紫宸殿,并没有回福宁殿,而是去了庆寿殿。

朱太妃这会儿正在忙着什么,看到赵煦进来,就嗔怪道:“你一个官家,该忙就去忙,总是往我这跑做什么……”

赵煦嘿然一笑,道:“母妃这是哪里话,我这是来看您来了,怎么还不高兴了……”

朱太妃哼了一声,却又笑着道:“权儿在睡觉,皇后也睡着了,你脚步轻些。”

“诶好。”

赵煦应着,快步转向后殿。

赵煦进门之前就脚步放轻,远远就看到孟皇后侧躺在床上,床边放着摇篮。

赵煦压手,示意宫女不用动,悄步走过去,看了眼孟皇后,就盯着小家伙。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二章

“叔父,禁军已然被药继能放入城中,其势危矣,如何应对啊!”部下军官乃孙氏族人,表情凝重,言语催促。

只可惜,孙行友的表现还要不堪,身体僵硬,双手微抖,嘴皮打颤,喃喃道:“果然,朝廷不会放过我,天子派禁军前来,是拿我问罪的……”

“叔父,该怎么办,你快拿个主意啊?”见孙行友真空的表现,族侄不由大声喝道。

闻声,似回了神一般,孙行友看着他:“我现在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你,你有什么建议?”

见状,军官一愣,有些无语,但在这个节骨眼,也顾不得多想了,当即道:“我们快逃吧!禁军人数并不多,想要控制全城,还需要一定时间。当集结家扈从,再召集军中部曲,退往狼山,只要回到狼山营堡,朝廷追之不及,就还有活命的机会……”

显然,这孙家族侄,也不是什么有眼光见识的人,给的主意,不只馊,还专门把孙行友往死路上引。

而闻其言,孙行友却是连连摇头:“不,不,这样不就真成叛逆了?还有,我们逃了,家小怎么办,族人怎么办,这偌大的家业怎么办?”

军官浓眉一挑,语气激烈:“叔父,局势紧迫,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不然,我们在此,只有坐以待毙了!”

“这,这……”孙行友也不由陷入了纠结,支吾个不停,说道:“让我再想想!”

然而,族侄给他考虑的时间,进城的禁军却不多给他机会,没一会儿,府门外便传来了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门卫慌张来报警情。

孙府外,在探事官的带领下,白重赞率领两百禁军直扑孙府,随行的还有一名身形孔壮的将领,其人名为药继能,乃是定州兵马都监。至于,李浣则带着人,前去控制衙署仓场。

“包围孙府,不许走脱了一人!”看着大门敞开,守卫退避的府宅,过程轻松地有些让白重赞意外,但还是干练地吩咐着。

禁军士卒,迅速分开,围逼前后府门,占据道口。白重赞又瞧向药继能,说:“药都监,你立刻前往各城厢营房,弹压安抚驻军,勿致生乱!”

“是!”药继能一副很有干劲的样子,就是他毫不犹豫地放禁军进城。

白重赞朝着身边一名年轻的军官吩咐着:“白丁,你陪药将军一并前往,要好生配合辅助,要是出了什么状况,我拿你是问!”

“遵令!”

吩咐完毕,白重赞再度看着已经空荡荡的府门,闻得其间热闹的动静,能够感受到惊慌与混乱。嘴角泛起些笑意,白重赞带人朝里走去。

进入中庭,见到的景象,倒令白重赞有些意外。包括行友一家在内,仆役、护卫,老老实实地候在那儿,武器兵甲,也整整齐齐地摆在一旁,以示无害。

孙行友当先,脸上仍带着几许仓皇,见到白重赞,上前应道:“老夫永宁军使孙行友,不知将军何来,如此大动干戈,甲兵随行?”

打量了孙行友几眼,白重赞神情放松了几分,应道:“在下白重赞,奉陛下之命前来,延请孙将军,唐突之处,还望海涵,至于这些军卒,是来保护孙将军一家的!”

说着,白重赞取出诏书,交给孙行友。接过一览,是刘承祐拿没什么文采的手诏,不过诏意很清晰,孙行友读书不多,却也能看懂,就是让他卸任,前往行营谒君,永宁军务,移交与白重赞,诏至即行。

孙行友面皮抽搐了一下,表情之间明显闪过几许挣扎,最终化作一缕颓然,低头说道:“白将军,孙某自知罪过深重,愿意奉诏,往谒天子,听候处置。只是我的这些家人,还望勿作戕害,府中有些家资,将军可自取……”

孙行友一副认命的表情,态度也很好,白重赞当即笑了:“孙将军多虑了,白某奉诏而来,只遵诏意而行,做

文学

职分之内的事,至于其他,大汉军纪严明,可不敢有所触犯,以身试法!”

听白重赞这么说,孙行友下意识地松了口气,拱手表示感谢。

白重赞即挥手传令:“听着,所有军士,退出孙府,不得有任何侵扰!”

“是!”

扫了眼孙府内的情形,看着其中一部分打点好的行囊、包裹、箱箧,甚至还有一张拆开的床榻,置于中庭,白重赞不由讶异道:“孙将军,这是欲迁居?看着架势,是要把整座府邸搬空啊!”

迎着白重赞玩味的眼神,孙行友只是平静地说道:“让白将军见笑了!”

或许是见事已至此,尽去心中顾虑,放开了,孙行友也恢复了几分从容,不管怎么说,当初也是随其兄抗击契丹的悍士,手上人命也不少,不至于太过不堪。

……

行营这边,在翌日清晨,刘承祐收到了唐县那边的汇报。夏日的清晨,令人感到干爽,洗了把脸,人都精神许多。

慢条斯理地洗漱着,扈载在旁,向刘承祐禀报着:“白将军与李知州,率军急行,历四个半时辰,而至唐县。执诏书,定州都监药继能下令开门放入,其后迅速控制城门、官署、营房、仓场。”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三章

见到艾伦威尔逊,现在被黎吉生视为仕途上的转折点,他出生于一九零五年,足足比艾伦威尔逊大了二十多岁,其实到了现在在级别上也就艾伦威尔逊一样罢了。

做过驻锡金和不丹的官员,一直为了大英帝国奋斗,却谈不上位高权重,至少和艾伦威尔逊相比,也就相当于艾伦威尔逊在海得拉巴做专员时候的级别。

这一点艾伦威尔逊无法帮助对方,毕竟他花钱了,而且还花的不少。才让巴伦爵士,最终用他的钱办他的事,成了海德巴拉专员。

和他相比,黎吉生显然就是太抠,肯定是把钱看的太重,才导致仕途停滞不前。

当然现在不同了,按照历史,在英国退出次大陆之后,黎吉生会被印度雇佣,在印度政府任职,因为有在高原的工作经验,成为印度渗透的先导。

巧合的是艾伦威尔逊也看重黎吉生的工作经验,直接把尼泊尔、不丹和锡金的事务合并,任命黎吉生一个人,做北方三国的专员。

这是因为目前,英属印度殖民政府已经出现了离职潮,不少人都在都想要快些回国,防止在印度独立之后,陷入失业的尴尬境地。

现在英属印度留下的公务员有两种人,一种人是早就捞够了,并不在乎英属印度结束之后去哪,反正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

第二种人,是初出茅庐的年轻公务员,像是安迪、爱丽莎和艾伦威尔逊这种人。

因为年轻对未来不患得患失,认为就算是英属印度结束,也能够找到下家。并且并不排斥去其他殖民地工作。

恰恰像是黎吉生这种年龄在四十左右,不老又不年轻,有一定地位却谈不上位高权重的公务员中坚力量,是离职返回本土的主力军。

为了站好最后一班岗,最近殖民政府也在进行机构精简工作,不丹锡金尼泊尔的机构合并,专员调回英属印度,让黎吉生成了英国对三国的共同专员。

在和北方三国代表依依惜别之后,艾伦威尔逊也和新任北方专员进行了一次深谈。

虽然他没去过三国,但作为一个键政专业的专员助理,这难不倒艾伦威尔逊,就好像真去过一样,大言不惭的给指导意见。

其实只是说一些简单的道理,防止黎吉生被印度收买。让黎吉生做三国专员,有点苏秦挂六国相印的意思,也是这个因素。

“你终究是大英帝国的公民,要明白为谁服务。”艾伦威尔逊以二十多岁的年龄,像是老师一样教导着

文学

四十多岁的黎吉生,“一旦英属印度独立了,说不定印度人会拉拢你。希望到时候你能够明确,到底是英国的利益优先,还是印度的利益优先。其实对于不丹锡金尼泊尔三国,你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这三个国家一定会给你最好的待遇。方便和大英帝国联系,避免被渗透或者吞并。”

“在处理三国的事务上,也要秉承着,把其他邻国当成敌人的心态来考虑。这三个国家不是没有被各个击破的可能,只要持之以恒没什么是做不到的。”

艾伦威尔逊记得,锡金被吞并的时候,锡金境内的尼泊尔人就起到了重要作用。

印度和尼泊尔达成一致,对锡金渗透,然后煽动尼泊尔人倾向印度,最终公投吞并了锡金。

所以本次的身份识别工作,黎吉生是在所在的国家,排除其他国家的干扰,可不仅仅是对印度,有些利益还是先分明白比较好。这样以后才不会给印度见缝插针的机会。

趁着现在大英帝国还在,把隐患都清除掉,顺便在三国之间明确的进行划界,分清楚了,才能更好的面对印度。

划界也包括和印度的边界,阿里真纳已经同意在这件事上配合,派出穆盟的代表加入划界的工作,现在压力全在国大党那边了。

不用说,靠近不丹、锡金和尼泊尔的地方,没有一个是和平教徒占据人口优势的行省,这一次殖民政府、穆盟和国大党三方派出的代表进行划界工作,国大党处在一对二的处境当中,是绝对搞不出来幺蛾子的。

艾伦威尔逊已经授意,如果三国境内的民族问题有隐患,可以互相谦让一下,比如锡金境内如果有尼泊尔的居住区,就直接划给尼泊尔,然后从英属印度的一些地方找补。

黎吉生表示明白,一定会把北方三小国的隐患尽力摆平,形成共同面对印度的局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